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80%不良反应

人气 9268

【大纪元2020年07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7月6日,星期一。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我们在病毒有眼睛的板块,播出了一部由英文新唐人团队制作的纪录片,反响非常好。从信息量和制作,都堪称一流。然后沐阳给加上了中文配音,所以有幸在新闻看点频道播放。还没有收看的各位,请抓紧哦。

刚才说到信息提醒,这个问题不得不再说几句。从上周开始,我们发现“掉粉”现象非常严重,前台和后台看到的人数差别高达近4000多人。大家可能看到我的订阅量是44万3千多人,但我们在后台看到的数字只有43万9000多人。几乎每天都掉几百,甚至上千。

我了解了一下,北美的多个YouTube大V都和我差不多。像文昭、陈破空、吴建民、江峰这几位,还有大宇的《新闻拍案惊奇》,唐浩的《世界的十字路口》等等,也都是几百上千的掉粉,而且也都是前台后台两个数字。

另外还有一个现象,现在黄标很严重。我们的节目只要上传,不管有没有敏感字,立刻就给打上黄标。可见YouTube对我们的打压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不知道YouTube团队中有多少被中共染红的势力,希望有知情的朋友,可以向我们提供一些可靠的资料讯息。

我们周一到周六,都有新的节目上传。如果大家收不到提醒,您可以搜索新闻看点,或者李沐阳,都能找到我们的节目。

还有,就是希望大家在视频下方留言的时候,都能输入“我们需要真相”这几个字,一起向YouTube表达抗议。

下面开始今天的60秒看世界。

60秒看世界

继英文大纪元发起“拒绝中共”的倡议后,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也发起了“解体中共恶魔”的倡议。仅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的上午,十多名义工在社区征集到560多个签名。签名人包括白人、西语裔、韩裔和非洲裔等多族裔民众。

大陆知名法学家许章润今天被警方带走,警方电话告知许章润的太太,许先生被抓是因为“嫖娼”。但许先生的朋友指,许章润被抓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抨击中共当局的书。

今年上半年,中共官方称,南方的洪涝灾害已经造成26个省区1770多万人受灾。但外界认为,中共又在掩盖真相,真实情况远超中共公布的数字。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最新研究发现,最近中共病毒(冠状病毒)的传播速度在加快,变异的病毒传播力可能要高出6倍。目前世界各国都在抢时间研制疫苗,但中共军委允许疫苗跳过常规的3期试验,直接供军人接种,不过接种疫苗的大约80%的士兵出现了不良反应。

另外,对中共病毒的来源调查又有了新情况。早在2013年,中共可能就已经发现了类似于这次大流行的冠状病毒,并且造成6人感染,其中3人死亡。

病毒传播速度加快

截止到今天早上6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冠状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在全球已经感染了1155万9200多人,死亡53万6700多人。

世界卫生组织通知,美国、巴西和印度等国的感染正在扩大,扩散速度也在加快。仅今年6月一个月,确诊病例数就高达595万6224万人,占前6个月确诊病例的55%。

韩国的疫情也从4日开始,连续3天出现60多名确诊患者,达到了今年4月初的水平。《朝鲜日报》引述韩国防疫官员的话表示,一线流行病学调查官们说,最近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部分变异群传播力“可能要高出6倍”。

美国研究人员2日在国际学术刊物《细胞》(Cell)上发表文章表示,对999名英国患者的调查结果显示,现在病毒的浓度是初期的6倍左右,传染扩散速度也会相应加快。

2013年中国已发现病毒?

病毒变异后传播速度加快,使人们还没来得及完全放松的神经又绷紧了。从武汉最初发现疫情到现在,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但是对于病毒源头,中共一直不允许国际独立调查。

中共遮遮掩掩,横三阻四,令人相当怀疑它的动机。因为只有找到病毒源头,才可能真正有效阻断病毒的传播。虽然中共不允许国际专家进入中国独立调查,但狐狸尾巴还是会时不时的露出来。

昨天(5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报导,早在2013年,中国的科学家就在云南一座废弃矿场发现了一种病毒,与正在流行的中共病毒相似度高达96.2%。

报导表示,中国的科学家在这个蝙蝠出没的铜矿场取得病毒样本,随后送往武汉实验室。此前,云南出现了一种神秘的疾病,6名处理蝙蝠粪便的男子感染了严重肺炎。

一名在急诊室照顾这些病人的医疗主管指出,其中3人可能是因为蝙蝠传播的冠状病毒而死亡。这些人都有发烧、咳嗽及肺炎的症状,有关方面对他们进行SARS检测,其中4人抗体呈现阳性反应,其中2人在接受检测前已经死亡。

