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接受新唐人採訪 紐約警官向中領館請示

認中領館為「老闆」 紐約華裔警察被捕

人氣 15998

【大紀元2020年09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美國紐約市皇后區111分局華裔社區聯絡官昂旺(Baimadajie Angwang)涉嫌非法充當中共代理人,於週一(9月21日)早上在他的長島家中被捕,被控以外國政府代理人身份,電匯欺詐和作出虛假陳述。聯邦檢察官還指控他利用職務之便,向中領館匯報紐約藏族人的活動。FBI掌握了大量證據。

根據法庭文件,現年33歲的藏族人昂旺居住在長島拿騷縣,已歸化入美國籍。他最初通過文化交流簽證前往美國,第二次簽證後在美國逾期居留,最終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據稱他申請政治庇護的一個理由是:他在中國居住時因為藏族身分被捕和遭受酷刑。

2019年4月19日,在紐約市警察局首個中文臉書網頁正式開通的記者會上,說著一口流利國語的昂旺當時是貝賽111分局預防犯罪組的警官,他對記者說,他在2004年17歲來美,曾在海軍陸戰隊服役,再轉投美國陸軍,在野戰部隊先後於伊拉克、阿富汗、非洲和亞洲國家服過役。2016年加入紐約市警察局NYPD。

根據起訴書內容,昂旺目前在美國陸軍預備役(USAR)中的軍銜為上士(Staff Sergeant),是新澤西州迪克斯堡(Fort Dix)民政營(Airborne Civil Affairs Battalion)的民政專家,其職責包括向指揮官建議民政團隊的戰術和作戰部署,其它還包括協助規劃、培訓、諮詢和執行民兵計劃,擁有「祕密」級別文件訪問資格。

昂旺與紐約中領館至少兩中共官員保持關係

刑事訴狀說,從大約2018年至今,昂旺一直與紐約中領館至少兩名中國(中共)官員保持關係。據信其中第二名官員是中共統戰部下屬的「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的官員。該部門負責消除潛在反對中國政策和權威的根源。

起訴書說,為了在國外實現這些目標,中共統戰部在居住在中國境外的華人個人和社區中尋找代理人。統戰部官員經常會見當地社團和同鄉會,目的一是「確保這些社團在政治、道義和財務上支持中國(中共)」,二是「對少數有問題的團體,例如宗教和少數民族團體的控制」。

據稱至少從2014年開始,昂旺就一直在中共駐紐約領事館的官員的指揮和控制下行事。 具體來說,昂旺向中領館報告中國公民在紐約地區的活動,在紐約和其他地方的藏族社區中發現並評估潛在的情報來源,並通過邀請參加正式活動向中國官員提供了與紐約警察局高級官員接觸的機會。

起訴書稱,調查人員記錄的對話顯示,PRC Official-2(中共官員在起訴書中的代號)已成為昂旺的培訓和管理員(handler);換句話說,昂旺收到PRC Official-2的任務(指示)並向他報告。2014年8月21日至2017年8月11日,昂旺至少打了53次電話給PRC Official-1的手機,外加發短信。在2018年6月至2020年3月之間,昂旺向PRC Official-2打電話、發短信至少有55次。

調查顯示,昂旺按中共官員的指示和控制行事:(1)向中領館報告紐約大都會區藏族和其它民族的活動;(2)在紐約發現並評估潛在的藏族情報資源;(3)利用他在紐約警察局的正式職位來幫助中領館與警局高層接觸,邀請領事館官員參加NYPD官方活動。這些活動均不屬於昂旺的公職範圍。他也沒有在美國司法部登記註冊他的中國(中共)代理人身分。

自2018年6月左右以來,昂旺經常與PRC Official-2(中共官員在起訴書中的代號)聯繫,並稱後者為「老闆」。例如,2018年9月4日前後,昂旺和PRC Official-2通話,該官員邀請昂旺出席領事館「國慶日」招待會。

2018年10月30日左右,昂旺又給PRC Official-2打電話。該(中共)官員表示,自己正忙於撰寫年度報告。昂旺誇該官員做得很好,因此,報告中應該有很多東西可寫。他又說,自己熟悉這些報告,因為他的母親在中國也曾寫類似報告。

據悉,昂旺的父親是中共軍隊退休人員,也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員,而他的母親既是中共黨員,也是中共政府退休官員。他的父母和兄弟均住在中國,他的兄弟還是中共解放軍的後備軍人。而昂旺「自從他的庇護申請獲得批准以來,曾多次回到中國。」這不符合政治庇護聲稱的擔心在中國遭受迫害的行為。

昂旺多次向中領館官員報告皇后區藏族社區情報

在這次通話中,昂旺向PRC Official-2官員報告皇后區新藏族社區中心的事,並建議官員應當和他一起訪問該社區中心,「無論好壞,你都需要了解,它們是目前(藏族)最大的活動場所。如果他們參與政治,那麼將來可能有一半以上的會議,都在這裡舉行。」

