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围困理大 中共军警全程策划“港版六四”

林郑扮红脸 曾钰成扮白脸 中共再玩“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把戏

社交平台有影片流出,操普通话男子使用手机专用的望远镜摄录理大学生的出逃场面,显示一切都在中共掌控中。图为18日深夜,被困理大的抗争者及学生从天桥游绳而下,过程十分惊险。(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78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彬香港报导)经过两天炮火洗劫,香港的大学生与港警双方停火了。19日下午,理工大学校园内散落着砖头、破烂的雨伞、东倒西歪的桌椅、栅栏,还弥漫着刺鼻的催泪弹气味,校园如同战乱废墟。

下午5时半左右,数十人决定随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离开校园,包括学生、社工、救护员、守护孩子等成员。许智峯强调他们并非自首或投降。据悉,仍有不足百人表示坚守校园,称留守校园并无违法,不会自首,会堂堂正正离开,如警方做出拘捕,他们不会反抗。

2019年11月19日晚上,当救护员离开香港理工大学时,众多想撤离校园的人员遭港警拘捕。(余天佑/大纪元)

港版“六四” 亲共建制派元老登场

18日晚,理大面临“港版六四”危机时刻,亲共建制派元老曾钰成现身理大校园,出现“转机”。

17日晚,港警宣布,若继续抵抗将使用AR15实弹步枪进攻,情势十万火急。人权观察、泛民派、多间大学等多个组织机构连发呼吁,希望双方保持克制,但未果。

延至18日,从多区赶往理大增援的市民,被港警阻截,数百人被拘捕,理大孤军无援。据现场记者的消息,18日大批抗争者受伤,急需治疗,同时校园内水和食物等短缺,随时面临失守,“港版六四”惨剧几乎在所难免。不少坚守者在网上留言(绝笔):“不自由毋宁死”,表示抗争到底。

在香港和世界高度关注下,18日深夜11时左右,亲共建制派元老曾钰成、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前监警会成员郑承隆、被指立场亲共的前理大学生会长黄俊琅、前财政司长政助罗永聪、立法会议员田北辰等出现在理大校园外,称设法与警方周旋,希望协助校园内想离开的人安全离开。

18日深夜11时左右,亲共建制派元老曾钰成获准进入校园与警方“周旋”。(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随后,曾钰成一行从康庄道进入理大校园,凌晨过后,有消息传出来,18岁以下学生,不作拘捕,拍照及记录身份证后可直接离开,但警方保留追究的可能;18岁以上者会立即拘捕,校长可陪同拘捕过程,律师会到登记地点协助。

18日凌晨1时左右,数十名18岁以下学生获准首先离开,他们随曾钰成等人离开理大。之后,陆续有留守人士离开,但更多人被当场拘捕。

中共玩“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把戏 林郑替代人露脸?

众多迹象与分析表明,北京给港府设定在11月24日区议会选举前解决香港问题,有内部人士透露,围攻中文大学之后,理工大学是中共港警要打掉的下一个重要目标。

中共港警在理大制造出“港版六四”气氛,与16日隶属大陆西部战区、共军最强特种部队“雪枫特战旅”出营清路障是配套行动,营造让整个香港真实体验肃杀恐怖氛围,在玩“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把戏。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在恐惧高压下生命受到施暴者威胁时,受害者会陷入极度恐惧心理状态,此时,施暴者对其施一点小恩小惠,受害者就会被感动得失去理智,甚至生出“爱”来。医学上称该心理状态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有深刻披露。

书中一个情节描述,一位参加过延安整风,挨过整的老干部回忆道,当时被拉去逼供,在极度高压之下,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良心,编造谎言。第一次经受这种事情,想到自己对不起被牵连的战友,恨不得一死了之。刚好桌上放着一支枪,拿起来对准自己的脑袋,扣了扳机,没有子弹。此时负责审查他的那位干部走进来好言“安慰”一番,“做错了事承认就好了。党的政策是宽大的。”

党总是这样把你置于死地,欣赏了你全部的痛苦屈辱,在你痛不欲生时,“亲切”地出来给你一条好死不如赖活的路,成为你感恩戴德的救命恩人。同时重挫对方的意志,让对手放弃自己的反抗意志和初衷。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说:“日前建制派元老曾钰成接受外媒采访时,把‘修例’责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责任都推给林郑,中共把林郑用尽,所有恶事都由林郑背锅,预示林郑很快要被中共抛弃。”

石藏山续说:“下一步有可能曾钰成出任临时特首收拾残局。曾钰成首次露面,在‘港版六四’临界点时办大事,都是北京精心策划。”他表示,下一步曾钰成的动作备受关注。

“港版六四”全程在军警掌控中

18日晚上8时左右,部分抗争者从连接校园的行人天桥上,通过绳索下到天桥下公路,下面有市民用电单车把他们迅速接走,约有数十人脱身,但其后被警察发现,赶往天桥截获突围者。

一批被困理大抗争者及学生19日晚上尝试逃走,遭港警暴力阻截。(NICOLAS ASFOURI/AFP)

不过这一过程很快在社交平台流出相关视频。视频中显示,操普通话男子使用手机专用的望远镜摄录学生的出逃场面。有人用对讲机操普通话问“那边情况怎么样?”还有多人操普通话交流观看感想:“困在理大的暴徒在上演大逃亡”,“他们在疯狂地往下跳”,“这个摔倒了”等,不时还传出取笑声。

有分析推断视频来自不满中共军警做法的内部正义人士,也有分析认为,是中共军警有意放出,暗示香港市民,一切都在掌控中,意在打击抗争者的意志。

18日入夜后,理大留守人士孤立无援,在被困绝望之时,中共港警还上演了一出“四面楚歌”的心理战。在现场多次播放多首流行曲包括《告别校园时》、《友谊之光》及《十面埋伏》等。

心理战起了多大作用无法评论,但是这一举动无意间自揭整个镇压过程是中共政法委系统在策划并操控。

时事评论人士盛杰表示,所选歌曲显然都是又老又土的大陆老歌,对香港年轻人来说,简直莫名奇妙。有多名现场记者反馈的消息指,现场记者多为二十、三十多岁居民,彼此也是莫名奇妙,还以为播放出现误操作。

盛杰说,中共政法委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要求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时,除了毒打等酷刑之外,还以放弃修炼就能回家、就能避免折磨等“软手段”,配合这种软手段,以“温馨”歌曲《同一首歌》进行强制洗脑。“政法委故伎重施。显然与香港年轻人存在巨大代沟。”#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11-20 6: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