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商场围困示威者清场激化民愤 众斥当局煽动仇恨草菅人命

11.5万人沙田反送中 和平游行遇暴力清场

晚上警方准备清场,防线前的示威人士用纸皮作盾。(余钢/大纪元)

人气: 65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5日讯】 (大纪元记者林怡、梁珍香港报导)香港民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行动“遍地开花”,继上星期7月7日的香港九龙区23万人大游行之后,沙田区星期日(7月14日)亦首次举办大游行延续“反送中”抗争,坚持撤回恶法等五大诉求,大会宣布有11.5万人参与游行。下午游行期间,警方一度向示威者喷射胡椒喷雾和使用警棍,触发民愤引发对峙局面,晚上示威者被驱赶围困在沙田新城市广场,双方爆发流血冲突,多人受伤和被捕。

沙田区大游行主题为“沙田大围 遍地开花 不撤不散”。游行由大围新翠邨翠田街足球场出发,到终点沙田港铁站外的公共交通交汇处。由于人数太多,起点一早爆满,游行在下午3时许便提早起步。

受委托任游行申请人的社区组织“沙田一隅”召集人梁延丰指,游行重申反修例的五大诉求:撤回恶法、收回暴动定性、撤销义士控罪、追究警方暴行、立即真双普选;同时要求沙田区议会讨论反修例动议,又强调希望今次游行和平进行。

队头再次以“痛心疾首”、“撤回恶法”的巨型黑白横幅领头,许多市民在车公庙道两旁等候加入游行队伍。当龙头经过,两旁市民欢呼迎接,沿途不断高喊“香港加油”、“黑警”、“林郑下台”等口号。民众在车公庙路的马路上游行,现场秩序良好。

晚上9时许,示威者被防暴警察追逼至新城市广场,爆发冲突。(庞大卫/大纪元)
晚上9时许,示威者被防暴警察追逼至新城市广场,爆发冲突。(庞大卫/大纪元)
晚上9时许,示威者被防暴警察追逼至新城市广场,爆发冲突。(庞大卫/大纪元)

昨日天气非常酷热,有市民不支晕倒,要救护员救治。有市民自设街站,免费派发薏米水、凉茶以及早前表示抽起无线电视广告的宝矿力,让游行人士消暑解渴,很多市民感到欣喜纷纷拍照留念。

警民冲突过后,商场地上留下斑斑血迹。(孙青天/大纪元)

学生拒接受“寿终正寝论”

今次游行中,以年轻人占多数,也有家长和孩子一起上街。中学生黄小姐参加了前几次反送中大游行,“希望警察不要再暴力对待我们香港市民,亦希望林郑愿意正面回应,撤回今次的恶法。”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称送中条例已“寿终正寝”,她表示完全不可接受,“这是一个拟人化的修辞手法,其实只是用来掩饰,我们追求的是她最终说撤回,正面回应这次事件。”她又不满香港政府和警察高层一直不愿正面回应事件,把责任推卸给下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黄小姐也坦言,中共对香港的管治日益收紧,“很多香港人也感觉到愈来愈严,亦都慢慢收紧对香港的自由,用一个很急速的步伐,把香港跟中国一体化。”她希望今后用选票选出真正可以代表香港市民表达意见的人。

家长上街盼守护下一代

从事建筑60岁的卢先生,与读大学的儿子一起上街。他强调上街都是为了香港好,“最主要希望我们老一辈在精神上支持年轻人,我们冲不过他们,至少我们在精神上支持他们,他们辛苦,我们也很辛苦,出来了然后上班。我们希望有个团结的心,最终目标是搞好香港,不是搞坏香港。”他手持“林郑下台”的标语,“我希望她想一想,身为一个香港的特首、一个成年人、一个可控制全香港所有民生政治的人,她都做得不好。”

一位72岁老婆婆也不畏酷暑上街。她说,自己已经四代同堂,走出来是为了支持年轻人,“这条法律(送中条例)通过的话是不行的,因为我是大陆出生的,知道大陆是什么情况。我不怕它秋后算账,我七十几岁了,但要撑下一代。”

目睹警察向示威者头部开枪,令青年血流披面的情境,令她痛心得泪流满面,“我对林郑好失望,她有两个儿子不在香港,香港的年轻人怎么办,香港的年轻人不是人吗?”她强调必须撤回恶法,特首林郑月娥一定要下台。

游行队头在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抵达终点沙田港铁站外的公共交通交汇处。当时仍有大量游行人士在大围站附近等待出发,人潮逼爆沙田正街、乡事会路等多条行车线。沙田游行大会晚上指有11.5万人参与,警方称最高峰时有2.8万人。

叶德娴7.14再上街 坚持“香港人的诉求”

多次上街反送中的影后叶德娴,昨日也参加了沙田区反送中大游行。她强调港府一天未回应民间的和平行动,都要继续表达“香港人的诉求”。她又对警方武力驱散示威者表示很难过。

多次上街反送中的影后叶德娴。(新唐人电视台)

叶德娴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自己的诉求跟香港人一样,“因为我们的诉求政府还没有回答,所以我们今天要出来,要让政府知道我们的诉求还是一样的。”

对于近期警方多次武力驱散示威者,叶德娴表示,这不像以前的香港警察,令她感到很难过,也质疑警方是否背后受到命令,“我奇怪他们怎么可以那么凶?好像往死里打一样,以前他们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受了命令或是什么?我觉得这个蛮危险的,万一打死人怎么办呢?”

