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官媒喊别让富豪跑了 潘石屹们如何平安落地

曾担任美国众议院议长贝纳幕僚的清华大学教授程致宇认为,中国经济国进民退,若不扭转,类似六四的事件可能重演。图为2011年3月22日,北京市一景。(AFP/Getty Images)

人气: 70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从“别让李嘉诚跑了”到“别让潘石屹跑了”,近年来中共控制下的陆媒,时不时发出令企业家们心惊胆颤的喧嚣。而中共死保公有制的最新誓言,加上近年“国进民退”的种种异动,不禁令人联想起60年前在公私合营运动中,从上海高楼上跳下的老板们。在中共治下,游走在权力刀锋上的企业家们,如今虽然拥有了比前辈更多的财富,但如何平安落地,依旧是老板们最深沉的思虑。

“别让潘石屹跑了”:中国老板们为何要跑

在中国大陆相当活跃的地产大亨潘石屹,似乎正在清仓中国资产,外界猜测他或许将成为下一个李嘉诚

他的SOHO中国正考虑以80亿美元出售国内的办公大楼,据SOHO中国半年报显示,目前SOHO中国的非流动资产一共才636.6亿港元(约81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这80亿美元的交易全都顺利完成,SOHO中国将完全清空内地自持的商办资产。

潘石屹似乎紧跟李超人,自从2013年李嘉诚出售了上海的东方汇经中心后,潘石屹就开始了清仓中国资产的步伐。据不完全统计,从2012年开始,SOHO中国出售地产累计金额已经超过了300亿元。

2015年9月党媒新华社微信公号转载《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曾引起轩然大波。尽管目前只有一些大陆财经媒体在谈论“别让潘石屹跑了”,但潘石屹家族应该已在海外铺好了出路。

据陆媒报导,从2011年开始,潘石屹、张欣夫妇就曾通过家族信托投资了大量海外资产,其收购的固定资产包括了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旁的港务局长途巴士站办公大楼、曼哈顿公园大道广场49%的股权,以及联合巴西财团收购美国通用汽车大厦40%的股权。

2017年8月潘石屹在回应将他和李嘉诚、王健林三个人并列跑路的传言时,曾否认要“跑路”。不过,游走在权力刀锋上的中国企业家们,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例如李嘉诚2013年也曾表明不会公司迁册,但他的长和系仍于2015年1月迁册开曼群岛,自此不再受香港或中共法令的干预,而是接受英国法律的保护。2011年以来,李嘉诚抛售大陆和香港资产,套现3000亿港元,将资金转投英国、澳洲等法制完善的民主国家。

主要资产已出逃的李嘉诚,在今年的香港民主风暴中,腰杆比其他香港大亨们挺得更直些。

众多香港大亨在中共压力下,不得不表态支持纵容警察滥用暴力的港府。地产大亨甚至还得配合港府“分土地打土豪”的政策,无偿交出地产,并背上“高房价祸首”的污名。只有李嘉诚,并未认领房市黑锅,拒绝配合“分土地”。而且,李嘉诚还打出广告,用“黄台之瓜,何堪再摘”来影射中共,希望港府对“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

无论谁喊“别让他跑了”,李嘉诚、潘石屹,或其他大大小小的民企老板们,能跑的,都在跑。

不跑的下场:国进民退的不归路

刚刚结束的中共四中全会决定“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这种表态意味着,令中国民营企业家们人人自危的“国进民退”,再次得到中共背书,成为中共摆脱债务危机和经济危局的出路之一。其中,混合所有制改革被视为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混合所有制改革也被视为“新公私合营”,被中共当作救命稻草。收割民企财富的“国进民退”,或者说“公私合营”,早已被历史证明了是中国企业家们的不归路。

中国著名律师陈有西2013年11月在天则经济研究所演讲时说,民营企业家都在通往监狱的路上,可谓一语中的。但历史和现实,其实更残酷。

60多年前,在中国经济中心上海,每天都有许多工商老板趁人不备,偷偷登上楼顶,跳楼轻生。时任上海市长陈毅曾天天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实际上他是在问又有多少商人跳楼,言语中对生命的冷漠轻贱,令人不寒而栗。

