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前教培业者:揭四川艺校乱象

人气 2927

【大纪元2024年04月19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

今日焦点:另类收费、层层盘剥,让人遍体鳞伤;校领导层贿案、乱象丛生;遭遇党魁爆击!四川音乐学院毕业生揭内幕:花钱才能进的川音,竟如此让人失望……

【众星云集之地 欲进四川音乐学院 处处花钱?】

一位来自中国河南洛阳的小伙子耿陆弢,2015年考入成都四川音乐学院。川音,是不少艺考生的目标院校,多位中国知名的音乐人、当红歌手,都是从这里毕业的。不过,当耿陆弢真正地进入这所院校的时候,他却发现,一切并非如自己所想。

从入学到升学,学校、老师,层层盘剥,但是,钱究竟花在了哪儿?学生们除了住宿环境差,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不简单。初入大学的一幕幕,让他觉得就像是“新兵进营”,要先经历一番磨练。这里与其说是学校,但更像一个小社会。

今天我们就来听听他的故事。

耿陆弢:我们川音,就在这个四川大学的对面,就是隔了一条马路离一环路非常近,就是相当于对门一样的这种状态。然后我们学校进去之后,当年这个住宿条件,就不仅是硬件设施比较差,而且这个学校分配,其实是很不合理的一个状态。

因为一般的情况,在于一个新生入学,比如说是大一的新生,学校会给大一的新生单独,就是只有大一的新生会在一个寝室里面,比如说是一个110寝室或者103寝室,这种号的寝室,比如说在一个寝室里面,它只有大一的学生。但是,我们学校呢,它当年告诉我们的意思是,因为这个学校寝室的位置比较紧张,所以就把我们直接分配到和大三学长在一起的一个寝室里面。

我当时记得这个寝室,是八人间的寝室,然后虽然可能没有住满,可能住了6到7个人,但是也是非常非常的挤。寝室里面的卫生环境,就是算是很差,因为本来男孩子都不是很注意卫生条件,男孩子对于卫生情况,保持得不是很好,再加上寝室的硬件,其实那个男生的那个明德楼,我们那个男生寝室叫明德楼,然后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是一个非常老的寝室,所以连电梯都没有,那个那栋楼可能是五层没有电梯。

然后,在那个情况下,将我们分配到和大三学长在一个寝室,其实是极其不合理的,因为它会无论一个什么情况,在中国这个环境,就像一个新兵到一个军营里面,他和老兵一个寝室,那老兵肯定会欺负新兵的。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当时确实也是会多多少少受到大三学长的影响,就是不能说像部队可能那种欺压那么严重,但是一定会有这种不公平现象的产生。比如说,我个人就经历的就是,那学长几乎是不倒垃圾的,每次收拾打扫卫生都是我们去做,所以对于一个新生的一个学习环境,是一个非常恶劣的影响。

学校当年收这么高的学费,也没有把教学环境改善。它收的这些学费里面,肯定会包含一些教学设施的建设呀、和环境的改善,这些费用,但是它没有做到这些内容,它只是为了省它的经费,然后把经费不知道用到什么地方,可能自己揣到自己腰包里面,可能作为其它的一个什么情况呢,它自己把这部分的费用给它拿走了。但是,我们的学费这么高的情况下,我觉得是不应该住这么差的一个条件的寝室的。

我们算是“艺术类”的本科院校,因为艺术类不分一本、二本嘛。但是,对于我们九大音乐学院,包括川音、包括“西安音乐学院”,这些它都算是艺术类,你可以说是一本学校,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对标其它一本学校,比如说“川大”。川大是非常好的一个学校,211、985,然后他们的环境,就非常的好,包括食堂的吃的,还有一些教学的其它的环境呢,其实都是包括体育馆的建设,都是其实碾压我们学校的存在。我们学校,整体的环境,就是不会让你觉得,这个学校是一个非常有名气的学校,你根本就想不到这种学校,居然能出现很多这种有名的名人出现,比如说,所谓的李宇春、何洁这种明星出来。你觉得这种教学环境,其实是蛮差的。所以,不知道这笔费用,他们到底用到哪里去了,就是“本科学校”就能保持到这么差的一个环境。包括,我们洗澡都是一个大澡堂,就是很多年前的那种感觉,工人那个大澡堂的感觉。所以,学校的这笔费用到底去哪了?不是很清楚,有待商榷,有待去寻找这个答案。

