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北京疫情炸开 清零一大圈后回原点

人气 6068

【大纪元2022年12月0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8号星期四,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自从新十条发布以来,大陆的民间网络上就一直有两个看起来截然相反的热点信息,一个是网友的一句非常犀利的评论:瞎折腾三年后,疫情终于开始了。而另一个热点是中国网民的哭墙——李文亮医生的微博留言区,可以看到大量的留言都抱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不断重复:疫情终于结束了。

究竟是疫情开始了还是结束了?我们会发现这两个看似完全矛盾对立的命题居然可以同时成立,这不是逻辑上的荒谬,而是现实中的荒诞。

三年清零大革命,中国人遭遇的不仅是一场病毒意义上的疫情,同时更是一场政治意义上的疫情,这场疫情在白纸运动的政治压力和地方财政枯竭的经济压力,以及越封城病例越多、各地大爆发已经不可避免的现实传染病科学压力下,不得不以休眠的方式暂时退出了舞台。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场人为制造的政治疫情,暂时退居幕后了,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结束。而随着封控大幅放松之后第一波感染高峰的即将到来,这场医学意义的疫情才刚刚开始。

今天我们要和大家先来说说这两个矛盾而又不矛盾的热点,因为都出现了重要的信息。

中共秋后算账 专案组进驻南传校区

为什么我说中共人祸制造的政治疫情只是暂时退居幕后,因为今天有南京传媒学院的学生向海外知名的推特账号“李老师不是你老师”投稿,披露已有中央专案组进驻南传校区,校方定性为境外势力煽动,第一位举白纸的女生依然身份不明,而且和其他参与抗议的学生从26号起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

此外,不仅参与的学生被秋后算账,也有任课老师被调查,手机电脑都被没收,做完笔录写了保证书后才被暂时放过。根据这位学生的投稿,说至少在学校的官方层面,暂时还没公布对任何学生进行处理,只是由班主任等老师在不断私下约谈学生。

以我们对中共了解的常识来看,从26号抓人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两周,以中共多年暴力维稳机器的运作成熟度而言,它们可能早就摸清了相关参与者的情况,无论学生还是老师。之所以没有公布处理情况,主要原因应该就是高校的抗争依然余波未平。从12月6号到现在,武汉大学、南京工业大学以及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都出现了学生集体抗争的事件,抗议的具体原因不尽相同,但都与防疫封控有关。

此外,由于刚刚放松封控,民意对抗争者仍然保持了较高的关注度,所以专案组的低调只是在暂避风头,避免引发新的抗议而已。

定性境外势力也好,敌对势力也罢,这个其实并不太重要,因为中共要镇压民众的抗争从来都不缺罪名,以危害国安罪判三年和以寻衅滋事罪判三年,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以中共从江泽民时代延续的惯例看,它们大概率依然会以刑事罪名来对付实质上的政治抗争者。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必须保持关注,发出声音,我们必须让中共的暴力机器意识到,有无数的眼睛都在看着它们,如果它们想在背地里做一些什么,可能会有比它们想像中更严重的后果。

抗争者用一张白纸撬开了封控的大门,但随之而来的麻烦并未因人们奔走相告而减少,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感染高峰的到来。

北京疫情呈爆炸式增长 “冬季浪潮”或压倒中国医疗体系

从清零松绑开始,红都北京的疫情就开始呈现爆炸式增长。尽管官方煞有介事地报出一个每日新增四千多例的数字,但这显然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大量北京市民都在发帖,说自己或身边的人在发烧的是随处可见。

昨天我们说过去是抢好菜了等封控,现在是抢好药了等发烧,很多朋友可能觉得好笑,但现在不幸已经成为事实。北京疫情炸开,导致药店的退烧药和抗原测试快筛试剂很快被清空。

除了医疗物资短缺,新冠疫情指定医疗诊所也人员爆满。像北京民航总医院的发烧门诊,就诊人群从诊疗室一直排到停车场,很多人为了拿到一点退烧药不得不排队等候至少2小时。同时也有北京医生直言,很多发热门诊都乱成一团,建议患者先待在家里,非必要不就医。还有一位医生匿名向海外媒体披露,由于医护短缺,医院只好指派其它科的医生到发热门诊轮班,而且是每个人都连续工作24小时,休息24小时,然后再回来换班。

可能很多朋友都看到过两天前的一条新闻,是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导,援引了威格拉姆资本顾问公司(Wigram Capital Advisors)通过模型运算的报告预测,说中共防疫政策突然180度的大转弯,可能引发前所未有的疫情感染“冬季浪潮”,这将迅速压倒中国的医疗体系,可能导致至少100万人死于这个冬季。

