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拜登一家与中共的秘密交易

人气 10464

【大纪元2020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唐薇综合报导)“如果你不姓拜登,你觉得你还可能受聘为布瑞斯玛公司的董事吗?”2019年10月12日,面对ABC记者的提问,亨特·拜登回答说:“我不知道。现在回头看,可能不会。”“如果我不姓拜登,我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的次子,这些年来,他的生意版图随着其父的事业线展开,从华盛顿到乌克兰,再到中国。

2014年5月,亨特·拜登出任乌克兰最大天然气供应商布瑞斯玛(Burisma)公司董事,与此同时,时任副总统拜登正在主导美国对乌克兰的政策。2019年4月,亨特·拜登的董事任期结束。公开资料显示,在一段时间里,他作为董事的月薪为5万美元。

从2010年至2014年,亨特·拜登至少5次到访中国,与大陆多名银行界、商界高管等人会面。他名下的公司为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企业注资,与中共国企联手进行交易,其中包括据信有利中共军方、有损美国技术和安全的并购案。

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公司的职务及其与中国公司的合作业务引起了美国政要、美国及国际媒体和观察人士的关注和质疑,被指与其父的副总统之职产生利益冲突,而且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潜在隐患。

2019年10月3日,川普总统公开呼吁习近平调查拜登父子与中共国企的交易。

2019年11月27日,福克斯新闻网发表调查报导,题为“伦理质疑及国家安全忧虑阴影下的亨特·拜登之中国关系”。记者引述美国公共政策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高级主管哈里·卡齐亚尼斯(Harry Kazianis)的话:“亨特·拜登所做的是很多知名政客家族成员都做的——靠他们的名声捞钱——这看起来是肮脏的。”

2020年9月23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与财政委员会发布了一份中期调查报告,题为“亨特·拜登、布瑞斯玛与腐败:对美国政府政策影响及相关疑虑”。报告指出,财政部文件显示,“在其父任职美国副总统期间和之后的时间里,亨特·拜登通过其个人建立的商业关系,从外国渠道接受了数百万美元。”

“委员会获得的文件还显示了亨特·拜登及其他拜登家庭成员与外国人士之间的一系列可疑的金融往来,以及他们之间的联系。这些外国公民的背景可疑,被认定持续从事多种犯罪活动,包括但不限于有组织的卖淫及/或人口贩卖,洗钱,诈骗和挪用公款。”

报告提到:“亨特·拜登和那些与中共政府相关联的中国公司和中国公民有着广泛的联系。在他的父亲担任副总统和离职以后,这些关系带来了经济利益。”

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表示,他计划将这份报告发送给司法部审查,以决定是否对亨特·拜登提起刑事诉讼。

今年9月初,BlazeTV推出纪录片《骑龙:拜登一家的中国秘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主持人是首位揭露亨特·拜登与中共交易的美国保守派作家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本片基于商业记录、财务文件、法律简报和法庭文件制作而成,在社交媒体播放后引发强烈反响。有美国观众表示,拜登父子犯了“叛国罪”。

本文根据美国和中国大陆媒体报导、网站信息、美国参议院报告等公开资料编写,简要呈现亨特·拜登及家庭成员与中共之间的部分交易和相关背景。

一、亨特·拜登名下公司与中共的关系

1. 塞内卡咨询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

2008年,亨特·拜登创立了游说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该机构的定位是:帮助中小型公司在全美和海外扩展业务。

2019年10月9日,《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发表报导“亨特·拜登的利益网络”,其中提到,塞内卡咨询公司的客户之一是GreatPoint能源公司。三位联合作者写道:“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GreatPoint从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获得了4亿2000万美元的投资,这是当年注入美国市场的最大一笔风险投资。外界并不清楚,此项投资是否由亨特·拜登确保完成。”

