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7)

《九评》编辑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大纪元制图)

人气: 116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8日讯】在《九评共产党》发表13周年之际,《九评》编辑部发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以下为第四章之下部。

******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四章 共产邪灵 毁人不倦(下)

目录

3. “恢复传统”,柔性洗脑

1)没有对破坏过程来个“逆操作”,奢谈“恢复”
2)中共恢复的儒家文化——离开了水的死鱼
3)穿古装演古人毁文化
4)最大的乱象——党的领导

4. 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

1)坏人捧到九天之上,好人踩到九地之下
2)鼓吹唯物主义,鼓励性解放和一切变异现象
3)通过教育系统性给青少年洗脑

结语
******

3.“恢复传统”,柔性洗脑

中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文化,在中共夺权后不久就遭遇了毁灭性的破坏。山不转水转,中共今天也在喊恢复传统文化了。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

一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破产,在国际上没有拿得出手的价值观。美国总统访问中国,爱挑一个中国著名大学去做演讲,跟中国的年轻人分享美国的普世价值观。反观中共领导人,他们一进入美国就成了地下党员,从来不敢去美国大学给莘莘学子宣扬“共产主义”、“宗教是鸦片”、“无神论”等所谓“先进文化”。二是出于维护政权的需要。喝着阶级斗争狼奶长大的几代人对党本身又构成了威胁,所以中共希望从传统文化中断章取义地寻找“和为贵”之类的来化解危机。三是传统文化在中国人的骨子里是有沉淀的,的确有来自民间的文化寻根需求。

正是在这些因素作用下,中共不得不到被它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传统文化中去寻找存活的养分。不论中共的动机如何,中国传统文化的巨大正面力量由此可见一斑。

《九评》编辑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大纪元制图)

1)没有对破坏过程来个 “逆操作”,奢谈“恢复”

要谈恢复传统,就要首先按照当年破坏的过程来一个彻底的逆操作,对当初的各种荒唐行为进行反思、清算、抛弃之后,才可谈及真正的恢复。把套在学者们头上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紧箍咒砸碎之后,方能站在恢复传统的起跑线上。中国传统文化是神缔造的,是半神文化,是普世的价值。抱着“无神论”如何能与建立在对神的信仰基础上的传统文化接轨呢?

于是,我们看到了御用学者们要去证明孔子、老子甚至释迦牟尼是无神论者,把孔子的《论语》解读为大家要做中共统治下的快乐的奴隶,把圣人的哲理与中共的十几大精神相挂钩,庸俗化、娱乐化古代先贤成了网络上的新潮……如果说恢复传统有来自民间的真心努力,那么在中共的管制下,这些努力都变成了为党做注脚的工具。

比如,宗教里讲的度人,有其特定的含义。出家人也自有出家人的使命。中国某宗教协会会长学习完十九大精神之后,发表了一篇学习心得,大谈“所谓度人就是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信众,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帮助他们解决生产、工作和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困惑和问题”。听起来好像宗教就是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业余工会,完全没有了出家人的道行和境界。

一边谈恢复传统,另一边仍在继续把党支部渗透到寺庙道观和宗教学院,仍在继续强调要加强马克思主义对传统文化的指导作用。如果马克思主义高明到要指导传统文化,那恢复传统文化岂不是多此一举了吗?

2)中共恢复的儒家文化——离开了水的死鱼

被尊为“人文初祖”的轩辕黄帝是五千年前的道家修炼人。中国文化的哲学根基首推道家文化,道家文化可谓是中国文化的源头。相对于佛家、道家文化,中共最青睐的自然是儒家文化,把儒家当做无神论文化来作大力开发。其实,儒家文化本身可能没有把神佛信仰当作重点,而是着眼于人世之理。但是,孔子是生活在一个信神的时代,儒家文化是在一个有神性的土壤环境中孕育发展起来的,是以对神的信仰为不言自明的先决条件的。

孔子穷尽一生都要去恢复周礼,认为周礼能够塑造一个理想的社会。那么,为什么周礼能够塑造理想社会呢?刨根问底一连串的为什么问下来,就回到了信仰问题上了,那就是对神、对天的信仰。

孔子恢复周礼的背后是周人的宗教信仰系统,天帝授命天子(人间的王),天子代天牧民,行赏赐、主国政、用兵务农。孔子之后,汉代大儒董仲舒向汉武帝上《天人三策》,提出了大名鼎鼎的三纲五常,明辨皇帝为何要遵循儒家的“仁政”思想治理国家。他的理论基础就是“天人合一”、“天人感应论”。儒家的一切到了最后都是要到宗教信仰和神性文化中去寻找凭证的。

无神论的“天”是什么样的天呢?

