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努力让重庆成为公开退党的首发地!

唐子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0月12日讯】2005年10月7日晨,重庆国安和警方打得在双碑国道上静坐抗争的数千工人被一车一车的拉出场外……有小孩被打死,有老人被打伤。被警棒殴打的,还有靠100多元的低保费过日子的下岗工人,亮出残疾证的看热闹者,听不到防暴警察的命令的49岁的聋哑女子,因顺便买菜而围观的退休老人,等等。

10月7日,重庆特种钢铁厂的血色早晨,提供了分离中共出中华的大好契机。重庆民运人士积极介入,可让重庆成为全国公开退党的首发地。

如果各阶层人士都行动起来,2006年中国人将过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春节。

一、领导重庆特种钢铁厂工人退党,让重庆市民讨论《九评》。

中共重庆蠢官以为事情会就此结束,但事情看起来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尽管现在重特到处布满公安,从招待所到国道主干线排列30多辆装了多个摄像头的警车,警察们全副武装一天24小时地的巡逻,国道上已没工人去了。但是,从7号早上警察打人后,重特的大街小巷就贴满了揭露重特贪官丑行详情和为什么镇压百姓的传单。10月9日,传单全部被撕掉,人们都不再被允许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说话。但民心的不服是显见的,群众的呼声是掩盖不住的。

事情不会这样完结的。当局把权力用足到100%,工人的权利被压制到0。天理不是这样的!天理是:中华国是道德国,而中共弄成了强盗国,天不允许这样!

上天指给中共奴的一条和平解体中共国的道路是:退党(团、队)的三退。三退今天已过483万人,上苍在看着重特工人,看他们是否会加入这条天路?加入了,他们就复归为神州之子,立刻他们就像法轮功学员有佛照管一样有神管了。他们不再软弱无助。他们即刻会得到中华和世界的惊雷般的响应和声援!

民运人士要尽快介入此事。海外的一、二百个政党,该行动了!民主暂且放一边,超越自己的政治诉求,也引导重特工人超越工厂破产的局部利益,行使宪法赋予的公民结社(入党、退党)的自由权利,做给苍天看:我们不背负中共邪灵了,救救我。这将是一个重大的举措,一向弱善被党骑的中华民众将像法轮功学员似地得神助,被中共严密封锁的三退消息将再也封锁不住了,重庆和全国将公开大退党。哪个民主政党要在即将出现的多元政治格局里发挥重要作用,这时候就得朝前冲。民运人士要公开表明身份、立场,不要让法轮功背负“罪名”。

唐子以为,法轮功也不要置身事外,应该配合包括唐子在内的民运人士积极行动,促成退党大潮汇成倾覆中共皇朝破厦的道德精神海啸。无论法轮功是否介入,重特工人再起来抗议,都会被中共重庆党政府当法轮功来镇压的,口风已经放出来了。法轮功的魅力从来都是在中共诬蔑中成长,那就迎着上。从海外各处、从国内IC电话亭把电话打倒重特工人家,劝他们退党消解中共邪灵,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这时候是打电话劝退的最好时机,他们会有心情听的。

最为要紧的是引导必将关注重特工人大退党的重庆市民公开讨论《九评共产党》。《九评》是上天赐予中华民族的倚天剑、屠龙刀,只要公开亮出来,中共定然吃不消。只要公论《九评》,只要让书名广为人知,认中共是邪灵,中共就会解体。

二、成立重庆团结工会,通过近千万工人的力量把三退活动推到全重庆。

重庆特种钢铁厂的十万人,请相信退党是天亡中共之举,相信一定能够退垮共产党并迎来新生活。况且,你们的厂已经没了,不退迟早被逼死,为什么不采取和平的方式为自己争取一个没有共产党统治的新天地?