2. 罗斯蒙特·塞内卡合伙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2009年6月,亨特·拜登和前任国务卿特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亨氏(Christopher Heinz),以及亨氏的好友兼耶鲁同窗、金融家德冯·阿彻(Devon Archer)共同创办了投资基金公司“罗斯蒙特·塞内卡合伙人”(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他们还成立了几家罗斯蒙特系列公司,包括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Partners和Rosemont Realty。据上述《金融时报》的报导和纪录片《骑龙》披露,Rosemont Realty公司在2015年将大部分股份出售给了一家中共国有公司Gemini。

美国参议院9月23日的调查报告指出:“在2010—2011年间,作为Rosemont Seneca公司代表,亨特·拜登与中国国有企业以及注册于波士顿的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的代表搭上了线。”

据桑顿集团的官网信息,该集团创立于2007年,是“一家战略咨询和投资管理性质之跨国集团,在美国波士顿、华盛顿首府、纽约及中国北京与台湾台北设有业务总部与合作据点。”

桑顿集团的合作伙伴包括多个中共官方机构,例如:中国农业银行,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银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人寿,等等。

2010年4月12日,桑顿集团发布一条新闻:“桑顿集团携Rosemont Seneca高层拜会中国金融/基金界高层”,其中写道:

“桑顿集团携其美国合作伙伴Rosemont Seneca公司董事长Hunter Biden(今美国副总统Joe Biden先生之二公子)等高层于4月7日至9日拜访了中国诸家金融机构与基金公司。包括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高瓴资本以及方正集团等,旨在进一步加深双方了解,探讨在商业上合作的可能性和机会。所拜访之中方企业与金融机构对桑顿集团及Rosemont Seneca一行表示了热烈欢迎,同时希望加强交流,深入探讨,达成合作。”

文字下面是活动图片,其中包括亨特·拜登等人与中方人士的五张合影。这一信息被收录在美国参议院的报告里。

2010年4月12日,桑顿集团官网发布的新闻。( 网络截图)

 

3. 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BHR

2013年12月4日至5日,亨特·拜登随时任美国副总统的父亲乘坐“空军二号”访问中国。拜登一行返美10天后,12月16日,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注册成立。

该公司80%由中方实体控制,英语名称为Bohai Harvest RST(Shanghai)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Ltd.,由中美四家机构共同组建: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嘉实基金管理(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 Ltd.),亨特·拜登等人的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和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亨特·拜登是渤海华美基金的9名董事之一。(拜登方面称此为无薪职位)

2014年2月28日,渤海产业投资基金总经理、渤海华美基金总经理李祥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渤海华美计划以有限合伙的形式,在全球募集50亿元人民币(包括25亿元的人民币基金和等值于25亿元人民币的平行的美元基金)。李祥生称:“目前在自贸区申报的大概有三十多家并购基金,我们是第一只落定的。”

李祥生在介绍其寻找海外合作伙伴的经过时,透露了亨特·拜登对中方的利用价值,以及他自己与德冯·阿彻的特殊关系,“阿彻个人及公司的一切资源都能为李祥生所用——Rosemont旗下拥有一支房地产投资基金和一支专注于科技企业的风险投资基金,该公司在美国政界也有深厚人脉,现任美国副总统拜登之子R.Hunter Biden就是该公司的高管之一。”

这篇大陆官方报导称渤海产业基金“背景深厚”,“股东包括中国银行、社保基金、国开行、天津泰达等国字号金融机构和大型国企”。李祥生称,“强大的国资股东背景有助于渤海华美上马超大型投资并购项目——实现项目投资规模‘上不封顶’,即如果项目金额巨大,但经过多方测评后认为仍然值得投,股东中的国开行、中国银行等可以为其提供贷款完成收购,这就让渤海华美有能力执行一些别的公司无力操作的大项目。”

2014年7月10日《华尔街日报》消息,渤海华美基金募资规模由10亿美元上调至15亿美元。据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的大股东之一,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Bank of China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td.)发言人称,这是由于投资者的反响热烈。

亨特·拜登后来对媒体承认,他在2013年12月访华期间,曾向其父当面介绍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李祥生(英语姓名:Jonanthan Li),两人在酒店大堂握手,他自己之后也与李会面,但属于“社交”性质。