中共把儒家、道家所讲的“天人相应”、“天人合一”的“天”仅仅解释为物质的天,即苍天或大自然,把神传文化“天人合一”的修炼概念庸俗化地解释为人和自然的和谐共处,并声称这符合了“科学发展观”。这是共产邪灵扭曲神传文化的核心价值的表现。

中华文化中的“天”,和老百姓平常所说“老天爷”是一致的,古人称作昊天上帝,也称皇天上帝。“天”是有意志的,这个意志即“天意”,根本不是什么唯物主义的苍天。

“为什么要讲诚信?”“做好人的依据是什么?”共产党能回答这些问题吗?回答不了。来一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们会因为这个“核心价值观”的说教就改邪归正、诚信守信了吗?就连制定这个所谓“价值观”的人都知道是在痴人说梦。

离开培育出儒家文化的神性土壤来谈论儒家的道德观“仁义礼智信”,儒家的中庸文化,就像离开水来谈论鱼,是没有出路的。

3)穿古装演古人毁文化

文艺形式是共产党从来没有放松的“改造思想”工具。最近三十年中,高唱“主旋律”的文艺作品依然是重要灌输手段,但是因为党文化已在全社会立足,把党文化装扮成中国的民族文化,或者把中国数千年历史中沉淀下来的渣滓,特别是符合了党文化的那一部分加以提炼,向全民以至海外推广渗透,无声地腐蚀传统道德文化,是文革之后邪灵在文艺领域败坏中国文化的手段。

近些年宫斗剧人气高昂,核心内容无非是幔帐帘幕之后的争风吃醋、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对共产邪灵的“斗”和“恨”做了最充分的发挥、诠释。

这些作品从创作到制作到走红并没有党委批示、指导,甚至不需要党媒的宣传,完全按市场规律运作。这种作品之所以风靡社会的原因是,邪灵早已经为中国人打造好了今天生活中这种互相倾轧、猜忌的环境了,流行文化中充斥着对权力的崇拜、对傍靠权势得到恩宠、对一夜走红、一夜暴富的向往,因而这些荧屏上波诡云谲的权术欺诈、厚黑阴谋被视为理所当然的生存技能,人们从现实生活中能够找到对应,引起共鸣:谁的权术高明谁就能在社会或职场的残酷“竞争”中胜出;哪怕是个好人,也得具备比坏人更深的心机、算计才能战胜坏人。某网友披露,有一个同事看宫斗剧看多了,刚交男朋友,就开始跟结婚的同事请教怎么和以后的婆婆斗。人们将这种争斗手段崇拜为“智慧”。曾风靡全国的《后宫甄嬛传》走红全国之后,紧跟着一批书出版,总结其中的“智慧”,迎合众多观众的心理,如《甄嬛教会我的36则职场生存术》、《后宫甄嬛传教我的80件事》等等。

这些宫斗剧以“古装”面目出现,表现的是古代的故事和场景,但用的都是现代人的观念思维;穿着古装演古人,其实质却是现代戏,恢复起门面却毁掉了其内涵。尽管不是历史正剧,但并不妨碍人们自然地把这种厚黑哲学视为“传统文化”。这就是中共用暴力摧残神传文化,再以党文化灌输几十年之后收到的效果:让人不假思索地以为党文化的斗争哲学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了。

4)最大的乱象——党的领导

中共自称也要搞传统文化之后,民间积蓄的文化寻根冲动马上就爆发出来了。不幸的是,虽然有人真心想要恢复传统文化,但是在中共意识形态的管制下,在无神论指导下追求个人利益,这种恢复只能是不伦不类,乱象丛生。在庸俗化、低级化、娱乐化乱哄哄的文化热潮中,变相地再次对传统文化进行了阉割。表面上中共也声称要整治各种乱象,但是,这些乱象背后最大的乱象就是“党的领导”。

一个不信神的党,加上“一切向钱看”的国民,再加上一个大兴寺庙的时代,凑到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