2018年11月19日前後,兩人又通話,昂旺詢問該(中共)官員是否想參加NYPD的活動以「提高我國的軟實力」,並提升該官員在華人社區的地位。見該官員感興趣,昂旺說,他可以提供有關NYPD內部運作的非公共信息。他甚至希望該官員晉升至北京的重要職位,以便將來「回邀」他。為此,他表示將固定邀請該官員參加警局活動,「讓它們(北京當局)知道,你已經在警察局招募了一名官員。給它們這種印象」。

在同一通電話中,昂旺向該官員指出,還應該「開發」藏族社區中的天主教徒、穆斯林或回族的需求,並進一步建議中領館和多傑雄登教派接觸,發展這群人作為情報來源,聲稱這些人不信藏傳佛教,在藏族社區被歧視和忽視。於是,該官員指示昂旺介紹和他們見面,「因為他們如果回中國,無論如何都要經過我這裡。」換句話說,如果「bujie xiongdan」(多傑雄登)的社區成員想返回中國,該官員有權批准或者拒批旅遊簽證。

在一次通話中,昂旺看似再次向PRC Official-2出謀劃策,建議該官員:為領事館收集情報者應給予十年簽證作為獎勵,以鼓勵他們進行持續的情報收集活動。「你很難找到像我們這樣⋯⋯(對中共)熱心的人」,並建議該官員應該給他昂旺優惠待遇,因為他幫助中領館收集情報。並說,他在紐約警察局的職位對中領館是很有價值的,因為他可以向領事館提供紐約警察局NYPD的信息。

昂旺並邀請該中領館官員參加紐約警局亞裔警員「玉石協會」一年一度宴會,以示中領館「在紐約市警察局裡有人」。「領事館應該感到高興,⋯⋯因為你已經把觸角伸向警務處。」

2019年2月13日前後,昂旺給該中共官員打電話,並向「老闆」問好。昂旺報告說一位美籍藏人計劃競選某職務,認為他有很好的政治前提,建議中領館官員為此人組織一次前往中國的旅行。他估計,這名藏人候選人會帶來情報來源。

昂旺聽令中領館 拒接受新唐人採訪

2019年11月14日前後,昂旺致電中領館該官員PRC Official-2,並問候「老闆」,表示自己已被任命為「社區聯絡」警官,由於他的華裔背景和流利國語,可能新唐人電視台會採訪他。

關於這次對話,起訴書披露了雙方的對話內容:

昂旺:你知道新唐人電視嗎?
中領館官員:NTDTV,那不是法輪功的一部分嗎?
昂旺:對,新唐人電視台聯繫警察部門,說他們想採訪一名華裔警察,在攝像機鏡頭前接受採訪。
中領館官員:哦。

昂旺:然後警察局總部問我,說新唐人有一個《曉天訪談》節目。
中領館官員:哦

昂旺:大概5~6分鐘的節目。
中領館官員:哦。

昂旺:他們的想法是,到那裡⋯⋯他們特別想談⋯⋯我還沒有同意,⋯⋯我說,我不要在這個問題上太輕率。你知道,《中國日報》(採訪我)沒問題。而這個,如果我錯誤地去(接受新唐人的採訪),你可能無法解釋。

