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盘点中国海关撕书事件 九大荒谬

上面所印的中国地图违反中国法律要求,“钓鱼岛”写成“钓鱼台”,亦没有显示南海“十段线”。(图片来自教育刺针Facebook)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4年04月01日讯】去年12月开始,我经营Facebook教育吹哨专页“教育刺针”,以前在个人Facebook账户发放的教育资讯,现在统一在专页发放。承蒙教育界朋友错爱,不时传来重要资讯,专页某些报导能够“出口转内销”,引起港媒注意,例如AI观课、DSE海外大学收生资讯混乱等。

3月初,“刺针”揭发了一宗颇为轰动的案件,中国海关在跨境学童身上搜出香港出版的中史教科书,要求学童撕下书中所谓不合国家最新规格的中国地图(没有注明十段线、钓鱼岛写成钓鱼台等),并且强迫学生打手指模,以表示撕书出于“自愿”。笔者执笔之时,距离事发之日差不多两个星期,根据现有的观察,归纳出事件中的九点荒谬如下。

一、出事的地图刊于课本,并非学童自己制作,学童哪能对此负责?而且相关地点刊于同一出版社(即现代教育研究社)中一至中三各级中史教科书,数量可谓不少,中国海关会截停所有跨境学童并遂一撕去吗?如果不能,即是海关只是选择性随机针对一二学童,道理何在?

二、明明是中国海关野蛮下令撕书,却要学童打手指模表示撕书是“自愿”所为。然后,中港官合力对施暴行为三缄其口,香港教育局在回应传媒查询时只是乖乖讨论教科书地图问题,对深圳海关的暴力行为只字不提。如此教育局,在官网上还奢言“照顾学生”的“学习需要”,难道沐恩于中国海关的暴行是一种“照顾”?

三、涉事的现代教育研究社事后发表声明,指出最新版本中国地图于2023年8月底才发布,当时暑假将近结束,事实上没有出版社能够赶及更新地图。那么,为何中国海关只针对没有中资背景的现代教育研究社?当中除了地图之外,有无其他考虑?

四、教育局曾经郑重声明,不应让政治进入校园。然而,自从国安法实施之后,明眼人都看得出,搞教育的首要工作便是搞政治。教科书成为政治宣传的一部分,并不开始于今天,之前教育局已经下令历史科不可以讲“香港曾是英国殖民地”的客观史实。今天,连一张中国地图也要准确到跟足中国官方规格,必须印备违反国际法的“十段线”。购买教科书,已等同购买《人民日报》。

五、事发后,教育局通过回复传媒查询和对学校发出指示,要求学校使用最新的中国地图。有学校下令所有教师和图书馆人员严格检查所有教材和馆藏有无使用“问题地图”,政治任务先行,徒增教师工作压力。

六、自从2016年实施《地图管理条例》后,中国海关根据条例第24条赋与的权力,审核进出口地图,历年来在各处关口均有检获“问题地图”。有趣的是,条文写道“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携带、寄递不符合国家有关标准和规定的地图进出境”;中国海关按此“执法”,潜台词你是要高调宣布香港属于国境以外,要搞港独吗?

七、事件发生后,已有一间学校即凤溪廖万石堂中学证实涉事。根据知情人士透露,校方知悉事件详情,已第一时间掌握中国海关相关暴行。然而,当《南华日报》访问该校校监马绍良时,马氏只强调校方“必须遵守国家法律”,会下载最新的中国地图遮盖课本的“问题地图”,然而却表示对涉事学生被中国海关强迫打手指模“并不知情”(not aware)。究竟是校方对马校监汇报事件时刻意隐瞒中国海关暴行,还是马校监与教育局已经有line to take (官方口径),诈傻扮懵?

八、教育局回复传媒查询时说,“出版社在任何时间发现课本有纰漏、资料过时或有改进的空间,均有责任尽快更正或澄清。”对于,现代教育研究社的声明隔空反驳,“教科书审批严谨,需符合一定的审批要求及程序才能修改。出版社不能在未有教育局审批的情况下修改课本”,暗示在今次事件中,教育局带头将政治责任推向教科书出版商的做法并不可取,事件引起的政治震荡正在冲击香港的审书制度。

九、教科书于2020年已经出版,中国海关选择在这个时候才“动手”,原因未明。但中国海关几次撕书行为,已有效迫使香港教育局抓紧香港教科书中的中国地图制作,事件有跨境执法之嫌。事件引来香港和台湾大批传媒关注,然而亲共传媒如《大公报》、《文汇报》却置若罔闻。左派传媒不敢报导,其实从一个侧面承认了事件有多荒谬。◇

杨颖宇

文|杨颖宇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