1950~1953年,中共通过血腥的土地改革,将地主、富农们的家产洗劫一空,并挑动群众斗群众,从肉体上消灭了数百万人的地主阶层。

随后,中共下一个围猎目标就是城市里的工商业者。1952年私有经济在国民收入中占比高达80%,私营企业成为中共收割的对象。

1953年起,中共开始在一些私人企业强行入股,并且派出干部以公方代表的身份经营和管理企业。

1954年9月,中共政务院通过《公私合营暂行条例》。1956年,公私合营完成。1966年,公私合营企业最后转变为国企,一夜之间私人股份被中共“公有化”。

期间中共发动“五反”运动,配合公私合营,打击资本家。许多工商业者不堪屈辱而自杀,跳楼与服毒最流行。例如为抗日战争作出卓越贡献的民国船王卢作孚,1950年携大批轮船回大陆,1952年在“五反”运动中不堪侮辱服毒自尽。

历史如今又在重演。今天民营经济占GDP比重超过60%,中共在债台高筑、国企衰败、内外交困的压力下,开始推动“国进民退”,为政府、国企和权贵们补充资金和财富。

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被认为是发展国企、推动“国进民退”的新方向。

据中共数据,国企混改持续扩围,2013年到2018年,各省(区、市)实施混改企业超过5000项,引入非公有资本超过6000亿元;中央企业实施混改3359项,引入非公有资本超过9000亿元。

如果说,发展混合所有制被外界认为,是中共在探索当前经济条件下如何实施公私合营;那么,中共向民企派驻政府代表,就像66年前中共在公私合营中派驻公方代表一样,被视为是中共准备“收割”的讯号。

2019年9月,中共杭州市政府决定“抽调100名机关干部,进驻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重点企业担任政府事务代表”。消息一出,中国企业家人心惶惶。

尽管中共辩解说,政府代表不会干预民企,但类似的言语,60多年前跳楼的那些上海工商老板们,也曾听当时的公方代表们说过。

事实上,杭州市政府并非先行者,中共数年前已经在大力推动党代表进驻民企。

据港媒2018年9月报导,之前一年中,至少123间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修改公司章程,赋予公司党委凌驾于董事会的权力。

2018年6月,中国证监会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设立党支部。2017年10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齐玉称,截至2016年底,中国14.7万家国有企业中有93.2%建立了中共党组织,273万家私人企业中有67.9%建立了中共党组织,10.6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中有70%建立了中共党组织。

政府或党代表们进驻民企,摸清底细后,“公私合营”的大收割开始逼近。沉重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中国民企老板们如何能不惶恐。

企业家如何平安落地:马云交出阿里

如何平安落地,一直是中共治下的民营企业家们最大的心病。即便是创造了商界奇迹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也不例外。

阿里创造出数千亿美元的财富,其产品服务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但却改变不了马云面临的、中国民企老板逃不掉的选择题:要钱,还是要命。

2018年10月,阿里巴巴证实马云放弃了阿里经营实体(VIE)所有权。

阿里集团和中共党媒当月都表示,此举意在减少关键人员风险,提高VIE实体股权的稳定性。所谓关键人员风险或VIE稳定性,意思是说,如果马云出了事,阿里巴巴可能会垮掉,所以马云必须把阿里交出来。

这种解释,暗含杀机,细思极恐。因为马云的确是在海航前董事长王健死后,向美国证交所提出要放弃阿里VIE所有权。

2018年7月3日王健在法国离奇坠亡,当年4月他曾主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公开透露“有人要抢走海航”。

2018年7月27日,阿里巴巴向美国证交会(SEC)提交20-F年报披露,要将阿里VIE股权从马云和谢世煌手中,向合伙人形式转移。简单点说,VIE结构是中企在海外成立离岸公司、在美国或香港上市,让离岸公司通过各种协议来间接控制大陆经营实体,中国经营实体就是海外上市公司的VIE实体。

