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何永远忘不了4.25那一天──我们的故事

1999年4月25日,上万法轮功学员到国家信访局和平上访。(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3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6日讯】18年后的4月25日,她们依然忘不了18年前的那个日子。“四二五”那一天,铸就了永恒。暮然回首,依然可见那辉煌。

以下是1999年4月25日北京国务院信访办法轮功万人大上访亲历者所讲述的“我们的故事”:

一位国家二等功臣的女儿的见证

曲平穿了一件咖色风衣,将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没有人能看得出来,这位河北石家庄纺织工业学校的前校医已经年约60岁了,并且因为坚持信仰饱经风霜──她于1995年大年初一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然在中国大陆遭受过开除公职和数次非法关押,但她至今不悔。

亲身经历过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曲平。(向海/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梁博美国旧金山报导,在旧金山南湾桑尼维尔的一座小公园里,曲平说自己感到很荣幸,当初单纯、善良的一念使她走进历史,成为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上万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员,亲身见证了1999年“四二五”的辉煌。

曲平是1999年4月24日上午听说天津学员被抓被打的,“据说打得挺厉害。我那时候炼法轮功已经4年了,血管神经性头疼和胃病都炼好了,但是想不到炼功还能炼出打人、抓人来,我心里就挺着急的。当时也有政治方面敏感的人考虑该不该去上访,我性格比较单纯,没有考虑过。”

曲平的父亲是军人,曾经是国家二等功臣。文革时期,父亲暗中保护过不少老干部,但是文革结束后,他成了替罪羊,被迫离开部队、赶到地方。“从那以后他对好多事情都很迷茫,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四二五这件事,我父亲认为我做得对。 ”

回忆上访那天的情形,曲平说:“刚开始警察真是不了解我们,见到我们非常紧张、非常戒备,身体都是很僵硬的立正姿势,手里拿着电棍。上午9、10点钟的时候,从中南海大门还出来一辆防暴车在我们面前来回转悠,里面戴钢盔的武警举着很粗的枪口一直瞄准,拿我们当敌人了。 ”

不过一个多小时以后,警察们就从立正到稍息了。“他们发现我们全都站在那儿特别安静,尽量往里边靠,把车道和人行道都让出来,谁都不说话,就站在那儿默默地等。警察他们就比较放松了,抽烟、扎堆聊天,有的还跑到我们里边要《转法轮》看。他们把烟头扔到马路井盖的小洞洞里,很多法轮功学员用装食品的塑料袋把这些烟头都收起来。 ”

“那一天使很多人明白了什么叫‘真、善、忍’。 ”她说。

他们在实践“真、善、忍”

大纪元记者伊铃加拿大多伦多报导,现移民加拿大4年的贾女士(Daphne Jia)曾是一名形象设计师,她参加了当年的“四二五”和平上访。她表示,18年前的“四二五”那天,充分彰显了法轮功学员实践他们“真、善、忍”的理念。

贾女士于1999年4月24日深夜接到一位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电话,被告知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决定于4月25日去国家信访局上访,贾女士立即响应,并和先生一道连夜行车300多公里,于4月25日早晨赶到北京,和数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站在中南海旁边的信访办的围墙外。

“那天所有去上访的人都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喧哗,没有口号,没有标语,神情淡定,举止从容。靠近马路最前排的是年轻的同修(指法轮功学员),上了年纪的同修站累了,就到后边坐一会儿。他们中有的在那里静静地看《转法轮》,有的在炼功。我看见有几位同修提着塑料袋来回走动,把食物包装袋和饮料瓶等废品收起来,然后放到垃圾箱里。”

贾女士还谈到,当天中午,她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一起结伴去卫生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原本肮脏不堪的卫生间被打扫得非常干净,卫生间靠墙的一边整整齐齐摆放着6、7个崭新的痰盂。原来,是几位法轮功学员为了不给周围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不便,不仅清洁卫生间,还自费购买痰盂。

