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秋月仔

作者:沙山怀若

想法的改变,让秋月仔的心情更加平和,脸上更加慈祥,人缘也越来越好,许多村人都喜欢来陪她说说话。 (Fotolia)
人气: 139
【字号】    
   标签: tags:

秋月仔是87岁的欧巴桑,老伴已经离开人世二十几年了,留下她一个人住在乡下的矮厝,独自打理生活。她时常坐在门口,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让她觉得自己并不孤单,偶尔也会与路过的村人微笑招呼。

那种灿烂的微笑,亲切的招呼,是打从去年才绽放在那皱褶脸上的,让那干瘪的脸庞因为重新获得滋润而光采起来,让人觉得非常有活力,而并非是一个垂垂老矣的妇人。

原来村人早就看到了她的转变,那是去年秋月仔的邻居兰仔突然死了儿子,兰仔比秋月仔小7岁,她那爱喝酒的儿子与我同年,每每都要伸手跟兰仔拿钱买酒喝。他喝酒不节制,结果重度肝硬化,那天晚上只当腹痛,送医后,并发急性肝衰竭,再也救不起来了。

当这个不肖子去世,村人都替兰仔感到如释重负,以为兰仔可以摆脱纠缠,从此就不必受气了。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出殡那天,兰仔却哭得死去活来,原来这个不肖子终究占据了兰仔内心的一片空间。

秋月仔看在眼里,这种丧子之痛她能体会,就像当初她失去老伴那样,顿时让她的心灵失去依靠。她不习惯住在都市,选择寡居在乡下,住在四十几年的老厝里,让她随时感受到老伴的陪伴,精神上有了些安慰。

然而事实上,早期她内心是很不平衡的。她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却没有人愿意跟她住在乡下,而且很少回来探视她,造成她很大的怨叹。她会替大儿子的离婚感到悲伤,每回看到返乡的他,都让她觉得有所缺憾;至于生活优渥的二儿子,却极少回来探望她,她会因此而埋怨二儿子的不孝,埋怨二媳妇的不贴心;更会因盼望着女儿回来,而落空失望。

这样的忧愁哀怨,就纠结在那饱受风霜的脸上,可是自从去年,她看到兰仔在不肖子出殡日痛哭的情形,她就醒悟了,原来孩子是出自她身上的一块肉,再怎么不好,在内心深处,她还是深深的爱着他们。从此,源自原始的母爱,顿时柔软了她那刚硬的心,让她一改怨叹的习惯,取而代之的是关爱的口吻。

于是每逢村人相问,她就替她的儿子女儿说好话,甚至站在他们的立场说:他们要拼事业,又要顾家庭,真的是非常劳累,我现在一个人住在乡下,一切还能自理,就要好好照顾自己,让子女能够放心的去拼生活。

也就是这种想法的改变,让秋月仔的心情更加平和,脸上更加慈祥,人缘也越来越好,许多村人都喜欢来陪她说说话。而每当我骑车路过她家,也会特地下车,跟她攀谈几句,然后我才发现,她越来越会说笑了。◇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