武汉实验室的测试表明,患者体内有一种先前不为人知的病毒抗体,病毒基因组与SARS病毒相似。不过《星期日泰晤士报》表示,找不到有关这种新病毒和死于这种病毒的3名患者的任何消息。

图为中共病毒的示意图。(Shutterstock)

武汉病毒所自相矛盾

报道称,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石正丽随即带领一组科学家调查了发生疫情的矿洞。在蝙蝠的粪便中发现了152个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其中有一个类似于SARS的“新毒株”。

今年2月,武汉疫情最严重的阶段,有“蝙蝠女郎”之称的石正丽在《自然》杂志发表一份研究报告。其中表示,正在流行的病毒和2013年在云南取得的、名为RaTG13的冠状病毒相似度高达96.2%。

报告提供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储的RaTG13的毒株讯息,与正在流行的中共病毒的基因组高度相似。

石正丽没有说明RaTG13病毒毒株是不是活的。《星期日泰晤士报》指出,“几乎可以肯定”,RaTG13和废弃矿场中找到的病毒一样。

但今年5月,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表示,实验室没有RaTG13的活样本,因此不太可能流出来。

王延轶的说法,是在给石正丽补漏吗?如果是补漏,为何要在几个月之后才来补漏呢?这些可能要等到国际调查之后,才有定论。如果没有国际独立调查,人们对病毒从武汉病毒所流出的说法可能会一直存在。

肆虐全球,让医学专家难以解释的病毒。(大纪元)

病毒是否实验室流出?专家有不同说法

对于病毒来源,很早就有人分析,可能是从武汉病毒所流出的。但其中也有一些问题。科学家表示,病毒样本间的差异,可能代表着有几十年的演化差距。RaTG13如果转化成COVID-2019,可能需要20—50年才能完全相同。

武汉实验室没有回应《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查询。

伦敦大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教授希伯德(Martin Hibberd)认为,病毒变异进化要跨越这个时间“异常的困难”。他说,“我不认为能够轻易操纵一个病毒去变成另一个病毒。”

但美国罗格斯大学瓦斯克曼微生物研究所教授艾布莱特(Richard Ebright)认为,以病毒在今年出现的发展速度变化,并非不可能,“当病毒宿主改变以及适应一个新宿主时,它的进化性改变会是更多”。

艾布莱特指出,“RaTG13有可能、特别是如果它在2016年11月之前进入人体,或者会出现使它能够变成COVID-19的速率的适应过程,这种(加速变化的)可能性是明显的。”

疫苗竞赛

对病毒来源,专家们莫衷一是,但并不妨碍人们对疫苗的研发,甚至各国药业之间展开了竞赛。《财富》杂志引述香港大学法学教授、药品专利专家布莱恩·莫库里奥的说法,第一个开发出疫苗,除了能够更好的防疫之外,还可以带来类似“彩票头奖”的奖励。

莫库里奥表示,因为全球专利制度相对有利于“赢家通吃”。生产出疫苗的公司很可能会身价暴涨,成功研发疫苗的国家,拥有疫苗分发的决定权。

美国之音报导,德国主管疫苗审批的联邦机构保罗·埃尔利希研究所表示,不久就将有一种廉价疫苗问世,另两个疫苗研究项目也有长足进展。

美国药厂莫德纳公司5月18日宣布,研发中的疫苗针对少数志愿者进行的第一阶段临床试验,获得“积极中期”结果。

英国方面也在5月中旬表示,牛津大学主持的疫苗临床试验进展顺利,如果获得成功,今年9月药厂可为英国生产出3000万剂疫苗。

而中方宣布,一款疫苗已经被中共军委批准在军队使用。

习亲自管控疫苗?

6月29日,位于天津的康希诺生物发布公告,与中共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团队联合开发的疫苗Ad5-nCoV引发免疫效应。

陈薇是中共军方的首席生化专家。在武汉爆发病毒疫情后,澎湃新闻报导称,她在1月底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当时我们就猜测,生化专家进驻武毒所,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康希诺在公告中表示,这款疫苗接种范围受到军方的管控,没有军方最高当局的批准,不得扩大接种范围。

身兼多职的习近平是中共军委主席,康希诺所称的“军方最高当局”,可能指的是他。就是说,疫苗这个事可能是习近平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可见中共对疫苗的重视程度。

但是疫苗的效果究竟如何呢?

跳过常规试验,中共士兵成“小白鼠”?

