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辽宁警察修炼法轮功 惨遭监狱下毒迫害

油画作品: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打毒针。(明慧网)

人气: 46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3日讯】他在医院里昏迷了九天,手脚弯曲,大便呈黑紫色,狱方已做好了处理后事的准备。当家人赶到时惊得目瞪口呆,看到的全然是一个活死人。

几经周折,家属将他的尿液送去检测。经权威专家鉴定,距离注射药物九天后,他的身体还呈大阳性,属严重中毒。

明慧网报导,2017年在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队警察高雨民还有两三个月就将出狱时,他却在监狱里被打毒针,回家半年,他的身体状况还处于危险之中。

高雨民于2013年11月6日被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于2014年3月14日被冤判五年,上诉后改为三年半;2014年11月7日,高雨民被劫持到辽宁沈阳第一监狱。

下面是各方人士突破网络封锁,通过明慧网报导出来的消息,从中人们可以了解到高雨民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事迹。

从参与迫害到修炼法轮功

高雨民,原是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警察,曾立二等功。他因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而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但是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坚毅与中共报导的完全相反,这引起了他的深思。

一次,高雨民在家门口发现了法轮功的真相传单,了解到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原来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江泽民出于妒嫉之心,利用国家机器发动的。高雨民从开始敬佩不畏强权、坚守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到后来自己也走入了法轮功修炼。

高雨民修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一改以往吃喝嫖赌等恶习,并照顾患有十多年精神病的妻子,无怨无悔,乐呵呵;看谁有困难,他都尽力帮助。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好人。

讲真相遭迫害

2013年11月6日,高雨民在阜新市彰武县彰古台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彰武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崔海峰等人绑架到彰武县黑坨子看守所。

高雨民全天戴着手铐和脚镣,还与杀人犯和吸毒犯关在一起。这些犯人被唆使对他进行迫害。他不气不恨,跟他们讲自己也曾是一名警察,从被欺骗到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经历。他劝这些人退出中共的相关组织,才能在善恶报应中保平安。明白真相的人表示也想学法轮功,和他一起喊“法轮大法好”。

在看守所里高雨民每天都喊“法轮大法好”,并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他遭到看守所警察的拳打脚踢、野蛮鼻饲灌食和灌盐水等摧残。即使这样,他仍然利用一切机会给警察写劝善信,呼吁他的同行们不要助纣为虐。

两个月后高雨民因遭受迫害导致身体严重受损而“保外就医”,被家人背出看守所。

被冤判三年半

回家后高雨民坚持学法炼功,一个月后身体恢复正常。家人惊叹不已,同时又深深地担忧刚恢复健康的他再被劫持,都建议他出去躲避。高雨民没有考虑自己的危险,他不想牵连做公务员的哥哥,哥哥是他的所谓取保候审的保人,加上他惦记80多岁的老母亲,还要照顾精神失常的妻子,所以他没出走。

2014年2月21日,高雨民再次被蹲守在他家楼下的彰武县法院警察绑架。3月14日,彰武县法院对他非法判刑五年。他上诉到阜新市中法后,彰武法院将他的刑期改判为三年半。

2014年11月7日,他被彰武看守所劫持到辽宁沈阳第一监狱。当时高雨民已绝食二十多天,出现吐血、便血,身体极度虚弱,被直接送到沈阳监狱城新康监狱医院。在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阜新市政法委用权钱周旋,他被强行关进监狱。

后来有好心人透露,当时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的检验报告单上显示,高雨民有15项指标不合格,肾衰竭,肾、肝受损且已伤及心脏……已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

那时高雨民人已脱相,时常昏迷,眼睛看不清东西,而且不知冷热,手脚却还被戴着手铐、脚镣,手腕、脚腕上均有伤痕,头发被强行剃光,头上留有一道道划痕。

还有好心人透露,高雨民的事被报到省里,当时任阜新市政法委书记的王秋博认为公安战线警察学法轮功,会影响他的政绩,因而王一心要把高雨民送到沈阳大北监狱。他一面向法院施加压力,要给高雨民判刑,另一面,王秋博放狠话给看守所,要求狠命地打高雨民,逼其转化,放弃修炼。

