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务招纽约执法者在美“猎狐” 被起诉

人气 2499

【大纪元2022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美国司法部周三(3月30日)在纽约南区联邦法庭解封一项起诉书,指控中国公民孙海英(Sun Hoi Ying,又名Sun Haiying,音译)在美国充当中共的非法代理人,通过威胁和胁迫“猎狐行动”的对象,推进了中共政府的跨国镇压运动。孙海英目前人在中国,被美国通缉。

根据起诉书,该案还有一名纽约当地华人社区组织的负责人充当了孙海英的同谋,尚未被列为被告。另一名协助孙海英的美国执法人员也是被告,但起诉书未透露其姓名。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根据今天在曼哈顿联邦法院解封的指控书,孙海英参与了中共所称的“猎狐”和“天网”行动,在美国开展行动,向居住在美国的人施压威胁,迫使他们返回中国受审,或以其它方式与中国政府达成资金支付结算。

此外,孙海英在美国聘请私人调查员,收集目标对象的信息,提供给中共政府,时间跨度至少从2017年2月到2022年2月。孙海英干的实际是中共代理人的活,但他没有按“外国代理人”的规定在美国司法部登记注册。

根据起诉书,中共的猎狐行动始于2014年7月,由中纪委在中国司法系统之外运作,与公安部、检察院、中国银行、中组部和外交部等中国实体协调行动。

通常,国际执法涉及美国的活动,要与美国政府协调。一般步骤是:走官方程序要求提供(逃犯)位于美国的信息;如果外国政府要旅行前往美国进行任何实地调查,要通知美国政府,并向美国政府提出正式请求,说明哪一个外国官员或者哪一个外国代理人将从事什么行动。

例如,美国和中国都可以从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获得红色通缉令,要求成员国家协助侦察犯罪。

起诉书指出,中共通过“猎狐行动”,试图在绕过美国务院和司法部的情况下,将被指控违反中国法律的中国公民遣返中国,从而规避这一程序。

红通嫌犯的美籍家人被禁离境 留中国当人质

例如,在中共政府的指示下,2017年2月,孙海英找一个美国朋友(CC1),收集一名住在纽约市的美国公民的个人信息,并监视此人(V1)。他向美国朋友声称,这是帮“中国法院”追查涉嫌经济犯罪的逃犯,未来中美还可能合作,制定“标准操作程序”。

一个月后,CC1陪同孙海英到一家私人侦探公司,孙海英自称是中国一家保险理赔公司的老板,要聘请该公司定位监视一个人,但双方的所有联系都通过CC1进行。

然后孙提供了35名逃犯姓名,指示CC1把其中12名逃犯的电子表格发给侦探公司,其中至少10人是猎狐行动的目标。要求查这些人的家庭住址、驾照照片、电话号码、银行账户余额和在美国的居民身份。

孙海英收集的V1的家庭住址和照片,后来出现在中共政府公布的猎狐行动列表中。当时V1的女儿(美籍)已怀孕,在中国被禁止离境,疑被当作“人质”,中共政府的代表告诉她“不要向美国求助”,在她帮助老爸返回中国之前,她都不获允许离开中国。最终她被困了八个月。

招募纽约市执法人员 为其效力

更令人吃惊的是,孙海英还招募了一名纽约市的执法人员CC2,通过他在纽约市找到并登门拜访了另一个猎狐行动的女性目标(V3)。

根据起诉书,2019年12月孙海英找这名纽约执法人员协助,引诱V3现身见面。12月1日,CC2按照孙海英的要求,联系V3并表明自己是执法人员,说知道她在中国有麻烦,要求见面谈一下。

V3同意当晚在纽约皇后区的一家餐厅面见执法人员。双方见面时,CC2再次展示其执法标识,亮明他的身份是美国当地的执法人员,但他又声称这次面谈,自己既不代表美国政府,也不代表中国政府,只是问她想不想见一个人,这人想帮她解决在中国的案子。

