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德港侨:多数德国人支持声援香港反送中

旅德香港侨民和留学生于2019年8月17日,在柏林著名的勃兰登堡门广场集会,声援香港民众反送中运动。(张清飖/大纪元)

人气: 8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采访报导)由于港府坚持不回应香港民众的五大诉求,警方使用越来越激烈的暴力对待抗议者,让已进行将近三个月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引发世界强烈关注。而海外香港人也在不断声援。

香港人在世界各地大报刊登公开信,得到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声援。在德国的香港人在柏林、汉堡和科隆等地举办活动声援反送中,还到中共驻柏林大使馆前抗议。同时,香港人的公开信也在德国引起很大的反响。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旅德港侨林先生(Lam Chiu Kit),他是负责港人刊登公开信的德国联络人。

港人在德国大报刊登公开信,呼吁德国人关注香港民主自由。(Chiu Kit Lam提供)
负责港人刊登公开信的德国联络人、旅德港侨林先生(Chiu Kit Lam)(受访者提供)

在全球大报刊登公开信 旨在引起国际关注

谈到港人在德国大报刊登公开信的动机,林先生表示:“我们的动机非常清楚,希望能引起国际上的关注,希望外国政府跟外国人可以支援反修例运动。”

林先生说,他参加这项活动是因为,“我也担心香港的言论自由、政治诉求和表达个人意见的空间会越来越小,所以作为一个在德国支持民主自由的人,我参与了这项计划,成为了德国跟报馆之间的联系人。”

“我来到德国之后,每隔一两年都会回去香港。我感觉到香港的政治气氛越来越绷紧,香港人在谈论不同的政治议题的时候,他们的感觉也在不断地变化。”林先生说。

德国各界反应很正面 主动伸援手

林先生表示,反送中公开信在德国发表之后,德国社会上极大部分人的反应都很正面,“公开信登出以后,我收到很多采访的要求跟私人的信息。他们跟我说,‘十分欣赏你们的动机,也希望可以帮助。’”

他谈到,“很多人通过登报的计划,知道了我们的情况,伸出了援手。比方说在柏林,已经有非常多的德国人也参与集会或其它有关的行动。可以说他们的反应非常正面。”

林先生表示,“我身边的人都很清楚这个运动发起的背景。我的家人、同事,还有很多德国人,主动表示支持,也有些实质的帮助,比方说翻译或是在联络上有什么资料需要去查询,他们也有帮助我。”

在德国政界对于反送中公开信的反应也很积极,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9名议员在6月27日发表联署声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权不容磋商》,呼吁香港政府正式撤《逃犯条例》。此外,包括德国国际人权组织、德国为了压迫民族协会等人权团体也都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

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赛伯特(Steffen Seibert)于8月16日表示,德国政府呼吁中国(中共)应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解决香港抗议运动。赛伯特强调了言论自由和法治,他敦促中国(中共)遵守基本法。他还重申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观点,“必须尽一切努力避免暴力,并通过对话找到解决途径”。

林先生还介绍说,“欧洲议会在6月中旬也谈论了香港的议题,发起人是德国绿党的一位议员,希望在9月份复会时,看还有什么能够帮助香港,我们也在安排之中。”

《逃犯条例》修例已超越政治 引发港人恐惧从而抗争

为什么这次会有这么多香港人参与反送中,林先生认为,从雨伞运动到现在,香港人民对民主的诉求还是非常强烈,《逃犯条例》风波其实只是一个引药,把炸弹给引爆。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香港人参与,就是修例的问题其实已经超越了政治的问题,而是恐惧的问题。

“不是说我要什么,我追求什么政治的理念,不是的,这里是每个香港人都可以亲身感受到,这样的条例通过以后,对于他们在香港的人身和言论自由的危害有多大,所以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问题,因为恐惧而让香港人站出来。不是一个普通的政治问题,是由于恐惧产生的不安,所以他们要出来反对送中法案。”

只谈生意 不顾人权的做法非常短视

香港反送中运动要得到德国工商界特别是大公司的声援,目前尚有一定的困难。林先生谈到两点原因。

第一点,很多德国人认为,中国在经济上有这样的实力就是成功了,我们跟中国做生意,我们应该学习他们的模式,这是一个非常天真的看法,因为中国的经济成就是用了很多普世价值来交换的。跟他们做生意,只谈钱不谈其它的事,这是非常天真的说法。

第二点,很多大公司和商人因为不想开罪中共,不去谈及它的人权问题,这种做法是非常非常短视的。

“因为香港历来是有法治、有自由,有一个独立的法律体系的城市,非常多的资金跟商贸往来都是经过香港的。如果香港变成了和上海或深圳一样的城市,德国就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窗口,或者说是在亚洲的据点,往后他们跟内地做生意的难度将会大大的提高。失去了香港这个自由的窗口,对运营商还是会有长远的负面影响。我觉得很多德国人也没有看见这一点。”

做好自己的本分 相信有光明的一天

当然,有些人认为德国离香港那么远,港人在德国做这些没有多少用。针对这个问题,林先生表示,这要从两个角度来谈。

“第一个角度,在国外的香港人支持香港反修例,已经过了有没有用的这个问题了。因为不管有没有用,我们都要尝试,没有用也好,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我就不能光坐在电脑面前看香港的示威者承受这么多警察的暴力,他们的诉求没有得到答复。这是个人对自己的要求。不管有没有用我们都要做好自己的本分。”

“第二个的角度,欧洲的议会谈论过香港问题,德国也有议员为香港人发声,外侨也对香港的今后表示关注,我非常相信有些时候影响或效果不能说一时三刻就可以呈现出来。我们好像在种下一颗种子,让德国人知道,香港的局势越来越严重。到了有什么重大的事故在香港出现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反应。”

“对于这些民主自由的追求,是很难一两天就可以看见成果,可是这些重要的价值要坚持下去,我相信每个人都很清楚,不是说我们今天就可以成功,就可以完成了我们的抗争,可我还是相信还有光明的一天。”#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8-29 8: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