扶摇:四川音乐学院,出了不少知名的音乐人歌手,比如说:表演艺术家刘晓庆,钢琴教育家邓昭仪,钢琴演奏家李云迪、陈萨,以及李宇春、何洁、谭维维、王铮亮,等一批歌唱明星。大家都是挣得盆满钵满,于是这里成了许多年轻的艺考生的“逐梦之地”。

不过,要想考上这所知名的音乐学府,到底难不难呢?网络上关于“花钱才可以进川音”的传闻,到底是真是假?耿陆弢有他自己的观察。

耿陆弢:我是河南省洛阳的考生,它对于河南省有个“单招”情况,所以,当年我是考河南省的那个成绩,它有个成绩单,当时我考的是第一。所以,它对于比如说像一个专业在河南省它有录取标准,他必须要录取一到两个学生,他有个名额,最少是一个,所以我的名额,就确保了我能在这个第一名这个位置上,然后就是比较稳定地考入四川音乐学院。

据我了解的一个大概情况,是这样的,我有一些朋友,还有一些个同学,我们会在私底下,去聊这些话题。在我们聊的时候,他们会跟我讲到,大概在升学当中,考进“四川音乐学院”需要去(给)一些,不是属于放在明面上的消费,就是属于要交给老师的一些费用。

据我了解,在同学当中有交20万的,有交10万的有交30万的,就是根据当时你的考试成绩的一个区别,比如说,你考的分数比较高,也许你就交的钱比较少,但是,你考的分数比较低,也许你交的钱比较多。所以,就会有10万20万到30万之间的不等的这个费用。就像您刚才所说,看到报导里面有18万到25万这个变动,就是根据这个学生的一个考试成绩,学生这个老师,他会向学生家长收取一部分这种不算学费、就是算是“受贿”的这种行为的一种收费方式吧。

这个肯定是不会公开的,就只有收费的老师和学生家长,心里清楚,但是具体的数额,因为可能会涉及到个人隐私这个情况,当时的同学和当事人,就没给我讲得那么清楚。大概我了解的情况就是会有10万、20万、30万不等的这个情况,就根据他的考试成绩吧。

扶摇:媒体报导,四川音乐学院的考生和家长、以及教职员工、还有退休的老教师,都知道进川音要私下交钱,这是潜规则。

耿陆弢:比如说,就像这个专业的一个钢琴系的系主任也好呀,或者像我们有一个这个手风琴电子键盘系的一些系主任,他们是来负责这个分配名额的,所以他们会收取一笔费用。就是像您说的这个18万20万,还有像我刚才去讲的有一些学生家长,学生可能考得比较低,然后会给学校交10万20万30万不等的这个费用。所以当年我是没有交这个费用的,但是到学校之后,了解到这些内情之后,当时,我还是蛮诧异的情况,在学生年代的时候。

扶摇:还没入学,就已经让家里花了不少额外的费用。让人更想不到的是,哪怕你进入了这理想中的音乐殿堂,也还是一样需要更多的额外开销。

耿陆弢说,有一些专业老师,在开学之前,就已经收了不少的好处费,而这样也让另一些老师心理不平衡,于是没收到钱的老师,也开始开拓自己赚钱的渠道了。

耿陆弢:甚至,有的老师呢,平常不给学生上专业课,就是一学期可能上1到2节,一学期应该要上15到16节课的,他们不上这些课,让学生到家里上课,一节课要收费,周末的补课费他们这样号称的要收个2000块钱。

我了解到一个学习钢琴专业的一个重庆女孩子,给我讲的这个故事。她说,每周老师不上课,就让他们去老师家里面上,但是去家里面,就属于“私教”的性质了,老师就要收这笔补课费,可能有的一节课要达到2000块钱之高。就是她每一天都在跟我讲这个事,都在抱怨她们老师,说她们老师从来在学校不见人,这一到家里面交钱的时候,老师特别开心,他们说还在老师家吃过饭,这个师母对她特别好,她做的饭特别好吃。我当时还说,那你交了这么多费用,吃顿饭不很正常嘛,所以这个事还是蛮有趣的,蛮有嘲讽性的。

我们学校的学费,处于一个全国比较高的一个平均水平,因为艺术类院校要一万多。我的费用是一万一千多块钱。然后,对于其它的本科类院校,可能才达到五六千,甚至要达到人家的两倍的费用,就是比较高的一个情况。对于福利是丝毫没体会到,但是对于这个铁拳,是吃了学校不少的苦头,被学校捶得真的是遍体鳞伤。

