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
中共城管暴力执法近期不断遭遇小贩反抗。21日,广东佛山街头一名小贩在被驱赶过程中与城管发生肢体冲突,小贩用长刀当场砍死一名城管,场面极为血腥。
大陆城管暴力执法再次挑起民众激动情绪。广东省吴川市梅录镇一名退伍军人经营的小店,被指货物阻街被城管驱赶,店主夫妇与城管理论时发生冲突,有街坊指店主夫妇被打晕,事件导致逾千名民众围观。
日前,山东青岛市法轮功学员、军队退休上校、正团职军官公丕启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主审法官范家强诬判七年半刑期。
2003年6月6日凌晨,河北省秦皇岛山海关南关派出所警察突然包围了韦丹权的家。警察撬门砸锁,又喊又叫,整栋楼很多居民都被惊醒。韦丹权家被围堵了3天。6月9日早上,趁韦丹权的孩子出门上学之机,警察破门闯入,将他绑架。
46岁的郑欣然三年前在上班途中遇到车祸,骨折后又被要求加班导致严重伤残,并被威胁主动解除劳动合同。郑欣然两年来得不到合理赔偿,于本月中与另外三名面对困难的人集体自杀身亡。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延伸至为法轮功辩护的人权律师,不惜用连坐的方式,威胁甚至直接迫害他们的家人。
7月份,至少有275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人失踪,其中因控告江泽民被绑架的有4人,65岁以上的有17人,81岁的有1人;遭绑架的83人已回家。
8月16日,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庆和镇马家村选举新一任村长,过程中现任村支书(同时为村长)在选票箱里做手脚,被一村民发现,但是拒不承认,息事宁人,最终其连襟当选村长。
无锡市锡山区公民李梅芳和倪满良夫妻,因个性不合,2007年协议离婚,两人平分近400平米合法房产,同时办了分户。无锡当局为了强拆说:“你们在民政局离婚的不算数”,硬是把李梅芳名下的房产和户口合并到倪满良名下。并于8月16日晚将其房屋强拆了。
法轮功学员李惠云、祝霞和任东升被中共非法抓捕和关押后,遭受强制洗脑转化和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疯。他们及家人仍然继续遭到迫害。
闯入你的家里、威胁你的家人、或者让你消失:这就是中共对那些敢于发声反对它的人的做法。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都在试图压制那些可能削弱其拥有的对14亿公民的绝对权威的想法,为了维持其统治,中共政府可以做任何事。
据2018年8月14日消息,重庆市公安局中共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蔡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在任职期间,蔡聘长年担任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和“610”头目,卖力迫害法轮功。
苏南,女,第二炮兵工程学院本科毕业,解放军总装备部二炮计量站文职干部;
法轮功学员路远峰、王红、朱维英在被关押期间遭到残酷的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被方回家, 很快离世。
8月15日,湖北黄石市下陆区青鱼路许家塘村闯进百余名城管、不明身份黑社会人员,强行评估测量村民房屋,与村民发生冲突,多名村民被打伤。
8月17日下午,中共喉舌新华社发长文,以所谓大起底狠批网络大V、媒体人陈杰人假借舆论监督进行敛财。党媒的做法引起包括辩护律师在内的很多人不满,他们发声明、发文质问党媒,进行回击。
潍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中至少275人遭到不同形式的厄运。他们或车祸惨死,或暴病身亡,或罹患癌症,或落马入狱,或遭撤职开除……
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中共欲强收二胎“生育基金”引发众怒后,有专家忙改口,称不是“由老百姓出钱”。但是当局在一边测试民众反应的同时,却又开始了征收新一轮社会抚养费。
“你们不妨扪心自问,如果社会上人人都能按‘真善忍’去做,这将是一个怎样的社会?现在出现毒疫苗、假药、毒奶粉、假大米、假鸡蛋,人与人之间诚信危机。中共高层为了捞钱,肆无忌惮草菅人命,这不正是道德败坏下的必然产物吗?最终的受害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啊!而法轮大法提倡的‘真善忍’,能使人道德回升,社会稳定。”
周彝, 海军航空工程学院退休副教授, 大校军衔; 沈昌国,原总参通信部军官,上尉军衔; 胡大桅,原辽宁省海城部队军官,神枪手。
中共各级官员贪腐已成常态,而且从下而上用钱收买保护伞,形成一条巨大的利益链,老百姓有冤屈不但上告无门,过程中反而被截访、殴打甚至判刑。山东淄博市桓台县田庄镇文庄村村民张岗以自己亲身经历表示,“现在的中国,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没有一个不贪,老百姓有苦无处说。”
河北唐山市接种疫苗致脑残患儿毛毛的姑姑毛钰凌细诉,“毛毛。2001年接种疫苗。当时有低烧,医生说不算烧;‘得打,以后不补’。第二天晚上去急救;医院放弃了。母亲走了;父亲老是想不开,家败人亡嘛!”
法轮功学员杨宝森、崔海、徐大为遭冤狱许多年,受到残酷迫害,出狱后不久就含冤离世。
日前,发生在北京的p2p受害者大游行,引爆了网贷金融危机,这些事件几乎每个平台都有银行、政府甚至更高的公权力背书,广大老百姓和中产阶级成了官商勾结的牺牲品。泛亚事件也是如此,河北受害人李先生表示,“由政府发起的金融产品被定性为非法吸金,那不成了非法的政府?”
因发表敏感内容被校方停止授课8个月之后,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绍政近日被校方正式开除。杨教授之前曾发文透露,中共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引发外界震撼。
程海说自己目前仍能坚持,一方面因为在文革时,家里面被贬为臭老九,受到严重歧视,所以自己尤为重视社会的公平正义,而坚守这方面的律师本来就少,社会需要他们这类人;另一方面,自己身体很健康,还可以继续工作,程海把这个功劳归功于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
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人权律师程海的律师证于8月9日被当局注销,而其律师事务所在2月5日被注销。这是继709大抓捕后,中共对维权律师以吊、注销执业证为主的新一轮打压。
2018年8月2日下午,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王淑英的家属与代理申诉律师,来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递交了对黑龙江省政府和黑龙江省司法厅的刑事诉状,要求撤销相关不合法的决定并赔偿原告遭受的损失。
共有约 1541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国房市最近异象连连,土地出让流拍成潮、政府卖地收入却再创新高,政府调控房价刷新记录、房价依然涨势不停;前阵网络才放风一个港版“房地产税征收细则”,陆媒日前又爆料说房产税今年面世。种种迹象显示,中国房市即将开始“大收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