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人心惟危 道心惟微 惟精唯一 允执厥中

人气: 61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9月16日讯】

亚裔家庭习俗、时事、论政、亲情

1)习俗:所有移民来美国的亚裔家庭,都面临着一个相同的问题,在蕴育第二代的同时,无可避免惧怕着“浪漫文化”的冲击,怕自己的孩子迷失了方向,完全违背他们原先来寻求“美国梦”的初衷。年轻一代的人都想快点长大,可能感觉成人的世界自由自在,不必受到约束,等真正涉足了社会的残酷,开始不觉得可以凡事随心所欲时,生命中有很多掣肘,很多事不能、不敢、不应做。时光不能倒流,第一代移民想轻松一下,就因为第二代面临的变化,导致“上有老、下有小”终身都无法轻松释怀,是苦悲、是责任、是劳禄,若能全部拥抱当“幸福”,那就善哉!

长周末飞到圣荷西和未来的亲家小聚,主要是因他们是受高等教育的印度裔家庭,对明年两家儿女的成婚,双方家长有必要相互认识,毕竟关系到小俩口未来的“美满、幸福”。飞行了六个多小时,到达他们的家已晚上9时多,由于小孩住洛山矶要隔一天星期六才飞到,第一顿晚餐只好三人共享。映入眼帘的是,两位教授的亲家,在家中用膳是用手抓着吃饭,保持印度人的文化传统,做为“老中”虽然没有筷子,仍坚持用汤匙吃饭。

星期六,由于孩子们下午才到,亲家详细的表明婚礼到男方家的婚宴上,他们会用印度传统的方式来举行,一堆细节几乎把我的思绪搅乱。为了小女忍下所有的“不适”,笑笑的说:“到了这里,我就入境随俗全听你们的了”。亲家也很大方的说,“归宁”到了纽约,他们也会全面配合华人的文化习俗,毫不迟疑略带酸气的说:“来到纽约,我不会把众多华人习俗搬上台面,唯一的文化就是吃中国菜,重点是小俩口幸福快乐”。(双方家长的会商,完全达成协议,印度亲家欣喜,我心中苦笑。)

2)时事:个人首先表明对洛城与旧金山开放大麻合法化的忧心,尤其是旧金山近期的即将开放“毒品注射站”,且把站设到教堂大楼中,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二位亲家倒是也对此事持有相同反对的意见,但是表示有住于旧金山的友人告诉他们,现在的旧金山仍有60%的地方非常良好,只有40%的地方充满流浪汉、毒品、枪击案,基本上只要不跨到不良地区,凡事都安然无恙。(一个西部著名的城市,竟有40%的地方不宜涉足?真是岂有此理,不过话到嘴边打住,孩子们并不在该城居住。)

告诉他们,愈来愈多婴儿潮人士吸食大麻和其他副产品,其中不少人是曾在60、70反战年代,跟着“嬉皮文化”染上吸食大麻的习惯,后来因触法而戒之多年,现在大麻合法化,很可能促使他们重披战袍。研究分析2015至16年间的全美药物使用及健康调查,当中共有1.76万名50岁以上成人接受询问,其中50至64岁人士当中,9%报称过去一年吸食大麻,65岁以上的长者中也有3%,有迹象显示,此乃拜大麻合法化之赐。

吸食大麻的婴儿潮人士,早在60-70年代吸食过大麻,他们认为大麻对健康无害,但医疗报告强调,“吸食大麻的急性不良反应包括焦虑、口干、心跳过快、高血压、心悸、气喘、意识模糊和头晕等,长期吸食可导致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抑郁症、记忆障碍和骨密度减低”。特别是年轻一代的人,由于好奇心,一旦大麻垂手可得,很难保证他们在心情低落时,不会去尝试。

最近年仅26岁的说唱歌手Mac Miller在9月7日瘁逝,虽然死因仍在调查,已知与服用药物过量有关。家人在事后发表声明形容:“对于家人、朋友和歌迷而言,他是世界的明灯”,重点是再大的明灯,也经不起药物的摧残。Tesa汽车兼民间航天公司Space X的创办人Elan Musk6日在接受Podcast主持人Joe Rogan访问时,一边喝着威士忌,一边吸食大麻,他这番表现掀起法律争议。