进到学校之后,学校的宿舍环境也差,然后学校的吃的食堂也比较差,就是总体的水平,肯定是低于这个本科类院校的一个住宿标准和一些学校的基础设施要求,而且你交的还是很贵的费用。

【四川音乐学院校领导层 贿案、乱象频发】

扶摇:四川音乐学院曾经还有一个别称“柴家大院”。据说,这是和四川音乐学院的党委书记、副院长柴永柏有关。

2017年8月,柴永柏被指“利用职务便利”在高校基建项目款项拨付、招生工作方面牟利、受贿或索贿914万元,获刑11年。“一审判决书”披露,柴永柏利用长期和自己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三名女性,分别是化名秦某、张丽和古风,以“特定关系人”的身份,收取贿款,总计超过137万元。

其中,张丽、古风分别是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时期,川音研究生处副处长,还有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而张丽和柴永柏发生“不正当关系”时,年仅22岁,并于29岁升任研究生处副处长。

耿陆弢:无法保证自己独善其身,就必须要去做一些这种权色交易和校领导,所以你才能往上面走到她想达到的位置。

当年,我们印象最深,因为是从我到学校2015年到2019年,她是2020年落马。

具体有什么事情是出现的,然后2019年应该她就从学校离开了。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平常脾气是比较大的,年纪比较轻,然后脾气还特别大。我们当时就很好奇说这些年龄大的老师呢,就是比她这个官还要小。我们就很好奇说为什么一个年纪轻轻的老师,能当上书记,可能当年她才20多岁,她落马的时候可能30岁吧,所以20多岁的一个书记,就是一个女的就可以当书记了。然后有的20多岁有的研究生还没毕业,或者说有的老师,就是才是辅导员,就是学校的“合同工”之类的,并不是一个确定的一个老师的关系,所以她一个年纪轻轻的老师就可以当上书记,我当时就很好奇。

然后,在我马上毕业的时候,前半年吧,就见到就是看到这个书记,并不在这个学校里面了,因为当时她出事了就被带走了。所以,对于这个状况,我们当时还是蛮熟悉的,这个书记就是我们系上的老师,当时进入到这所艺术院校。

扶摇:耿陆弢发现,师生间的不正当关系,在这里非常普遍,非常常见,这类“花边新闻”常常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然而,后来有一天,一位学生的母亲,突然出现在了学校,拉起横幅抗议,要求还她女儿的性命。

耿陆弢:突然有一天我去到学校里面,就发现有人在学校的教学楼底下,拉横幅,然后说抗议,说“还我女儿的性命”。

我们就很奇怪有这件事。最后听说,有这个情况,是学校的一个通报。学校通报说,这个学生出现的状况就是,她头一天出去喝酒喝多了,然后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身亡。这是学校给出的一个结果,然后就把责任推到学生和这个社会的身上,而不是说学校担这个责任。

最后我听到一个真实的版本,应该是,这个女孩子可能涉及到和一些学校的老师、学校的领导有一些不正当的关系。然后,在这种关系当中,这个学校领导可能和她产生了一些矛盾和纠纷,所以这个女孩子就被学校领导虐待,或者杀人灭口的这种情况。

所以,这女孩子死了之后就没有人,就是死人是说不了话的,这个女孩子就莫名其妙地在学校身亡了。

当时,家长就拿这个横幅来询问学校到底什么情况,要给一个说法。最后,我听的结果是一个,我不愿意见到的结果,可能是学校赔给这个家长50万到100万不等,让这个家长就草草了事,然后回去就不要再惹是生非了。当时学校出现了一个,当时让我蛮震惊的一个这种消息。

扶摇:在中共统治下,大陆社会道德沦丧,世风日下。花钱进高校,屡见不鲜,教授、教师性侵学生事件,师生间的‘不正当关系”等事,更是频频发生。

有人说,窥一斑而知全豹,这是整个社会的缩影,也有人说,这就是中共全面彻底、无底线地败坏传统、道德的结果。回望大学四年,耿陆弢感触颇多。

耿陆弢:当年,我就在大学,有个深刻的感受是,这种环境教出来的这种学生,多半或者多数80%到90%都选择躺平,大家也不会有一个很明显的抱负。

大家都觉得,中国大学是一个“严进宽出”的一个情况,就是无论你怎么样,你只要考进一个大学,你一般都拿到这个毕业证,所以整个大学的风气都已经成这个样子,风气越来越往下面走,大家都比较低沉,都比较选择躺平。所以,就为什么会出现,现在的大学生都是喜欢玩手机,打游戏,麻木自己,但是像89“六四”那种大学生,他们有自己民主自由的思想。

