【刺客要离】壮士受辱也服气 赞他是“真正的天下壮士”

文╱常山子
瘦弱矮小的要离,为何被伍子胥形容为“谋事之时,却有万人之力”?(清玉 绘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7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怎样才能称得上“壮士”呢?是豪壮而勇敢之人?

一个瘦弱矮小之人,如何能让一个骄傲的壮士俯首称臣,称之为“真正的天下壮士”呢?

春秋时期吴王阖闾,欲派刺客刺杀王僚之子庆忌。伍子胥向吴王推荐了要离。但要离身材瘦弱矮小,不过伍子胥却认为,“要离谋事之时,却有万人之力”。于是,就讲了一段要离与东海壮士──椒丘䜣之间的故事。

壮士椒丘䜣居住于东海边上,以勇猛著称,但为人自大而狂傲。

有一回,椒丘䜣奉齐王之命出使吴国,一天来到淮河渡口,便停了下来,准备让马匹饮水解渴,但管理渡口的官吏见状,却连忙制止,“万万不可啊,淮河里有一位水神,一见马就会出现,把马吃掉的。”

“在壮士面前,什么神敢加以干涉?”狂妄的椒丘䜣说完后,就派随从领着马到渡口喝水。没想到,水里立刻出现水神,抢走了马,可怜的马儿立刻沉水中,消失不见。

椒丘䜣见状,大为愤怒,立刻脱下衣服,举着剑沉入水里,找水神决战。椒丘䜣就在水中与水神大战。几天后,浮出水面的椒丘䜣,瞎了一只眼睛。椒丘䜣与水神大战的事迹,也传了出去。

椒丘䜣抵达吴国后,碰上朋友家办丧事,便前去致意。

丧席上,椒丘䜣坐了下来,对面的坐的正好是要离,在座还有许多士大夫。

椒丘䜣仗着自己曾与水神搏斗,态度十分傲慢,竟对席上的士大夫出言不逊。在座的人都无法忍受椒丘䜣的自大、盛气凌人,却也默然不作声。

这时,要离缓缓说道:“我听说身为一个勇士,与太阳作战,不会等待日晷移动;与神鬼作战,不需要移动后脚跟;与人作战,连声气都不会发出。活着出去,死了回来,不受对方侮辱。”椒丘䜣一听,张大眼睛瞪着要离。

据《东周列国志》记载,要离身材“仅五尺余,腰围一束”,极为瘦小。这时,要离却面不改色,又继续说,“你跟水神在水中决斗,结果牺牲了马,丢失了马夫,还弄瞎了一只眼,形体已经伤残还自称勇敢,这正是勇士的耻辱啊。”

“不当场战死在敌人手下,而是贪恋自己的性命,还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傲慢的神色呢!”要离说完,椒丘䜣愤怒地胀红了脸,起身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丧席结束,要离一回到家就对妻子说:“今天我在丧席上侮辱了壮士椒丘䜣,他愤恨交加,今晚肯定会来找我报仇。”要离交代妻子要小心,还叮嘱说:“不要关上家里的门”。不要关门?妻子感到诧异,但也照做了。

到了晚上,椒丘䜣果然来到要离的家门前,他一看要离家敞开着大门,就直接走进了前堂,又发现前堂的门没关,就进了要离的卧室,卧室也没人看守,只看见要离披散着头发,仰躺在床上。

一心想报复的椒丘䜣,一手拿剑,一手揪住要离之后,说:“你有三条该死的罪过,你知道吗?”

“不知道。”要离说。

“你在大庭广众面前侮辱我,这是第一;回家也不关门,这是第二该死;第三,睡觉却不防备。”椒丘䜣接着说:“你有这三条该死的罪状,想必你死了也不会怨恨我吧!”