Space X身为空军的服务承包商,Elan Musk拥有政府的安全许可,但其中有一个条件是不得吸食大麻,他这次等于公然违规,以公司总裁的身份“在工作期间接触酒精与大麻”。Tesla的股票应声下滑,7日的交易下滑6%,整个星期计算跌幅达11%,整个公司的人事,产生极大的不安和变动,此事目前仍在继续发酵之中,情况会有多糟,没有人可以预料。(由此可见,整个美国社会仍然是相当的理性,虽然加州与纽约州都有点疯狂,但并非人人如此,亚裔的家庭,更有必要维护善良的风俗。)

3)政治:星期六晚餐二位年轻人加入三位家长的行列,五人在饱食之后,话题转回到敏感的政治。2016年印度裔绝大多数人支持喜来莉,加上小女至始至终都是欧巴马的崇拜者,(4:1)我心里是有准备的。果不其然,四个人炮声隆隆大批川普的精神状态、肢体语言、政策诡异,足足数落了有近半个小时,除了我女儿,另三人可能以为我是民主党又是老中,把美中贸易战等搬到议题上,我一定会大加赞赏。(感觉自己似火山欲爆发喷出岩浆,但是警告自己千万要忍住,深怕负能量一发作,汇聚成黑洞,把一妆美满婚姻吞噬。)

但是还是斯文的表达了个人见解:欧巴马执政8年,除了“量化宽松”印钞票之外,另一项措施就是对“富人加税”,如果这些钱都用在基础建设或是其他方面,老百姓也许还能体会,问题是除了永远搞不清楚何谓“欧巴马健保”?我们看不到真正的利群政策,当然DACA使得西语裔与非裔感恩万分,却终究是绕过国会用总统行政令颁布,到现在此行政令仍困扰着国会的正常运作。我们无法想像,美国可有足够大的大饼,能够不断的去把国家资源,浪费在所谓的“人道主义”之上?

美国贫富的差距,种族与阶级的冲突、美中两国的贸易逆差,没有一项是川普总统制造出来的,而是早在上台前已存在多时,很多人早已在多年以来学习了“忍气吞声”,富人干脆就搬离美国。而这些因素成就了狂人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或许“狂人”只是释放了美国的“民愤”。美中长期的贸易逆差,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真的不能像过去文人官僚心中只是恨中国,却不去想方设法解决,川普是以“在商言商”解决美中贸易的不合理现象,唯一值得商榷的是“急了一点”,不过铜板没有二个是敲不响的。

至于川普发狠话,是否为期中选举箍票?做为理性的民主党人我们不敢说,他声称若选民不捧场,会使美国经济崩溃,并非全无根据。但重要的是我们是美籍亚裔,我们很清础,期中选举攸关美国国运,就算未来国会众议院民主党大胜,要弹劾川普下台,没有那么容易。目前以川普的个性,将来白宫的政策出不了门,他一定会仿效欧巴马,不断以行政令去执行他的政策,这将会促使含“美中贸易战”在内的一些棘手的事情,走入另一个极端,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政治议题说完之后,大家笑笑各自回房休息,其实是不欢而散,彼此都沉默以对。)

4)亲情:星期日由于亲家的安排,一群当地的印度裔朋友都来相互认识,每位亲家的好友都以礼敬之心认识我这华裔,他们大都和亲家一样,年龄都在50岁左右,属于中产阶级的家庭。谈来谈去,大家希望听我这年长者,对美国政治与时局的分析,也想知道亚裔该有的态度?为了不再陷入尴尬的场面,我们做了中肯的分析却避谈了“川普总统”。

最后一晚用餐时,我除了感谢亲家的接待,特别提到了比较发自内心的心语,“做为父亲,父兼母职把Kari带大,这些年我从高中到大学都在求上天保佑我能陪她走完全程,现在更感恩她即将要嫁人。能找到你们这个印度家庭,我替她感到高兴,首先你们是有教育的家庭,且没有女儿,会视她如女儿,再者你们小我至少10岁以上,肯定照顾Kari的时间比我更长,有一天老人离去定会保佑你们。”(为了表示自己的感恩与认可,当天晚上我用右手扒饭吃以示虔诚。)