其实,只要突破女恐惧、男无助的消极反应,积极行动起来。你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力量会神奇地强大。只要你们把三退活动传播到全重庆市,把你们遭受的破产命运和请愿被打的暴力待遇对重庆的市民和工人广为告知,让他们明白:你们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并不傻的重庆人会起来三退的,不是为你们,而是为自己。这时候,你们将不再孤单,将非常的雄起。

当重庆工人的三退活动突破重庆特种钢铁厂范围时,立即组织重庆团结工会。该让中共好好地领叫“团结就是力量”的巨大威力了。目标起初一定要单纯,不要为某个工厂争取利益,要为重庆市民争取共同的权利——那就是享有没有中共暴政和骗政统治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没有私心杂念的活动,很快就会汇聚,汇聚良心、良知和正义。中共是邪灵,最怕这三个东西。有它们中共就完了。

工人们应当跟当地的民运力量和法轮功力量结合起来。中共昨天怎么对待他们的,今天已经怎么对待你们了。大家都是同命运的,不要彼此防范。精诚合作吧,工人们有人力,民运们有经验,法轮功有信仰,三结合必使中共一败涂地。

重庆各大工厂,先占领本厂的电视台,将三退和《九评》的资讯传播出去。建立起跟海外媒体和退党网站的密切联系,密集地公布三退人数的消息,递增的数字会振奋工人和市民的心,会散灭中共官员和警员的魂。很快他们将自顾不暇了,他们将思考自己的后路,再也没有心思来阻止你们了。 重庆工人们,团结工会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举动是:控制重庆电视台和各官方的网络媒体,跟海外各新闻媒体形成密切的联系,通过电话、网络、手机、卫星让重庆成为一个政治信息最为透明的城市。

策略的运用也非常重要:应当明确向胡锦涛喊出如下呼吁性口号:

逮捕江泽民,交悉尼国际法庭审判!
率众退党,解散中共,另组新党执政!
不做中共总书记,做国家主席!

三、争取学生介入,成立重庆青少年自由人权联盟。

重庆特工从公开三退的第一时间起,就应当发布《告全市工人、学生、市民和农民书》,呼吁他们积极声援和参与三退。英勇地喊出“天亡中共”的口号,以取得上苍的护佑。重庆团结工会一成立,即刻发布《告全国工人书》,倡导全国工人积极声援和参与三退,并同时组织人员进学校、社区和农村发动声援活动。

首先要全面发动重庆学生起来三退,再通过重庆学生倡导全国学生声援和参与。曾有人论述过当代学生在世纪之交和世纪初的自由民主运动中的缺席问题,不无道理。但最为重要的地方并没有论及到,那就是学生的可变性和青春活力。的确,当代学生跟八十年代的学生有很大区别,但他们是学生而且关注自由并为此不惜洒热血、写春秋这一点并没有变。只是因为社会在刻意享受,并淡忘六四被镇压和默许中共镇压法轮功,才致使学生中瞎胡闹的愤青出现。

他们郁闷,他们蔑视包括自己在内的生命,随便一点精神压力和愤懑,便可以上楼顶“我要飞!”这是因为他们眼前没有希望所致。把《九评》和三退资讯传播到学校,激励学生去读《九评》、关注工人——他们父辈、祖辈的命运并积极参与三退。他们的敏感和激情,会由于亲眼看见工人们的现实行动而发动。很快他们便会脱胎换骨的。当然,工人们对六四的忏悔的态度对于学生也很重要。

鼓动学生介入,有民运思想的老师们一定要勇敢带头,走在前头。不能像1989年那样介入得太迟,以致介入之后不能控制学运的节奏,局面根本失控。首先,教师本身就要身体力行地把“不自由,勿宁死”的理念从言语到行动上统一起来。接下来,要在有教师的指导下组织重庆青少年自由人权联盟。通过这个组织利用网络、手机和电话向全国各地学生发起公开三退的倡议书。

都退,退出声势,退干净,中共还如何奈何人?这种理念一旦被学生接收和实践(学生们的热忱,使他们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重庆学界、文化界就将退得中共再也没有可以恢复的元气了。要造就一种磁场氛围,把文化艺术人士铁钉般地吸引进来。其实,只要学生介入,激情呐喊并电视播报,新闻界、文艺界很快就会参与三退。对于中共邪党精神控制的憎恶,他们实际上是深恶痛绝的。