2017年,拜登以42万美元购得渤海华美10%的股份。

2018年3月,美国政治顾问彼得·施韦泽出版了《秘密帝国:美国政治阶层如何隐藏腐败并使亲友中饱私囊》(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首次披露了亨特·拜登及亨氏(Heinz)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与中共成立渤海华美的交易。此书引起轰动,跃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

对此,拜登团队试图把亨特描绘为被动加入的角色,并称“其他商业伙伴”已经在2013年6月的会议中奠定了基础。但是,本次参议院的调查报告显示,2013年6月,亨特·拜登就在北京。

2019年10月13日,亨特·拜登宣布辞任渤海华美(BHR)的董事,可是他保留了该公司的所有权股份。彼得·施韦泽指出,这些股份价值数百万美元,且将随着中方伙伴的业绩发展而增长。

目前,在渤海华美官网的中英语介绍中,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公司已经消失;在大陆网站“投资界”有关“渤海华美”的页面上,亨特·拜登仍是机构投资人之一,其头像下面的名字是“R.Hunter”,关键的姓氏“Biden”被隐去。

二、亨特·拜登的“中国交易”

2019年10月10日,《纽约邮报》发表了“有关亨特·拜登在华商业交易的六个事实”,作者彼得·施韦泽、贾可布·麦可列奥得(Jacob McLeod)提出质疑:“中方是否给了亨特·拜登优惠待遇,以讨好他的副总统父亲?美国民众有权了解,亨特·拜登过去在海外做了什么,以及时任副总统拜登的参与程度。”

1. 渤海华美助中共央企收购美国汽车公司

2015年9月10日,中国航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AVIC Auto)与渤海华美基金联合收购了美国瀚德汽车控股有限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的100%股权,收购金额为5.72亿美元。

AVIC Auto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航工业”,英文:The 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AVIC)旗下的大型汽车集团,而中航工业是中共国有独资公司,是由国务院直接管理的特大型企业。该集团公司设有航空武器装备、军用运输类飞机、直升机、机载系统、通用航空、航空供应链与军贸、专用装备、汽车零部件等产业。

美国瀚德公司有一百多年历史,是世界一流的汽车密封和减震产品供应商,通用汽车、福特、大众集团、宝马、戴姆勒、克莱斯勒等车厂都是它的客户。

2015年9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的报导中写道:“中航工业方面的态度显示,此次收购对于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突破技术、品牌、份额的发展困局,融入国际汽车零部件行业主流,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大陆《英才》杂志在《中航工业:“扫货”国际汽车零部件》报导中称:“5.72亿美元的成交价可以说相当划算。”

此文还点出了“渤海华美”的作用:“此次竞购成功,中航工业还有一个合作伙伴不得不提——渤海华美”,“渤海华美总经理李祥生表示,在海外并购过程中,渤海华美除了为中国企业提供资金,还有着广泛的国际网络关系和富有经验的项目执行团队,同时还可弥补一些中资机构在海外投资中的可信度问题。”

2019年8月16日,彼得·施韦泽接受Breitbart News Tonight的采访时分析了这笔交易:“真正令人震惊的不是中方帮助在位副总统的儿子发财,而是在位副总统的儿子所涉及的瀚德收购案最后帮助了中共军方。”

他指出,渤海华美基金“购买了涉及美国高科技、拥有军民两用技术的公司。瀚德公司生产精准的减震产品。”“中共政府对瀚德的收购需要奥巴马行政当局的批准”以及“亨特·拜登的帮助”,“令人吃惊的是,奥巴马政府居然批准了。”

施韦泽表示,媒体没有报导过任何有关此收购案的反对意见。外界想知道:在奥巴马政府治下的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中,和拜登有关系的人是否参与了批准这一决定。

2. 渤海华美是中广核的投资基石

2014年,渤海华美基金向中国广核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oration)投资。此集团为主要核电技术、核能发电的特大型国有中央企业,目前中共国务院国资委持股90%,代表广东省政府的恒健控持股10%。

