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学诈案首例认罪 更多家长面临起诉

人气 41

【大纪元2019年05月03日讯】名校入学欺诈案自3月曝光至今,联邦检方一直表示将发起新一轮起诉。而法律人士分析,检方的秘密武器就是认罪的家长和教练。

在周三(5月1日)的庭审上,该案被告、旧金山湾区Hillsborough房地产开发商布鲁斯·伊萨克森(Bruce Isackson) 承认共谋欺诈及洗钱等三项罪名,而他的妻子达维娜·伊萨克森(Davina Isackson)则承认一项共谋欺诈罪。二人的刑期将于7月31日宣判。

检方建议法官对达维娜按照联邦法27-33个月的低标量刑,对布鲁斯按37-46个月的低标量刑。这对夫妇是33位被起诉家长中唯一与检方签署了合作协议的家长,如果检方认为他们提供了有用而可信的讯息,还可能建议法官判得更轻。

伊萨克森认罪的影响

如今,第一对在法官面前认罪的家长已经出现,法律专家说,这将会让尚未曝光的涉案富豪或名流十分紧张,他们面对是钜细靡遗的案情曝光、舆论谴责与刑期。

根据《纽约时报》周三的报导,一些家长已经收到被调查的通知,包括涉嫌支付了650万美元的一对中国北京夫妇,据信他们于2017年将女儿赵虞思(音译,Yusi ”Molly” Zhao)包装成“帆船体育生”送入斯坦福大学。

该报导还表示,部分涉嫌学生也将首次被起诉。此前已有媒体爆料,有被起诉家长的孩子接到了被调查通知。

伊萨克森夫妇被控用60万美元股票买通了南加大与UCLA的体育教练,将两个女儿送上大学。专家说,该夫妇可能会讲出两校中对欺诈操作知情的学校官员和教练,他们的证词也会让其他辩称不清楚辛格所为的家长们更加困难。

据美联社报导,罗约拉法律学校的教授利维森(Laurie Levenson)说,该案的关键就是被告是否有意为之,即他们是否清楚操作已经越界,是在行贿。而当有更多人说“我们都知道”时,就对检方越有利。

在3月案件公布前,该案主犯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教练Rudy Meredith,以及前哈佛高材生枪手Mark Riddell,就已经与检方合作。目前,除了伊萨克森夫妇外,德克萨斯大学前网球教练Michael Center和南加大女子足球队前助理教练简克(Laura Janke)也在检方合作名单上。

由于南加大有十几名学生卷入该案,前联邦检察官赛蒙(Bradley Simon)表示:“如果我是那些家长,我肯定会(对简克与检方合作) 非常紧张。”

这其中也包括好莱坞明星罗夫林(Lori Loughlin)和她的时装设计师丈夫Mossimo Giannulli,二人被控支付50万美元贿赂将两个女儿以体育生身份送入了南加大。简克2017年同意为罗夫林的小女儿、YouTube 美妆明星博主 Olivia设一个假的划船运动员的档案,但Olivia从未从事该运动。

赛蒙说,对现有案件,检方不需要这么多合作者,他们很可能是想通过这些人的证词,发起更多起诉。这些合作者到底提供了什么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他们都承诺担任检方的证人,以此换取减刑。

伊萨克森的案情

检方说,伊萨克森为将大女儿Lauren送入UCLA向辛格的基金会转入了价值25万美元的脸书股份,布鲁斯之后将这笔钱在报税时做了慈善捐款抵扣。辛格则将其中10万美元付给了UCLA的足球教练Jorge Salcedo,后者帮助提交了Lauren的伪造体育档案。不过Salcedo目前不认罪。

Lauren作为足球队体育生进入UCLA后,只在球队挂了个中场球员的名,虽被分配了球衣号码,但整个赛季从未参加过比赛。

第二年,伊萨克森又如法炮制,向辛格的基金再次打入25万美元股票将小女儿以划船运动生的身份送入了南加大。此外,该夫妇还支付10万美元,为其女儿安排SAT和ACT作弊考试。最终他小女儿的ACT测试获得了31分(满分36分),于2017年12月以体育生身份入读南加大。

该案共有33位家长被起诉。截至目前,包括罗夫林夫妇在内的19位家长表示不认罪,已被追加税务欺诈指控。而包括另一位好莱坞影星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在内的14名家长则与检方达成了认罪协议。◇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涉名校入学诈案 霍夫曼在洛杉矶家中被捕
辛格承认帮富人孩子“侧门”入名校
大学招生欺诈案 斯坦福学生提告数所名校
两斯坦福学生告8大学招生不公 要求赔偿
最热视频
细思极恐!大陆手机记录日常对话
【薇羽看世间】TikTok欲变身 美国还未醒?
【重播】川普发布会:刺激案无果 或发行政令
【现场视频】大客车排队拉大连湾居民去隔离
【珍言真语】潘东凯:保护隐私 拒可疑核酸检测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