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州庇护政策能走多远?

王骏

在川普2016年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民主党占主导的深蓝色的加州成为掣肘川普政策的急先锋,在诸多议题上抵抗美国联邦政府,其中最主要的一项就是,由民主党议长带头发起、美国民主党籍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在2017年10月签署的SB54号“庇护州”法案,令加州于2018年1月1日正式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非法移民“庇护州”(sanctuary state)。

这个法案一签署, 有人就在墨西哥与加州边境的高速公路上挂出一块有点恶作剧意味的“官方庇护州”牌子,以加州政府和民主党的标志,在“官方庇护州”的牌子上加上了“欢迎重罪犯、非法移民和MS13”的问候语。

尽管有点搞笑,但这块牌子说出了可能的现实, 一是加州政府确实不配合联邦政府,在打击非法越境的重罪犯、帮派成员上,与他们站在了一边,而这种做法也确实惹火了一些守法的居民,他们担心加州的治安将会走向严重恶化。

加州的庇护州法案不仅阻拦加州警察和官员配合联邦执法, 年初,更出现了屋仑市长薛丽比(Libby Schaff)把移民执法部门即将在屋崙市进行移民突检的行动透露给市民,向无证移民通风报信的事件。加州左派长期以来宽容和纵容犯罪、打击执法的政策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时,加州的治安状况一直在持续恶化,特别是旧金山市和屋仑,毒品和暴力犯罪的抢劫、偷盗几乎泛滥, 游民占领了许多街道和公园,一般良民去这些地方都要提心吊胆,车窗被砸也是家常便饭。

反加州庇护州法案之火在加州已经点燃并且持续燃烧升温。力推反庇护州公投、并受川普背书的加州州长共和党候选人约翰.考克斯(John Cox)在加州初选中得票第2,将在11月大选中与支持庇护州的民主党人一较高低,越来越多的加州居民和市县站了出来,反对庇护州的法案,并溶入支持联邦起诉加州庇护政策的行列,这些县市主要分布在受到非法移民冲击最大的临近墨西哥边境的南加州,包括橙县的Los Alamitos、约巴林达、杭亭顿海滩、米逊维耶荷 (Mission Viejo)、Aliso Viejo、San Juan Capistrano、芳泉市 (Fountain Valley),一路蔓延到圣贝纳迪诺县的Hesperia市、圣地亚哥县的艾斯康迪多市,甚至连洛县也有城市正式加入讨论。

南加州临近墨西哥边境,如果因为加州的庇护政策, 最后使得来自南美洲的非法移民和难民,经过墨西哥涌入美国,他们首先停留的地方就是这些县市,尽管加州民主党控制的议会和政府为了与川普做对,力推庇护政策,而实际需要去直接面对难题的却是这些地区的政府和居民。

如今,最先推出庇护政策的旧金山市,市府因为大量的游民涌入,已经不堪重负,全市治安和卫生情况都已经拉起了警报,到处可以看到当街游手好闲的人群和屎尿,臭气难闻。

当然,有人说加州的一些问题不能完全算在非法移民的头上。但是,加州大开国门的做法,确实为许多人提供了一条逃避现实的机会。2014年把欧洲搞得灰头土脸的难民潮,与当时德国首相的“欢迎政策”有关,吸引了中东和非洲的大批逃避战乱和饥荒的难民。尔后,许多原来殷实的中产阶级都以此作为离开中东和非洲的机会,举家涌向欧洲,最后数以百万计的移民潮,冲得欧洲无法招架。如此强大的欧洲,也无法抵挡和消化蜂拥而来的人潮,何况其中还夹杂了以残忍著称的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

加州和旧金山的欢迎政策,也名声在外,正在吸引全美、全美洲、乃至全球的在家乡过不下去的人们。其中少不了一批酒鬼和毒瘾子,许多国家也可能会像过去的古巴一样,不失时机地释放监狱和精神病院中的人, 鼓励他们去寻找美好生活;届时一旦成为风潮, 同样是蜂拥而来的人潮,加州如何能够抵挡?加州人的意愿再崇高, 就算居民们自己让出房子,也难填全球的欲海。

而且, 美国联邦政府,可能出于无奈和加州本身的坚持,只能分派资源全力守住德州和亚利桑那等几个州,彻底放弃加州的执法,从而加剧加州的困境。

至于加州的庇护政策能够挺多久,那就要看加州人自己了。因为加州,特别是一些民主党经营多年的城市,人们普遍都在政治上偏左,享受乃至依赖靠政府吃饭的政策, 只有当非法移民、游民、租霸、毒品和治安等社会问题严重危害到大家的正常生活时, 也就是要等到加州烂到一定程度,脓疱破裂后, 普遍的民众才会觉醒,才知道左倾政策的危害,但可能已经为时太晚。

惹不起可躲得起,许多加州的公司和居民都在考虑逃离加州,这种趋势正在扩大。有人提出公投,想把加州分为三个州,可能也是一个脱离加州左派政策的办法。◇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