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律师案
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此时你会感觉到自己很渺小,法律是如此的苍白无力,你被抓时,面对这么大的一个阵势,你不太相信法律真的会有什么作用,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所以...
后来在专案组审我的过程中,我向他们表示,我之所以被抓完全是我咎由自取,被抓的律师同行以及公民朋友们何尝又不是咎由自取。王宇律师近年来代理了一系列有影响的人权案件,而且王律师死磕贪官污吏、司法腐败有进无退,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是屡败屡战还是愈挫愈奋,个中滋味只有她个人才能体会,不管怎么说,在专制铁幕下没有点痴傻的劲头是不好做人权律师的,有时真可谓是杜鹃啼血、绝望的...
众所周知,2015年5月2日,东北庆安火车站发生警察枪杀公民徐纯合事件,嗣后在网上发酵引发广泛关注。此事件发生后官方与民间的立场及观点泾渭分明,也是由此开始,关注庆安事件的公民、律师开始被抓,到5月底6月初已有多人陆续被抓。我被抓捕后,专案组反复问我庆安事件发生后,是谁组织去的,我告诉他们,其实大家都是独立行动,开始我承认是我带头去的,但其他人也都是自带干粮...
709大抓捕的发生其实蓄谋已久,是叛将瞒天过海、暗渡陈仓的阴谋。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发生了两件足以改写中国历史的事件,这两件事客观上大大冲击了专制政权的合法性,其一是薄王事件,第二件就是令计划之子令谷车祸事件。
近日,北京市司法局、石景山区司法局等四个部门将进驻代理人权案件的道衡律师事务所,声称对该所进行全面调查,甚至管控律师的网上言论。道衡律师事务所前律师余文生表示,中共动用多个部门干涉合法经营的律所行为完全没有法律依据。
709大抓捕发生的原因有很多因素,它的发生可以说是必然的。民间的因素往往成为专制统治集团内部进行博弈所要利用的一种手段。709冤案的发生大致有这样几个根源:第一,它是统治危机的产物;第二,它是维权运动突破专制统治打开缺口的历史必然遭遇;第三,叛将的阴谋!709案师出无名是一锅夹生饭,彻头彻尾的一场司法冤狱!第四,709导火索──庆安事件──为了尊严,底层社会...
2015年9月8日临近中午,我被告知清点扣押物品并让我签字,这天夜里我被告知因房屋改造修缮的原因转移羁押,我们自此离开北京的监居地点(自7月12日至9月8日在此羁押)被秘密转移至天津的监居地点。
关于酷刑的问题,我判断,胡石根先生遭受到的酷刑,主要应该来自于当局高层的授意,尤其傅政华立功心切,想迅速突破胡先生,从而在709案件全局上占据主动,其利害关系显著。胡先生受到的酷刑,主要责任将来按照反人类罪追究傅政华等加害者时,具体的策划者、实施者则根据责任大小来定夺。
我回家后的第三天,即2017年1月21日,我兑现了自己在监禁中给自己承诺的一件事,定下的诺言,就是一定要把酷刑披露出去!
“709”律师谢燕益9月7日发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万言公开信,要求释放所有良心犯,结束专制走向民主法治。谢燕益表示,这个社会经历了各种苦难,现在是一个人性的觉醒和神性赋归的一个历史时期。
人生无常、世事无常、生命无常!“人生的一切磨难乃至生死不过是修行、觉悟的契机!”这是我走向监禁前留在微信上的座右铭!历经553天的监禁隔绝,经历了各种磨难与考验乃至直面生死,特殊的人生境遇,更深化了这一感悟,本来我认定了,人生或者说生命的目的原本就是一场考验、一次抉择、修炼升华的机会。对于人生来说,完全是造物主赐予的恩典,对我进行一番熬炼。现在将这一事件的来...
谢燕益律师是709案受害律师之一,其于2015年7月12日被强迫失踪,到2017年1月5取保候审获释。当局对709案采取封闭式关押方式,所有被关押的人权律师和公民,不能与外界有任何的接触,外界亦不能获得被关押者的一点消息。与此同时,当局继续对709案的辩护律师施压,对709案受害者家属施压,加大社会对709案的恐惧。当局试图以此方式达到令被关押者处于孤立无援...
