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原市政协委员历经炼狱 仍坚信法轮功

原黑龙江密山市政协委员、法轮功学员王俊华。(摄影:陈璐/大纪元)

原黑龙江密山市政协委员、法轮功学员王俊华。(陈璐/大纪元)

人气: 21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陈璐温哥华报导)在温哥华会展中心附近的街道上,有一个展示法轮功真相的摊位,有时会看到一位女士在向过往的行人派发资料、讲述法轮功真相。她叫王俊华,196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密山市,原密山市政协委员。

望着眼前这位柔声细语、温文尔雅的女子,很难让人能够联想,她在中国大陆曾三次被非法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经历了四年多的牢狱煎熬,离家漂泊九年居无定所,家破人亡。

修炼大法 人生充实而美好

原黑龙江密山市政协委员、法轮功学员王俊华。(受访人提供)
原黑龙江密山市政协委员、法轮功学员王俊华。(陈璐/大纪元)

王俊华一心向善,过去常进寺庙拜佛。1996年,邻居向她推荐法轮功,并借给她一本《转法轮》,看过书后,她觉得生命就应该同化“真善忍”,她回忆说,“我一下就认定法轮大法是正法真经,决定要炼法轮功。”

修炼后不久,王俊华感觉精力充沛,体质明显改善。她特别向往的是与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的修炼环境,大家都那么坦诚、都在为别人着想而不求任何回报,她真切地感受到那是一片净土。

王俊华在生活和工作中时时处处用“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她教育女儿要为别人着想,善心帮助别人,同学做错了事,不要轻易向老师告状;女儿受了同学欺侮,就开导她要忍耐,宽容。

1997年,黑龙江省电视台曾报导过王俊华资助贫困失学儿童的事迹,1998年中国遭受罕见洪灾,王俊华把省吃俭用的钱捐助给灾区。她说,“我能这样做是因为法轮大法教会了我如何做一个有益于他人的人。1996年5月至1999年7月这3年多,我因修炼法轮大法度过了人生中最充实、最美好的修炼时光”。

为坚持信仰 亲情被剥夺

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她去北京想为法轮功鸣冤,可到那一见恐怖的阵势就蒙了,什么也没做就返回了当地。领导和同事都惊恐万状,想不到这个平时安分守己的人竟会突然失踪几天去北京。单位领导、公安轮番谈话逼迫她放弃信仰。

9月24日王俊华正在家里做午饭,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杜永山带三个警察闯进门,问她是否还炼法轮功,她答了一个字:“炼!”他们就要带走她。王俊华请求容她给将放学的9岁女儿做好午饭、再与70多岁的父母道别一声,都被粗暴拒绝。就这样,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王俊华就直接被关进了密山市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期间,年幼的女儿无人照料只得寄养到亲友家,临走前姐姐带孩子到牢中与王俊华告别,女儿从兜里掏出拢梳哭着说:“妈妈,给我梳梳头吧。”那一刻,王俊华的心都碎了,她哭着给女儿梳头,女儿哭、姐姐也哭,就连在一边监视的警察都不忍看下去,转身望向窗外……

为了逼迫王俊华放弃信仰,她被与重刑犯关在一起,每天只给发霉面粉做的发糕和漂着昆虫的清水菜汤。她目睹了同修因炼功被毒打或被五花大绑捆着。一次正吃饭,看守所所长无缘由的闯进监号将她们的所有日用品和食物全部踩得稀烂。她平生第一次经历囚禁的恐怖。

在那段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来看望王俊华的朋友、同事络绎不绝,他们大多是承诺了劝说她放弃信仰才被允许探视的,至今王俊华还清晰地记得那些情同姐妹的单位同事来看望的情景。走进接见室,她们告诉王俊华,听说她因坚持信仰被抓,当时有位同事就和公安争论,差点也被抓起来。她们哭着劝道:为了年幼的孩子别那么较真了,胳膊拧不过大腿……

王俊华是一位单身母亲,与父母住在一起。“那段日子里,警察逼迫我放弃信仰,不让我见亲人。我一直泪水不止,我思念女儿,挂念老父母,每想起需要照顾的我那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儿,我的心就在剧痛。在洗脑无效后,他们威胁不放我回家,斥责我不顾亲情。并叫来我年迈的母亲给我下跪,求我放弃信仰。我心如刀绞,哭着搀扶起妈妈,回到牢房后失声痛哭。”