街道管理人员脸上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加拿大多伦多居民刘先生(Jeason Liu)也是当年“四二五”的见证者之一。他说,当时是与妻子带着保姆和一个1岁半的孩子参加了北京的“四二五”活动。他亲眼看到警察由当初的紧张兮兮,变得轻松自如,有的警察还主动走到上访学员中跟学员交谈,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先生说,所有的学员都是以慈悲、祥和的心态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出格的言行。中午时,他看到70多岁的老学员在旁边剥鸡蛋吃,这位老学员大约是农村来的,剥了鸡蛋顺手把鸡蛋壳丢在地上。刘先生走过说:“阿姨,我们……”,刚说完我们二字,这位老学员马上反应过来:“是、是、是,我们是大法弟子。”一边说,一边马上把地上的鸡蛋壳全部捡起,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当时旁边站着一个街道管理人员,一直双眉紧锁,一脸烦恼地看着这么庞大的人群,看到那一幕后,她一下放松了,脸上还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巨大数量的人群很快静静地消失了”

大纪元记者何蔚澳洲悉尼报导,18年前居住在北京朝阳区的陶女士曾亲自参加了1999年4月25日的万人上访。

2017年4月25日,澳洲悉尼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海德公园烛光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18周年。(何蔚/大纪元)
2017年4月25日,澳洲悉尼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海德公园烛光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18周年。(何蔚/大纪元)

面对着悉尼海德公园地上为纪念“四二五”而燃起的点点烛光,她回忆说:“那天早晨我6点不到去公园炼功,听说天津有4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局抓捕,已经有学员主动去位于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要求释放被抓的天津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一个修炼的环境。有人建议我们也去上访,于是,我和其他的学员便骑着自行车去国务院信访办了。6点半左右到了府右街,越往前走人越多,只见从各个地方来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很有秩序,而且非常安静地在府右街的人行道上排上了队。老人和孩子在里侧,有的坐,有的站,中青年和体壮的在外侧排成几行,没有人说话,大家都默默地站着。”

当时法轮功学员很多,警察也很多。警察一开始很紧张,“后来看看我们这么安静,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移动,他们就放松了,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

“我们从一早一直站到晚上9点多钟。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大家始终保持安静地站着,也没觉得疲劳,也没有饿和渴的感觉,直到后来学员从前面往后传,有结果了,总理已经会见了我们的代表,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于是,大家就很快地离去了,离开时我们也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人互相说话,就像水流一样,巨大数量的人群很快就在街上静静地消失了。我自己身在其中都感到惊讶。”她说。

“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

移民加拿大3年多的冯女士(Jassica Feng)也是1999年的“四二五”和平上访的亲历者。

“四二五”那天早上,冯女士来到国务院信访办西门,在沿着西墙拐角的灵境胡同口不远处坐了下来,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默默地加入这群真诚希望政府能了解法轮功真相的队伍中。

冯女士说,当时,陆陆续续来的人越来越多,队伍一直延伸下去,望不到尾。有的在默默地学法、有的在打坐炼功、有的静静地站立在马路牙子上,主动地将人行道留出来,使过往行人毫无阻碍地行走,还有几位法轮功学员自愿地拿着塑料袋,将地上的垃圾捡起来装入袋中。也有三三两两地在小声交流。

“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也没有大声喧哗。更没有影响交通和当地居民的生活。我们的平静、善良和祥和也感染了旁边的警察和坐在车里的便衣。他们由开始的紧张变得放松起来,抽着烟,在一旁聊起天来。”

晚上8点多,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了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上万名法轮功学员静静地离去。离开时地上没有留下任何垃圾。连警察丢下的烟头都被清理干净。

“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四二五’是人类希望的开始,是伟大的历史丰碑,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个不平凡的日子。” 冯女士说。#

点击视频:法轮功4.25北京府右街万人大上访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苏漾

评论
2017-04-26 4: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