威格拉姆是一家专注于亚洲的宏观经济咨询集团,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为各国政府提供了建模服务。根据他们的模型预测,以当前疫情爆发规模到明年3月底,重症监护病房ICU的需求将达到承载力的10倍,日住院人数将达到7万人,而高峰时期的死亡人数可能高达每天2万人。

威格拉姆模型使用了疫苗接种和年龄数据、公共卫生措施的效果以及实时有效的“R0值”(一种衡量疾病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能力的指标)来进行计算评估,同时还参考了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香港的疫情数据及防疫经验。

威格拉姆的模型预测可靠不可靠呢?其实上海复旦大学的研究人员也做过类似的预测,而且结果更糟。他们在今年5月发布了模型计算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没有有效手段遏制奥密克戎的传播,可能在大约3个月内导致近160万人死亡。这个结论一度被当作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的论据之一。

可能有朋友会觉得奇怪,因为根据大陆官方公布的数据,奥密克戎在多个城市的疫情都显示其死亡率只有十万分之八左右,低于近十年平均十万分之九的流感死亡率,按照这个死亡率即便14亿人全都感染,死亡人数也只有十多万,怎么模型预测会高出十多倍来?

中共将资源投到核酸等处 在疫苗药物和ICU床位等几无建树

这个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三年来中共将资源都投入到了核酸、流调、健康码和大规模的方舱体系建设中去,而在防疫最重要的疫苗、治疗药物和人均ICU床位等方面几乎毫无建树。现在中共为了面子又硬撑着拒绝进口抗体效果更好的mRNA疫苗,也受限于产能无法大量进口辉瑞公司的口服抗新冠药物,再加上ICU资源的匮乏,很有可能在大规模爆发期造成医疗资源挤兑。

此前的死亡率是在诸多医疗资源得到保证的前提下统计出来的,而现在的模型预测是在医疗挤兑崩溃的前提下评估的。

这个现实的威胁的确很大,并非危言耸听。因为根据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雷海潮15号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的讲话,说中国现在每千人的医疗床位为6.7张,每10万人口的重症监护病床(ICU)只有3.6张。

我们做一个简单对比:早在2020年的时候,德国每10万人的ICU床位数就高居全球之冠,达到28.2张、美国稍低有21.6张、日本13.8张,就连香港也达到了7.1张的数据,是大陆的两倍。而此后各国随着疫情进展都在不断充实相关资源。

在这样的医疗资源支撑下,美国在今年1月染疫人数确诊为2014万人,导致有19个州ICU床位占用越过了85%的警戒线,但最终美国ICU床位安然度过最高峰,没有“超负荷”。

而最有参考价值的香港,在今年2月爆发第5波疫情后,ICU病床即被挤爆,导致许多医院被迫在急诊室外搭帐篷暂时安置重症患者。这还是在超过一半人口都接种辉瑞疫苗的背景下。

中共政治挂帅 贻误了医疗储备及共存放开的最佳时机

用威格拉姆的负责人Rodney Jones的话来说,就是:中国当局没有为这一步做任何准备,目前的宣传信息是,重新开放将不会付出任何代价。但风险在于,他们低估了世界其它国家做了多少工作和付出了多少成本。

Jones其实说的不够准确,中共并不是由于技术上的失误低估了其它国家的努力,而是由于政治需要而刻意将所有这些努力都丑化成万事不管的“躺平”。2020年下半年,当时主流毒株还是德尔塔的时候,国际社会就普遍在开始为不可避免的共存做准备,而中共上下当时在干什么呢?在举国批判“贩卖境外势力私货的汉奸卖国贼”张文宏,原因只不过是张文宏试探性提到了“共存”这个名词。

所以,现在回过头看,如果真的大陆出现了海啸级的感染高峰,导致医疗资源挤兑而出现大量死亡,并不能证明清零路线是正确的,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中共政治挂帅,错误的将清零宣传为“文明和制度的优越性”象征而坚持一路清下来,才贻误了医疗资源的储备,贻误了共存放开的最佳时机,才导致了今天如此被动的局面。这个局面不是松绑造成的,而是清零造成的。

这让我想起一个笑话:一个偷牛贼被抓到县衙,县官给了三种处罚三选一:1. 打五十大板;2. 吃三斤牛屎;3. 罚款50两银子。偷牛贼心疼钱又恶心吃屎,于是选择挨打。没想到才打了二十板子就顶不住了,于是忍着恶臭改吃牛屎,好不容易吃到两斤实在咽不下去了,最后还是只好掏出五十两银子认罚。