2016年4月,FBI逮捕了美国华裔核工程师郝思雄(Szuhsiung Ho),他以顾问身份为中广核工作,被指控在过去长达20年的时间里帮助中共的公司获取机密的核技术资料。中广核公司以及郝思雄设在美国的公司也同时被起诉。

美国司法部说,在中广核的指示下,郝思雄还从美国的民用核技术部门招募美国专家,为中广核提供技术支持。郝思雄在亚特兰大被捕时,正陪同几名来自中广核的人员参加一场科技会议。2017年1月,郝思雄认罪,后被判24个月监禁。

2019年8月14日,美国商业部将中国广核集团纳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

施韦泽评论说:“亨特·拜登的投资公司就是和这些公司打交道,而他就坐在由中共政府资助的投资公司的董事会里。”“这些是非常重大的关乎国家安全的事件,而拜登父子却全然不顾,美滋滋地只管拿钱。”

采访施韦泽的主持人瑞秋·曼索(Rachel Mansour)的看法是:“亨特·拜登在私募股权领域的经验为零,他在中国的背景也是零。他们那间小公司几乎没人听说过,根本不可能拿到这么大的生意,假如不是因为他姓‘拜登’。”

瑞秋·曼索还强调一点:中共利用私人实体公司来进行涉外收购,她引用2017年美国商务部的报告加以说明。这份报告题为“中国制造2015:区域保护政策之上的全球野心”,其中写道:

“为了加速学习进程,中共似乎在支持国有的及国家支持的涉及‘中国制造2025’主要领域企业的收购策略”,“中国(中共)还向私人实体注资来资助对外国企业的收购⋯⋯中方海外投资策略中涉及工业政策的因素正在引起全球对中共收购外国技术日益增强的疑虑。”

2017年4月13日,渤海华美基金官网发布消息:“渤海华美在‘投中2016年度榜单’中获得多项殊荣”,内容凸显该公司的收购目的,与美国商务部报告的分析相吻合。

例如,文中写道:“自设立以来,渤海华美已完成包括中石化销售公司、美国瀚德汽车、中广核电力、滴滴出行、兖煤澳洲、龙头新能源电池企业等多个具有市场影响力项目的交割”,“未来渤海华美除了专注于跨境并购,也成立了几只专注于行业的人民币产业基金,致力于投资国家高度支持行业,为中国智能制造及产业升级贡献更多的力量。”

3. 渤海华美为旷视科技投资

2017年10月31日,大陆媒体报导,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Face++宣布,正式完成C轮4.6亿美金融资,打破了国际范围内人工智能领域的融资纪录。本轮融资由C1、C2两轮构成,“同时引入中俄投资基金、阳光保险集团、SK集团、渤海华美等新的投资者”。

据旷视科技官网介绍,该公司“提供人脸识别软件,门禁,考勤机,动态人像会员识别智能科技背后的核心技术。”合作案例之一:杭州市地铁局与旷视科技合作,“建设动态人像识别卡口系统”,“实现对重点人员的有效预警和预防”。

Megvii旷视科技官网显示的一个合作案例。(网络截图)

2019年10月7日,美国商业部宣布将中国的28家企业和政府机构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单,因为这些公司被指帮助中共当局打压和监控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Megvii公司就在名单之上,而它正是“旷视科技”的英文名称。

2019年11月27日,福克斯新闻发表报导:“伦理质疑及国家安全忧虑阴影下的亨特·拜登之中国关系”,记者霍莉·麦凯(Hollie McKay)说:“这些交易指向更大范围的滥权、伦理问题以及已为人知的中方利用头面人物来打通财路的策略。”

三、亨特·拜登及家族成员与中国人士的财务往来

美国参议院的报告指出,亨特·拜登与叶简明(Ye Jianming)、董功文(Gongwen Dong)和其他与中共政府和军队有联系的中国人有商业联系,其中涉及数百万美元的可疑交易。

叶简明是中国香港籍企业家,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2018年被拘禁调查。报告指出,叶与中共政府和中共军队有着广泛而深入的联系。董功文是叶的生意伙伴,据报负责其公司交易。

