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代經典傳遞智慧 專家:學古文終身受益

圖為清代金廷標畫《仙舟笛韻軸》。(公有領域)
人氣: 19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6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世勳報導)學習國文古文的目的是什麼?傳統文化學者、紐約中城北方大學副教授曲錚博士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語言不僅僅是溝通表達的工具,同時也是思考的工具,通過閱讀國文吸取前人的智慧,是很重要的。古代經典中傳遞的永恆價值,穿越時代。通過古文接受傳統薰陶,學生的受益並不一定在當下。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圖為莎士比亞的作品《羅密歐斯與茱麗葉》。
圖為莎士比亞的作品《羅密歐斯與茱麗葉》。(Arthur Brooke/維基百科)
圖為《論語》。
圖為《論語》。(寺人孟子/維基百科)

近來台灣有立委呼籲「國考廢考國文」,並且引述前考試委員林玉体、李慶雄等人在2008年的提案「年輕人不應該把青春浪費在古文上」,加上之前也有台大學生會提議廢除大一國文必修、改為通識課的情況,掀起了網友討論。

汲取前人智慧

為何要學習古文?如果只是學習溝通表達,學習白話文不就夠了嗎?

曲錚指出,當然學習溝通表達能力是最直接的一個目的。但是語言不僅僅是溝通表達的工具,也是思考的工具。

他表示,當頭腦中有個主意或靈感後,最初的思想可能是個模糊概念,如果要形成完整的思想或行動方案,這種有條理、有邏輯的理性思維是要借助語言來完成的。把完整的思考過程用順暢的文字和清晰的邏輯表達出來就是寫作,而閱讀和理解,是了解他人思想,同時鍛鍊自己分析判斷能力的過程,也是藉此學習前人的思想智慧的過程。

曲錚說:「換句話說,學習溝通表達只是學習國文的一個目的,而分析思考能力的訓練,並通過閱讀汲取前人的智慧,則是第二個目的。」

古文根底較好 白話文也會好

有人質疑,如果只是學習溝通表達,學習白話文是不是就夠了?曲錚表示,不盡然,他提到,現代白話文並不是憑空產生的,它是在古代漢語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要提高現代漢語的語言修養,自然就要從古代漢語中攝取養料。

他解釋,國文教育中的古文,一般都是千古流傳下來的典範,那些經典文言文的謀篇布局、語詞、典故運用、筆鋒韻致、氣勢節奏,即使在當代仍都是可借鑑的。這一點不僅僅是漢語如此,英國中等學校必修的「English Literature」,其課程內容也絕不落下喬叟(Geoffrey Chaucer,1343-1400)、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等所謂「封建時代」作品。事實上,古文根底較好的人,現代白話文也寫得比較好。

民初大師 從小接受傳統經典薰陶

曲錚也指出一個有意思的現象,上世紀初新文化運動的文言、白話之爭中,最支持白話文的大學者,無一例外的都是從小就接受傳統文言文的薰陶。新文化運動三大旗手胡適、陳獨秀、魯迅分別從5歲、6歲、7歲就開始背誦四書五經。

網路上曾經有過討論,為什麼民國初年湧現出來那麼多大師?為什麼後來半個多世紀的現代教育並沒有這樣高產?

曲錚表示,有人做過統計,翻看民國初年那些大學者的自傳、年譜,發現他們大多都是從小(4~7歲不等)就接受傳統經典薰陶,這裡面不僅包括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章太炎、錢穆等在國學上有很深造詣的學者,也包括以白話文章知名的作家,比如林語堂、徐志摩、朱自清等等。

也有人質疑,古文作者所處的時代和當代人不同,古代的觀念對現代人來說難免過時陳舊。對此,曲錚解釋,這個問題可借在當初白話、古文之爭中,章太炎說的一個觀點來回答。

曲錚指出,傳統經典最重要的兩類是經和史,經所涉及的是修己乃至治世,章太炎說「無論政體如何改易,時代如何不同,而修己之道,則亙古如斯。」而對於史部,他說「吾人讀《二十五史》(注:二十四史加《清史稿》),法其可法,戒其可戒,非語語盡可取也。」

白話文教育也可教授翻譯後的傳統經典,為什麼一定要學古文呢?曲錚表示,可以看一看《論語》、《道德經》、《孫子兵法》等等這些經典,每本書都有數十種白話譯本,哪一個版本能夠完全取代原本?而且很多時候古文翻譯成白話後,只是表面的意思翻譯過來,大家不妨試著把《滕王閣序》中的「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這幾句翻譯成白話,再和原文對比一下就會很清楚:原來的韻味、意境、氣勢、節奏很難翻譯過來。

古代經典傳遞永恆價值 穿越時代

曲錚最後談到,其實當今圍繞國文教育中的古文之爭,在衡量所謂「學習古文有什麼用」的時候,很大程度上是基於實用主義。一個人的內在素養,並不一定馬上就能夠透過某種測試衡量出來,而傳統智慧對一個人的正面影響往往是終其一生的。

他舉例,香港首富李嘉誠3歲能詠《三字經》、《千家詩》,5歲開始學習四書五經,李嘉誠曾感歎:「少年時期學到的知識彌足珍貴,它令我終身受益。」

另外,被譽為日本現代工商業之父的澀澤榮一8歲學《論語》,後來又隨漢學家尾高勝五郎學《史記》、《三國志》、唐宋八大家古文等,他一生經營、參與的事業多達六百多項,晚年把自己畢生從商的心得和精髓總結為一本書《論語與算盤》。澀澤榮一常說的一句話是:「古人靠《論語》治國理政,我靠《論語》從商。」

曲錚表示,「古代經典中傳遞的永恆價值,是穿越時代的。通過古文接受傳統的薰陶,學生的受益並不一定在當下。」◇

責任編輯:陳玟綺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