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州奶农痛诉2.46元时薪 维州奶商募捐求生存

维州本地生产的Gippsland Jersey鲜奶。(Gippsland Jersey/Facebook)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郑煦婷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近日,维州Gippsland地区的一家小型乳品公司为了避免停业的厄运,在网上展开了一项筹款活动,得到网友鼎力支持,很快筹到了所需资金;与之相比,澳洲其他一些奶农就没有这样幸运了。

Gippsland Jersey公司的创办者罗纳德斯(Steve Ronalds)和琼斯(Sallie Jones)表示,他们接到加工商的电话说将很快停止加工其牛奶,他们需要在短期内找到解决方案。

琼斯的父亲是澳洲第一个在农场旁建工厂的奶农,他在自家工厂里加工牛奶制作冰淇凌。不幸的是,他在两年前“乳业危机”时自杀了。

罗纳德斯和琼斯希望在这个工厂中安装加工设备,自己生产桶装鲜奶,但由于资金有限,不得不在网上发起募捐,目标是10万澳元。募捐的方式是网友提前付费订购Gippsland Jersey鲜奶。

Gippsland Jersey公司创办于2016年乳业危机时,一直以来都因为帮助绝望的奶农、付给他们合理的收购价而得到广泛赞誉。

网友们纷纷伸出援手,在募捐结束时(26日晚),共筹集到103,217澳元。

与罗纳德斯和琼斯相比,澳洲其他一些奶农的境遇就颇为不幸了。

本月14日,来自新州的奶农、42岁的希基(Shane Hickey)在脸书上发布了一条令人心碎的视频,他说自己刚刚收到7月份的收入账单,算下来时薪只有2.46澳元,相当于澳洲最低工资(18.93澳元/时)的一个零头。

他站在自己干旱枯黄的农场上,呼吁所有的大超市采取行动。“事情必须有所改变……人们不能指望农民们继续无偿工作,这和奴隶没什么两样。”

由于旱灾,希基的农场的产奶量骤减。基于低廉的原奶收购价(farmgate price),他的收入少的可怜。“我得还贷款,还要养育三个孩子,试图努力生存下去。”

这条视频得到多个媒体转发,在几天内获得数百万的点击,人们都很同情挣扎求生的澳洲农民,很多人在询问作为消费者如何帮助他们。

生产了55年牛奶的农民道尼(Donnie)写信给2GB电台说:“如果原奶价不提高,而生产成本继续上涨,那未来澳洲就不会再有新鲜优质的牛奶了。”

“在政府撤销管制前,奶农们获得的收购价是每升58澳分。在撤销管制后,这个价格降到27澳分,现在是40分左右。随着化肥和电力价格,以及农场各项支出的增长,奶农们无法长期持续下去,除非奶价上涨。”

在接受news.com.au的采访时,希基说,乳品加工商和超市需要共同努力,确保农民们获得更好的报偿。

“加工商和超市需要合作,但他们却不这样做。你和超市谈话,他们责怪加工商,你询问加工商,他们说是Coles和Woolworths的问题。”

“澳洲的其他人都有法定的工资,但作为农民,我们只能捡残羹剩饭。我们不受保护,处于最底层。”

“我们不停地工作,但在接到收入账单前,大多数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多少。”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