V3点头同意后,执法人员打了个电话,孙海英随后出现在餐厅的包房里。孙海英说,他受中共政府之托,特地飞来美国,想确定她是否打算和解,以及在什么条件下和解。他继而施加压力,威胁她若不按要求做,中共政府将采取某些对她不利和报复的行动。

华社组织头头 也是联络人

孙海英又说,他不久将启程回中国,并介绍旁边坐着的同谋CC3说,这是当地XX华人社区组织的负责人,是他回中国后的美国联系人,等孙回国后,可以跟CC3联系。随后CC3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V3。

跟中国政府谈和解,首先要签署一份文件,表明她愿意与中国政府和解案件。孙一边解说一边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她,教她用加密的对话应用程序,向他的账户名发信息。孙又在这个加密平台上,给她发了一篇有关她的第二任前夫名下房产在中国公开拍卖的文章。

根据起诉书,V3在12月1日这次面谈后,联系了FBI,随后同意协助FBI调查。两天后,她在FBI的指示下联系孙海英,说她签署了孙指示的一些文件。孙建议两人次日见面。

2019年12月4日,在FBI的暗中指导下,她和孙海英及其“儿子”在皇后区会面。孙海英说,带儿子来是因为现在“时代不同了”,他希望儿子知道社会有多“黑暗”,但又说“他们”是一个组织的,暗指他们都是中国政府的。

美执法者和社区领袖的同谋角色

三天后,孙海英回中国。FBI发现,被告CC2(孙海英聘请的美国执法人员)从2020年2月—10月,继续为孙海英和V3传递信息。

例如2020年2月9日,V3在皇后区会见执法人员时,执法人员说他视自己为V3和中国政府之间的中间人,并不站在任何一方。他告诉她,如果孙海英提出和解倡议,多半会通过社区组织负责人CC3,届时这名社区侨领将成为她的联络点。

执法人员重申,他只是帮朋友的忙,除了将她提出的问题或材料转交给孙海英,他不会介入案情,加之他自身的工作,他不会代表中共政府行事。

2020年7月,执法人员告诉V3,他和孙海英在一周前曾谈过,孙称“有关领导已批准对武汉和沈阳的资产进行调查”,但“根据(孙的)说法,进一步调查似乎不太乐观”。10月份,他告诉她,中国(中共)政府当然希望解决她的案件,但她应对中国(中共)政府做出积极的姿态才行。

FBI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孙海英还就其它猎狐行动的对象,与CC2沟通如何操作。

起诉书还描述了孙海英如何骗其他美国“朋友”为他收集信息。例如他雇请中间人寻找一名加拿大的“失踪人员”,说其父亲正在找失踪的儿子,实际这名“失踪者”是中共猎狐对象,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中共政府通缉。

司法部:中共政府蔑视法治

53岁的中国公民孙海英被控犯有一项非法担任“外国代理人”罪名,最高可判处十年监禁,一项密谋非法担任“外国代理人”罪名,最高可判处五年监禁。“非法”指没有向美国司法部登记“外国代理人”。

美国联邦检察官威廉姆斯(Damian Williams)表示,孙海英甚至用一名美国当地执法部门的成员,来强调受害者别无选择,只能遵守中国政府的要求。

助理司法部长马修‧奥尔森(Matthew G.Olsen)说,此案再次表明中共政府对法治的蔑视。被告甚至前往美国,招募一名宣过誓的美国执法人员,监视和勒索受害者,“这种行为既是犯罪,也应受到谴责”。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中共疫情期间海外“猎狐” 手段下作残酷
【新闻大家谈】中共海外“猎狐” 撒多大网?
分析:猎狐和天网行动是中共渗透西方的一部分
【热点互动】哈斯:中共海外猎狐手法无底线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疫情叠加危机 中共政局像明末
【秦鹏观察】任泽平炮轰司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国禁闻】监狱大量人员死亡 南京统筹处理遗体
【晚间新闻】卫健委吹哨人:北京20万遗体待火化
【有冇搞错】从瘟疫化石谈官员躺平
【时事军事】西方与俄罗斯 历史性坦克对决似已就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