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北京高层安排后路 中国人怎么办?

中共高层为自己准备后路,其实也在预示着红朝将沉。在这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下,在面临着多种危机下,普通的中国人该如何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呢?图为乌云密布的北京天安门广场。(Getty Images)
人气: 259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2日讯】如果两年前有人说中共将很快走向覆亡,很多人认为是痴人说梦,那么在2019年即将走过之际,越来越多的人,无论是西方政要,还是中共官员和普通民众,已经相信这并非是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梦。因为中共正在往死路上狂奔。

一方面,中共在美国川普政府不断加征关税下,原本畸形的经济更加不堪,国内经济下行,百业萧条,失业率剧增,滞涨明显,而备受打击的民营企业家们和外企除了不再进行投资外,还选择将资金和产业转移到他国。尽管中共当局推出一系列政策意图缓解危机,但这些政策或者是说了难以推行,或者是引鸩止渴。此外,早已丧失民心的中共当局,绝不想改弦更张,拥抱普世价值,而是继续以暴力镇压、打压任何异议之声。

另一方面,中共的倒行逆施和对世界控制的野心,比如对香港抗议民众的打压,对法轮功、新疆维吾尔族、西藏人等的迫害,比如通过“一带一路”输出中共的价值观,以经济利益换取政治利益等,让世界更多国家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中共的存在,就是对世界的巨大危害。尤其在美国川普政府调整国家安全战略,明确将中共视为头号对手,并明确区分中共与中国人的不同,从多方面打击中共对西方的渗透和扩张后,不少西方国家以及曾与中共交好的国家也选择了或追随美国的脚步,或与中共拉开了距离。中共正面临着全球反共的态势。

内外压力下,中南海无法不担心随时可能爆发的政治危机,而一旦权力不保,生命、财产也都面临着失去的危险。面对着这样的危机,中共高层也早已为自己准备了后路。

近日,据全民共振平台发言人李一平披露,中共体制内的大家族在过去就已经形成共识,把子女安排到海外,整个家族已经安排好了后路,而老一代在国内搞政治,进行统治。等船要沉了,大家就一起逃亡。这个一起逃亡之路已经安排好了,习近平上台后也不敢堵绝,因为怕这些人和他拚死一搏。

据透露,北京最高层的逃亡之路有两条,一是从中南海到西山的空军基地,有一条秘密通道;二是从中南海到人民大会堂,再到北京国际机场,有另一条秘密通道。 这两条通道其中的一部分在1989年邓小平下令武力镇压学生的时候曾启用过一次。现在,这两条逃亡之路依然畅通无阻,时时刻刻准备着。

中共高层虽然早已安排好了退路,但恐怕有一点他们是无法左右的,那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冥冥中自有高层生命安排一切。如果老天不允许他们离开中国,不允许他们在残害中国和中国人后继续享有荣华富贵,而是接受人民的审判,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安排只能说是白费心机。

无疑,中共高层为自己准备后路,其实也在预示着红朝将沉。在这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下,在面临着多种危机下,普通的中国人该如何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呢?

在即将到来的一年,中国人可能面临的主要有三大危机,一是金融和实体经济危机。10月21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客座教授Walden Bello在华府智库“政策研究学会”介绍其新书《纸糊之龙:中国和下一次崩溃》(Paper Dragons: China and the Next Crash)时指出,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动荡的股市、影子银行的兴起,以及庞大的国企债务,这四大漏洞使得中国的整个经济系统“非常脆弱”,可能引发严重的金融危机和实体经济崩溃,并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冲击。

他表示,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已经巨大到不可操控,可能爆破。对此,中共当局面临着两难的选择,“一方面,工人抱怨说,房地产泡沫已经使拥有和租公寓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因此加剧了社会动荡。另一方面,房地产价格急剧下跌可能会拖累中国的其它经济体,因为房地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至20%。”而且还有许多其它工业部门大量投资房地产以获取收益,一旦房地产崩盘,对它们的影响也是相当大的。

众所周知,自2015年暴跌以来,中国股市基本处于动荡状态,Bello认为,波动的股市不仅导致个人财产蒸发殆尽,还可能引发国家性危机。与此相类似的,还有不断爆雷的影子银行。至于中国国企的债务,他指出,可能高达12.5万亿美元。这种巨大的债务,使中国经济变得越来越脆弱。

Bello的分析在中国正在得到印证。民众最直观的感觉是钱毛了,物价飞涨,比如因猪瘟,猪肉价格暴涨,而且消费降级,房子也卖不动了,没有可投资的项目了,已经投资的损失惨重,跑路的公司越来越多,从银行取美元,向国外汇款越来越难了。而中共当局则加强外汇管制,严格控制资金外流,高调注资国企,打压民企,推广区块链等。

对此,海外有自媒体呼吁民众为了保住财产,除了抛售房产,向海外转移资金外,还可以多换美元。

第二个是粮食危机。近日,中共农业农村部在相关会议上表示,对多种粮食作物具有危害性的害虫草地贪夜蛾今年入侵中国大陆并定殖,发生面积1,500多万亩,实际危害面积246万亩。明年恐进入爆发阶段,目前包括云南、广西、广东、海南等周年繁殖区严阵以待。

而且加上大量耕地被侵占,还有过度使用农药,土壤板结和盐碱化严重,中国粮食明年或面临减产的风险。虽然中共可以从他国进口粮食,但美元储备正在减少的中共,有多大意愿将外汇花在中国人身上呢?因此,海外自媒体给出的建议是可以屯粮。

换美元、屯粮虽然没有错,也可能有助于在经济和粮食危机中渡过难关,但面对第三个危机时,这些显然是次要的了。这第三个危机就是可能不期而至的瘟疫。自今年9月以来,中共官媒披露大陆共出现五例鼠疫,以中共一贯隐瞒真相的做法,情况到底有多严重,民众并不知晓。而且猪年出现猪瘟,鼠年前出现鼠疫,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历史早已告诉我们,王朝末年多天灾、多瘟疫是不争的事实,而瘟疫夺走成千上万的生命的例子并不罕见。比如鼠疫曾在亚、欧三次流行时,就夺去了1亿3,000万性命。

为什么王朝末年多天灾和瘟疫?在古人看来,任何天灾瘟疫都是上天对君王的警告,警告其要施行德政,修正错误,而王朝末年的君王或昏聩或残暴或亲小人远贤臣,因此往往忽视来自上天的警告。最终,一个个王朝在天谴中走到了尽头。

当今中共政权也是如此。事实上,中共统治中国70多年来,其所行恶事罄竹难书,上天一直在示警,然而一个个敢与天斗地斗的中共党魁,却从来置若罔闻,直至今天仍在残害中国人。如今中共的气数已到,大劫也将至。

明朝宰相也是预言家的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曾对将在中国爆发的瘟疫作了如下描述:“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若问瘟疫何时现,且看九冬十月间……十愁难过猪鼠年”。而猪年还有一个多月走过,鼠年正在走来。鼠疫或者其它的瘟疫在鼠年会不会大爆发?

如果鼠年瘟疫大爆发,那一定是冲着中共来的。要知道,中国民间文化一直认为,人发了什么誓言,一定要兑现的,如果中共被上天销毁,那些追随中共并发誓要将生命献给它的党、团、队员,能逃脱厄运吗?再换美元、屯粮也没有用的啊。唯一的办法就是抹去毒誓,退出中共。是以,在纷乱的时局中,中国人要明白,真正的远离中共才是最安全的。#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12-12 4: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