这怎么还越活越倒退了?就是因为整个的大环境变得越来越差了,大家的思想其实被禁锢得越来越严重,而导致的这个情况。

所以,我还是希望在以后的这种中国环境,肯定是越来越不好了,但是还是希望,未来的哪一天能再看到像当年89“六四”的时候,大家能做到像一些这种热血青年,然后有抱负,有理想,甚至敢为自己的自由民主上街去呐喊。这种行为希望能在中国再次看到,但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希望有这一天吧。

【入教培行业 却遇党魁爆锤 缘由利益分配不均】

扶摇:2019年,耿陆弢从大学校园走向了社会,从当时看起来比较有前景的“教培行业”开始做起。谁料,好景不长,2021年,中共监管部门开始对“教培行业”进行严厉的整顿,当年5月,中共党魁习近平向教育部官员发出了简短指示,希望对民营教育行业进行改革。

随即“双减政策”出台了,针对私营教育机构,进行严厉的整顿,“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并且需要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机构”。这次打击造成中国社会大面积失业,让整个“教培行业”一蹶不振。

耿陆弢:对于我个人的影响就是,我自己是做“艺术教培”的,就是“音乐教培”行业的,艺术类的。对于我来说呢,就是学生有时候就是收到学校的通知,学生家长收到通知就是不敢来上课。比如说我一周可能原来能上30节课左右,后面就会缩短到20节课这个情况,就是对于我的收入来说,是一个将近三分之一的一个缩水状况。

记得2019年,在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这个教培行业,其实还是蛮厉害的,就是大家是比较赚钱的一个行业。因为大家整个在学校里面出来上课的学生也好,非常多人数非常多是一点,然后另外大家这个响应都比较积极,学生都比较积极地去参加这种课外培训。

因为当时我了解到在学校里面,如果你没有去,就是你在学校里面学的那些内容呢,如果你没有出来学这些教培行业教的内容,你在考试当中是很难去考到一个好的成绩,因为学校它不给你讲这些作题的关键啊,这些重要的解题内容,比如说题型,这个作题类型。

但是,在外面的教培行业,它在外面选择上这种教培行业的课程,它会有老师就会讲这种考试必考的一些题型,甚至我觉得可能出题的老师跟这个教培培训的这个行业的人他是有联系的,所以他们才会让学生们、家长都觉得我不上这个教培行业就是这个课程我学生是跟不上的这个情况,所以会造成这个影响。所以大家都是很积极地去报名这个教培行业的课程,是这个状况。

到后面来说呢,到2021年打压了之后,这个国家可能也是规定这个怎么说呢,规定让大家更规范一点,然后所有可能他们不敢跟教培行业这样去联系得这么紧密了,所以就是后面打压完之后,整个教培行业就比较地萧条,大家都不怎么出去上课,尤其是文化课为主吧。

扶摇: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许多从事“教培行业”的业者,措手不及,很多人以为,或许这是因为行业乱象丛生,导致许多学生家长举报,才招致了对于教培行业的打击。

直到后来,耿陆弢才发现对于整个行业的打击,其实仅仅是因为教育局在其中没有利益可寻。

另外,中共当局也担心,这些立足于“中共教育体制”之外的教育机构,会让学生们吸取到真实的讯息,甚至是嗅到自由的滋味。

耿陆弢:看到新闻我才知道,是因为国家教育局和后面的教培行业的这些人,这个利益分配不均,导致了这个蛋糕吃不到,或者说利益分配他觉得不合理,所以他才会整顿整个教育行业,整顿这个教育培训机构。

以至于,我当时看到这个很大的公司倒闭的状况。所以,最后因为利益分配不等、不均,造成了他们中间出现矛盾,整个教培行业,就萧条下来了。我有一些朋友做英语培训的,他们学校里面也非常多的外教,但是从这个2020年其实疫情开始之后,这个外教是越来越少了。原来我在英语学校几乎是见到外教的概率,可能是两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是外教吧,就是学校里面10个人中,5个人都是外教。

但是,后来我再去他的英语学校,他的非常大的一个英语学校培训机构,进到里面可能整栋楼也就一个外国人,也许最后连那一个外国人都没有了。所以对于学校的教学质量,外教的减少,肯定是学校教学质量会越来越差,尤其是学习外语、英语教培的情况。

