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就“兵谏”徐才厚事件 习近平曾训斥范长龙

1月9日,中共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被调查。(YOHSUKE MIZUNO/AFP/Getty Images)

人气: 595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当局1月9日通报房峰辉(中央军委前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落马后,紧接着出现的,就是海外流传的中共前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落马的消息,但此消息还没得到中共官方的证实。

张阳房峰辉范长龙,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分别担任总政治部主任、总参谋长和军委副主席,一度手握大权。但这三人都和郭伯雄、徐才厚的关系密切。

接上篇:房峰辉落马(上)三重传闻与政变阴影

传房峰辉落马牵出范长龙

海外Twitter账号@freedom9134564在1月13日贴文称,大陆红二代微信圈传出消息:刚卸任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被立案审查;又称“早先内部传言是,范吐出赃款4,500万元人民币,降级退休,免予追究。现在看来,他还是难逃习近平的惩罚”。

1月14日的《星岛日报》报导也指,前军委副主席范长龙遭调查。

报导引用消息称,房峰辉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后,“牵出他(范长龙)不少事”,中央决定把范长龙拿下。

中共前军委副主席范长龙。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范长龙的“老领导们”

自2014年徐才厚落马后,海外就传范长龙“要出事”,指范是徐一手提拔的铁杆亲信,两人不仅是东北老乡,范参军后长期在陆军第16集团军服役,从士兵到班长、排长、营长、团长,其时徐是军政治部主任、军政委,是范的直接上司。

范曾经亲自开车护送徐回老家探亲,又组织士兵用军队物料将徐老家旧宅整修一番。徐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提拔范任16军军长,后又委以沈阳军区参谋长、济南军区司令等要职。

而沈阳、济南军区正是徐才厚仕途的发迹地。

有海外媒体称,范长龙是徐才厚“头马”。

2000年,徐才厚升任中共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后,旧部范长龙也扶摇直上,先后升任沈阳军区参谋长、总参谋长助理。“十七大”后,徐才厚升总政治部主任,全面掌握军队人事,范长龙于2004年获提拔为济南军区司令员。2012年“十八大”,已经65岁的范长龙以“爆冷”姿态,由济南军区司令员破格升任中央军委排名第一的副主席,并晋身政治局。按以往惯例,军队干部在担任军委副主席之前,都要做过军委委员,再晋升副主席。

范长龙还有另外的“老领导”。

据悉,中共前国防部长、江派军头梁光烈和前军委副主席张万年都“颇欣赏范长龙带兵经验”。范长龙在担任16军军长时期,正值1998年大洪水爆发。江泽民趁机靠调动军队巩固兵权,范长龙被任命为吉林“西线抗洪总指挥”。抗洪过后,范就连跳三级,从军长越级升任沈阳军区参谋长。当时的沈阳军区司令员正是梁光烈。

传范长龙与徐才厚联手欺骗习近平

范长龙是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中央军委改组时,获习近平提升为军委副主席的。其时范为济南军区司令且已65岁,到了正大军区级退休年龄。外界都以为范是受习重用,殊不知其背后有阴谋,是徐才厚与范合手设的圈套,令习上当受骗。

海外媒体的报导指,习近平虽大学毕业后曾任军委秘书,但时间短,在军中并无人脉;“十八大”上台后要掌军队,军中并无自己人,习曾派人对当时五大军区司令进行幕后调查。因习不太相信当时军委总部那些跟他太接近的人,欲从各大军区物色人选。当时准备交班的徐才厚向习吹耳旁风,指五大军区司令中,范已准备告老还乡,不但把办公室用品都全部打好包,甚至还买好了外国进口的钓鱼竿,准备享受退休后的悠闲生活。范也对别人放风称,这是他的“最后一站”。

报导称,或许“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习近平听进去了,认为范长龙“没有野心和企图”,正是他所需要的,于是“五马进京”任职中央军委同时,还刻意提拔了范当军委副主席。

“兵谏”徐才厚事件 范长龙和房峰辉在其中的角色

在徐才厚倒台之前, 据说,军中的总参作战部少壮派组成的“总参倒徐铁血团”,一直对徐才厚及郭伯雄等“军老虎”的倒行逆施、阻挠调查“军老虎”谷俊山很不满。在这场倒徐过程中,范长龙和房峰辉的其中角色被指耐人寻味。

《总参少壮派兵变》一书披露,在2013年春,总参作战部一个大校以上官员组成的政治学习小组因要扳倒徐才厚而得名“总参倒徐铁血团”。这个团体的领头人是习的亲信、总参作战部部长饶开勋,背后是太子党大佬叶选宁等撑腰。

当时,“总参倒徐铁血团”收集整理了徐才厚和郭伯雄对抗军委命令,阻止军纪委彻查谷俊山案件的12次违抗习近平命令的证据,他们欲将这份材料当面交给习近平。

2014年2月底在西山举行了一次军委内部扩大会议,“总参倒徐铁血团”一度试图在这次会议上将这些材料当面交给习近平。但因习突然宣布不参加会议,使得这些军官们预定的这次行动“流产”。

2014年3月3日,习近平出席完中共政协会议后,顺道前去视察总参作战部的人防情况。中共军队“西山指挥所”即总参作战部驻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厢红旗董四墓村西南的金山上。

过程中,十几个少壮派军官趁机向习近平诉说了“老军头”徐才厚、郭伯雄势力压制军中改革的现状。饶开勋把“意见书”拿了出来,列数徐、郭在军队内部贪赃枉法、巧取豪夺的事例。

当时,习近平不小心把自己桌上的杯子搞到了地上,水溅了一地。这时,习的几名随身卫士迅速查看现场,但没发现大碍后,要求大家回到座位。而匆匆进门的房峰辉看到地上的碎玻璃,一脸不快。

据当时在场的习的随行人员说,从现场情况看,俨然就像一番“兵谏”。随后,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回到作战部,对饶开勋进行痛斥。

范长龙要求所有参加和习见面的人都写检查,并成立一个调查组调查此事。房峰辉送完习也回到现场,表示支持范长龙的决定。

房峰辉还限令饶开勋做检查并要对整个事件负全责。后来,习近平得悉此事,急忙出面制止,还训斥了范长龙一顿。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从上述“兵谏”细节来看,这说明总参内部已有分裂, 不然那些总参将领完全可以通过房峰辉去汇报情况,军内是谁在阻挡对徐才厚的调查呢?

李林一还认为,而且从饶开勋仕途来看,现在是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被提拔重用的痕迹明显。如此看来,房峰辉和范长龙有阻碍调查徐才厚的嫌疑。#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8-01-16 5: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