“我并无三条该死的罪过,倒是你有三点不具备勇士资格的羞愧之处,你可知道?”要离语气镇定,神情平静。

“不知道。”椒丘䜣心感疑惑。

“我在众人面前侮辱了你,你却不敢当场回应、报复我。这是第一点你不配勇士的身份;第二,你进入我家大门不咳嗽,进我家前堂也不吱声;第三点不配作勇士的原因是,你先拔剑,再揪住我的头之后,才敢大声说话。”

“你有这三点不配作勇士的原因,你却敢来威吓我,难道还不鄙陋吗?”要离说完,直视着椒丘䜣。

椒丘䜣一听,沉默片刻后,叹了口气,扔下了手中的剑,“过去,从来没有人敢轻视我的勇猛。要离,你的勇敢超过我之上,你才是真正的天下壮士。”

要离身上体现的似乎不仅是豪壮与勇敢,而是在过人的沉着与胆识下,体现出其智慧与机智。真不愧被伍子胥形容为“谋事之时,却有万人之力”。

听完这个故事,吴王阖闾便要伍子胥前去邀请要离进宫。@*#◇

事据《吴越春秋》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越王勾践石屋养马三年,卧薪尝胆十五年,又经过三年的战争,终于灭亡了吴国。吴王夫差拔剑自刎,临死前说自己没有面目去地下见伍子胥。同时他也警告范蠡和文种说敌国破、谋臣亡。吴国灭亡后,范蠡和文种这两位大夫的处境也就危险了。那麽勾践又是如何对待这两位帮他复仇的功臣呢?
  • 关于“卧薪尝胆”的故事,很多中国人都耳熟能详。故事中的主人公是越王勾践,他在被吴王夫差打败后,卧薪尝胆,最终反败为胜。而吴王夫差亡国前亦有先兆。
  • 明末的某个烟雨时节,苏州郊外,支硎山中,出现了一位揽胜探幽的青年才俊。忽遇骤雨,他躲进一座庄园,却驻足在庭院中,凭栏观鱼,困倦之际忍不住沉沉睡去。当晚,庄园主人就梦见山中别业,有神龙卧于栏杆。次日清早,主人亲自入山察看,恰好看到仍在休憩的青年。
  • 10岁就当国师,受到三朝统治者礼遇,他到底是得道高僧,还是政治和尚,一件事揭开谜底。
  • 天启年间,大明国运走向没落。仕宦书香之家,尚能享有片刻闲适安宁的天伦之乐。在大学者王思任家中,聪慧婉丽的三小姐正无忧无虑地成长着。 清白的家风,渊博的家学,将她塑造成标准的才女。三小姐天生几分伟丈夫气概,竟不似一般的江南闺秀。在后来国仇家恨、命运浮沉的考验中,她仍然坚守着忠孝节义,在苦难中构筑了她的文学世界,并将那不让须眉的性情贯穿一生。
  • 晚明时期,若论文学灿然之乡,首推江南形胜;而江南诗书风雅之家,又以“午梦堂”文学家族为代表。情深意笃的沈宜修、叶绍袁夫妇,诗意地栖居尘世,抚育了众多才华横溢的儿女。叶家的三小姐叶小鸾,更是一位神仙般的妙龄才女。
  • 美要眇兮宜修,是湘水女神飘逸绰约的风姿,也是一位晚明闺秀的芳名。沈宜修,究竟是什么样的妙人,担得起神仙一般的美好形容? 江南自古繁华,山水清嘉,地灵人杰。世家大族诗书传家,女教兴盛,涌现出众多品貌俱佳、文名远播的淑女。沈宜修就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位,她身处柴米油盐的俗世,却以细腻婉约的心灵,构筑了生命的诗意桃源,更为后世留下了灿烂的笔墨。
  • 有宋一代风雅无双,才子才女更是风华绝代。即使在动荡的末世,仍然出了一位浊世佳人张玉娘,其文采可与清照齐名,其德行远追班昭遗风。她如幽兰白雪高洁,在韶华芳龄仙逝,走过了短暂却才情双绝的传奇人生。
  • 庆忌一惊,回头用手挥向要离,没挥中;再挥手又落空;第三次一挥,庆忌揪住了要离的头,接着按入水中,再提起放在自己的膝上,庆忌说,“你竟敢动矛来伤害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