“我知道妈妈的心,她天性善良,是不愿我在牢狱中遭罪才来劝说我的。可妈妈是被疼爱我的心弄糊涂了,警察并不是想让我回家照顾二老才叫妈妈来劝说我的。邪恶的强权剥夺了我信仰的权利,又要用亲情绑架我。如果我为了自家的安逸屈服于强权,昧着良心背叛了重塑我身心的法轮大法,我活着将如行尸走肉,生命将失去任何意义。”

被关押64天,家人被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等勒索了6千元人民币后,王俊华被保释出来。可是释放后第11天,又因她在单位不向领导保证不为法轮功上访而第二次被绑架,并于1999年12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关进万家劳教所。这次也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家人从未收到过任何书面通知。

王俊华的父亲由于过度忧虑和思念女儿,于2000年病逝。在弥留之际要求见女儿一面,当时单位领导同意担保,劳教所却残忍地拒绝了。

王俊华说,“我得知这个消息是在很长时间逼迫我转化(放弃信仰)无效之后,他们为了在精神上击垮我,才恶意告诉我的。听到这消息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十多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我转身攥住铁窗,头顶在栏杆之间哭泣,我在心中哭诉:爸爸,您对我的养育之恩我还没机会更多的报答,您就这样离开了,这个是非、黑白颠倒的世道把您我享受天伦之乐的权利剥夺了……”

“可是他们却在民众中散布说我炼了法轮功,没有亲情了,连父亲都不见。”

历经炼狱磨难终不悔

王俊华在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受尽欺凌和折磨。她被逼迫长时间做奴工、经常遭受毒打,劳教所的大队长伍金英用电棍电击她。

由于王俊华不转化,2000年2月被转往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她长时间被封闭式关押,吃的是用鸡饲料做的食物。监室门窗紧闭,长时间不让洗漱,不许上厕所,大小便只能便在塑料袋里,塑料袋在墙边码成一长遛。

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王俊华承受了多种酷刑。有时被突然闯进监室的打手撕扯着跌摔在地,然后是一阵拳打脚踢;刘宏光、张小丹、祝铁红、陈春梅等十来个警察围着她暴风雨似的暴打,当时被打得站立不起;她还被管理科警察于大龙揪着头发野蛮灌食,头发被一把一把的薅掉,头顶有一小圈头发被薅光只剩头皮。

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经常被双手、双脚分别铐在床上,胸部被绑起来,甚至有的大小便就在床上解决。她曾被铐在床上一个多月,身体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解除后无法正常行走。

王俊华反迫害绝食,警察就对她野蛮灌食。鼻饲管通过鼻腔插进胃里、剩余的管子缠绕着用胶布黏在脸上。一次警察故意把鼻饲管留在胃里,5天5夜后拔出,红色的管子已变成黑绿色,她的嗓子、鼻子等剧痛无法言表。每次灌食警察都故意上下拉动饲管,变换手法的折磨。灌食时被加入不明药物导致头痛、恶心、呕吐。

王俊华回忆道:“2000年的一个夜晚,天下着大雪,法轮功学员因绝食反迫害被喝令站到室外,然后分别被拉到两个地点,警察蜂拥上来对我们撕扯、踢打然后野蛮灌食,打骂声、惨叫声混成一片。插管时器官被捅伤导致流血,血水和灌食的液体混杂着流淌在地上。灌食后的法轮功学员被注射不明药物,被强迫排队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有不从的就被男警打倒在地强行注射并叫嚣:‘对付法轮功是有死亡指标的。’被灌入不明药物后,有人开始呕吐,凶残的警察不准吐在地上,而是让坐在后面的人往前面的人衣领内吐。”

2001年末,王俊华被迫害得举止痴呆,奄奄一息,身高1.63米体重还不到80斤。佳木斯医学院会诊的结论是她全身器官衰竭。劳教所怕她死在里头,不得已让家人去接。但是当时的密山政法委书记不同意接回,王俊华工作的单位领导张宝清据理力争并出面担保,王俊华被接回家,张宝清却受了牵连,遭受精神压力,后来不幸病逝。

回家后,王俊华通过学法炼功,一星期后身体开始恢复。当地公安没有放过她,在持续监控骚扰下,她不得已开始流离失所。

2011年6月29日,王俊华在北京被昌平公安分局野蛮绑架。住处遭到野蛮抄家。当年8月她被判2年劳教,劫持到内蒙古女子劳教所。

王俊华到劳教所后,拒绝“转化”、拒绝穿劳教服、拒绝做奴工。警察指使犯人对王俊华进行打骂、体罚、长时间剥夺睡眠。2011年9月,王俊华被关在宿舍库房。二大队队长武晶唆使普教人员把她的衣服扒光,只剩内裤,武晶用照相机在各个角度给冻得哆嗦的王俊华拍照,进行侮辱。之后强行给王俊华穿上劳教服,将其双手勒紧,在背后紧紧捆绑近半个小时。

