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雨:梦的镜像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4月12日讯】昨晚见被蛇咬。网上查周公解梦,说是吉兆。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多,梦就多。似乎颇有道理。我爱七想八想。梦中去过很多地方,有些在梦里见到的场景,在之后的现实生活中真的会发生。梦中见到的人,随着时间的流动,也会暗浮出水面。

春天了。我的情感世界,也恰好风轻云淡,一片明媚。

人内在的深厚和细腻,需要对等的人才能理解和承担。双方的认知、学识、情趣、素养和价值观,须得在同一层面。彼此懂得,相处起来才会默契。

也是骨子里的骄傲、挑剔、唯美和不肯将就。人所心仪的爱人,其实是另一个自己。

曾幻想和喜欢的他一起去一个远离尘嚣的小镇,过闲适的日子。天色蒙蒙透出晕黄光亮,推开窗户,迎面吹来的凉风,混杂着青草和野花的芳香。走出院门,老街就在拐角处。街上的建筑,一律黑瓦白墙,古朴而有韵致。街口的绸布店一直开在那里,像是在等待去了远方的恋人归来,字迹已渐褪色的老招牌,如同一声温暖熨帖的问候。

午后,有风,一院子的树影乱摇,把太阳光弄的七零八落,光阴悠长,仿佛一眼看不到边。傍晚,手牵手散步,金黄的天色,清浅的溪水,迎著霞光一路走着,让人心生温暖。晚上,整个镇子都睡着了,窗户半开着,有夜风悄悄溜进来,把窗帘撩拨得一荡一荡,隔着窗帘,看不到月亮,但有月光,月光被切成碎片洒在窗帘上,满目的斑驳。

闲时,对坐,喝喝茶聊聊天。忙时,各回各的书房,读书写字。

阅读是一桩妙事,很不理解一些人为何要把时间浪费在牌桌上浪费在饭局上。这阵子,重读了威廉.特雷弗的几本小说集。还有乔伊斯的《都柏林人》。实实在在,爱尔兰是少有的盛产文学大师的国家。

从小就喜欢躲在一边看书,太小的时候,识字不多,看小人书。长大一些后,读文学书,十岁左右,我就开始借助字典读《包法利夫人》了。在那个年代,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就知道托尔斯泰司汤达巴尔扎克福楼拜,在那方圆数十里的小地方,我是唯一的。

喜欢安静,比较情绪化,与人的关系有些动荡不定,和世俗一直存在某种格格不入。

年少时曾一度痴迷于麻衣相术,从此习惯于注视出现在视线里的陌生人,他们的五官,眼神,服饰的搭配,说话时的表情,以及惯常的肢体语言,以此来判断此人是否可交。

有一次,与M君在线聊天,说到人性,他说起他见过的人性中最丑恶的。我小有感触,也例举一二。又说到认知,我们的观点也趋于一致:认知不在一个层面的,远离,没必要浪费时间。

时间是最公正的裁判。一些人一些事,到了最后,都会露出它们的本来面目。

执著于为自己而活。遵循底线,一步一步,让自己变得更有力。任何心灵的修炼,到最后,都要回归到自身的强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所能吸引的,永远是自己的同类。常听到一些人感叹自己遇人不淑,究其实,不过是自己平庸。

这世上,总有些生命,会冲破荆棘,固执地沿着自己的轨迹前行,踩出一条有脚印的路,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