她又表示,市民一直用很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表达诉求,但政府拒绝聆听,一直拖延,“可能就是和平他们听不到,那可能要每天也要和平地出来,他才会有方法去解决吧?”她形容港府管治班子“很烂”,“这个班子很烂,他们顺着特首去,不敢讲一句不好听的话,不敢反抗。明知是对我们香港有害的。所以这个班子不要也罢。”

警方下午以胡椒喷雾和警棍对付示威者后,市民开始在源禾路与乡事会路交界筑起防线。(李逸/大纪元)
游行人士自发组成人链,向前方传递雨伞、头盔等物资。(李逸/大纪元)

今次游行还有争取立即真双普选的诉求,叶德娴表示,香港人自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我们就要求真普选”。至于中共以“境外势力论”抹黑香港反送中事件,她形容,“说法没有新意”,“随便他们怎样讲。”另外,香港人的反送中运动引起国际密切关注,叶德娴表示:“我很感谢他们对我们香港人的诉求有一个同情,也感谢在外面的香港人,他们的鼓励对我们来讲是非常有用的。”

警喷椒挥棍打人触发对峙 清场爆流血冲突

大批防暴警察布防与示威者对峙。(李逸/大纪元)
有市民坐在双方防线中间,试图阻止冲突发生。(庞大卫/大纪元)

沙田区大游行进行期间,下午5时有部分游行人士走出原定路线,从沙田乡事会路跑向源禾路泳池对出位置。多名配备防暴装备的警员突然冲出,以警棍驱散市民,将部分人按倒地上,又施放胡椒喷雾,激起示威者群情汹涌,向警员投掷雨伞等杂物。警方则再喷胡椒还击。

此时大游行尚在进行中。大批示威市民得知消息后赶到源禾路与乡事会路交界聚集,他们戴上头盔,准备好雨伞,又用铁马杂物等架设路障,跟警方对峙。与此同时,好运中心对开有市民用人链方式将雨伞、头盔、保鲜纸、纸皮等物资传上去。附近的沥源邨和沙田中心都有居民抛下雨伞、保鲜纸等物资,以支援示威者。

游行市民和平表达诉求,强调学生没有暴动,要求追究警方过去的暴力行动。(宋碧龙、余钢/大纪元)
游行市民和平表达诉求,强调学生没有暴动,要求追究警方过去的暴力行动。(宋碧龙、余钢/大纪元)

不发警告出胡椒 警棍惹众怒

示威者和警方在相隔约100米的位置对峙,多位立法会议员到场尝试协调沟通。也有市民坐在防线中间,希望阻止冲突发生。

傍晚,大批穿绿衣、配备长枪和长盾的防暴警察到场增援,由于没有展示委任证和警员编号,引起市民和议员不满。另外,有示威者走入沥源邨,手持长盾、警棍和头盔到场警告他们离开,否则动武。

至晚上7时许,防暴警察开始在沙燕桥清场,一路向前推进,示威者则后退至乡事会路,双方再次对峙,前排示威者以纸皮制作的“盾牌”作防守。

晚上警方进入新城市广场内清场,出动警棍和胡椒喷雾追打示威者,双方爆激烈冲突。 (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至晚上近9时,防暴警察清场,从沙田正街、乡事会路等多方向前推进,示威者被迫退至好运中心、沙田中心等商场内。愤怒的民众从正街旁大厦平台向警察投掷硬物。警察追捕示威者并带走多人,包括香港众志常委朱恩浩、成员廖伟濂。

新城市广场内清场引发冲突

数百名示威者被逼退至新城市广场后,尝试前往沙田港铁站乘车离开,防暴警察继续追捕示威者,导致双方爆发冲突。示威者及商场民众怒不可挡,纷纷向警察扔掷雨伞等杂物,甚至抗击警员。警员则以警棍、胡椒喷雾驱赶示威者,混乱中多人受伤倒地,地上留下大量杂物和斑斑血迹。警方又在多个楼层追捕和驱赶示威者和一般市民。消息称有超过30人被捕。

港铁晚上10时一度宣布列车不停沙田站,半小时后有两列列车停在月台让乘客上车,传出是尾班车,有示威者阻挡车门不让列车开出,试图等更多示威者能离开。其后东铁线恢复停沙田站。

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在新城市广场内接受访问时,直斥警方清场行动“离哂大谱,草菅人命”,质疑为何将示威市民逼至商场,造成混乱场面,又见人就打,是否想造成人踩人。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就批评警方未有解释以何罪名拘捕市民,又质疑警方进入商场清场属不必要,警员包抄后退中的示威者,是过于急进。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也质疑,示威者本来向沙田港铁站方向准备离开,但警方大批防暴警察进入商场,会令在场的市民感到恐惧,做法不符合常理。

有民众认为,在历次冲突中,当局有人刻意制造警察与民众的对立,煽动仇恨,背后离不开中共的因素。◇#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7-15 8: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