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律师案
广西的维权律师覃永沛,11月13日起诉广西壮族自治区司法厅,指当局注销他律师资格的行政处理决定书违法,要求撤销;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89.564亿...
近日,“709案”涉案律师王宇、张凯、刘晓原要求恢复执业,但遭相关部门“踢皮球”。河北维权律师卢廷阁因要旁听“709案”辩护律师文东海吊照听证会,遭司法局刁难。
“709案”在押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披露王的代理律师刘卫国因意外摔伤,不得不退出王的案件。网民对刘律师的意外摔伤表示质疑,称“有人蓄意让刘卫国律师‘意外摔伤’”?
“709案”王宇辩护律师文东海的长沙荟琚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今日开业,全国各地几十位律师到场庆贺。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延伸至为法轮功辩护的人权律师,不惜用连坐的方式,威胁甚至直接迫害他们的家人。
人权律师程海的律师证于8月9日被当局注销,而其律师事务所在2月5日被注销。这是继709大抓捕后,中共对维权律师以吊、注销执业证为主的新一轮打压。
中共对于帮助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的打压没有停止。本篇梳理了曾为法轮功学员做过辩护的律师所在律所被中共吊销或注销;因替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或因此类案件或因其他案件被中共当局或判重刑,吊销或注销律师执照。
“709案”在押律师王全璋近期有了新消息,然而这些消息反而让他的妻子李文足感到更恐怖。
我相信,只要中国人都来了解真相,摆脱长期的洗脑教育,这个问题(停止迫害法轮功)就会得到解决,也会让其他信仰案件,或者人权案件得到更好的解决;也会让我,一个因为妥协而备受煎熬的人看到一丝希望。
尽管至今她一直受到中共当局监视(家中被安装监控设备),长期(三年多)无法执业,甚至不能探望连远在澳洲的儿子,但是,王宇还是坚持发出正义的声音:“这种迫害,应该是立即停止,不能再进行下去了。”
“709案”被抓律师王全璋终于有了最新消息。他的妻子李文足表示:有信任的人告诉她,王全璋身体和精神都正常。
2015年中共对大陆人权律师大抓捕的709事件已过去三年,而美国诸多入驻大陆的企业、开设分校的高校从未对此发声。纽约法律智库司法实验室主席普奇特(Rob Precht)在第二届人权律师节上向大纪元表示,面对人权的践踏,这些机构的沉默本身就意味着认可。
昨日是“709大抓捕”三周年,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起黑衣默站7分钟9秒,表达毋忘事件中遭中共打压的维权律师和人士。
中共2015年7月9日发起“709大抓捕”,超过321名律师、人权捍卫者与家属遭逮捕判刑、软禁或限制出境等,至今仍有多人下落不明。“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9日召开记者会,除了呼吁各界持续关注,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团结行动,力促中共释放无罪在押人士。
她们是几位中国人权律师的妻子,在“709案”三周年之际,或为丈夫写家书,或感念那些艰难的时光。这一天,除了她们,还有其他中国民众、部分外国驻华使馆用自己的方式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7月9日。
7月3日,鉴于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被中共当局绑架、强迫失踪至今已逾1090天而仍下落不明,以及家属和律师遭受威胁、打击等迫害的事实,追查国际再次发布对迫害王全璋律师和家属的责任人的追查公告,对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全面追查。
中共把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坐小板凳、吊铐、殴打、熬鹰、烟熏、电击、吃不明药物、“包夹”、单独囚禁、超越生理的迫害手段等,也都用到了替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身上,这些律师中也有法轮功学员。
江天勇现在被迫害得连女儿几岁都记不住了。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则在美国不断地为他呼吁,希望国际社会能施压中共,让江天勇早日回家。
近日中共再对律师群体进行严厉管控,修改了律师协会的章程,加强党建,要求律师跟党走,引起律师们的不满,认为有违律师法。有律师在律协的党组织打压下公开声明退党。
余文生一度代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遭迫害的“709案”律师王全璋一案;尤其在2016年,大量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他认为“法轮功群体遭受到的迫害,是当下中国最需要关注的人权问题”。
“709案”王全璋律师目前生死未卜,然而从中共当局对他的家人以及家属聘请的代理律师的打压便可见一斑。
5岁的泉泉已经3年没有见到爸爸了。他的爸爸王全璋(42岁)是著名的维权律师,却在中国大陆被“人间蒸发”1081天,家人聘请的六位律师和亲属均得不到会见,也不知道人是死是活。
文东海说,法轮功学员中更多的人克服了恐惧;“他们为了追求公平对待,宁愿选择曲折道路,也不愿意妥协认罪。就一个群体而言,修炼到一定程度,克服了恐惧。”
“他们这一波打压律师的行动,是公检法系统安排报复性的行动,是有计划、有步骤、系统地安排的,发动各个法院进行投诉。”文东海说,“本来客户对律师的反馈、投诉才是律协应该了解的情况,但是这次都是各地公检法的投诉。”
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团体反迫害已有19个年头,大陆维权律师们在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过程中越来越了解了真相,纷纷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一批批维权律师因捍卫法轮功学员的天赋人权而被中共当局吊销执业证,甚至失去自由。但法律人的天职使得越来越多的律师不顾风险站出来为法轮功冤案发声。
昨天,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社交媒体上披露,自己外出时,遭到所在地派出所和社区人员跟踪,且被限制人身自由。
2015年“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遭中共逮捕的江天勇律师曾参与过高智晟案、法轮功个案等多起维权案件,他与家人也因此一直长期遭中共监控、骚扰和威胁。
今天上午9时,湖南省司法厅举行对维权律师文东海拟吊销律师证听证会,但不给公民旁听。文东海遭到现场不明身份人员推搡、骚扰,后程海律师报警,文、程及证人李贵生律师被带往芙蓉分局韭菜园派出所。
5月23日,“709案”律师谢燕益发声明退出中国律师协会,不再承认自己是中共统治的中国的执业律师。但他会做真正意义上的律师,用积累的经验,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坚持他的使命。
5月16日上午,维权律师谢燕益被控代理法轮功学员谢毅强案违规的听证会,在北京市律协召开。中共当局如临大敌,不仅将前来采访的港媒摄影师打伤带走,还把谢燕益夫妇先后带走,扣留至少6小时后获释。关于这次听证会,谢燕益律师撰文“516听证会纪实”记述了现场情况。
共有约 18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台湾九合一选举进入倒数阶段,台北地检署拘捕中共外围组织爱国同心会(简称“同心会”)秘书长、正参选台北市区议员的张秀叶,以及同心会会长周庆峻,指他们疑利用中共资金安排饮宴和旅游贿赂选民,涉嫌违反《选罢法》,实施限制居住及禁止出境。同心会是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