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禁少数民族语言授课 蒙古人抗议文化灭绝

人气 1481

【大纪元2020年08月2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吴雪儿综合报导)中共内蒙古政府教育厅发文称,从9月1日新学期开始,内蒙古、甘肃、吉林、辽宁、青海、四川等六省民族地区的所有中、小学,在语文、政治、历史三科目中,逐步统一使用统编的国语教材,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授课。中共此举被指是实行民族文化灭绝政策,不仅激起海外蒙古人的愤慨,也让国内蒙古民众愤怒。

文件称,今年秋季起,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先使用统编《语文》教材,2021年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统编《道德与法治》(政治)教材,2022年初中一年级使用统编《历史》教材。

碰触蒙族底线 海外蒙古人抗议

自由亚洲电台8月25日援引现旅居美国的蒙古人诺民的话说,很多蒙古族家长不满中共政府取消母语教学的做法。诺民说,在民族学校,蒙语文曾被称为语文,但现在被称为“蒙语文课”。

他说:“这一次在小学一年级开始教汉语和增加汉语社会科目的行为,确实在海外蒙古人当中引起强烈的反对,他们(中共)触碰了蒙古人的底线,也低估了蒙古人保护自己文化的决心。现在不管是在日本的内蒙古人,还是在其它国家生活的内蒙古人,他们积极参与了搜集关于此次行为的文件和报导。同时也在组织各种活动抵抗政府的愚蠢行为。”

报导指,内蒙古官方除了在民族学校推行汉语授课外,教育厅还下达《关于建立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工作日报告、零报告制度的通知》,要求各盟市教育局及时掌握各地各学校工作推进情况,设立信息报告联络员,增强政治敏锐性和信息反应能力,坚持早发现早报告,加强一线信息反映实况、汇总和上报。包括每日报告、每季报告,并且要经过主要领导签字后逐级上报。

近期,内蒙古微信群有人热议有关停止蒙古语授课,被公安封群拘捕。旅居日本的蒙古族人忽必斯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家长们组成了三个家长群,都在讨论此事。结果今天早晨,公安将这个群主抓走。一个群有500个人,三个群有1,500人。”

8月23日晚上,用户大约有40万的中国境内唯一的一个蒙语社交平台Bainu也因为网民发表反对“双语教学”的言论后被北京当局封掉。

席海明:勿坐视一民族文化被消灭

旅居德国的南蒙古议会主席席海明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共政府此举明显是要对蒙古民族实行文化灭绝政策:“它是要同化和消灭其他民族的文化,这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和践踏,我们蒙古人一定会反抗到底。我们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不要坐视一个民族古老的文化被消亡这种情况,在21世纪的世界发生。”

旅居德国的南蒙古议会主席席海明认为,中共强推国语教材明显是要对蒙古民族实行文化灭绝政策。图为2019年9月14日多团体齐聚德国科隆谴责中共,声援香港民众五大诉求,席海明在集会上发言。(黄芩/大纪元)

另据美国之音引述内蒙古牧民达古拉看法指,当地小学在过去是从三年级开始学汉语,现在二年级就开始要学汉语课,而且除蒙语课以外全部用汉语讲课,令家长们不满。一些家长致电中国教育部信访办,表达他们的诉求。

内蒙古大学蒙古语教授特古斯巴雅尔于上个月发表的文章指,双语教育恐会导致母语教育和汉语教育的分离和对立,并有牺牲、抛弃和忽略蒙古语言文字教育的倾向。

另据美国之音报导,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24日发布的新闻稿指,最近,南蒙古社会各界的抗议活动正在升级。该社团曾披露北京当局的秘密计划:数十年的文化灭绝运动的最后阶段要消灭南蒙古的蒙文教育。

内蒙人拟9·1办示威游行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主任恩赫巴图说,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在内蒙古推行消灭蒙古语教育的政策。对于9月1日要推行的语言政策,蒙语教育的学校当局早于今年6月初就口头向老师传达指示。现在几乎所有南蒙古社会各阶层民众都在抗议,甚至有的准备要在9月1日进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海外蒙古人权活动人士通常将辽宁、黑龙江、吉林等地的数十万蒙古人居住地区称为“南蒙古”。

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忽必斯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国(中共)在内蒙古自治区实行的所谓民族语言教育的改革。对于蒙古人的冲击很大。蒙古人在网上纷纷谴责中共的这种做法,都在表示抗议,甚至有蒙古人表示,如果从小学一年级对孩子实行中文教育,他们可以选择拒绝送孩子们去上学。”

中国社会科学网于2016年11月25日发表的一篇题为“语言认知与民族身份构建”的文章中指:“语言作为一种文化遗产不仅承载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传统,也在民族与国家意识形成过程中帮助构建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整体身份。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语言和文化是等同的,语言如果不能承载相应的文化,势必导致学习者身份的迷失。”

而中共政权在消灭少数族裔的语言前,早就在中国大地把中国文字蹂躏得体无完肤。据九评编辑部巨著《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中写道:“在文化传统深厚的中国,为了切断中国人和传统文化的联系,早在共产党成立之前,共产主义就操纵了‘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思想道德、语言文学进行恶毒的攻击。‘白话文运动’、‘简化汉字运动’切断了中国人和传统文化的联系。中共建政之后,迅速完成了教育的国有化,把共产党文化作为教科书的基本内容,把几代中国人培养成了好勇斗狠的狼崽子。”

香港的广东话与普通话之争

广东话是香港的母语,过去曾经在不同时期出现过市民捍卫广东话的事件。

广东话是香港的母语,过去曾经在不同时期出现过市民捍卫广东话的事件。图为2014年9月4日香港中学生捍卫广东话行动。(宋祥龙/大纪元)

2010年,广州于7月25日及8月1日,两次发生民众上街撑粤语的运动。2018年10月7日,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对广东话的言论也引来社会的批评。他在一个港台节目中表示,全世界学中文,以普通话为主,只有香港700万人社会用广东话学中文,将来或会失去优势。他又说广东话很难代表全部港人母语,如少数族裔、潮州人等。据指,全球有一亿人讲广东话。

区议员谭凯邦于2018年5月在独立媒体发表文章《保卫广东话 绝不能心软》,指香港人的母语必定是广东话,绝对毋庸置疑,却因教育局网页胡乱引用没有研究过广东话的大陆学者之文章,引起轩然大波。

他提到,著名独裁者纳粹德国的希特勒曾说:“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

谭凯邦并认为,要应付这个长期战争,就要在日常生活做起,不能因一时心软就说普通话,“因为语言就是战争,而战场就在我们生活当中”。

他指出,在很多小学生学习的词语中,都是用了普通话的用词,例如“鱼蛋变成‘鱼丸子’、番茄变成‘西红柿’”。他认为,每位家长及老师都有责任扭转这个局面,“家长们可先由自己家庭教育做起,向子女说明哪一些是广东话的正确用词,应多说;以及哪一些是大陆用语,应停止使用”。

他建议可以再进一步,向家教会及校长提出意见,将“普教中”转回广东话教中文。

最后他说:“语言就是战争,普通话已攻下我方多个城池,如今是靠每一位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以铁石心肠,坚决捍卫广东话,才可以收复失地。最后,容我大大声、引以为傲地说一句:‘我的母语系广东话!’在这场语言战争,笔者一定是香港人的同行者。”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共在藏区主推普通话教育 藏人忧文化灭绝
中共给维族操办汉式婚礼 被批文化灭绝
内蒙古政法系高官与黑老大勾结细节曝光
中共禁止内蒙古等6省用少数民族语言授课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