“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寺庙已经成了一个新型的“投资领域” ,盛行承包寺庙,以赚钱诈骗为目的。在旅游景区还出现了众多的假寺庙、假道观、假和尚、假大师、假道长。导游、讲解员、和尚、道长一条龙合伙欺骗游客的香火钱、法器钱、消灾钱等,花样繁多,出现了寺庙道观乱发“信仰财”的诡异现象。经营寺庙的生意可谓财源滚滚,据报导西安一个老板手里有七八个庙,一年收入几千万。

“缺哪个神就造一个。”河北易县的“奶奶庙”很火。据称,在这个庙里可以找到人们想拜的一切“神”。想升官,这里有“官神”,想发财,这里有全身绑满钞票的“财神”,想升学,这里有皱纹深深的“学神”。如果想保佑自己开车平安,这里甚至还有握著方向盘的“车神”。奶奶庙的管理员更是霸气地称,“缺哪个神仙,随便造一个”。

方丈做起了CEO,寺庙也要打包上市,庙宇成了赚钱的好地方……在世界其它国家,有上千年的教堂,有上百年的股市,人们从来没有想到教堂与股市这二者有什么关系。在中共统治下、无神论教育下的中国,真可谓无奇不有,有些现象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有人认为,中共没有公开迫害宗教,所以到宗教里找出路。当中共用利益和商业化的手法魔变宗教,中共控制下的宗教团体已经变成了中共的摇钱树和打击异己的工具时,这种所谓的宗教信仰也就变异成对邪灵的无神论、唯物主义的信仰。于是信仰失去了意义,信徒没有了归宿,人们断了回归的路,这时不公开迫害也达到了毁灭人的目的,中共何必还公开迫害宗教呢?

4. 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

1)坏人捧到九天之上,好人踩到九地之下

共产党党魁的产生过程中存在一个“劣胜优败、逆向淘汰、恶者胜出”的机制,这一点已经广为人知,不烦赘言。这种“逆向淘汰机制”其实普遍存在于共产党社会的方方面面。为了全面控制社会,不让任何有传统思想的人脱颖而出,共产党控制一切社会上的重要位置,确保其邪恶政策得以贯彻。

如果中国社会是一个人体,共产党就要掐住所有的穴位和经脉。什么是穴位?社会上的重要职务和位置就是穴位。什么是经脉?人才流动的通道就是经脉。中共惯用的手法,就是逆向操作,有才干、讲道德的人不被提拔,而被打压,往下踹。拥护、追随中共的人却容易升迁,如同经脉逆行,这就造成了现在中国的社会中上层是一个中共人为制造的利益阶层。占住“穴位”的人往往都是共产党系统里所谓“根正苗红”,或者是对共产党唯命是听的人。

很多人抱怨,在今天的中国,好人吃不开,坏人很嚣张。其实这是共产党国家的常态:好人要想吃得开,必须先变成溜须拍马、两面三刀、心黑手狠、无恶不作的坏人!有些专业人员凭自己的一技之长也能晋升到一定位置,那是因为其专业技能能派上一定的用场,但是不会有再向上的空间。而且很多专业人员本本分分,不敢也不愿过问政治。一旦他们越出共产党划定的红线,共产党就会卸磨杀驴,绝不手软!什么是潜规则?这就是今天中国最大的潜规则。

中共建政后,建立严密控制社会的“单位制度”、“户口制度”;在农村则有“集体化”、“人民公社”,像一张大网,把中国社会捆得结结实实。各个单位都有一套和行政班子平行但凌驾其上的“党务”班子。他们当中不少人都是这副嘴脸:干业务不行,整人最在行。

反之,敢于说真话、坚持原则、守本分、踏实做事、富于人性和同情心的好人,从中共建政之初就被系统地灭绝。“镇反”消灭的是国民党公教人员,其中很多是社会精英;“土改”消灭的是农村的精英;“三反”“五反”“资本主义改造”消灭的是工商业的精英;“反右”消灭的是知识界的精英;“文化大革命”把前几次运动没有消灭干净的再补上一刀;1989年天安门屠杀,杀死的是关心国计民生的“天之骄子”,迫害法轮功打压的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人。每一次运动打掉的都是中国文化和社会的精英。