6月22日,康希诺在国际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临床试验结果,显示疫苗安全,所有接种人士都有免疫反应。

29日的公告中表示,这款疫苗已经在中国大陆展开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目前已经得到了中共军委批准,在中共军队中使用。

公告中称,中共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在6月25日已经颁发批件,指这些疫苗是军队“特需药品”,有效期1年。《苹果日报》表示,这意味着“疫苗可跳过常规的3期试验,直接供军人接种”。

各国都在争分夺秒研制疫苗,多种疫苗已经在进入大规模人体测试阶段,以检测那一种疫苗真正有效。《柳叶刀》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疫苗最先有108人接受了临床测试,有75%—83%的人出现了不良反应。(Getty Images)

大家知道,疫苗是否成功,它的标志有3点:安全性、有效性和可及性。“可及性”指的是人们能够以可以承担的价格,安全地、实际地获得适当、高质量以及文化上可接受的药品,并且可以方便地获得合理使用药品的相关信息。

这3个标志当中,前两个是最为重要的。大陆第一财经指出,“临床一期和二期试验主要是验证疫苗的安全性,而疫苗作为终结疫情的关键因素,它的最终的成功是建立在大规模的三期临床试验之上的。”

文章引述一位病毒学家的话指出,“三期临床试验往往需要上万人的规模”。但现在中共在可能经过了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后,就直接给中共士兵接种。

《柳叶刀》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最先有108人接受了临床测试。不同剂量的接种者,有75%—83%的人出现了不良反应。最常见的副作用是54%的人注射部位疼痛,其次是46%的人发烧,44%的人乏力,39%的人头痛和17%的人肌肉疼。

这背后反映着什么问题呢?难道是军队内部的疫情太严重,等不及第3期的临床试验了?如果不是军队内部疫情太重,那是否是说,中共把士兵当成了小白鼠,拿他们做试验呢?

据了解,美国计划在7月份发起大规模的临床试验,每个疫苗将招募二三万志愿者。英国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也计划在二期试验中招募1万名受试者。

而中共早前多次传出假疫苗、毒疫苗事件,人们的伤痛还在。已经不寒而栗的百姓,有多少人还会愿意当中共的试验品呢?如果找不到志愿者,中共的疫苗研发3期试验就会处于停滞状态。

而为了抢在别的国家前面,中共也只有强制军队的普通士兵去做试验品,但军队官员暂时是不会注射的。这种事中共不会直接说拿士兵做试验,它要找一个迷惑人的借口:给军队使用,但实际就是把士兵当成了小白鼠。

*****

中国自然灾害年增逾4成

我们希望疫苗赶紧研发成功,不管是哪个国家研制成功,都是好事,而且越快越好。因为中共病毒已经为祸人间太久了,夺走了太多人的生命。

很多人认为,这场大瘟疫是3分天灾,7分人祸。因为当初中共隐瞒疫情,信息不透明,所以造成了病毒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快速扩散,使全世界人遭难。

这种做法,自然会引起天地震怒,我们经常看到网友在留言中表达这一类的观点。上天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对中共进行惩罚,也就是天灭中共。

今天,中共应急管理部公布一组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境内的各种自然灾害,共造成4960.9万人次受灾。这比去年同期大增了41.5%,直接经济损失812.4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增长了15.3%。

目前南方正在发生的洪灾,已经造成了26个省区1770.7万人次受灾。其中119人死亡或失踪,84.8万人次被紧急迁移安置。另外有1.5万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393.1亿元。

中共公布的数字,并不包括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的伤害,仅仅是洪涝、风雹和地质灾害等。

统计数字显示,上半年全国平均降水量比常年同期多出了7%,导致19个省区的309条河川水位超出警戒线,其中12条河川水位创下历史新高。

另外今年上半年的地震也不少,5.0级以上的地震有17次,比历史同期偏多,但没有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武汉遇最强暴雨

武汉是中共病毒疫情的始发地,病毒还没有完全退去,现在又开始遭受洪灾。

今天早晨5点开始,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在不到2个小时当中,就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连续提升了2级,从4级提升到2级。

根据记录,从昨天上午9点到今天早晨6点,武汉最大累积降雨量是426.6毫米,是有历史纪录以来最大的单日降雨量。

网络视频显示,武汉闹市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公交巴士在水中破浪前行。而有的私家车,则几乎被水淹没。

7月5日、6日,武汉市连续下雨,并且录得有历史记录以来单日降雨量最大值。网传视频显示,市区多地被淹水,街道成河。还有人触电身亡。(视频截图合成)
7月5日、6日,武汉市连续下雨,并且录得有历史记录以来单日降雨量最大值。网传视频显示,市区多地被淹水,街道成河。还有人触电身亡。(视频截图合成)

湖北荆门市也在今天上午11点启动了防汛应急3级响应。网络视频显示,荆门市政府的大门已经被水淹了,水面几乎与门口的花坛平齐。值班人员介绍,从昨天到今天,荆门市下了一夜的大雨。由于城区的几个湖泊和渠水漫溢,没有地方排水。