被关在库房期间,王俊华白天被罚站,不许坐下,夜里两点以后,才让她睡在只铺了一层单薄褥子的冰冷地上3个小时,身心摧残折磨十多天才把她从库房放出。

身陷魔窟 善念感化凶顽

身处逆境的王俊华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中依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她们所散发出的正能量在不断净化着周围的环境。

在劳教所充当打手的犯人向法轮功学员行恶过后、当良心发现时,不止一人发出这样的感慨:“要是一般人早就完了”。就连警察也常说:“她们都是‘扛造’型的。”

在西格木劳教所采取酷刑攻坚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从劳教局调来很多工作人员参与看管,她们目睹了法轮功学员的理性平和,当明白真相后,会主动带些食物给法轮功学员并关心规劝:“以后别那么傻,不要硬碰,要聪明点免得吃那么多苦”。

万家劳教所一个因经济案被劳教的基督徒在目睹了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用生命捍卫真善忍的信仰时曾说过:“我很佩服你们,你们今天所做的这一切将会被载入史册”。

警察指派劳教人员对王俊华寸步不离的包夹(贴身监控),不允许她与任何人说话,甚至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对视一下都会被推搡谩骂。其他劳教人员为之不平,说监狱的死刑犯都没遭你们这样的罪。

在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不到两年的时间,包夹王俊华的人就被换了10个。她们由开始被谎言栽赃欺骗、敌视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利用充当迫害工具,虐待法轮功学员,到后来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发现法轮功并不像电视抹黑的那样,明白自己被骗了,从而放弃行恶。警察不得已一次次的更换包夹以维持迫害。

王俊华提到,有一个20多岁的年轻包夹开始时对她最狠,又骂又打,晚上不让她睡觉。后来却痛悔地哭诉说“对不起”。有一次下雨,这个包夹买了一些食物,王俊华担心她的食物被淋湿了用自己的衣服帮她遮挡雨水 ……包夹当时就感到心里特别地酸,觉得自己怎么能如此凶残的打骂这些善良的人呢?她悔恨交加的称自己真是遭鬼上身了。后来她就一直把王俊华称为“王妈妈”,从此转变了对法轮功的负面看法。

警察发觉这个包夹良心发现不再行恶后,就把她调离了。离开那天,她哭了很久,以后经常找机会回来看望王俊华。

王俊华回顾起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往事,当时她经济情况尚可,经常资助一些有困难的劳教人员。当时劳教人员解除劳教回家前,每人要交400元,有一个包夹忧虑自己家里穷交不起,王俊华就安慰她,说自己可以帮她。王俊华离开劳教所时生命垂危,忘了给那人留钱,回家后就把钱给她寄到劳教所,当时知情的警察都为之震撼,说现在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好人。

密山市看守所有个卖淫女子,王俊华劝她改过自新,以后不要再从事这一行,卖淫女说自己考虑过做其它事,可是没有钱,等她出劳教所后,王俊华想法托外面的朋友给她凑了上千元的一笔钱。看守所的管教听到此事,说王俊华就是太傻太善良。王俊华认为,这种善良其实是法轮大法给予的。

王俊华提到,内蒙古女子劳教所有一个因上访被关押的大姐,她觉得自己被冤屈,对社会充满怨恨和仇视,为了报复,开始是有意的大小便失禁,后来就真的自己无法控制了,床铺和衣物上沾满了大小便也不肯换洗,整个监室臭气熏天。劳教所为了加重迫害王俊华,故意把她关进同一监室。

监室里整天弥漫着难以忍受的呛鼻恶臭,包夹训斥上访大姐,王俊华却善待她,对她的过分举动没有当面指责,而是私下不断的开导、规劝她,生活上关心她,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她,还帮她清洗污秽的衣物。上访大姐被王俊华的善良所感动,解开了心结,开始约束自己,慢慢她就不再失禁了。

上访大姐离开劳教所时,抱着王俊华痛哭:“在这里就是你对我最好,我以后怎么样才能够报答你呀”。劳教所的人都觉得很奇怪,警察用尽强硬的高压手段都未能制服这个人,她却居然在法轮功学员的善念面前改变了。

2013年6月28日,王俊华终于被放出来。走在劳教所空荡荡的走廊上,看着周围的一切,她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哭。“这里曾经带给我无尽的屈辱和痛苦;这里还有我那些仍在苦难中煎熬的同修;这里的警察和被胁迫作恶的包夹如果不弃恶从善将永远失去生命的机缘……”