江泽民贪污腐化、淫乱成性,办正事毫无能力,却因缘际会,踏着六四的鲜血登上权力顶峰。1999年之后,一大批积极迫害法轮功、追随江泽民的邪恶之徒,包括已经锒铛入狱的薄熙来、周永康、郭伯雄和已经一命呜呼的徐才厚等,被大力提拔。在江泽民团伙看来,谁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谁就注定维护迫害政策不被翻盘,谁就是最可靠的下属和接班人。

人们渐渐看懂了:卖身投靠的,升官发财;随波逐流的,可保一时平安;正直敢言的,或举步维艰,或死无葬身之地,“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小人得势,君子束手,整个国家被搞得乌烟瘴气。

什么样的人身居高位,涉及到社会导向问题。“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选拔诚实正直的人,安置在奸佞邪曲的人之上,会使后者渐渐变得诚实正直。反之,把奸佞邪曲的人置于诚实正直者之上,只能使人把坏人当榜样,整个社会加速下滑。

“坏人捧到九天之上,好人踩到九地之下”,这就是共产党社会的真实写照。这不是共产党一时的失策或社会变革时期的失调或失范。共产党要毁灭人,就要选择坏人做它的急先锋,向地狱一路狂奔。

2)鼓吹唯物主义,鼓励性解放和一切变异现象

共产党鼓吹唯物主义,让人贪恋物质生活,追求感官享乐和精神刺激,使人受物欲引诱而迷失本心。多少人在经历了灯红酒绿、富贵繁华之后,心被外物塞满时,突然感觉到精神和生命的空虚?

很多社会不良现象古已有之,共产党“青出于蓝”之处在于,它把一切能让人放纵欲望的败坏现象当作控制权力、最终毁人的利器。

共产党对人欲望的操纵和控制,有紧有松,一紧一松,收放自如。先是连拥有一点私人财产都要批斗,男女拉拉手都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作风”,所有物质精神生活都限制。然后国门打开,一切向钱看,表面上鼓励追求幸福,实际上是鼓励纵欲。“土包子开花更厉害”,积蓄的欲望像开了闸的洪水,大有冲毁一切堤坝之势。

中共渐渐发现,沉溺于物质欲望和感官享受的大众其实更好控制。它就是让你的向善之心在一次次打击中死灭,让你的旺盛精力在纵欲中耗竭,让你的空余时间在赌博、网游、娱乐中消磨殆尽。

不是在禁欲中洗脑,就是在纵欲中狂欢;不是在邪教教义中着魔,就是在滚滚红尘中迷失——共产党就是不让你理智清醒地做一个人。

3)通过教育系统性给青少年洗脑

共产邪灵既然以人类为敌,就要切断人的神性之根和文化记忆。传统教育首先教做人,教给孩子对普世价值的理解和认同,以及深厚的文化修养、丰富的历史知识、敏锐深刻的洞察力,这些都是共产邪灵实现其邪恶目的的障碍。共产党掌权之后,迅速将教育收归国有,用邪恶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对老师和学生进行洗脑。

文化革命当中,千百万青少年参与武斗、串联、打砸抢,后又被发配农村和边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连他们自己后来都不得不承认,是“喝狼奶长大的”。

八十年代以后,中共意识形态领域略微松绑,“新一辈”年轻人对中共改良寄予希望,但六四屠杀把他们的希望打个粉碎。进入九十年代,年轻人大多是独生子女,在家里娇生惯养,唯我独尊。政治高压让他们不敢关心公共事务,有人缩入象牙塔,有人下海经商,有人忙于考托考G。自私麻木的个人主义占了上风,“闷声发大财”成了新的座右铭。

中国大陆通行的课本中所谓的“英雄”教育篇目,在西方自由社会来看完全就是恐怖分子的培训教材。有位作家直接指出,中共的宣传和教育从来没有摆脱残忍和嗜血,在教材中学习数不清的残酷的“英雄事迹”:“用胸膛堵枪眼,把炸药包托在手上引爆,趴在熊熊烈火中一动不动,直至被烧死”。

由于长期的洗脑教育和严密的信息封锁,很多年轻人对真实的历史和普世价值一无所知,中共有意地煽动起他们的民族主义狂热,一旦当局需要,就利用他们走上街头,反日、反美,打砸抢烧,任由“爱国精神病”和“集体脑残”大发作。

