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谁在监管新西兰的中文媒体?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慧新西兰编译报导)新西兰主流媒体NEWSROOM新闻网 9月30日发表了政治记者劳拉·沃尔特斯(Laura Walters)针对新西兰中文媒体中共审查监督的报导。文中指出一个问题,谁应该监管新西兰中文媒体?

据NEWSROOM报导,在9月初,一个熟知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背后运作的知情人向NEWSROOM揭露了中共是如何审查新西兰中文媒体的。这位知情人说: “中共领事馆的文化参赞领导着一个小组专门负责规划、协调、和控制新西兰的中文媒体。”

对很多中国观察家和了解中共统战的人来说,这个消息并不意外。但是,中共媒体审查制度蔓延至新西兰,这不能让新西兰坦然接受。NEWSROOM指出,这个问题正在得到关注,并且引发一个问题:新西兰的中文媒体应该由谁来监管。

新西兰中文媒体的“自我审查”与接受中共审查

NEWSROOM列举了一系列的例子,有些是近期发生的,有些是几年前发生的,这些例子都关乎“新闻自由”。

就在上周,NEWSROOM刚刚报导了新西兰中文《先驱报》的运营结构及其所获得的中国国家互联网安全许可等,在专家看来这等同于网站的内容信息是受到中共当局的审查和控制的。

英文《新西兰先驱报》的出版商并同时拥有中文《先驱报》50%股权的NZME媒体公司声称,这些许可是为了微信而申请,而协助建立许可注册的中国国有企业并没有参与到中文《先驱报》的经营。

然而我们似乎能从《先驱报》中文报道内容的选择上看出些端倪。

在今年年初,STUFF新闻报导了中文《先驱报》在编译英文版的《新西兰先驱报》的内容时编改文章,美化中共政府。作为回应,《新西兰先驱报》的编辑夏恩·柯里( Shayne Currie)表示,《先驱报》的文章必须被“完整全面且准确的翻译”。

但就在八月份,英文《新西兰先驱报》报导了前贸易部部长托德·麦克来(Todd McClay)接受了中国商人郎林(LANG LIN)15万纽币的政治捐款一事。这则新闻并没有立即翻译在中文《先驱报》上。当最终发表时,在中文的版本上,著名的中国专家安妮-玛丽·布莱迪教授的话则被过滤掉了。

在六月份,NEWSROOM报导了中文《先驱报》网站撤回一篇对香港“反送中”运动报导有误导性的文章。

NEWSROOM也报导了中文《先驱报》老板王立立(Lili Wang音译)前往中国参加由中共政府资助的媒体会议。

在2018年,华人媒体天维网惠灵顿主管Lily Wang(不是前面的王立立)对STUFF说,他们网站在对“发表敏感信息”上很“小心”,因为网站和大使馆的关系很重要。但是天维网主编表示,天维网遵循新西兰英文媒体的价值和职业操守。

Freeman Yu 先生称,中共对华人媒体的新闻审查已经严重影响了新西兰的民主制度。他分享了自己的一个经历。当Yu尝试在一个网站发表自己支持通信安全局(GCSB)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的决定时,他被这个网站封锁了。

Yu反对中共的立场使他遭到了一位由专栏作家转型为市议会竞选人Morgan Xiao的谩骂。有一次Xiao骂Yu为“杂种”,并叫嚣让他滚出新西兰。这则新闻被天维网、《华页》、和 the New Zealand Chinese Daily News同时报导。

除此之外, 有人匿名向司法特别委员会提交了一些指控,指出中共官员命令中文媒体不得报导对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的网络攻击,不得翻译或报导新西兰华裔议员杨健的过去。

这封匿名信还指出,中共政府通过利诱和惩罚并用的方式,在指挥和控制着新西兰本地华文媒体。

中共对新西兰中文媒体的监管审查由来已久。早在2009年,一个笔名为孙先生(Mr SUN)的专栏作家,参加了一个在HOWICK举办的音乐会,当时的(中共)奥克兰总领事也出席了。

孙先生说,当时这位领事迟到了40分钟不说而且还在现场发脾气。他写了一篇文章批评了这位领事的行为,并投稿给《华页》。就在文章被印刷的前一刻,《华页》的编辑收到压力而撤回这篇文章,并告诉孙先生说这个决定是为了他的安全而做出的。

孙先生对NEWSROOM说:“这个事情,发生在十年前,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这说明不是每一个民主的角落都有言论自由。”

“十年后,在华人群体和华人的媒体中没有言论自由,这太令人失望了。”

惠灵顿的华人媒体《乡音》说,他们发布的内容从来没有让中共觉得不可接受。这个报纸有一个专栏“筷子与政治”是由国家党议员杨健编写的,他曾经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在中共军事大学培训间谍。

也有一些华文媒体可以自由地批评中共,比如《大纪元时报》和《北京之春》。但是这两家媒体因为没有服从中共而时常面临不能保障广告收入。

温斯顿·皮特斯:捍卫新闻自由

以上这些例子只是勾画了新西兰中文媒体的一个让人担忧的状况。这和中国问题专家布莱迪描述的“中共统战”是一致的,目的都是影响、统一并“和谐”海外媒体。

新西兰副总理温斯顿·皮特斯(Winston Peters)在近期接受NEWSROOM的采访中表示,“肆意地接受国外的审查制度……损害当地人民的利益,这是非常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

“这不是反对任何其它国家或文化的问题,而是关乎新闻自由的问题,这是我们为之奋战的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似乎并没有准备捍卫自己,而是以财政收入为借口,来叩拜蒙玛神。”

“它们本应该成为公众的眼睛和耳朵,他们本应该成为第四权力,他们本应该在没有恐惧或偏好的情况下印出事实。”

媒体理事会

这些例子以及日益增长的对中文媒体现状不满的情绪都在表明,早就该对中文媒体进行进一步审查并扩大公众意识。

媒体理事会(Media Council)主席雷诺‧阿舍尔(Raynor Asher)表示,理事会除了应对处理投诉外,还关注媒体的操守等,其中包括言论自由和遵守良好的准则,这也包括了本土的外文媒体。

尽管外文媒体可以加入理事会成为一员,但是理事会目前并没有几个外文媒体成员。而且针对非英文媒体的投诉也是很有限。

NEWSROOM报导,他们了解到最近有一个向理事会提交的投诉是针对中文《先驱报》的,是投诉《先驱报》对香港抗议活动报导比例有失平衡。但是如果要这个事情有任何进展,理事会需要先得到中文《先驱报》的同意接受调查和管理。

阿舍尔称,他了解这是一个需要关注的地方,但是调查外文媒体有很多障碍。一个是找到一个能如实准确翻译文章的人太难了;再者就是相关费用太高。

与此同时,媒体理事会也不确定海外华人群体是否知道媒体理事会的存在或是了解理事会的作用。

“事实是,讲英文的新西兰人都不见得知道理事会的角色和作用… 我猜想不阅读主流媒体的人能了解理事会的角色的就更少了。”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