清零一大圈回到原点 疫情大爆发风险避免不了

说到模型预测,其实中国的专家一直都在做相关研究。12月6号下午,中共CDC原副主任、国家新冠病毒肺炎联防联控机制专家组成员冯子健,应清华大学邀请,在线上作了一场题为“如何理性面对奥密克戎”的专题报告。在报告中冯子健承认,根据数学模型测算,当第一波大规模冲击达到最高峰时,中国人群中的感染率可能达到60%左右,随后会逐步回落到一个平稳期,最终可能80%-90%的人都会经历感染。

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共的专家们早就对奥密克戎的特性有所研究,他们早就知道清零迟早有一天会走不下去,但他们依然非常识时务地在配合官方给清零模式站台。像卫健委疫情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在今年4月还斩钉截铁声称奥密克戎不是大号流感,病死率是流感的7到8倍,现在立马改口说奥密克戎致病率明显下降。

此外,还有吴尊友、张伯礼、王华庆等所谓的一线专家,哪个不曾口口声声清零如何科学,如何高效,如何的是当前防疫不二选择等等。他们不是不明白,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都在配合着中共把大众当猴耍。当然,一个两个人是这样,那是个人人品问题,大家都这样,那就是体制的问题,说严重点,这个体制一直都在蓄意杀人。

虽然清零了一大圈最终回到了原点,但疫情即将大爆发的风险是避免不了了,经济的巨大损失也无法挽回了。

华尔街日报:防疫松绑 两大原因促成

《华尔街日报》今天发表了独家报导,引述知情人消息说,富士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在一个多月前,也就是郑州富士康爆发员工骚乱之际,给中共领导层写了一封信。信中警告说,严格的防疫管控措施将威胁中国作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地位,同时要求在对富士康员工的限制上提高透明度。

报导说这封信与后来爆发的白纸运动,成为促成当局终于同意对防疫松绑的主要因素。

富士康事件爆发的时候我就和大家讨论过,从大逃亡到大暴动,实际上已经标志着外企在中国大陆淘金时代的结束。郭台铭的信显然包含了潜台词,就是如果继续清零下去富士康就不得不拍屁股走人。

而郭台铭敢威胁习一尊当然也有苦衷:几天前华尔街日报就报导说,由于郑州富士康事件,导致苹果管理层已加快将部分生产移出中国的计划,要求供应商更积极规划将组装移往印度和越南等国,同时寻求减少对鸿海等台湾组装厂的依赖。

我们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如果说清零的痛苦是打板子,那么现在的疫情海啸差不多就到了吃牛屎的阶段,而经济的重创和产业链的迁移就属于交银子的罚款。

站在中共高层的角度,它们总是认为清零封控搞死了那么多人,现在解封了问题就解决了;清零搞垮了那么多企业让经济近乎停顿,现在解封了经济很快就会加速涨上来。退一万步说,即便真的奥密克戎大爆发死了百万人,也不过才是三年大饥荒的四十分之一,用习近平的话来说,当年那么艰难都走过来了,眼前这点算什么?这些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坚持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艰难探索中,走了那么一点弯路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呢?从病毒的角度讲,以中国十几亿人口基数的感染规模,其危险性不仅在于医疗资源的挤兑,更在于可能促成新的变异毒株的生成。当初印度德尔塔大爆发的时候不是很多小粉红都咒骂说那是养蛊吗?如果说那是养蛊,中国这次就是养蛊的平方,因为印度的爆发是大雨洪水式的,基本属于自然传播形态,而中共这次是开闸泄洪式的,属于强烈人工干预形态。

我们只能说,静观其变,希望大陆的朋友们都能安然渡过这一劫。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3童心同日移植 解密武汉人间魔窟
【远见快评】大火惨剧重演 新疆爆大规模抗议
【远见快评】多地防疫放开 富士康事件谜底在这?
【远见快评】防疫放松是骗局?秋后算账升级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解密中共间谍气球飘美国路线图
【菁英论坛】胡鑫宇案背后的“器官特供基地”
【远见快评】流浪气球点燃全美 重创中美关系
【探索时分】台海兵棋推演 中共惨败 美惨胜?
【十字路口】流浪气球令美中关系进入新冰点   
【舞蹈三剑客】7个旅行必备!神韵舞蹈演员巡演必带用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