对于其它的整个来说,学生的思想进步呢,就是学习的条件越来越差,但是交的费用是没变的。

2020年开始,见到的外教越来越少,对于学生学习一些自由进步的思想,这些文化内容,就是多多少少他们可能会讲到,所以学生学习这些内容,肯定会越来越少。老师减少,学生也会只能跟着这个中国的老师,去学习这些内容,所以就不存在去了解到对外的一些自由民主的思想。

所以再有,中国的这些老师呢,他们肯定都会讲,我们要怎么样爱国爱党,爱党才是爱国,就这些理念,会在学生的思想当中越来越根深蒂固。而不是说像之前呢,就是大家多多少少,都能从外教的口中呢,听到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国外的情况。外教呢,他们就是会给学生们去讲一些,比较自由民主的思想,然后他会觉得,对于整个的这个学生的思想呢,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会导致这些孩子们,以后不会去听它更多的一种它的这种谎言。

政治也好,历史也好,这些事情,所以它可能会去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打压一些教培行业,就是现在见的这个老师。外教老师越来越少,几乎身边的外教老师都回国了,都不敢在中国待了,因为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被录音录像,让这个抓到这个把柄。在中国现在是目前是这个管控是越来越严格,对于学生也好,对老师也好,都是非常的一个思想禁锢啊,或打压非常严重的一个状况。

然后对于其它的情况呢,比如说我自己教音乐的一个状况。我们学生要上台演出节目,必须要校领导规定的红色曲目,要拉他们想听的红色曲目,才能上台表演有这个资格,否则你将失去这个舞台资格,非常不合理的一个状况。

我之前有一个学生呢,他在学校他的整体的这个音乐表现力,音乐水平非常地好,他是学手风琴的。手风琴,它毕竟是俄罗斯比较厉害的一个乐器啊,算是俄罗斯的一个民族乐器,所以,对于手风琴人们的印象,更多的都是,属于上世纪这个改革开放后,大家就是喜欢拿这个去拉一些苏联的歌曲,红色歌曲为主,这个老一辈人,都是喜欢这些歌曲,都特别喜欢这个红色歌曲,比如说像什么《白桦林》《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这种歌曲,他们喜欢这种红色歌曲。

当年我的学生呢,是准备上台进行一个“六一”的活动,因为六一儿童节,我本来想让学生们去表演一些比较,哎,欢快适合儿童的一些曲目,而不是去选择这种红色曲目啊,因为这种,本来就不是特别地欢快啊,它就政治的因素,政治影响特别地严重,所以我就没给他们选这种曲子,去参加活动的时候。

当时排练,他们的校领导在底下看,就是看到这个学生,并没有表演这个红色曲目,就直接告诉家长说,如果你们没有办法去表演这个,比如说苏联的红色歌曲啊,这种内容的曲目,他将失去这个上台的资格,就不能上台表演了。这就是对于一个学生平时,就是艺术类学生啊,就学音乐的小朋友们,这种都要受到影响。

所以真的是,现在对于这种思想的管控呀,包括这种意识形态的控制啊,真的是非常的严重,都影响到孩子们的一个兴趣爱好的选择。我想着这个朝鲜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这句话啊,就是越来越会在中国的这个大陆上证实这些事情吧。

【中共教育体制失德 音乐行业黑幕重重】

扶摇:此外,采访中,耿陆弢还和我们分享了,更多关于音乐行业当中的一些内幕。原来,学生们购买一架乐器,这背后也是步步商机。

耿陆弢:对于我们这个手风琴行业来说呢,算是比较小众的一个行业。之前,我也说到过,对于一个小众的行业,我了解的这个乐器呢,它是个不便宜的状况,所以呢,就会导致中国有一些乐器商人呢,他选择背着良心,去做一些假的乐器,然后去卖更高的价格,或者更高的利润。

这对于其它行业来说,应该在中国也比较普遍的,就是造假才能赚更多的钱。但是对于我们这个行业,它假的乐器,它拉出来的声音也好,还有它的整个材质,包括保存的年限也好,它是一个非常致命的打击,就是你的材质不是好的东西,你再怎么样,它也不会拉出那么很好听的音乐。对于音乐的品质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降低。

我为什么说这个乐器造假,对于孩子们学音乐也是非常恼火的一个状态。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之前我们那个年代,我十几年、二十年前的时候,学习乐器的时候,可能花个一万多块钱,能买到一个特别好的一台手风琴,就是非常好的音色,包括现在那台琴在我家放着,还是能发出非常美妙的乐器的音色。但是,现在的五万多块钱的琴,五万多人民币的琴,它发出的音色已经远不及我这台老琴发出的音色,就是这台琴已经放了二十多年,比那一台,比现在的新款的琴还有好的这个音色。

