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接受新唐人采访 纽约警官向中领馆请示

认中领馆为“老板” 纽约华裔警察被捕

人气 16001

【大纪元2020年09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美国纽约市皇后区111分局华裔社区联络官昂旺(Baimadajie Angwang)涉嫌非法充当中共代理人,于周一(9月21日)早上在他的长岛家中被捕,被控以外国政府代理人身份,电汇欺诈和作出虚假陈述。联邦检察官还指控他利用职务之便,向中领馆汇报纽约藏族人的活动。FBI掌握了大量证据。

根据法庭文件,现年33岁的藏族人昂旺居住在长岛拿骚县,已归化入美国籍。他最初通过文化交流签证前往美国,第二次签证后在美国逾期居留,最终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据称他申请政治庇护的一个理由是:他在中国居住时因为藏族身份被捕和遭受酷刑。

2019年4月19日,在纽约市警察局首个中文脸书网页正式开通的记者会上,说着一口流利国语的昂旺当时是贝赛111分局预防犯罪组的警官,他对记者说,他在2004年17岁来美,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再转投美国陆军,在野战部队先后于伊拉克、阿富汗、非洲和亚洲国家服过役。2016年加入纽约市警察局NYPD。

根据起诉书内容,昂旺目前在美国陆军预备役(USAR)中的军衔为上士(Staff Sergeant),是新泽西州迪克斯堡(Fort Dix)民政营(Airborne Civil Affairs Battalion)的民政专家,其职责包括向指挥官建议民政团队的战术和作战部署,其它还包括协助规划、培训、咨询和执行民兵计划,拥有“秘密”级别文件访问资格。

昂旺与纽约中领馆至少两中共官员保持关系

刑事诉状说,从大约2018年至今,昂旺一直与纽约中领馆至少两名中国(中共)官员保持关系。据信其中第二名官员是中共统战部下属的“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的官员。该部门负责消除潜在反对中国政策和权威的根源。

起诉书说,为了在国外实现这些目标,中共统战部在居住在中国境外的华人个人和社区中寻找代理人。统战部官员经常会见当地社团和同乡会,目的一是“确保这些社团在政治、道义和财务上支持中国(中共)”,二是“对少数有问题的团体,例如宗教和少数民族团体的控制”。

据称至少从2014年开始,昂旺就一直在中共驻纽约领事馆的官员的指挥和控制下行事。 具体来说,昂旺向中领馆报告中国公民在纽约地区的活动,在纽约和其他地方的藏族社区中发现并评估潜在的情报来源,并通过邀请参加正式活动向中国官员提供了与纽约警察局高级官员接触的机会。

起诉书称,调查人员记录的对话显示,PRC Official-2(中共官员在起诉书中的代号)已成为昂旺的培训和管理员(handler);换句话说,昂旺收到PRC Official-2的任务(指示)并向他报告。2014年8月21日至2017年8月11日,昂旺至少打了53次电话给PRC Official-1的手机,外加发短信。在2018年6月至2020年3月之间,昂旺向PRC Official-2打电话、发短信至少有55次。

调查显示,昂旺按中共官员的指示和控制行事:(1)向中领馆报告纽约大都会区藏族和其它民族的活动;(2)在纽约发现并评估潜在的藏族情报资源;(3)利用他在纽约警察局的正式职位来帮助中领馆与警局高层接触,邀请领事馆官员参加NYPD官方活动。这些活动均不属于昂旺的公职范围。他也没有在美国司法部登记注册他的中国(中共)代理人身份。

自2018年6月左右以来,昂旺经常与PRC Official-2(中共官员在起诉书中的代号)联系,并称后者为“老板”。例如,2018年9月4日前后,昂旺和PRC Official-2通话,该官员邀请昂旺出席领事馆“国庆日”招待会。

2018年10月30日左右,昂旺又给PRC Official-2打电话。该(中共)官员表示,自己正忙于撰写年度报告。昂旺夸该官员做得很好,因此,报告中应该有很多东西可写。他又说,自己熟悉这些报告,因为他的母亲在中国也曾写类似报告。

据悉,昂旺的父亲是中共军队退休人员,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员,而他的母亲既是中共党员,也是中共政府退休官员。他的父母和兄弟均住在中国,他的兄弟还是中共解放军的后备军人。而昂旺“自从他的庇护申请获得批准以来,曾多次回到中国。”这不符合政治庇护声称的担心在中国遭受迫害的行为。

昂旺多次向中领馆官员报告皇后区藏族社区情报

在这次通话中,昂旺向PRC Official-2官员报告皇后区新藏族社区中心的事,并建议官员应当和他一起访问该社区中心,“无论好坏,你都需要了解,它们是目前(藏族)最大的活动场所。如果他们参与政治,那么将来可能有一半以上的会议,都在这里举行。”

