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乐投老板跑路 武汉受害人接连向政府请愿

北京乐投集团老板跑路,武汉众多受害人多次维权。21日有上千人在市政府前维权,遭警方强行拖入大巴,送信访办大厅,一直到下午2点多离开。(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63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乐投财富老板曹津伟(又名:曹伟)跑路的消息一周前确认后,引发各地投资人的恐慌。武汉众多投资受害人持续展开维权自救行动,21日(周二),再有逾千人去市政府请愿,要求官方迅速采取行动。但维权行动遭打压、媒体集体噤声,令他们备感焦虑、绝望。

乐投金融难民首次维权 市政府前哭声一片

8月15日,乐投财富发布了一份告全体员工、客户书,称乐投财富的董事长曹津伟已失联,乐投的法人已报案,员工的工资无法支出,到期的资金无法兑现等。该通知也经乐投员工传达给客户,引起很多投资人的恐慌。

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投资理财公司,在大陆各大城市有三十多个营业部和财富中心,在武汉市有13个营业部门,投资门槛高,十万元起步。据悉,不少投资人都是有一定积蓄、上了年纪的人。

武汉的投资受害人于先生向大纪元记者披露,“8月16日上午,有上百人去武汉市政府堵门要求政府关注,立马被特警、保安团团围住了。去的多数都是老年人,他们情绪很激动,现场哭声一片。”

他表示,老人们是第一次跟警方打交道,“看到警察蛮横的态度,老人忍不住跟警察对骂起来。也不知道谁先动手,现场警察跟维权老人干起来了。后来特警动手将他们强行往车子上拖,强行拖走一些人,有的都不知道被警察拖到哪里去了。”

8月16日乐投投资受害人首次去市政府维权。(受访者提供)

8月16日,是武汉受害人的首次维权行动,因跟警察发生冲突,他们没能表达诉求。

8月20日上午,部分投资受害人又去湖北省政府反映问题。受害人提出的三点要求是:“第一立案;第二抓跑路的董事长曹津伟,冻结他的资金;第三,赔偿投资人的资金。”

武汉投资受害人邹女士对大纪元记者说,当天有一百多人去了在武昌的湖北省政府,被政府人员领去了信访办,“要我们登记填表,进信访办需要身份证,有一部分人没有带身份证就只能站在外面。”

8月20日一百多武汉乐投投资受害人前往省政府维权,被带去信访办登记。(大纪元合成图)

对于已经运行十多年的乐投的董事长的跑路,及引发武汉投资人的维权行动,陆媒没有做任何报导。

几天之内 上访的金融难民由百人升至逾千人

邹女士介绍,21日(周二)上午,更多投资受害人闻讯赶来维权,大概有千人去了汉口的市政府,当时市政府大门两边和大门对面都是乐投的投资受害人。

乐投武汉投资人逾千人21日上午前往武汉市政府维权请愿。(大纪元合成图)
21日,武汉乐投受害人前往市政府维权,被警方强行送上大巴,送往信访办。(大纪元合成图)

她说:“市领导没有出来见我们,他们叫来警察非常粗暴地将我们拖向大巴士,因为警方的施暴行为,大部分投资受害人怕被弄伤,都是自己上车的,只是个别人与警方发生了肢体冲突。外围的一些人没有上车。我们被送到信访办坐了一上午。我们有7个代表出面跟他们谈,沟通了三个多小时,其中有一个代表很生气,中途退场,因为当时开会的领导只顾自己说,说完走人,不听代表们说什么。”

武汉乐投部分金融投资难民21日前往市政府上访,被警方强行送去信访办。(知情者提供)
21日市政府上访的武汉金融难民被警方强行送去信访办。(知情者提供)

她还表示,“最后维稳办的一个主任告诉代表,对乐投集团已经立案了,并给代表看了立案的回执,并称专案组正在调查。他还警告代表,如果我们再去市政府喊冤、喊口号的话,他们就要抓人。一直到下午2点多,我们才离开信访办。”

