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世界为何对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人气 5336

【大纪元2021年09月19日讯】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9月18日,星期六。

今日焦点:医生披露世界为何对中共强摘器官视而不见,他们相信此事但不说,医学界的共同利益捆绑不仅在疫情也在活摘领域;强摘器官谁最先曝光的?

今天讲一位医生披露的世界对中共强摘器官视而不见的原因。

FDA顾问委员会压倒性投票16:2否决了辉瑞第三支加强疫苗对16岁以上普遍接种,认为证据不足,但支持对老人和易感人群加强剂。 鉴于顾问委员会的讨论是在专业证据基础上进行的,还考虑到FDA疫苗部门正副主任都因反对加强针辞职,显然加强针的建议不是来自医学界而更可能是政治压力。

昨天(17日)开始举行为期两周“反对和防止强制器官摘取世界峰会”(World Summit on Combating and Preventing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共6次网络研讨会。这是第一次这样的会议举行。

这个由5个欧美亚洲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来自19个国家的35位社会各界精英将在峰会中,针对中共活摘器官暴行对人类各方面的影响进行讨论,并发布宣言,以打击及制止活摘器官的暴行。

谁敢发声 中共就用“经济”做武器报复

根据EET(英文大纪元)记者报导,一位医生在发言中表示,世界对中共强行摘取器官行为视而不见,部分来自对北京的经济报复的恐惧。在疫情过程中我们已经看到过这个现象,这种现象是值得追溯的。

先介绍一下:活摘器官罪行曝光过程中有个重要事件,就是英国独立人民法庭2019年做出的判决,结论是国家批准的强制器官摘取行动,已经在中国“大规模地”进行了多年,主要受害者是“法轮功”信仰者。

由于这个法庭和成员的威望,突破了长期以来西方媒体的有意回避,而得到广泛的报导,而且很多权威机构和个人也纷纷引述,也鼓舞了很多一直关注但被忽略的人士推动呼应。

犹他大学胃肠道癌症专家韦尔登‧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博士,联系了该校医疗系统的负责人,希望讨论一下,作为一个机构,他们应该如何应对此类暴行。

而他得到的回复是,“在他看来,毫无疑问,中国共产党能犯下这样的暴行,而且这种暴行确实正在发生。但是,如果我们就此说些什么,中共就会把所有的留学生送到德克萨斯州。”

也就是说,经济原因是主因,而虽然是校方主动自我限制,但当事人坚信中共会用生源做武器报复。

美国人的反应分不同类型

和病毒溯源一样,在中共强摘器官问题上,美国的一些人的反应也分不同的类型

1)重大利益冲突:

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前主席、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法兰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L. Delmonico)在2017年美国国会关于器官移植听证会上作证,直接为中共辩护,一是故意往死囚犯器官上拉,二是强调已经改革了。

但在议员的追问下,他拒绝承认去中国的经费是中共政府提供,而说来自前中共卫生部高官黄洁夫的基金会。其实那个叫做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就是中共政府的,启动资金2千万直接来自财政拨款。

这些国际组织的负责人一直推动中共议程,原来国际移植界对中国移植界一直有个“三不”政策:不承认临床移植成果;不允许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临床器官移植文章;不同意中国移植专家加入世界移植组织。

而当中共宣布2015年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后,2015年10月,国际移植界就匆忙接纳中国正式加入器官移植国际组织。实际上2015年宣布的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就是个国际公关,让那些亲中共的国际组织有个借口接纳中共而已。这和这次疫情中生态健康联盟的达萨克的表现是一样的。

2)担心中共报复:

这方面可能不仅是医生,学校医院研究机构的行政部门也有份,这次披露的就是一例,而这是被说出来的,没说的更多。

中国大陆被指控活摘器官的最大型医院,尤其好似开创性的医生,大多数在美国大学或医院受训,而那些培养中共移植医生最多的医学中心,如果不是为中共辩护,也是最保持沉默的。