所以,这个对于中国造假的这个乐器造假也好,这个其它的情况就是非常严重,大家就没有良心了,为了赚这些钱,为了赚快钱,乐器也造假,让孩子们拉了的东西都是属于这种假的乐器,这是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的这个潜规则了。这也是一个侧面能印证各个方面各个行业其实它都存在这种情况,包括像我们这个行业。

不是说我们这个行业小众,它就没有这个情况的产生,你不造假,你可能就没有钱赚,或者说你看到这个造假这个情况,你觉得不合眼,你觉得它不好,然后你要去举报它怎么样,你可能就面临着没有办法在这个行业继续做下去的一个风险。

比较了解情况的一些家长,可能他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多数的家长,还是被这种骗局,蒙蔽了双眼,还被骗在其中,不知道什么情况,不知道真实的状况。所以对于一个比如说,他们买了一个很贵很贵的乐器,也许这个就是假的,他们会告诉说这个乐器是国外进口的。但是它其实每一个从头到脚,这个乐器每一个零件、每一个部位,甚至连组装干嘛的,最核心的一个簧片,或者一个发生的音色的一个道具,或者材质的这些东西,它都是在国内生产的。但是,他自己以为它那个是纯进口的一个东西。对于家长来说,确实也是被蒙蔽在其中的。

扶摇:不光是教培行业,耿陆弢纵观中国的整个教育体系,违背良心、道德已经是常态了。

耿陆弢:其实对于整个教培行业,我了解最多的就是艺术音乐教培这个方向。对于这个行业,我感觉在中国已经是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的一个状况。

因为包括从卖琴的、从我之前说在大学里面大师课来上这个来表演的这些大师,然后包括从业的老师,包括学生家长,包括学生,其实都是学生在受骗,老师是在行骗,然后卖琴的这些人也是在行骗。所以整个行业包括这个大师也是为了赚钱去参加这些活动,而不是说我真的热爱这项专业,它就是能给我带来钱。

在我毕业之后,我们学校有一个城市音乐厅的建成,这个音乐厅,当年是请的德国爱乐乐团过来演出,德国爱乐乐团,大家都知道是在世界范围非常享有盛名的一个乐团,就这种规格的乐团,才能在那种规格的音乐厅进行演出。

但是在于后几年,疫情后两年,2021年、2022年、2023年这几年当中,我见到一些状况是,只要你花一些费用,可能在两万元到五万元不等,这些费用你交给音乐厅,音乐厅为了赚你这个钱,它不会管你的水平有多高,或者说你这个艺术成就有多高,你就可以在里面进行演出。就可以打着这个我曾经在这个音乐厅进行演出的这个名号来宣传自己、来包装自己。

这些年,有些年轻老师,有一些年轻机构,或者有一些公司去选择教培行业的公司,去选择去为了招人眼球的这个手法。所以整个在一个音乐厅专业的演出就看不到这些专业的人员,都是一些花钱我就能进,就是为了赚钱,其实还是说白了,大家就是为了赚钱做这个事情,然后跑到这里面,或者有的人,纯是我就有钱我就想在这里面演。但是,其实在演出资格、在演出资历是完全达不到这个音乐厅的标准要求的,最少是在这个一个国际化标准要求它是达不到的。

但是在中国、在成都你就能完成这些,只要你有钱。所有人都在为了赚钱而骗人。所以对于整个行业的未来是没有明天的,是没有希望的,整个都是这个状况,所以就没有任何的未来,没有任何的希望所看到。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觉得整个的中国的教育行业,其实也都是蒙上了一层非常大的阴影。

在这里面,因为无论是参与者,无论是管理者,他们都在做这个违背良心、违背道德的事情。

扶摇:谢谢耿陆弢的分享。在之后的节目中,我们会继续听他分享更多的内容。感谢收看《新闻大家谈》。我们下期节目时间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欢迎订阅干净世界频道:https://www.ganjingworld.com/channel/1eiqjdnq7go5grer6fQLmhsYe1g60c

新唐人《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中共国七大未解之谜
【新闻大家谈】疫情泛滥 中共军工业异常火热?
【新闻大家谈】AUKUS升级 美盟围堵链锁喉中共
【新闻大家谈】伊朗突袭以色列 美国直戳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