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上市失败 卢比奥:应禁美资流入中企

人气 2917

【大纪元2021年07月1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dam Molon撰文/谢佳宣编译)美国联邦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表示,有鉴于最近中国打车巨头“滴滴出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首次公开募股后的失败,美国当局不应该允许中国公司在交易所上市,并借机利用美国投资者的利益。

滴滴的困境始于7月2日,该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IPO)不到两天,随即被中共监管机构勒令进行网络安全审查,并在审查期间禁止新用户注册。

在此之后,北京当局又以收集数据的国家安全问题为由,下令将该应用程序从所有App商店中删除,随后,又扩大到该公司运营的至少25个应用程序。

这些审查行动使滴滴的股票从每股16美元高点跌落,截至周一(7月12日),该股降至12美元以下,抹去了数十亿美元的价值。

卢比奥就此次投资事件告诉大纪元,他曾试图阻止滴滴的IPO,并表示,“允许像滴滴这样一个完全不负责任的中国公司(在美)上市的决定,从一开始就是个灾难。”

卢比奥将北京对滴滴的取缔行动描述为“一个故意不透明”的决定,他指出这项行动几乎没有任何的警告和细节。

“这个情况让美国有另一个理由禁止这些公司在我们的交易所上市,并利用美国投资者,这些公司对中国(中共)政府和共产党的政治冲动没有任何的独立性。”他说。

卢比奥指出,这些中国公司对美国投资者构成了“巨大的”风险,因为它们通常由中国共产党控制,在美国上市后也不受美方的监督。

十多年来,美国监管机构一直无法审查位于中国的审计公司。中共以国家安全和隐私为由,禁止美方对这些公司进行审计检查、无视海外的监管规定。

卢比奥说:“滴滴的股价(在上市后)突然崩溃,凸显了所有这些中国公司都是一个黑匣子,即使他们的股票突然飙升,美国投资者也无法确定其真正的财务实力。”

2018年9月4日,杭州市滴滴出行公司建筑外的标志。(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释出的信息

经济学家和律师吉姆‧瑞卡兹(Jim Rickards)告诉大纪元,中共对滴滴的打击是“中国资本市场和西方资本市场之间、更广泛抗争的一部分”。

“每个中国科技公司都可以去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想法,实际上已经结束了。”瑞卡兹说。瑞卡兹是《新大萧条:后疫情世界中的赢家和输家》的作者。

根据《南华早报》的报导,中共监管机构曾在滴滴上市的前几周,建议该公司推迟公开上市,并对网络安全进行自我检查。但滴滴的投资人包括苹果、Uber、日本软银和中国腾讯都选择继续上市。

J Capital Research的联合创始人兼研究总监安妮‧史蒂芬森-杨(Anne Stevenson-Yang)告诉大纪元,滴滴正在为之前不听从监管机构的要求而付出代价。

“中国(中共)政府正在确保人们知道,这必须得到它们的祝福,否则这些根本不可能(实现)。”史蒂芬森-杨说。他是《中国孤独:从孤立中崛起与可能回归孤立》一书的作者。

瑞卡兹将中共这种“箝制做法”比喻为公开处决。

“这就像把一个人带到行刑队面前,并邀请公众来见证。”他说,“在共产党人看来,你处理掉了一个坏演员,但你(同时也)真正地向其他人发出了一个信息,‘如果你不按我们说的做,你会有什么好下场’。”

瑞卡兹表示,美国投资者经历的损失将被中共视为其镇压行动的一个副产品。

“他们(指滴滴IPO的投资人)是一种附带损害。”瑞卡兹说,“这对中国人来说有点甜头,他们说,‘好吧,我们不仅毁了这家公司,也向其它公司发出了一个信息,而且我们在西方和发达经济体的股民中造成了大量的损失。’”

冒险的投资生意

滴滴并不是第一家遭受中共怒火的中国公司。

去年年底,阿里巴巴的金融科技子公司蚂蚁金服集团即将在上海和香港上市前几天,北京监管机构突然宣布对其贷款行为进行调查,导致该公司的大规模IPO计划失败。

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在去年10月上海的一次演讲中公开批评中共金融监管机构后,这家科技巨头才发现自己被政府盯上。从那时起,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企业家便很少公开露面。

自2020年10月以来,阿里巴巴的股价从三百一十多美元降至210美元以下。今年4月,北京监管机构又宣布对该公司的垄断违规行为处以28亿美元的罚款。

史蒂文森-杨表示,有鉴于此,“投资者需要意识到投资中国公司的风险。”

近期,美国也加强了对中国公司的监督。

3月,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推出一项规则,要求如果外国公司连续三年不遵守美国的审计标准,将会从美国交易所退市。

拜登政府还扩大了川普(特朗普)时代推出的限制清单,禁止美国人对中国(中共)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中国公司进行投资。

采取行动

卢比奥说,国会需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以保护美国人免受中国公司带来的危险,这特别考虑到“华尔街似乎对自行解决这些问题完全不感兴趣”。

他指出,许多美国人通过投资包含中国股票在内的、以全球指数为基准的被动投资基金,使自己不知不觉地陷入这种风险。

包括像MSCI和FTSE等全球股票指数的提供商已经将中国股票纳入其全球和新兴市场指数,使数十亿美元的美国投资金流入中国股票。

卢比奥在5月提出了“指数供应商透明度和问责制法案”,他说,该法案将进行急需的改革,赋予普通的投资者权力,以防止那些退休储蓄被不受监管和不负责任的指数供应商操纵。

卢比奥表示,联邦的政策制定者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将资本市场向掠夺性的中国公司开放后、所造成的巨大脆弱性(问题),这些公司无法独立于北京的专制政权”。

滴滴出行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滴滴赴美上市更多内幕 中共跨部门管理混乱
打压滴滴或让中国未来八年损失高达45万亿
阳奉阴违?滴滴与中共高层间较量的内幕
滴滴事件 涉中共习江权斗
最热视频
【林澜对话】《谍中谍》原型是他? 美国看走眼
【时事金扫描】马斯克提和平协议 数百万人投票
【马克时空】俄军节节败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机逼近?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