中領館官員:這樣風險太大。

昂旺:是的,他們說讓我介紹從警的經歷,如何培養和改善警察的素質。
中領館官員:這個⋯⋯我絕對認為你不應該去(接受採訪)。

昂旺:最好避免,是吧?
中領館官員:這個,這個⋯⋯代價太高。

昂旺:是,是。
中領館官員:因為NTD(新唐人),是完全被中國(中共)禁止的。

昂旺:是,是。
中領館官員:他們的人都在(我們的)名單上。

昂旺:是,是。
中領館官員:將來如果你回國,這會對你有巨大影響。

昂旺:是,是,我很害怕。
中領館官員PRC-2:這件事會把你歸入這一類別⋯⋯沒必要,看看還有沒有其他人(可以接受採訪)。

昂旺:是,是。
中領館官員:無論如何,這⋯⋯對,給他們找一個理由,你能不能找到一個理由給他們?如果有利益衝突的話⋯⋯

昂旺:是,是。
中領館官員:(利益衝突)比如說,你的妻子與中國有聯繫,你的家人也在中國,中國(中共)對法輪功異常嚴厲,嗯,你知道的。

昂旺:但還有另一件事。當我們開記者會討論預防犯罪的時候,他們也會來。那應該不是問題吧?
中領館官員:他們來這不是問題。你無法阻止他們來。他們有出版自由。

昂旺:是。
中領館官員:他們有來(參加記者會)的自由,但是如果你上了他們的節目,中國(中共)那邊分不清你是不是法輪功,它們看到你在他們的電視欄目中⋯⋯

昂旺:明白了。
中領館官員:你會被歸入那一類別,那就很麻煩了

昂旺:明白,明白。
中領館官員:絕對不要去

昂旺:明白明白明白,他們⋯⋯
中領館官員:找一個合適的理由。

昂旺:是是是。(NYPD)宣傳部門的想法是,我在鏡頭前看起來不錯,所以要我去參加。然後我想了一下,你知道,這件事,我首先要問你,因為這事太敏感了

中領館官員:太敏感了。中國(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並沒有放鬆。

2020年1月1日左右,昂旺致電該中領館官員說,他已通知他的上級,他不想接受新唐人電視台的採訪。聯邦的調查確認,昂旺沒有參加新唐人電視台的採訪。

在2019年11月14日的對話中,昂旺進一步告知該中領館官員,某些藏族美國公民正在紐約的當選官員辦公室工作。昂旺認為這些人仍會利用他們與當選官員的聯繫,來促進相關民選官員在選區中的反共立場,反覆提醒該領館官員注意,「社區團體可能和他們聯繫,一起喊口號,可能給你找更多事幹。」

在背景調查中撒謊

檢察官還調查了昂旺與中國的財務往來,進一步顯示了他與中國家人的親密關係。例如,2016年4月20日前後,昂旺從一家美國銀行電匯10萬美元到以他兄弟的名義持有的中國帳戶上。2016年5月18日,昂旺從另一個美國銀行帳戶又轉帳5萬美元,到另一個人持有的中國帳戶上。

檢察官發現他也從中國收到大量電匯。例如,2016年5月23日前後,以昂旺名義開立的帳戶中收到他在中國的兄弟匯來的49,985美元。此外,在2014年1月29日前後,昂旺與妻子的聯名帳戶中分別獲得5萬美元和2萬美元,匯款人以個人名義從紐約開設的中國銀行帳戶中匯給他們。

但是昂旺美國陸軍相關背景調查表格,包括2019年在SF-86C國家安全立場調查表上做出虛假陳述,隱瞞了他和中領館的關係,也隱瞞他的家人有幾位曾隸屬中共軍方。

同時,根據《紐約郵報》查看的在線記錄,在2019財年,紐約市向警員昂旺支付了約53,500美元的薪水。

昂旺21日下午在紐約東區聯邦法院視頻出庭,不獲保釋。他被指控在2014年8月起,擔任中共政府的非法代理人,以及進行電匯欺詐、虛假陳述和妨礙官方程序。若罪名成立,他面臨最高55年刑期。

警局:他違背了他在這個國家所做的每一個誓言

紐約市警察局長希亞(Dermot Shea)21日發表聲明表示,昂旺的所為違背了他在這個國家所做的每一個誓言,一個是美國,一個是美國軍隊,第三個是紐約市警察局。

希亞在聲明中說,紐約市警察局情報和內政事務部(NYPD’s Intelligence and Internal Affairs Bureaus)從事件一開始,就與美國聯邦調查局緊密合作,務求將嫌犯繩之以法。

紐約東區聯邦代理檢察官杜卡姆(DuCharme)表示,他們和執法合作夥伴將始終保持警惕,杜絕任何外國影響的企圖。

「州級和地方官員都應該意識到,他們對中國(中共)間諜的威脅沒有免疫。」國家安全助理總檢察長John C. Demers說,根據指控,中(中共)國政府招募並指示美國公民,也是美國最大的執法部門的成員,為它蒐集情報和繼續鎮壓海外華人。而警察部門是為民眾提供公共安全,在國家面臨威脅時的第一道防線。

聯邦調查局助理局長科勒(Kohler)說,昂旺違背了社區和新移民對他的信任。「作為紐約市警察局的成員,卻代表中共國,根本不能容忍這種行為,」他說,此案再次提醒大家,「中國(中共)是美國反情報機構最大的威脅,聯邦調查局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將積極調查並制止此類活動。」

聯邦調查局助理主任Sweeney也說,昂旺代表外國政府運作,這說明了來自內部的威脅,昂旺通過撒謊,並利用他所擔任的紐約警察局警察的職務,協助中國(中共)政府(在美國)進行顛覆和企圖非法招募情報來源,「FBI將致力於阻止敵對的外國政府滲透到我們的機構中。」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中美「信息戰」來臨 華文媒體何去何從
非法充當中共代理人 新加坡男在美認罪
多名美議員撐制裁 盧比奧:林鄭甘當中共走卒
中國記者隸屬中宣 澳議員吁審其議會出入權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大陸民眾:慶幸早退出中共組織
【橫河觀點】美定3批黨媒為外國使團 有何特徵
【紐約調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 與中共有瓜葛嗎?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微歷史】解體蘇共英雄 戈爾巴喬夫或葉利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