知情的人说,当时再打他的话,他就死了。

狱中黑幕

沈阳第一监狱严管队为逼迫高雨民放弃修炼,对他野蛮毒打,用鞋底抽打嘴巴,还叫犯人查数,数到32个嘴巴时,他的脸已被打得变形。高雨民不为所动,有机会仍炼功打坐,他们就用电棍电击他的下肢,一直打到他身体没有支撑力。

一位外地好心人亲眼目睹了高雨民被打的过程:狱警用菱形胶管抽高雨民的头,打得他站立不稳,用两手支撑大腿使身体不倒,高喊“法轮大法好!”,打一下喊一声,再打再喊。他的行为感动了监狱里的其他人员,还有不少警务人员,他们都对高雨民投以敬佩的目光。

高雨民不仅抵制对自己的迫害,遇到有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时,他就发声并绝食声援。一个狱医劝他:“你只有吃饭才能反迫害”,高雨民说:“只有释放大法弟子,这个饭我才能吃,我们无辜被迫害,这个饭我吃不下。”

高雨民抗议迫害,几次绝食遭强行下管,造成胃出血,并被施以酷刑。

一次在第九监区,有人在门窗口看见他起不来,用两只手撑著身体在地上挪。普犯们说监狱把他送到沈阳739医院检查,说胃肠粘连严重。他的家人知道这个情况后,不得不疏通关系找狱警长,多次送钱送物,以保维持他的生命,后来给钱少了都不行了。

这期间,高雨民的亲人一边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遭受极大的精神痛苦,一边还得照顾和安慰日夜惦记儿子而不知儿子遭受严重迫害的80多岁的老母亲。

出狱前惨遭毒害

在高雨民出狱前两个月,监狱对他下毒手:他被注射了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巴比妥;被打完毒针后,再被关“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狭小房子)、往死里打他,导致他的身体毒性发作。

高雨民目光呆滞,身体僵直,已成植物人。直到第七天他奄奄一息时,狱方才告诉家属说他身体不太好,说是绝食引起的。家人无法理解,前几天人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出现了这种现象?

高雨民的哥哥姐姐经常到监狱看望高雨民,高雨民本人平时也向狱警们讲真相,所以有尚存良知的警察巧妙地指点家属要求做尿检。于是家属提出要求转院检查。这样高雨民几经周折转了医院,家属又几经周折将他的尿液送到辽宁省药物监督检测中心。经权威专家鉴定,高雨民严重中毒。

监狱知道情况后,一时慌了手脚,想沟通私了,让家属把人接回去。家属说当初亲人是站着进来的,今天我们不接。监狱方不得不同意高雨民住院治疗,给他身体换血。

因为高雨民家人掌握了狱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证据事实,使狱方无法抵赖,所以高雨民出狱前,狱方同意给高雨民一定数量的经济赔偿,前提是不要把事实向社会公开,但还需要向辽宁省政法委、“610”汇报,结果没有批准。

后来监狱怕收不了场,要求家属接人,家属不同意接。他们就和阜新市政法委沟通,当时的负责人于洋、王秋博表示不赔钱,说赔就错了。

由于刑期已到,监狱要求必须接人,就这样监狱和阜新市政法委派出六辆车,把高雨民接回阜新市中心医院,并安排公安警察三步一岗,不许其他人接近,半月后高雨民被接回了家。

在家中继续遭迫害

高雨民回家半年有余,生活不能自理,时而抽搐、理智不清,智力如3、4岁孩子一般。他已被开除公职,没有了生活来源。先前妻子就患有精神病,在高雨民非法关押期间病情加重,放火烧了楼房里的全部家当。高雨民回来后只能和80多岁的母亲住在一起,家人不得不花钱雇人24小时陪护他。

高雨民出狱后,阜新市政法委和“610”安排警察、街道对高雨民的住所、家人进行监控,不准家人向社会曝光他在监狱期间被迫害的详细过程,限制家人、高雨民和外界的正常接触。#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2-07 4: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