四、把三退活动传播到重庆农村去,成立农民乡村自治联盟 。

三退活动决不要漏掉农民。重庆市民一旦积极行动起来,立即应当组织学生和工人的联合宣传队,轰轰烈烈地把《九评》和退党的资讯传播到乡镇。

抓住农村的“三农”问题,倡导农民通过三退活动组织和成立起农民乡村自治联盟。把贪污的村官的劣迹暴露出来,传播“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的理念,激发出农民通过告别中共拥抱新生活的希望。他们三退会比城里更积极。

农民是当今中华民族里最质朴的社会阶层,对于神、老天,他们比城里人相信得多。“天亡中共!”的口号只要喊得震天响,农民们就会踊跃地产生回应。退党是中共要垮台了的天路!退党免天灾的思想要广为宣传。可将“中国共产党亡”这六个字的贵州都匀天石字制成大型图片或照片展示。用图文并茂的方式把“天亡中共”的灾景——血海、血河、黑天、大地震城市坍塌、九十斤的大雹往人身上砸——揭示给农民看。明确告诉农民:三退保命,不退则死!

中共重庆当局所以能对重特工人实施法西斯暴政和骗政,也是因为中共建政以来,利用国家权力搞人整人的政治运动,利用文化教育强行推广基于无神论和进化论之上的阶级斗争和一党领导式专政的邪说,在人们心灵中制造恐惧和仇恨,在人与人之间制造等级和欺压关系,恣意破坏道德传统,以至于人无心法制约。工人取得农民声援后,团结工会应立即跟农民自治联盟订立互助的盟约,以工农联盟形式传播互相尊重、真诚友爱的新风尚,共建新重庆的新秩序。

结语:努力让重庆成为公开退党的首发地。

重庆,这个中华民国曾经的陪都,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历史也许在今天又赋予了其公开退党的率先地位。

“10.7”血案之后,不满和不服在重特强烈地存在,街头曾经出现了大量的揭丑传单,出现了愤愤不平的交头接耳。而这些不令官方喜欢的因素,统统被强权扼制,以为如此就可以长治久安。重庆眼下的政治氛围,非常像约三千年前的西周厉王姬胡统治时期。当时的姬胡独断专横,惩治国都镐京人议政到了路人不敢说话的地步。这种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堵嘴式荒唐政治自然不能持久。不久,发生了国人暴动,姬胡被赶去了一个养猪的地方。

西南重庆,可望成为当代中华之西周镐京。如果当代重庆人率先在全国开展三退签名、游行等活动,在中华三退人数已近代490万、世界各地声援声浪一波波掀动的大气候下,一旦精神封锁的中共柏林墙被拆除,全国每日十万、数十万的大退党必将迅速退垮共产党。该被赶到养猪之地去的将是中共。

时代不同了,尽可能不采取暴动为最好。群体性公开退党最好与争取胡锦涛率众退党有机地联结起来。三退民众,应该给胡锦涛一个选择机会:弃中共总书记,做中国主席(总统)。总之,三退的目标是和平分离中共出中国。

昨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历史系教授林蔚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中国将出现的人民力量》,指出,中共精英统治的情况难以长久维持了,北京戏院外的人民“越来越吵”,“早晚会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重庆工人的声音已经在国道上吵过了,声浪很小,一旦走上街头,几千、几万人地高喊“天亡中共”、“退垮共产党”,这巨大的、内容震憾的声音美国一定能够听到,全世界都能听得到。现在就看中华儿女能否在重庆首先发出公开退党的群体性吼声了。重庆的发声时机已经具备,就看我们能否抓得住。(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唐子: 大邪童与修炼人较量
唐子:李敖玩自由带给我们的思索
唐子:传一本书澳人被遣返 传三句话中共将玩完
唐子:福州中共奴,退党保人命!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纽时曝料会冲击川普选情吗?
【十字路口】川普与拜登 中共最怕谁当选?
【有冇搞错】韩战70年 美国没败
【薇羽看世间】天选之子?阿米什人罕见投票
【重播】美大选 川普拜登首场辩论10大话题
【新闻看点】蓬佩奥王毅轮流转 欧亚须选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