中午12点,荆州市官方微博称,江河湖库水位快速上涨,长湖超警戒水位,且水位在继续上涨,洪湖将超警戒水位,形势严峻。

安徽宣城市也在今天降下了暴雨,中午时分,宣城市旌德县三溪镇境内的一座有400年历史的古桥“乐成桥”被洪水冲毁垮塌。

上海在今天上午10点05分也发出了暴风雨黄色预警,市防汛指挥部启动了3级应急响应。

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表示,昨晚8点到今早8点,攀西地区、川西高原、盆地南部和东北部有大暴雨,凉山州冕宁县、泸州市古蔺县的局部地区有大暴雨。

水利部门估计,未来5天,重庆至上海的长江流域将会持续降雨。长江中游水位将会持续上升,陆续突破警戒水位。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长江流域的主汛期往往出现在七八月份。也就是说,现在很可能是刚刚开始进入主汛期阶段。所以我们提醒当地民众,做好各种相应的防护准备,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

我们说过无数次,中共不会真的珍惜人们的生命,它只在乎政权是否稳定和自己的利益是否受到损失。

许章润“嫖娼”了?

今天,大陆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十多名警察从北京的家中给带走了。当局电话中告知许章润的太太,许先生被抓,是因为“在四川成都嫖娼”。许章润的朋友对德国之声表示,“这纯属是对许先生毫无下限的诬陷”。

许先生的朋友联系上许家的保姆,保姆不断说自己“很害怕”。所透露的消息也是“前言不搭后语”,怀疑保姆可能已经被警告了。

这位朋友表示,原本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今年上半年要出版许先生过去3年发表过的10篇文章。但是后来,中共当局与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社长都警告他后,这本书就没有出版。之后纽约一家出版社在2周前刚刚出版了这本书。

这本书中的6篇文章都是在2018年完成。按照天干地支的排序,2018年是戊戌年,所以书的名字就叫做《戊戌六章》。另外4篇文章分别是在2016年和2017年完成,因为主题相近,所以一并收录在书中。

两会期间,许章润的新作引起网路极大反响。(网路截图)

在许先生的朋友看来,当局抓捕许先生,最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这本书。因为许章润在过去3年中,多次公开发表文章,抨击中共最高领导人和中共政府。

也就是说,所谓“嫖娼说”,只不过是当局实施迫害的一个借口。而这个借口,中共屡屡使用。因为这个罪名既可以达到污名化,又可以使一个人被中共消失。

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中共大搞文字狱,就是因为恐惧,恐惧它的政权被几个方块字压垮。

但是抓走许章润,就可以避免中共政权的垮塌吗?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共官员就不怕被国际制裁吗?

川普将有制裁中共行动

今天白宫幕僚长马克·米道斯(Mark Meadows)表示,川普(特朗普)总统正考虑针对中国(中共)、制造业和移民发布几个行政令,以及与中国(中共)打交道的问题。美国需要重新设定平衡关系。

米道斯说,当国会“不对中国(中共)采取行动”时,川普将采取行动。他说“我们有一些行政命令”,“我们(美国)将研究一下如何确保中国问题得到解决;我们(美国)如何将制造业从海外带回来,以确保美国工人得到支持;我们(美国)也将研究一些与移民有关的问题;我们(美国)将查看与处方药价格相关的一些问题。”

他强调说,“在国会无法完成的时候,我们(川普总统)将会完成它们。”他还补充说,这些指令将展示“当国会不采取行动时,椭圆形办公室实际在推进业务。”

川普夫妇参加美国独立日庆典。(SAUL LOEB / AFP)

与此同时,川普在今天早上发推文,又一次表达了他对北京隐瞒疫情的不满。他说,中国(中共)给美国和全球其它地区带来了巨大损失。

在美国独立日,川普的讲话中也提到了中共病毒的问题。他说病毒来自中国,中共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其实川普此前曾多次对中共表达过不满,也表示要中共承担责任。外界认为,在美国总统大选渐入高潮的阶段,川普如果拿出切实有效的制裁中共的措施,将会为他赢得更多的选票。

而彭博社引述华府官员的消息,川普正在考虑二三项对付中共的行动,将在未来几天内对外公布。川普将会有什么样的行动呢?我们拭目以待。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欢迎周一到周六,每天准时收看我们的新节目。也请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周围的朋友。

中共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已经引起了整个世界的震惊。特别是美国,《香港自治法案》已经在参众两院全票通过。这个法案将对破坏香港自治、侵犯人权的中共、港共官员实施制裁。这对中共官员是一个极大的冲击,将会对中共政权形成一定的影响。但如果川普政府同时采用另外一招:围魏救赵,或许威力更大。

欢迎您加入我们的会员,来了解这个威力巨大的治共方法。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美4锤制裁京港 中共硬扛底气何来
【新闻看点】红色恐怖逼香港 北京恐惧什么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最热视频
【独家视频】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