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反送中拘留中心 恐怖疑云笼罩

图为香港“新屋岭”拘留中心 。(谷歌地图)

人气: 149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8日讯】大家好,我是大宇,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

位于香港边界的“新屋岭拘留中心”,紧邻深圳罗湖区,距离文锦渡口岸仅有几百米,周围野岭荒山。这里1970年代就开始运作,主要用于遣返偷渡者。据香港《壹周刊》采访,附近长大的村民都不知道有这个拘留设施的存在。

今年8月5号开始,警方把很多被捕的反送中示威者,送到“新屋岭拘留中心”进行拘押。仅在8月11号警民冲突的当晚,在铜锣湾和尖沙咀被捕的54名示威者,就被送到这里。围绕新屋岭的恐怖疑云骤起。

私刑?轮奸?反送中被捕者在香港新屋岭拘留中心遭遇了什么?而林郑月娥正酝酿“紧急法”对付示威者。

31人受伤送医 警方证实“传言”非空穴来风

早在8月13号,就有消息在网上说,有30多名年纪在16到18岁的被捕年轻人,被警察送到北区医院求诊,他们全都骨折,怀疑遭到私刑。在很多人讨论这个消息真实性的时候。8月20号,香港警方高级警司李桂华在记者会表示,8月11号警民冲突中,有54名被捕人士,被送到了新屋岭拘留中心关押,其中31人送到医院治疗,其中6人伤势严重,其他大部分人是轻伤。

8月27号,香港警方高级警司江永祥,在例行记者会上再次提到这件事,他表示,新屋岭11号当晚处理超过50名在铜锣湾、尖沙咀的被捕者,其中约30人要求看医生,6个人骨折。江永祥指出,这些人受的伤,都是在抓他们的时候造成的,并不是在新屋岭拘留所关押后才受伤。

警方的回答,部分与之前网上的传言相符。虽然不能完整确认传言的真实性,但是至少说明,这个所谓“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这一点,给其它的传言,蒙上恐怖的阴影。

被捕青年遭打至脑出血 警方无法回答

我们还记得,在8月11号晚,香港NOW新闻记者,在铜锣湾拍到,警察将一根竹棍插到了被捕示威者的背包,遭外界批评警方做法不坦荡。3天后,《香港苹果日报》的报导揭示,这名青年的名字叫伍绰霖,今年18岁,他的母亲后来在脸书上留言说:自己的儿子在被捕时没有受伤,但是被捕后被警察打到“脑出血”,要在医院留医诊治。她要求警方解释,否则誓不罢休。报导还提到,这名伍绰霖就是被关押在新屋岭拘留中心。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也在官方脸书引用了伍绰霖母亲的贴文。

8月12号,香港高级警司李桂华在记者会上回应这件事的时候说,手头没有资料,对伍绰霖被打到脑出血的质疑,还要继续了解。但他也说明,知道伍绰霖事后要送医院,可是不了解他的伤势。

录口供无律师陪伴 求见律师50次都难成

在香港,被捕之后,被捕者有权利要求以电话、书面或亲自联络的方式,求见律师。被捕人士有权会见律师,在录口供之前尤其重要。

但是,8月27号,香港高级警司江永祥透露,8月11号关押在新屋岭的54名示威者中,有36人曾见到了律师,18人在没有律师陪同的情况下录了口供。记者追问是否警方没有安排被捕者见律师,江永祥回答说,当晚只有2—3个律师到场。但是,他的说法随即遭到民权观察反驳。民权观察发新闻稿说,8月11号当晚,民权观察与其它团体的义务律师,一共超过10个人赶去新屋岭,要求跟被捕者进行法律探访,但只有2—3名律师成功,大部分被警方拒绝。另有律师透露,当晚警方只安排了一间会面室给被捕者。

民权观察并提到,也有被捕者曾向警方要求见律师,超过50次,都不能见到律师;还有至少3个人,他们提出要求24小时后才见到律师,并且警方已经录取了警诫供词。

“轮奸”传闻还未证实 香港青年心头疑云笼罩

近日,有关新屋岭,还有一个网络传言,但这个传言得到了香港青年的热切关注。就是在新屋岭拘留中心,有女性示威者遭受“轮奸”。

香港民运人士、前学联秘书长岑敖晖8月27号在立场新闻发文,题目是“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说,不愿相信811被捕女示威者在新屋岭被轮奸是真的。他说看到消息后,浑身发抖,胃痛反胃作呕,还不断告诉自己:希望是炒车。香港网络大典解释,“炒车”的意思是没看清全盘事实,就急着表态。也就是说,岑敖晖不愿相信这些是真实的。