更可怕的是,中共洗脑“从娃娃抓起”,从幼儿园起就给儿童灌输毒素,进行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而中共的“爱国主义”教育是什么货色,大家都心知肚明。

结语

如今的中国社会,人心糜烂,社会溃败,国已不国。所谓“和谐社会”,其实质是和邪恶沆瀣一气、难解难分的社会。民间回归传统的努力被狡猾地误导,自发的人心向善被无情地扼杀。中共刻意制造的“一夜暴富”的欲望,“娱乐至死”的氛围,“过把瘾就死”的心态,使浮躁恶毒、冷漠自私成为社会的主导气氛。无论官媒如何“弘扬主旋律”,僵尸般的党话、张口就来的假话、大行其道的痞话、铺天盖地的脏话组成的众声喧哗才是“时代的最强音”。有能力的纷纷移民、弃船逃命;没门路的只好得过且过,在惴惴不安中等待明天。

房子拆掉了,可以重建。家庭破碎了,可以重组。公司破产了,可以再创业。一代人的青春浪费了,可以寄希望于下一代。甚至国家被异族征服了,只要文化、语言和历史不亡,仍然有重新崛起的一天。当一个民族的历史被篡改,文字被摧残,语言被毒化,传统文化被反反复复地破坏,人心被反反复复地凌辱、扭曲、变异,大地荒芜、水源耗竭、好人被杀戮、良知被消音、这个民族还有重新挺立的一天吗?

为了毁灭人类,中共除了大规模杀戮人民之外,还长期使用“恨、骗、斗、邪”种种手段,其骗术的狡诈让人心惊。所有骗术中最阴毒的一招是它利用了人心中的善,又愚弄了人的善,最终逼人灭绝心中的善。

人是神造的,每个人都有神性,回归产生自己生命的天国世界是每个生命的夙愿。共产主义利用了人的神性和对生命升华的渴望,把共产邪教的邪恶内容注入其中。传统宗教信神,相信神的意志或曰“天意”,共产主义崇拜虚幻的“历史必然性”;传统宗教让人回归天国,共产主义让人追求共产主义社会;传统宗教有一个教士阶层,共产党声称自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在中共成立初期,一些忧国忧民的热血青年,听信了共产党的蛊惑宣传,加入中共为其卖命。但中共是个黑帮邪教,许进不许出。这些人稍稍醒悟时,早已成为同谋共犯,只能越陷越深,难以脱身。即使在今天,某些加入中共的年轻人仍然不乏善念和理想,但在黑暗龌龊的现实面前不得不把良知抛得精光。他们中的很多人在理想幻灭和心灰意冷之时转向同流合污、纵欲和堕落。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既利用了人的贪婪和欲望(从其党的名字就可看出来——共产,共他人之产也),也利用了、并最终毁灭了人的神性和向善之心。

共产邪教的特殊之处还在于,一个人甚至不需要相信其“阶级斗争”、“剩余价值理论”、“社会主义革命”、“共产主义社会”等等教条,仍然会成为事实上的邪教徒而被邪灵附体。这是因为人在道德败坏之后,必然有一部分思想符合邪灵,那么邪灵就会钻这个空子,附上身来。有人相信了无神论,有人相信了物质是第一性的,有人相信了人死后一了百了、还是吃喝玩乐实在,有人相信了没有绝对真理,有人相信了道德都是统治阶级编造出来的谎言,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信神只需要一个坚定的正念,反神、排神却可能出于一千个不同的邪念。俗话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道德滑下来的人顺水推舟,每一次向欲望和懦弱妥协,都会使人滑向邪魔的掌控,直到有一天难以自拔,甚至深陷险境仍然冥然不觉。这难道不是很多中国人今天的处境吗?

由恨构成的邪灵,从杀起家,靠骗扩张,以斗搅乱天下,最后用人心灵的邪变达到其邪恶至极的终极目的——毁灭全人类。在几乎所有人都被物质欲望和感官享乐征服的时候,有谁知道,邪灵正在狞笑着,给人类倒数计时。

******

中华民族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民族,中华文化是一个神赋使命的文化。邃古之初,当神创造神州大地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未来危机中的转机,绝境中的希望。末世大劫之前,能否读懂天机、听懂神言,关乎每个人的命运和未来。

(点阅《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全书,下载全书:PDF简体版PDF正体版WORD简体版WORD正体版)#

评论
2017-11-29 8: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