纽约一叶知秋

昨晚纽约人,绝大多数都在注意着州长、副州长、州检察长、州级民代的选举结果。由于个人的习惯是,帮助了候选人之后,绝对不会去他们的“庆功宴”,尤其是当他们有竞争对手的时候,位置只有一个,有人欣喜万分必也有人哀泣,“选贤与能”我们要的是选择对的人支持,是心宜与心愿,居功就不必“算我一份”。再者败选者必睁大眼睛在看,那一些人站在胜选者身旁,我们又不是政客,何苦去惹尘埃?倒是政客们都会投机到已胜选人的场合表示祝贺,所以他们的出现,反而会被视为“现实”的常态。

初选夜,我们就应邀去参加KAAQ皇后区韩人协会的筹款晚宴,可能是时间还早,不到晚上8点,在宴会上碰到了许多皇后区的民意代表。他们大概想知道,晚上9点投票结束后,如何安排自己的行程,纷纷问我们对选举的看法?我们当然会客气的表示,不见得比他们懂选举,不过还是浅略的表达个人的看法:“州长稳赢、副州长有惊无险、州检察长大好、大坏,背叛皇后区党部的州级民意代表不乐观”。

州长、副州长、州检察长含括整个纽约州市,影响所及属“大众”的投票,以葛膜的一些政策主张,是偏向较理性的“自由主义”,虽然他背负着执政的一些缺失,但影星仙菲亚的一些主张太左,选民在二个烂苹果中,会选择至少还能啃的,那么州长肯定有优势。果不其然,虽然葛膜受到皇后区资深国会议员克劳利败选的影响,选的有点吃力,晚上十点半不到,早就以66%比34%大幅领先对手“宣布赢得初选”。

副州长霍楚是来自上州的国会议员,她之前曾在连任中失利,被州长征召参选副州长而当选。但霍楚一直在曼哈顿与布碌伦区的知名度不高,加上和她竞选的人是来自布碌崙区拥有高知名度的非裔市议员,在纽约市内的得票数,肯定霍楚会输给对方。不过选前我们预估,只要差距不过万,等上州的票一开必稳操胜券。霍楚与葛膜聪明的聘请了法拉盛的名竞选经纪人Walter经营亚裔选票,霍楚本人又一而再的走访皇后、布朗两区,使她在这二区选票大有斩获,纽约市选票一开完虽然仍是输的,但差距不大,等上州的票一开,马上超前数万票,有惊无险。

我们比较担心的是州检察长詹乐霞,投票前其对手纽约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Zophyr Teachout的民调一直超前于她,再者她和州长、副州长二人联手,我们担心会引起选民的疑虑。唯一的优势是她的肤色,又打出首位“非洲裔”的州检察长,使她赢得不少族群与少数族裔的选票,尤其是她一直保持和华裔良好的互动。基本盘稳定了,葛膜与霍楚的白人票就反而使她加分,结果竟出乎意料的,继葛膜之后,她以大幅度领先对手而宣布当选。

这次领军左倾的民主党进步派,与州长抢位的影星仙菲亚,她的能言善道带动了激情,加上其他二位副州长、州检察长的候选人,形成一股继28岁西语裔进步者打败老将的风气,使年轻一代的“思想进步者”投票率高涨。这些进步者的主张有点“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味道,所以凡是同性恋、吸食大麻都被视为是进步表现。所以我们才认为,他们在大众的选举很难得分,但在小众的区域选举,特别是非裔、西语裔多的地方,却很容易锦上添花。

皇后区民主党党主席Joe Crowley在几年前,原本当民主党有望拿下州参众两院的多数党时,却因皇后区两位民主党议员的背叛,加入了所谓“独立民主党党团”并与共和党合作,他还被认为其影响力受到了严重的考验。前阵子他又在自己的选战中因“大意失荆州”,使他开始用心于皇后区的党部事务,为了扳回失去太多的荣誉,他肯定看到了“进步者”风潮在“小众”选举中的可用之处,这次(IDC)独立民主党团的2名皇后区现任成员,全部在初选中失利,就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实证。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16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