接着,岑敖晖用了一系列排比表达自己的心情,他说:我们不愿相信,警察对市民头部开枪,但今天成了常态;不愿相信,内地公安混入警队;不愿相信,被捕者在警署内被虐打;不愿相信,女被捕者遭到性凌辱。结果,这些一一出现。

我们知道,近日,一名被捕的示威者吕小姐,在一次记者会上表示,自己遭到女警察全裸搜身,而且被女警用笔敲打大腿内侧,期间还有十多个男警察在房外观看。香港警司戚夏瑜周二在警方记者会解释,自己翻看了相关闭路电视和警员记事册,认为事实吕小姐陈述与事实不符,吕小姐当时还穿着内衣,而且没有被拍打腿部,也没有男警察在室外。

不过,协助吕小姐的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周二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她与律师坚信吕小姐,因为每次她陈述经历,细节都很一致,而且陈淑庄指,警察不会把“错误”记录在册。但警方也表示,事主不满可以继续向警方投诉。

我们还知道,8月20号,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公布了一段香港警察,在医院“紊乱病人休息室”,对一名61岁老人实施私刑的录像。在强有力的证据下,警察当天就逮捕了三名涉事警员。

不少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和示威者认为,如果没有公开的监控录像等有力证据,很多对警方的投诉案,会石沉大海,或被警方否认。

反送中 两边都酝酿“升级”行动 林郑考虑“紧急法”

在面对持续的警察暴力,香港反送中示威者中的“勇武派”,也越来越多的采用暴力的方式回应。

我们在8月25号晚,一段示威者冲击警察的画面中可以看到,大批示威者手拿木棍、铁棒等器具,追逐警察,看上去很像“揭竿而起”的场面。哪知近日,已经有人在讨论相关的议题。

一位署名Spark Tsang的作者,8月22号发表题为“正视警暴,理性升级 ─ 从抗争到起义”(立场新闻发表),当中讨论到:如果集会、游行、绝食、堵路、冲击、罢工、登报、不合作运动等等都不管用的时候,运动要如何“升级”呢?他提出了一种假设,就是抗争要实现“质”的升级,作者写道,质的升级的基本逻辑在于:政府既然是人民的公仆,公权力既然来自人民授权;如此一来当政府失能,首长无道,则人民可以收回这个授权。作者的意思我们就不再往下讲了,但是他在文章起首就强调:文章纯属学术讨论,绝无任何煽动性质,爱包容爱法治爱自己。

这位作者所讨论的问题,完全还不是示威者的诉求。香港的示威者依然在通常的理性抗争轨道上,升级行动,例如增加罢课、罢工、集会和游行的频次或时间等。包括设定死线,超过8月31号港府再不回应诉求,将在9月1号香港机场,再办“和你飞”集会;9月2日到3日,全港连续两天三罢行动等。

就在示威者讨论如何升级抗争行动的同时,香港林郑月娥政府,也在酝酿新一波行动。

林郑在8月27号的记者会上,再次拒绝回应香港民间的“五大诉求”。

《香港01》引述建制派消息报导,港府短期内都不会回应“五大诉求”,因为即使答应1到2项诉求,示威者肯定不会接受,但一次回应5个诉求,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消息并特别指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会重挫警队士气,所以港府决定一动不如一静,与示威者打“消耗战”。这一策略的具体办法是,1)警方暴力应对示威者,每次活动,能多抓就多抓,只有抓光示威者中的“勇武派”核心分子,示威行动才可能平息。而香港警方公布数字,6月9日到8月25日,已有至少811人被抓。

而也有海外媒体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林郑月娥政府正在考虑,实施香港法例的第241章《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香港民主党议员涂谨申表示,政府实施这一《紧急法》,等同变相戒严。《紧急法》内容包括,对刊物、照片、通讯方法的检查、管制和压制;可以进行逮捕乃至递解出境等。对反送中示威者的具体威胁包括:他们用来通讯的telegram可能会被禁止,示威活动中,可能会禁止遮挡面部。而示威者遮挡面部的原因至少有两个,一是保护眼睛和防止催泪瓦斯,二是防止被记录模样,从而遭到当局秋后算账;《紧急法》还可以取消和平集会。

涂谨申认为,这一法令一旦实施,将对中美关系、香港特殊贸易地位带来灾难性影响,而且会更加激起民愤,导致进一步对立。

目前,香港反送中局势,依然不轻松,每天都可能有重要的事件发生。我们会持续为您关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您订阅、按赞和留言,您也可以点击小铃铛图案,可以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新节目上传的通知。

好,感谢您的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8-28 7: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