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湾区移民

H-1B工作签证被拒,谁能为你扭转乾坤?

圣荷西移民律师牟晓倩谈H-1B工作签证

申请H-1B工作签证,工作职位经常是一个关键因素。(Shutterstock)

人气: 1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0日讯】文:牟晓倩律师・湾区移民律师
随着更多的华人到美国留学,每年都有不少毕业生希望在美国找到一份工作,并希望通过工作签证留下来。因此,每年年初美国移民局规定的工作签证申请时间里,就有很多学生递交工作签证的申请。对于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毕业生来说,他们很多人一般都先找一个实习工作(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OPT),因为OPT的工作相对来讲容易找到,可是面临的下一个问题,是如何在OPT结束之前获得H-1B工作签证

按照美国移民局的规定,每年的4月1日就开始全国性的工作签证的抽签。如果错过这个时机,新的抽签必须要等到下一年度的同一个时间,才有机会再参加。而对于那些已经持有H-1B的人员来说,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也会碰到各种影响工作签证的棘手情况。如何能顺利拿到H-1B工作签证?如何解决拿证过程在遇到的棘手问题?

圣荷西移民律师:好律师能扭转申请劣势

工作签证也叫H-1B签证,也是特别职业签证。所提供的职位一般是申请人要有4年本科学历才能胜任的工作。如果是做简单的市场推销,通常是不符合这种特别职业签证要求的。但是,如果律师有很强的法律文书撰写技能及对法律知识的深刻理解,是可以帮助申请人把一个简单的职位,提高成为特别职业的职位,来符合H-1B工作签证的要求。

还有的申请人,申请的职位与其专业不太对口,律师可以运用正确的法律语言,在尊重公司现实情况和尊重申请人真实的背景,及现实的情况下,为申请人拿到签证。当然,这需要律师有深厚的法律功底、对文字严格推敲和有效沟通的能力。

好的移民律师能挽救被拒的申请

现在申请H-1B要经过两个门槛,一个是抽签是否能抽中,一个是递交的所有文件是否能被批准。能否抽中,是运气;能否被批准,靠的是律师的专业技能与经验。

圣荷西专精办理移民及H-1B工作签证的牟晓倩律师,每年都帮助很多申请被拒或达不到申请要求的学生,重新顺利拿到签证。下面是其中的两个案例。

案例一、H-1B工作签证,工作职位被误解

一位会计专业的毕业生,在找到牟律师前,曾经找过其他的律师帮助申请。前律师在审理过程中在工作职责的描述,被移民局解读成文书管理员,因此被拒绝了申请。后来,经人介绍找到了牟律师。牟律师经详细了解情况,并审查申请人的申请文件后,为其重新做了整理,并运用合适的文字来表述其工作的重要性。在重新递交申请后不久,该申请人成功地拿到了工作签证。

案例二、H-1B工作签证,专业与工作落差

另一位申请人在一间小公司工作,且申请人的专业与工作的公司产业有较大差异。申请人得知牟律师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于是找到了牟律师。牟律师在收阅了其申请文件后,了解到其申请文件有很多不足之处后,就着手准备相应的证据来强化申请理由。申请人工作的公司也非常配合。

了解了申请人的工作职责,与收益人的专业之间的差别后,牟律师将两者之间微弱的联系进行了强化突出处理。经过牟律师的努力和申请人所在公司的配合,该人也成功拿到了工作签证。

律师能帮助雇主,打破限定的工资额

每个公司的每个职位都会有一个联邦政府固定的工资数额,雇主不可以支付低于该限定的工资数额。据牟律师说,这个劳资条例不是绝对的,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雇主是可以打破这个规定的。哪些是属于特殊的情况呢?有此需求的雇主,不妨去咨询牟律师。

在严格审批下,如何赢得紧缺的H-1B名额

因为美国移民政策的变化,从2003年10月1日起,每年的H-1B工作签证配额从19万5,000锐减到6万5,000个,而其中6,800个名额是根据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专门提供给来自新加坡和智利的外国雇员的,所以H-1B名额非常紧张,供不应求。

最近几年,每位申请人要想拿到H-1B名额都是要用“抢”的,也就是说每年在移民局规定开始递交申请文件的短短几天里,所有配额就用完了。现在移民局每年还为有硕士学历以上的人增加了2万个名额,但还是远远不够用。今年名额紧缺的情况,也一定不容乐观。

现行的川普政府将对工作签证的申请越来越严,以前的浑沌过关的情况会越来越少。如果你认为自己没有把握通过H-1B的申请,请跟牟律师聊聊,你很可能会信心满满。

湾区移民律师:牟晓倩律师
电话:408-459-5858(中文)、408-418-4648(英文)
地址:111 N Market St., #300., San Jose, CA 95113
网址:www.mupllclaw.com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2月24日律师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