2018年11月19日前后,两人又通话,昂旺询问该(中共)官员是否想参加NYPD的活动以“提高我国的软实力”,并提升该官员在华人社区的地位。见该官员感兴趣,昂旺说,他可以提供有关NYPD内部运作的非公共信息。他甚至希望该官员晋升至北京的重要职位,以便将来“回邀”他。为此,他表示将固定邀请该官员参加警局活动,“让它们(北京当局)知道,你已经在警察局招募了一名官员。给它们这种印象”。

在同一通电话中,昂旺向该官员指出,还应该“开发”藏族社区中的天主教徒、穆斯林或回族的需求,并进一步建议中领馆和多杰雄登教派接触,发展这群人作为情报来源,声称这些人不信藏传佛教,在藏族社区被歧视和忽视。于是,该官员指示昂旺介绍和他们见面,“因为他们如果回中国,无论如何都要经过我这里。”换句话说,如果“bujie xiongdan”(多杰雄登)的社区成员想返回中国,该官员有权批准或者拒批旅游签证。

在一次通话中,昂旺看似再次向PRC Official-2出谋划策,建议该官员:为领事馆收集情报者应给予十年签证作为奖励,以鼓励他们进行持续的情报收集活动。“你很难找到像我们这样⋯⋯(对中共)热心的人”,并建议该官员应该给他昂旺优惠待遇,因为他帮助中领馆收集情报。并说,他在纽约警察局的职位对中领馆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他可以向领事馆提供纽约警察局NYPD的信息。

昂旺并邀请该中领馆官员参加纽约警局亚裔警员“玉石协会”一年一度宴会,以示中领馆“在纽约市警察局里有人”。“领事馆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你已经把触角伸向警务处。”

2019年2月13日前后,昂旺给该中共官员打电话,并向“老板”问好。昂旺报告说一位美籍藏人计划竞选某职务,认为他有很好的政治前提,建议中领馆官员为此人组织一次前往中国的旅行。他估计,这名藏人候选人会带来情报来源。

昂旺听令中领馆 拒接受新唐人采访

2019年11月14日前后,昂旺致电中领馆该官员PRC Official-2,并问候“老板”,表示自己已被任命为“社区联络”警官,由于他的华裔背景和流利国语,可能新唐人电视台会采访他。

关于这次对话,起诉书披露了双方的对话内容:

昂旺:你知道新唐人电视吗?
中领馆官员:NTDTV,那不是法轮功的一部分吗?
昂旺:对,新唐人电视台联系警察部门,说他们想采访一名华裔警察,在摄像机镜头前接受采访。
中领馆官员:哦。

昂旺:然后警察局总部问我,说新唐人有一个《晓天访谈》节目。
中领馆官员:哦

昂旺:大概5~6分钟的节目。
中领馆官员:哦。

昂旺:他们的想法是,到那里⋯⋯他们特别想谈⋯⋯我还没有同意,⋯⋯我说,我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太轻率。你知道,《中国日报》(采访我)没问题。而这个,如果我错误地去(接受新唐人的采访),你可能无法解释。

中领馆官员:这样风险太大。

昂旺:是的,他们说让我介绍从警的经历,如何培养和改善警察的素质。
中领馆官员:这个⋯⋯我绝对认为你不应该去(接受采访)。

昂旺:最好避免,是吧?
中领馆官员:这个,这个⋯⋯代价太高。

昂旺:是,是。
中领馆官员:因为NTD(新唐人),是完全被中国(中共)禁止的。

昂旺:是,是。
中领馆官员:他们的人都在(我们的)名单上。

昂旺:是,是。
中领馆官员:将来如果你回国,这会对你有巨大影响。

昂旺:是,是,我很害怕。
中领馆官员PRC-2:这件事会把你归入这一类别⋯⋯没必要,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可以接受采访)。

昂旺:是,是。
中领馆官员:无论如何,这⋯⋯对,给他们找一个理由,你能不能找到一个理由给他们?如果有利益冲突的话⋯⋯

昂旺:是,是。
中领馆官员:(利益冲突)比如说,你的妻子与中国有联系,你的家人也在中国,中国(中共)对法轮功异常严厉,嗯,你知道的。

昂旺:但还有另一件事。当我们开记者会讨论预防犯罪的时候,他们也会来。那应该不是问题吧?
中领馆官员:他们来这不是问题。你无法阻止他们来。他们有出版自由。

昂旺:是。
中领馆官员:他们有来(参加记者会)的自由,但是如果你上了他们的节目,中国(中共)那边分不清你是不是法轮功,它们看到你在他们的电视栏目中⋯⋯

昂旺:明白了。
中领馆官员:你会被归入那一类别,那就很麻烦了

昂旺:明白,明白。
中领馆官员:绝对不要去

昂旺:明白明白明白,他们⋯⋯
中领馆官员: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昂旺:是是是。(NYPD)宣传部门的想法是,我在镜头前看起来不错,所以要我去参加。然后我想了一下,你知道,这件事,我首先要问你,因为这事太敏感了