就和这次美国很多和中国实验室有联系或共同研究的机构人员一样,好在这次有些一开始为中共辩护坚持实验室泄漏阴谋论的专家后来改变了立场,如北卡教堂山分校的Baric和哥大的利普金(Water Ian Lipkin)。现在就看美国移植界有没有勇气了。

美国或世界医学界 不是专业问题而是立场问题

美国或世界医学界是否知道?实际上,专业人员比普通人了解的多得多,只要和中国机构有合作关系,基本上不是专业问题而是立场问题。

以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前主席法兰西斯‧德尔莫尼科为例,就在国会作证前一年,香港召开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就是这个组织,会上出现另一位前主席暴怒的事情。

事情经过:中国肝移植专家郑树森的论文出现问题,被发现使用了囚犯器官,被取消发言,而就是前主席查普曼主持的分会场,郑树森未经许可擅自上台报告论文,查普曼暴怒,说他通知中国进行调查,TTS也会进行自己的调查,如果属实,“他们会被点名批评,并且永远不得参加我们的会议,永远不得在器官移植期刊上发表论文。”

当然最后不了了之,再也没有听说过有调查,更不要说调查结果和惩罚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中共渗透美国 全方位利益捆绑 怵目惊心

TheSeeker推文:生态健康联盟第一年基金进展报告:从5个省和老挝等地的蝙蝠收集了1555肛门擦拭样本,1357个粪便样本,461个血样、24个组织样品。显然生态健康联盟知道的确实比外界想像的多得多,也许需要国会或法庭的传票才能得到更原始的资料。

前几次有留言问,美国这些机构怎么会被渗透到这种程度,实际上反过来更容易,查一查还有哪些机构没被渗透,工作量要小得多。看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给李作成打电话,世界银行高管施压提高中国在《营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

斯坦福大学117名学者联名写信给司法部,要求取消川普时期为保护美国知识产权而设立的“中国项目”。 用的理由和上次我们谈到一封自称代表亚裔太平洋岛民美国人的组织的信一样,都是对亚裔或华裔的种族歧视。看来这还真难说是自发的。

中共对美国已经不是什么渗透的问题,而是全方位的利益捆绑,可以说是怵目惊心。

3)政府层面 世界上少有表态

回到活摘器官,3)至于政府层面,世界上还少有对强摘器官表态的,采取行动的基本都在立法层面,也就是民意代表,如以色列等多个国家。

这里同样有利益相关,但这是不同的利益,反人类罪,如果政府层面上承认,整个政策就不能维持不变了。

最早曝光的是黄洁夫本人

其实医学界和其它领域,怀疑活摘不存在的不会是多数,而知情的不会少。其实这件事最早曝光的不是别人正是黄洁夫本人。

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11月马尼拉的世卫组织的会议,在那个会议上,黄洁夫作为卫生部副部长首次承认中国移植器官来源主要来自死囚犯。

经查,世卫没有相关记录,西方没有媒体报导,当时国际社会对中共移植界没有施加什么压力,只有一个报导,就是财经网的独家报导,还是中文的。

黄洁夫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引发世界关注中国的移植器官来源?此前2005年7月份在美国的专业会议上,据说黄也提了那件事,但没有人注意,没有报导,没有会议记录,是不是高层有人企图告诉世界什么?是给世界打预防针还是不同派系斗争?

而中国大陆两名证人揭露活摘则是在几个月以后。

在黄洁夫声称之后的一年内,中共官方发言人,一次是外交部发言人,一次是卫生部发言人,即黄洁夫的属下,两次否认黄的死囚器官说法,说明黄在马尼拉的说法并非当时中共政府的口径,而是另有来源,以至于官方发言人不知情。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海报作品将巡回日韩台展出
意前议员揭中共活摘器官 赞法轮功拯救世界
美弗州罗亚尔港镇决议 抵制中共活摘器官
美医生:医界忧报复 对中共活摘器官保持沉默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