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徘徊在美国上空

【有冇搞错】抵制数字极权 每个人都要勇敢

石山

【大纪元2021年01月19日讯】《有冇搞错》。1月19日。

明天,如无意外,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拜登将宣誓就职下一任美国总统。

这一次的就职典礼极不寻常,可能也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寻常的就职典礼之一。

与许多前任总统一样,拜登要在国会大厦的台阶上宣誓。以前,这种就职典礼会吸引数十万美国人前往观礼,典礼之后会有大游行,顺着宾夕法尼亚大道,几十万人挥舞美国国旗,表达的最重要的主题,是爱国。但今年,这个游行已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场“虚拟游行”。

华盛顿特区有两万多国民警卫队和数千警察严密监控,和戒严没有任何区别,很多区域普通民众不许进入,当然也不可能有游行。

之前我一直在猜测,如果有游行,会是什么主题?因为今年民主党选举其中一个动力,是左派的暴动。大家可以看到,左派暴动的仇恨目标之一,就是美国国旗,因为他们希望摧毁这个国家,这个被他们称为资本主义的制度。

不仅如此,这场选举被民主党或者左派视为胜利,但他们似乎也无法在美国其它地方庆祝,因为很多州府也都戒备森严。

我知道很多人感到郁闷,感到不开心。我也一样,我们担心美国的未来,担心共产主义借着各种各样的方式控制美国社会,控制全世界。

大家知道,最近全球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再次升温,染疫人数和死亡人数都超过了去年。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种病毒出现了很多变种。现在大家知道的,有英国的变种,有南非的变种,还有巴西的变种。

以前有病毒专家和我说过,大部分的病毒大约7到10天就会发生突变,但绝大部分,他说的是99%以上的突变,都不会变得对人类健康安全更危险,而是传染力没那么强,或者是毒性没有那么强了。所以通常一种病毒性的传染病,如果小范围爆发疫情,被隔离封锁之后,慢慢就消失了。

这是一般的情况。但如果遇到一种毒性很强的病毒,传染性很强的病毒,问题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逻辑很简单,如果有一百个人染病,九十九个人身上的病毒变异,毒性会越来越小,一个人说身上病毒变异毒性越来越强,只要严格隔离,把这个变强的病毒挡住就行了。而且通常而言,变得更毒的病毒,会令他的载体,就是得病的这个人很快发病死亡。所以,隔离是最有效的一种办法。

但如果这种病毒已经传染到数千万甚至几亿人那里,隔离恐怕就没有什么太大作用了。因为假设百分之一的病毒变异会更毒和传染性更强,几亿人的基数,就足以让这个病毒变出很多种不同的毒性更强的类型,而且在发现之前就已经扩散了。

现在我们面临的,好像就是这种情况。

这种情况,和人类社会面对的共产主义非常类似。共产主义也有很多变种,有些会变得更温和了,但有些会变得更毒,传染性更强。以前,西方社会采取的方法是隔离,冷战也好,对中共的封锁也好,都是这种措施,就是隔离。

但自从中共搞改革开放,美国接纳中共成为所谓“正常国家”之后,这个隔离就被打破了。经过了三四十年,当初美国人认为的比较温和的中国的共产主义病毒,不断发生变异。我们在表面上看到的,现在侵蚀美国和西方的各种激进主义的、社会主义的思潮,在我看来,其实都是共产主义的变种。但它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没有变化。它的基本目标,就是推翻现存社会制度,建立一个少数人极权的专制社会。

方法上也是的,分化社会,制造仇恨,颠覆现在制度,这种分化可以有各种方式,性别、种族、环境等等都可以。但所有的专制都必须控制舆论,现在经由大型的数据垄断,由大科技公司就可以执行这种舆论和新闻垄断。说实话,这种大科技公司的数字垄断,和中共的作法完全一样,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就是控制和垄断。

共产主义给人们的美好承诺是财产共有,大家过“好日子”,没有阶级,没有贫富悬殊,没有压迫,大家都一样了。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每个人都必须交出自己的自由。

数字垄断也一样,他们说高科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到来,大家都不用辛苦工作了,社会平等了,政府来分配和掌管社会所有资源。当然,一样的,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大家交出自己的数据,交出自己的隐私,交出自己的自由。

人类自愿交出自己的自由和权利,是有先决条件的,但一定是交换对自己的安全保障。海耶克早就有研究了,德国人交出自由给纳粹,是因为经济出问题了,大家失去了安全保障。苏联和中国大陆也一样,共产党成功,就是因为战争带来严重的全社会不安全感,所以大家宁愿交出自由。

现在,以数字极权为特征的新极权主义,用的方法差不多。所以“大重构”的核心人物,在这次大疫情来临的时候特别地兴奋,因为他们认为,疫情带来的全球恐慌,为强化政府权力、强化数字化监控带来了黄金机会。

在中国大陆,我们知道,中共永远在找一个外在的敌人,“亡我之心不死”,随时颠覆,要烧杀抢掠。本质上就是不能让大家感到安全。

现在数字极权那帮人也一样。所以,最近一年,网络上、社交媒体上点进去,除了美国大选,其它的就是疫情。

我们回过头来谈美国。是的,美国从此可能进入另外一个时代,也许世界将进入另外一个时代。在未来,我们应该如何应付这种数字极权?

专栏作家Ryan Moffatt给英文大纪元撰文,Fear and the Freedom to Speak,中文这边翻译为“言论自由需要勇气”,我觉得非常贴切。

Moffatt在文章中说,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对维护言论自由有多大的决心,社会就将出现不同程度的专制统治。会有各种各样的所谓专家,代替我们思考,让我们相信他们的专业知识、意图和权威,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放弃质疑的权利。我们绝不能放弃自主权,这是我们的国父放弃生命才争取来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为了子孙后代,保护这一权利,不使它因为恐惧或冷漠而流失。

针对这场疫情的应对,靠着信息操纵、社会压力、立法和执法,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大规模的征服运动。那些实施管控的人,看到人们几乎没有抵制,更会变本加厉,以疫谋私。我们不能天真地以为,这些事不会发生。我们必须立场鲜明,比我们到目前为止所做的更加立场鲜明,同时,也要看清,是什么样的资讯——权力架构,正试图左右我们的观点。

在这个紧要关头,我们必须唤醒自己的勇气和毅力,昂首挺胸,勇于担当。如果我们愿意承担这个时代的重担,勇敢地挺身而出,那么,我们人性中最好的一面就会显现。

正如伟大的思想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曾在他的文章《自主》(Self-Reliance)中所说的:“归根到底,只有你正直的思想,才是最神圣的。”

我总结一下吧。自由是有代价的,自由需要我们直面恐惧,需要我们摆脱恐惧,只有摆脱各种各样的恐惧,我们才能真正自由。

人类的恐惧有很多种,名利色气,每一种都是一种恐惧。趋利避害,见利忘义,也都是因为我们的恐惧。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真相不承认,假装看不见,大部分也都是因为恐惧。

大部分美国人,没有对共产主义这种病毒的抗体,不知不觉已经被困在恐惧的陷阱当中。其实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即使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当那种病毒变来变去的时候,一样很容易又再次感染。

不过,我仍然相信美国,这个制度有很大的容错度,有很强的自愈能力。但正如Moffatt说的,这需要我们勇敢,挺身而出,坚守正道。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如何度过黑暗时代
【有冇搞错】马云外逃?中国是大重构下个目标
【有冇搞错】蓬佩奥VOA演讲风波 谈谈美国官媒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