中领馆官员:太敏感了。中国(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并没有放松。

2020年1月1日左右,昂旺致电该中领馆官员说,他已通知他的上级,他不想接受新唐人电视台的采访。联邦的调查确认,昂旺没有参加新唐人电视台的采访。

在2019年11月14日的对话中,昂旺进一步告知该中领馆官员,某些藏族美国公民正在纽约的当选官员办公室工作。昂旺认为这些人仍会利用他们与当选官员的联系,来促进相关民选官员在选区中的反共立场,反复提醒该领馆官员注意,“社区团体可能和他们联系,一起喊口号,可能给你找更多事干。”

在背景调查中撒谎

检察官还调查了昂旺与中国的财务往来,进一步显示了他与中国家人的亲密关系。例如,2016年4月20日前后,昂旺从一家美国银行电汇10万美元到以他兄弟的名义持有的中国账户上。2016年5月18日,昂旺从另一个美国银行账户又转账5万美元,到另一个人持有的中国账户上。

检察官发现他也从中国收到大量电汇。例如,2016年5月23日前后,以昂旺名义开立的账户中收到他在中国的兄弟汇来的49,985美元。此外,在2014年1月29日前后,昂旺与妻子的联名账户中分别获得5万美元和2万美元,汇款人以个人名义从纽约开设的中国银行账户中汇给他们。

但是昂旺美国陆军相关背景调查表格,包括2019年在SF-86C国家安全立场调查表上做出虚假陈述,隐瞒了他和中领馆的关系,也隐瞒他的家人有几位曾隶属中共军方。

同时,根据《纽约邮报》查看的在线记录,在2019财年,纽约市向警员昂旺支付了约53,500美元的薪水。

昂旺21日下午在纽约东区联邦法院视频出庭,不获保释。他被指控在2014年8月起,担任中共政府的非法代理人,以及进行电汇欺诈、虚假陈述和妨碍官方程序。若罪名成立,他面临最高55年刑期。

警局:他违背了他在这个国家所做的每一个誓言

纽约市警察局长希亚(Dermot Shea)21日发表声明表示,昂旺的所为违背了他在这个国家所做的每一个誓言,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美国军队,第三个是纽约市警察局。

希亚在声明中说,纽约市警察局情报和内政事务部(NYPD’s Intelligence and Internal Affairs Bureaus)从事件一开始,就与美国联邦调查局紧密合作,务求将嫌犯绳之以法。

纽约东区联邦代理检察官杜卡姆(DuCharme)表示,他们和执法合作伙伴将始终保持警惕,杜绝任何外国影响的企图。

“州级和地方官员都应该意识到,他们对中国(中共)间谍的威胁没有免疫。”国家安全助理总检察长John C. Demers说,根据指控,中(中共)国政府招募并指示美国公民,也是美国最大的执法部门的成员,为它搜集情报和继续镇压海外华人。而警察部门是为民众提供公共安全,在国家面临威胁时的第一道防线。

联邦调查局助理局长科勒(Kohler)说,昂旺违背了社区和新移民对他的信任。“作为纽约市警察局的成员,却代表中共国,根本不能容忍这种行为,”他说,此案再次提醒大家,“中国(中共)是美国反情报机构最大的威胁,联邦调查局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将积极调查并制止此类活动。”

联邦调查局助理主任Sweeney也说,昂旺代表外国政府运作,这说明了来自内部的威胁,昂旺通过撒谎,并利用他所担任的纽约警察局警察的职务,协助中国(中共)政府(在美国)进行颠覆和企图非法招募情报来源,“FBI将致力于阻止敌对的外国政府渗透到我们的机构中。”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美“信息战”来临 华文媒体何去何从
非法充当中共代理人 新加坡男在美认罪
多名美议员撑制裁 卢比奥:林郑甘当中共走卒
中国记者隶属中宣 澳议员吁审其议会出入权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车评:双色多变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闻看点】备战总动员?五中公报泄习近平心头患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珍言真语】金钟谈红二代罗宇 中共体制造悲剧
【直播】最后冲刺 川普及夫人访宾州五地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