海外持续讲真相 呼唤正义良知

原黑龙江密山市政协委员、法轮功学员王俊华在温哥华市中心向行人派发资料、讲述法轮功真相。(摄影:陈璐/大纪元)
原黑龙江密山市政协委员、法轮功学员王俊华在温哥华市中心向行人派发资料、讲述法轮功真相。(陈璐/大纪元)

五年前,王俊华终于逃出牢笼来到加拿大这块自由的土地。

王俊华在保洁公司工作,有华人知道她是法轮功学员,就跟她说,“这回我总算知道了,你们在外面发法轮功资料原来真的是没有钱赚,否则你也不用来打这份辛苦的工。”她了解到,中共十几年的造谣抹黑,让周围的人对法轮功有很多误解。她时时都感觉自己为消除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做得很不够。除了打工保证基本的生活来源,她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了向民众讲真相上。

讲真相其实就是破除谎言,传达一份善念。刚刚抵达温哥华时,王俊华的英文不好,第一次向同伴学了几个英文单词,就在大街上向西人征集签名,呼吁民众帮助制止迫害法轮功,她并没有更多借助语言的沟通,借着坚定的目光和真诚的微笑,短短2个小时就征集到40多个签名。善良的本性促成了人与人心灵的沟通,心通了,事就成了。

由于专制政权的仇恨宣传和人们内心的恐惧和冷漠,向华人讲真相相对比较困难。有的人接受、有的人不接受、有的人谩骂,有一次甚至还有人动手打她,她的额头被打得当即肿起一个包。可是不管对方反应如何,王俊华都会向他们送上一份真诚的祝福。

有一次在温哥华会展中心广场上,来了很多参加会议的华人,有些人一见到法轮功的信息就回避,根本不想听。后来突然下雨了,大家都走不了,就在过道避雨,王俊华说,“我当时心想,这些被谎言蒙蔽的都是我们的亲人,我要让他们明白真相”她走过去,发自内心的请他们听一听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传遍了全世界。一个生命若听信了中共的谎言和栽赃诬陷,仇恨佛法,就真的没有了未来,我讲给你们真相并不是想图你们什么,只是真心为你们好,希望你们远离邪恶,退出中共党、团、队,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讲着讲着,就眼看见那些人原先脸上的不屑和抵触慢慢转为深思与认同,随之其他法轮功学员过去发资料也有人接受了。

有一次王俊华在会展中心广场遇到3个男孩,她走过去给他们讲真相,有2个听了并很快就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另一个男孩走开不听,王俊华走近跟他讲,他就生气的顶撞,非常抵触,于是她就不再讲了。

3个男孩走到广场的另一侧摆摊位,王俊华远远看着他们,觉得那个男孩没有三退挺可惜的,可是考虑当时他的态度又不能继续再给他讲了。王俊华想:“他带着抵触的情绪对他很不好。不管他愿不愿意退,我都要把一份善念传递给他。”

于是她就走过去轻声说:“孩子,如果刚才阿姨说的话让你生气了,我真的很不安,我要向你道歉,不管你理不理解,我真的是为你好。”接下来她又把真相给他讲了一遍,这时她已经完全不在意他能不能三退,只是善意的在为他着想。结果那孩子很快就转变过来做了三退。

感恩师父的教诲 传播心中的善念

在谈到王俊华经历的苦难时,她说:“如果不是为了彰显正义,我不愿再提及这些不堪回首的经历;一个普通人若经历这种邪恶迫害,可能好几条性命都断送了。如果没有这圣洁、伟大的法轮大法、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走过人类这段最黑暗、最罪恶的历史”。

“在迫害中,在生不如死的时候我也曾反复思考:我的师父要求我们一思一念都要做到为他、无私。这么正、这么伟大的佛法如果不让人去坚持,那生命还有什么意义?记得那个非常凶残的警察刘亚东毫无人性的用暴力在逼迫我转化时,我看着她就在想:让我放弃信仰就没有了道德的约束,让我沦落到像你那样邪恶吗?那太可怕了,我死也不会转化!”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其惨烈程度在人类历史上是罕见的,我所叙述的只是这场迫害中的冰山一角,在这十多年的迫害中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在经历了如此巨大的苦难还能和平理性、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动荡,应该感恩我们的师父,是我们在师父的教诲下修出的善心化解了世间的恩怨情仇。”

在中国大陆为守护自己的信仰,王俊华承受着无名苦难,在绝境中无怨无悔,即便是对于那些在无知中作恶的施暴者,仍然善待他们。真善忍的信仰已经贯穿在王俊华的全部生活。来到海外,王俊华继续坚守心中的信仰,向民众讲真相、反迫害,传播心中的善念。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