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当局7月三大异动 或弹压了一场政变

中共军委前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右)在调查期间自缢死亡,他的搭档、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左)也传被调查。( Feng Li/Getty Images)

人气: 705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按照当局的说法,中共前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已“畏罪自杀”。随后,有多家媒体报导张阳曾参与未遂政变。据报,张阳与孙政才等暗中串联,试图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而被当局拿下。

巧合的是,“十九大”期间,习当局首度公开孙政才等6人涉“阴谋夺权”(即“政变罪”)。官媒批张阳是“典型的双面人”“画皮”。虽然这名上将过去五年极力撇清自己与郭伯雄徐才厚的关系,并传出对习下跪求饶的消息,最终仍因涉郭、徐等案而被调查。

多个媒体指张阳参与政变

中共官方11月28日通报,8月28日,张阳被中央军委约谈,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的线索,指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在调查期间,张阳于11月23日“在家中自缢死亡”。

虽然官方没有披露张阳的涉案细节,但接着有多家媒体报导指张阳曾参与一场未遂政变。

港媒东网11月29日的文章表示,徐才厚被调查之后,张阳虽然不断大篇幅批判郭徐流毒,扬言与郭徐彻底划清界限,但张阳一直隐瞒与徐才厚的真实关系,拒不交代徐才厚对其“交心内容”。

文章提到,据说与孙政才等阴谋家暗中串联,企图藉中印边境对峙的机会,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

另有港媒的报导指,前总参谋长房峰辉、张阳在军改中被削权而对习近平心怀不满,因此,曾密谋策划军事政变。

因为习的军改强调军政权和军令权分开,这样房、张的权力就被削弱,总参谋长变成了军委秘书长,只替习处理日常事务;而张的总政治部只剩下提供资讯的权力,令两人觉得自己成为“高级传令兵”。

据称,房峰辉和张阳二人暗中抵制习近平“肃清郭伯雄、徐才厚遗毒”,多方保护他们的老战友老同学和老乡,早已引起习当局不满,本打算在“十九大”军委换届时让他们提前退休,更令两人心有不甘。

文章称,房峰辉和张阳于是密谋在“十九大”前发动军事政变,没想到机密泄露,习近平下手抓捕了两人。

香港《新纪元》周刊曾独家披露,房峰辉被查,一个主要原因是他和张阳等军中鹰派人物,想与印度、越南等周边国家打一仗,所谓“彰显国威”,以便自己能再往上爬。但习近平很清楚军队的实力,根本无力打胜仗,因此拒绝了他们。

8月30日,印媒的一篇报导也指,中印撤军协议是在习近平更换了时任联参部参谋长房峰辉之后达成的。

今年“十九大”前,中印边境对峙近三个月,期间曾多次让人担心双方会擦枪走火。最终双方在8月28日达成协议从洞朗撤军,此次的军事对峙才告一段落。

还有海外中文媒体报导说,房峰辉、张阳被调查后,军中很快就下令清理涉及两人的文件,说明他们问题定性严重。报导称,房、张因参与策划政变而出事。

房峰辉、张阳都是军中要员,然而他们卷入的政变却并非典型的“军事政变”。知情者透露,房、张等计划用1976年抓捕“四人帮”的手段控制习近平等,而这个计划被提早察觉。知情者表示,如果是纯粹军事政变,可能结果完全不同。

分析:习当局7月三大异动 或弹压了一场政变

早在8月,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王军涛刊文透露,习近平7月的三大异动,或弹压了一场预谋中的政变。

7月,中共政坛出现三大异动:7月24日,江派政治局委员孙政才被宣布调查;26日、27日,中共省部级高官专题研讨班在京举行;30日,仅习近平一名政治局常委检阅了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的大阅兵。

文章说,孙政才被抓后,习近平立即召集一次高层会议,会上禁止参加者作任何记录。会后,北京高层又通过各种渠道透出此次会议的一些信息,会议传达孙政才的问题,重申严明政治纪律,“十九大”前最大政治就是警惕和防止野心家挑战习核心。这不仅佐证孙政才的问题是一次挑战习核心的突发事件,而且是习近平严厉宣布政治禁令。