2016年,亨特·拜登和董功文在纽约公司Hudson West III LLC名下开了一个信用额度。亨特·拜登、乔·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和妻子萨拉·拜登(Sara)都有权使用与这个户头连带的信用卡。

参议院报告称:“拜登夫妇随后用信用卡购买了价值101,291.46美元的奢侈物品,包括飞机票以及在苹果专卖店、药店、酒店和餐厅购买多种商品”,“这些卡通过将9万9000美元从Hudson West III账户转移到另一个账户从而得到抵押”。美国财政部将这一交易列为“潜在的犯罪经济活动”。

2017年8月4日,中国华信能源公司的一个子公司,当年5月在纽约注册、董功文任董事的CEF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US) LLC,向亨特·拜登的律师事务所奥瓦斯科(Owasco)支付了10万美元。财政部认为这是潜在的犯罪经济行为。

2017年8月8日,叶简明的另一家公司CEF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向Hudson West III电汇了500万美元。之后,Hudson West III陆续向拜登的律师事务所支付了479万美元的咨询费,至2018年9月25日为止。

从2017年8月14日到2018年8月3日,亨特·拜登的律师事务所奥瓦斯科(Owasco)向詹姆斯·拜登的咨询公司狮堂集团(Lion Hall Group)的账户电汇了20次、总计139万多美元。这些转账都引起财政部的关注,被认为有犯罪嫌疑。

当银行向萨拉·拜登询问巨额转账的情况时,她称这些支付均为咨询费。她拒绝提供支持性信息,银行随后关闭了该账户。

2018年3月22日,Hudson West III向奥瓦斯科律师事务所转账100万美元,附注信息“为Patri Ho.医生作代理”。亨特·拜登后来解释称,这笔钱被转错了帐,与他代表叶的助手何志平有关。

何志平(Patrick Ho)是香港前高官,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秘书长。他在受到美国政府调查时,亨特·拜登同意作他的代表律师。

2017年11月,何志平因为跨国行贿、洗钱和共谋罪被FBI逮捕、起诉。他在监狱里拨打的第一通电话是给詹姆斯·拜登,拜登对媒体称,何当时其实是要找亨特·拜登。(注:2019年3月,何志平被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判囚三年并罚款40万美元。2020年6月,何刑满出狱,现已返港,其美国签证已被注销。)

在纪录片《骑龙:拜登一家的中国秘密》中,施韦泽提问:“他(何志平)为什么要给亨特·拜登打电话?他想得到什么帮助?我们不知道答案,不过,我们知道的是,拜登一家和中国权贵们培植了非常密切的关系。”

施韦泽受访时说,相关调查揭示了拜登父子与中共之间大部分隐蔽的财务关系。“这种关系是在乔·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在他被指派为对华政策负责人不久后发展起来的。”

结语

亨特·拜登与中共的交易内幕不断曝光,引出另一个问题:乔·拜登真的是“北京拜登”吗?

2019年5月2日,乔·拜登在爱荷华州的一次演讲中说:“中国会吃掉我们的午餐?得了吧,伙计。”“他们不是坏人。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拜登的这番言论引发争议,有人批评他低估了中共对美国的威胁。

今年8月31日,施韦泽在Glenn Beck电台的访谈中表示,“当他(拜登)的儿子从中共政权得到丰厚利润和独家协议之后,他对北京就变得更加柔和。”

美国参议院的调查报告陈述说,“调查委员会主席的努力源于我们的信念,即公众有权知道政府内部发生的错误行为和利益冲突,尤其是当这些利益冲突由政府官员的行为所引发。”

观看纪录片:《骑龙:拜登一家的中国秘密》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川普吁查拜登父子 上海神秘公司速删亨特资料
参议员要将报告交司法部 拜登之子或被起诉
【薇羽看世间】拜登及其儿子在“勾兑”?
川普拜登首场辩论周二登场 聚焦六大议题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直播】川普向美国工人发表胜利宣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