严格地说,马云必须掌握“境外上市股权+境内经营实体(VIE)所有权”,他的财富才是完整的。

因为VIE目前仍不被中共承认。若中共当局,甚至任何地方政府或法院宣布VIE非法,马云手中数百亿美元的阿里股票就会变成废纸。而VIE股权至少可以在名义上,保障股东对大陆经营实体的所有权。

所以,马云放弃VIE所有权,虽看似并未直接损失上市股份,但的确相当于交出了阿里巴巴。

如何才能平安落地,马云的答案是,交出阿里。

老板们如何跑路:学马云,还是李嘉诚

近年来,多家民企巨头遭当局整肃,明天系、安邦保险、华信能源等民企被中共“接管”。《2017企业家刑事风险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被定罪的中国企业家中,民营企业家约占九成(86.6%)。

风声鹤唳之下,民营企业家们加快了向海外移民和转移资产的步伐。不过,很快中共就开始收紧外汇,民企甚至外企连正常经营、利润汇出都受限,老板们想跑已经来不及。

像李嘉诚、潘石屹这样有先见之明的行动派毕竟是少数,更多的老板们既然跑不掉,就不得不面临这个极其严峻的问题——如何平安落地。

马云,这个被无数创业者视为学习楷模的华人首富,就成为观测中国民企老板们在中共统治下的真实境遇的风向标。

2017年1月,马云到纽约会晤当选总统川普(特朗普),承诺未来五年为美国创造100万个职位。2018年4月,马云威胁说,若中美贸易关系恶化,“那100万个就业岗位也就没有了”。

在贸易战中为中共冲锋陷阵,只是马云向党主动靠拢的表现之一。为了阿里巴巴,马云做了许多,试图获得党的认可。

2010年,他表态“如果国家需要,我随时可以将支付宝无偿献给国家”。2014年,他说“阿里巴巴应该把自己定位成为一个国家企业”。马云曾多次去中共“革命圣地”延安,并称是在延安做出了“非常了不起和成功的决定”,建立淘宝。

不过,即使马云如此高调地向党表忠心,也未获中共认可。或者说,无论民企老板们如何表态,也不会改变在中共眼中的定位,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权贵们围猎的羔羊。

聪明如马云,自然不会不清楚,交出VIE、退休卸任,不一定能从中共权贵们的贪欲和黑手中逃脱。

平民出身的他,如何才能在权贵们群狼环伺的中共统治下,搏出一条生路?

马云似乎用行动给出了答案。今年9月中,在阿里20周年年会上,马云以朋克造型大唱摇滚,令人瞠目结舌。10月底,马云叫板美国拳王梅威瑟(Floyd Mayweather),放言说“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不服来战!”

大陆网络和媒体称马云有钱任性,放飞自我,但不约而同地回避了一些事:看似放浪不羁爱自由的马云,为何没有像自己家人那样,去海外享受真正的自由;为阿里呕心沥血拚搏二十年的马云,如今为何宁愿碰拳王,都不再去碰奋斗一生的事业。

马云在昔日的一些表态中,已道出了自己的处境和结局。

马云2013年在接受采访时说已预知自己的结局,并直言“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

马云在退休时曾承诺说,“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这句话,相信是马云的心声,因为阿里已成为马云脖子上的枷锁。

马云可以将资产、家人安置在海外,但他自己却跑不了。为了家人、财富和一生的事业,马云只能成为人质,逃不出中共的手掌心。马云有钱,但不能任性,更没有自由。

马云如此,潘石屹也是如此,中国许许多多的成功的企业家们,都是此种处境。

既然不是率性而为,那马云这些出格之举就不一定是其真性情,更可能是在仿效明朝的唐伯虎,放浪形骸以避祸。

如果身为中国首富的马云,都不得不如此委曲求全,那其他大大小小的老板们,如何才能求得平安?

其实中国企业家们并不乏出路,可以学习李嘉诚的勇气,壮士断腕,资产能逃则逃,至少人可以先移民,先保住人身自由。但最好的出路,可能还是学习红顶商人荣毅仁。认清了中共本质的荣毅仁,曾三次要求退党。

人人都认清中共,脱离中共组织,中共自然就会解体。解除了祸根,此心安处即是吾乡,中国企业家们就再不用跑路了。#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11-11 7: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