“我们老百姓现在心里没谱,觉得政府在忽悠我们,不说实话,不给我们办这个事情。”她担忧地说:“他们告诉代表,已在网上发布了对曹津伟的追查令(通缉令),但是我们在网上查不到这个追查令。”

一家多人被套 把家底全搭进去了

据投资人介绍,中央和地方级媒体对乐投集团大力宣传,武汉的经视为其打了三年广告,政府还为其站台,该公司获得很多资质荣誉证书。而乐投集团董事长跑路至今一周,官方媒体仍无任何报导。

据投资受害人袁先生向大纪元介绍,他姐姐在2016年8月首次在乐透营业部购买理财产品,“她每个季度都拿到10%的利息,三个月一次,一年下来本金也及时到位,看她的效益比较好,我妈去年也去买了几十万。”

“我妈70岁了,投了她勒紧裤腰带一点一滴积攒下来的养老保命钱,还不到一年公司就出事了,真把人气坏了。”他说:“8月25日她的本金到期,但从7日开始乐投的业务员就多次打电话劝说,让她把钱转新的项目,我妈说那还有18天的利息,他说我把利息现在就打到你卡上去。”

他表示,他母亲在对方软磨硬泡下,想想此前利息总是准时到账,店面人都在,不可能出什么问题,所以同意提前转,立即就签了一份新合同,但当时收款单、购物卡都没有拿到,业务员说一个星期再给,但一周过去也没下文。

袁先生说:“我觉得不对劲了,17日下午3点,我打电话去追问,对方这才说公司运转有困难,然后向我诉苦,他自己也是受害人,投了50万,现在连工资都没拿到……如果我不给他打电话,都不会主动给我说他们公司出事了。”

他表示:“我妈妈整夜睡不着,哭得眼睛像核桃,全肿了。太气人了!我姐姐的孩子已经大学二年级了,要完成学业,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对她打击很大。我自己也投了几十万,本指望这个10%的利息能够解决我的吃饭钱,因为单位发不出工资,我年纪也大了,这一下子出了这个事情,特别令人愤怒,你想像不到的……如果我有武器,我早就开干了。”

“但还有人比我们家更惨,投资几百万的都有。群里有一家三口,现在口袋只剩下不到一万元开支了,并且还要供孩子上学、吃饭。这笔钱如果要不回来,一家三口准备一起自杀了。因要养家糊口都过不下去了。这一下子釜底抽薪,把家底全部搭进去了。”

乐投员工也上当 和受害人一起维权

刚退休的邹女士也表示,“我把身家性命都搭上了,投资了上百万的资金,都不敢告诉家里人。”

她披露:“现在乐投的员工也跟我们一起维权。有的乐投规划师不仅自己投资50万,甚至将自己亲朋好友的钱也搭进去了。”

她还无奈地说:“现在对政府我感觉内心很凉很凉,因为他们不为老百姓说话、不给老百姓撑腰。我们是看了武汉电视台不断宣传这个理财,我是相信政府、相信媒体才去投这家理财公司。现在老板把我们的钱卷跑了,政府却不管我们了。”

律师:利益集团对中产的收割

大陆的吴律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种事最大的责任在政府。本来没有制定出规范,拚命鼓励,到处站台,而且监管还不到位(包括出现举报也不做或者不知道如何处理)。现在出了大问题,就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企业,而且在处置上还不保护受害者的利益,只顾自己谋求利益(提成,办案开支经费),甚至特意把那些遭受损失的人视为施害人(犯罪人)。”

他还表示,不否认有不少甚至很多的平台一开始就是抱有欺骗的目的。他们比较了解这个政权、了解现实。大部分投资人也知道利息回报太高,风险很大,只是心存侥幸,觉得自己不会接最后一棒。他们不了解这个政权、不了解现实。

他认为,这次对中产阶级可以说是一场灾难,于政府和某些利益集团利益者而言又是对中产的收割。#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8-23 7: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