在为709奔走呼吁的这两年里,作为家属,最想知道的就是他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曾经抱有“幻想”──没错,就是“幻想”。
日前中共司法部邀请维权律师在内的68名刑辩律师参加涉律师制度改革的专题研讨班。司法部备好的限制律师庭外言论的“倡议书”遭反弹,一些维权律师因拒绝而提前离席。
日前大陆司法部突然邀请一批包括维权律师的各地知名律师一起参加为期4天的研讨会,这个司法部首举,在十九大前的敏感时刻格外引起外界关注。大陆的一些维权律师分析背后深层原因。
“709”辩护律师余文生、马连顺最近因为转所问题,受到当地司法局持续打压,转所受阻,而成了“无所律师”。
2017年荷兰的“郁金香人权奖”评选即将进入决赛投票。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是竞逐此奖的十名入围者之一,并且呼声颇高。大陆同行和维权公民都认为王全璋若获奖是实至名归。
709律师江天勇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今日(22日)上午在湖南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江天勇的父母被强押参加庭审,作为人质以胁迫江天勇“认罪”,法院择日判决。有关注者表示,这是一场无耻的审判。
709江天勇律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今(22日)上午9:30在长沙中院第六法庭开庭审理,许多前来围观者被挡在中院外,江天勇父母和妹妹被强行带来参加旁听。江天勇妻子金变玲表示,今日的庭审是法院一手策划安排,都是违法的。庭审还在质证中,长沙中院官网已经出现“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
最近,“709”案在押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又一次到中国最高法院进行控告,结果仍旧被中共法警拦在接待室外。 另外,王全璋律师的案子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已经超期6个月了,但是目前中共官方既没有判决,也没有通知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们案子要延期。李文足聘请的程海律师表示,最高法院法警的做法及天津法院的做法都违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
据明报报导,709律师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下周二(22日)将在湖南长沙中级法院开庭。昨日辖区派出所到家中说江天勇认罪态度好,要接他父母去见江天勇,但目前已经失联。江天勇妻子金变玲今日(19日)发出严正声明,无论当局做出任何手段,她都相信江天勇无罪。
“709案”在押维权人士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案,今日(8月14日)天津第二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庭审时间超长。中共警察封锁了法院正门街道,不仅对来往人员进行盘查,还当场非法抓走围观民众、驱赶各国人权官员。另外,在此之前威胁几位“709案”辩护律师及异议人士,不许他们到天津围观,而“709案”被取保候审律师谢燕益又被国保...
709事件中的吴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8月14日将在天津市二中院开庭。法院认为“补充侦查卷中有机密”,决定不公开审理。该案庭前会议结束后,吴淦发布《开庭前声明》,拒绝辩护。
日前官派律师披露“709”案被抓律师王全璋还活着后,现今他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表示,在法律上,王全璋又一次消失了。7月31日,天津第二看守所称王全璋已被转到第一看守所,而第一看守所告诉王全璋妻子:“查无此人”。
2017年7月18日北京律师余文生向北京市检察院发出刑事控告状,控告北京市司法局局长苗林等人,利用年审换证滥用职权打压律师。
在一个和谐盛世,法治国家,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一名执业律师,如王全璋者,一位著名的人权律师,竟然整整两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信不信? 一个人,据说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但是,他的家人,竟然连续两年无法委托自己的律师,去担任他的辩护人,去会见他,你信不信?如王全璋律师者,盛世贱民。而传说此和谐盛世,刑诉法还写在纸上,法治中国的口号,还写在路边墙上。
“709事件”两周年之际,当时第一个被抓的维权律师王宇打破沉寂,揭露了自己被绑架后遭残暴酷刑过着地狱般生活,同时她也高度赞扬了709案的辩护律师,在不屈不饶的抗争中展现维权律师风采。
7月9日在中国维权律师大抓捕两周年之际,王全璋的两名辩护律师与其父母、姐姐、妻子共同发表声明,谴责天津的公检法、律师协会、官派律师联手违法犯罪,性质极其恶劣,并对此提出具体12点控告。
7月9日,洛杉矶多个人权团体齐聚中领馆,响应第一个“中国人权律师节”。视觉艺术家协会会长刘雅雅表示,中共在2015年7月9日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7.09系列冤案至今仍没落幕,已经成为中国民主良心与极权统治对抗的写照。 曾被中共多次关押、饱受酷刑折磨的维权律师刘士辉表示,2015年的7月9日是中共制造的“人权大劫难”,但谁也没想到,两年后这个日子变成了全...
709大抓捕2周年之际,周日(7月9日)下午,关心中国人权和社会现状的湾区人士在旧金山中领馆前举行抗议集会,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仍在关押中的王全璋、江天勇和吴淦等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并呼吁给予已被释放的律师和正义人士真正的自由。 此次集会由“人道中国”、“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以及“基督徒公义团契”等湾区华人团体组织。“人道中国”共同创办人周锋锁表示,2...
共有约 8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互联网搜索巨头谷歌今日(21 日)宣布以11亿美元收购台湾手机制造商宏达国际电子公司(HTC)的Pixel手机业务,将开发谷歌的Pixel智能手机产品,以及推动谷歌提升硬件制造能力。HTC亦发布公告称,根据协议,HTC的手机部门的部分成员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