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代经典传递智慧 专家:学古文终身受益

图为清代金廷标画《仙舟笛韵轴》。(公有领域)
人气: 199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世勋报导)学习国文古文的目的是什么?传统文化学者、纽约中城北方大学副教授曲铮博士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表示,语言不仅仅是沟通表达的工具,同时也是思考的工具,通过阅读国文吸取前人的智慧,是很重要的。古代经典中传递的永恒价值,穿越时代。通过古文接受传统熏陶,学生的受益并不一定在当下。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图为莎士比亚的作品《罗密欧斯与茱丽叶》。
图为莎士比亚的作品《罗密欧斯与茱丽叶》。(Arthur Brooke/维基百科)
图为《论语》。
图为《论语》。(寺人孟子/维基百科)

近来台湾有立委呼吁“国考废考国文”,并且引述前考试委员林玉体、李庆雄等人在2008年的提案“年轻人不应该把青春浪费在古文上”,加上之前也有台大学生会提议废除大一国文必修、改为通识课的情况,掀起了网友讨论。

汲取前人智慧

为何要学习古文?如果只是学习沟通表达,学习白话文不就够了吗?

曲铮指出,当然学习沟通表达能力是最直接的一个目的。但是语言不仅仅是沟通表达的工具,也是思考的工具。

他表示,当头脑中有个主意或灵感后,最初的思想可能是个模糊概念,如果要形成完整的思想或行动方案,这种有条理、有逻辑的理性思维是要借助语言来完成的。把完整的思考过程用顺畅的文字和清晰的逻辑表达出来就是写作,而阅读和理解,是了解他人思想,同时锻炼自己分析判断能力的过程,也是借此学习前人的思想智慧的过程。

曲铮说:“换句话说,学习沟通表达只是学习国文的一个目的,而分析思考能力的训练,并通过阅读汲取前人的智慧,则是第二个目的。”

古文根底较好 白话文也会好

有人质疑,如果只是学习沟通表达,学习白话文是不是就够了?曲铮表示,不尽然,他提到,现代白话文并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是在古代汉语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要提高现代汉语的语言修养,自然就要从古代汉语中摄取养料。

他解释,国文教育中的古文,一般都是千古流传下来的典范,那些经典文言文的谋篇布局、语词、典故运用、笔锋韵致、气势节奏,即使在当代仍都是可借鉴的。这一点不仅仅是汉语如此,英国中等学校必修的“English Literature”,其课程内容也绝不落下乔叟(Geoffrey Chaucer,1343-1400)、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等所谓“封建时代”作品。事实上,古文根底较好的人,现代白话文也写得比较好。

民初大师 从小接受传统经典熏陶

曲铮也指出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上世纪初新文化运动的文言、白话之争中,最支持白话文的大学者,无一例外的都是从小就接受传统文言文的熏陶。新文化运动三大旗手胡适、陈独秀、鲁迅分别从5岁、6岁、7岁就开始背诵四书五经。

网路上曾经有过讨论,为什么民国初年涌现出来那么多大师?为什么后来半个多世纪的现代教育并没有这样高产?

曲铮表示,有人做过统计,翻看民国初年那些大学者的自传、年谱,发现他们大多都是从小(4~7岁不等)就接受传统经典熏陶,这里面不仅包括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章太炎、钱穆等在国学上有很深造诣的学者,也包括以白话文章知名的作家,比如林语堂、徐志摩、朱自清等等。

也有人质疑,古文作者所处的时代和当代人不同,古代的观念对现代人来说难免过时陈旧。对此,曲铮解释,这个问题可借在当初白话、古文之争中,章太炎说的一个观点来回答。

曲铮指出,传统经典最重要的两类是经和史,经所涉及的是修己乃至治世,章太炎说“无论政体如何改易,时代如何不同,而修己之道,则亘古如斯。”而对于史部,他说“吾人读《二十五史》(注:二十四史加《清史稿》),法其可法,戒其可戒,非语语尽可取也。”

白话文教育也可教授翻译后的传统经典,为什么一定要学古文呢?曲铮表示,可以看一看《论语》、《道德经》、《孙子兵法》等等这些经典,每本书都有数十种白话译本,哪一个版本能够完全取代原本?而且很多时候古文翻译成白话后,只是表面的意思翻译过来,大家不妨试着把《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这几句翻译成白话,再和原文对比一下就会很清楚:原来的韵味、意境、气势、节奏很难翻译过来。

古代经典传递永恒价值 穿越时代

曲铮最后谈到,其实当今围绕国文教育中的古文之争,在衡量所谓“学习古文有什么用”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实用主义。一个人的内在素养,并不一定马上就能够透过某种测试衡量出来,而传统智慧对一个人的正面影响往往是终其一生的。

他举例,香港首富李嘉诚3岁能咏《三字经》、《千家诗》,5岁开始学习四书五经,李嘉诚曾感叹:“少年时期学到的知识弥足珍贵,它令我终身受益。”

另外,被誉为日本现代工商业之父的涩泽荣一8岁学《论语》,后来又随汉学家尾高胜五郎学《史记》、《三国志》、唐宋八大家古文等,他一生经营、参与的事业多达六百多项,晚年把自己毕生从商的心得和精髓总结为一本书《论语与算盘》。涩泽荣一常说的一句话是:“古人靠《论语》治国理政,我靠《论语》从商。”

曲铮表示,“古代经典中传递的永恒价值,是穿越时代的。通过古文接受传统的熏陶,学生的受益并不一定在当下。”◇

责任编辑:陈玟绮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