文章表示,习近平在7月3日至8日曾外访俄罗斯和德国,那些想在“十九大”前或“十九大”上挑战习近平的力量开始行动,图谋政变。孙政才在其中是重要角色。后来的高层会议和军队精锐集中,都是为了弹压政变。

11月,在2000多人的中共“十九大”代表会议上,中纪委报告点名批江派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等涉“阴谋夺权”,是“野心家、阴谋家”。

张阳自杀细节 疑点重重

张阳是中共文革后,第一个被官方公布为自杀身亡的现役上将;也是中共十八大之后,首名被官方证实自杀的军队上将。中共军报发表署名评论,形容张阳是“畏罪自杀”,评论他“以自杀逃避惩处,行径极其恶劣”。

然而,张阳之死显得蹊跷和怪异,疑点重重。

有海外中文媒体引述消息人士指,张阳被调查,一直监视居住在家,并未“双规”(规定的时间、地点交代问题)。11月23日,军纪委人员造访张阳居住处,张阳告诉来者“去换衣服”,结果上吊自杀。消息还透露,张阳的一名前警卫人员“混”了进去,之后,张阳“上吊”死亡。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张阳或在严密看守的情况下,被杀掉灭口。从张阳死后,从军方官媒的评论严厉的措辞和口气,显示出张阳之死不是当局希望看到的。那么,“畏罪自杀”也好,“杀人灭口”也好,很大可能是张阳的后台和背后势力的操作。

夏小强认为,房峰辉和张阳是徐才厚与郭伯雄一手提拔的亲信。在徐、郭已经不能直接再下指令的情况下,能够实施和操作这些行动的,那就是徐、郭身后的老板——江泽民和曾庆红为核心的政变集团。

资深时事评论员林保华说,新华社一百多字简短报导张阳的自杀,如江青自杀之类,对这种新闻当局都要缩小其影响面,不会有后续动作出来,避免丑闻扩大影响。然而张阳却不同,接下来是文革式的大批判行动接踵而来。

林保华说,这样扩大化的批判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此事负面影响太大,军心动摇,所以不但军内批判,还要借军外力量来加持习近平。大有文革期间各地都要站队表态“誓死捍卫毛主席”的架势。这是说明习近平的“核心”地位还没有巩固,还是为下一步再次的大规模清洗制造舆论?如果是后者,下一步的“首恶”又是谁?

第二,张阳可能根本不是自杀,而是他杀,也就是被灭口。制造批判舆论只是声东击西,以批判为名确立张阳是自杀的牢固观念。之所以有这个疑点是因为像张阳这样高级别军队干部被查,而且还在烽火上,应该是“双规”而失去自由,怎么可能安坐家中?可是如果在监狱或看守所中,又怎么可能自缢?因此用家中自缢来掩饰更诡谲的他杀。

近日,互联网流传“军队内部人士”爆料称,早在张阳接受调查期间,他的第二任妻子已先他一步自杀身亡。

这名自称“军队内部人士”称,张阳有两段婚姻,首任妻子是刘英,两人1983年育有一女,但在1980年代末期离婚。之后,张阳调往原广州军区任职,与高干家庭出身的第二任妻子相识,在仕途升迁中受益。但爆料没有提及张妻死因。

张阳本人是巨贪

中共官方通报指,张阳“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

张阳因涉买官卖官,他在原广州军区任职前间,有绰号“麻袋政委”、“张麻袋”的臭名。

中共前军队大校辛子陵曾对美媒表示,张阳涉经济问题,其贪腐程度比徐才厚有过之无不及。广州军区有人披露,张阳的贪腐问题很严重,想跟他买官,得装一麻袋钱才能见面。

有报导说,张阳在广州军区任职时,与多名商人关系密切,私下收受财物,其别墅装修花费30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是由他人支付。

港媒披露,郭伯雄曾交代,张阳送郭2,500万元人民币;张在友人处藏匿1,700万元人民币;张在深圳、东莞、北京多地嫖娼,数十万元费用由友人支付。#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7-12-09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