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中共病毒攻入美国,面临珍珠港时刻;未来的AI之战决定胜负;中国的H-BAT对阵美国的G-MAFIA!
庚子年,历来被视为不吉利,不是灾就是祸,甚至是灾祸接踵而来。今年2020年,偏偏又逢庚子年。
全世界的疫情是持续恶化,到目前为止,全球感染的总数已经超过了百万人,这其中美国就占了五分之一。我相信天天关注病例上升数字就成了民众生活中最揪心的一件事了。其实像这样的烈性传染病,如果错过了早期防控的黄金期,接下来发生的惨烈后果,应该说是不可避免的。于是就有很多声音都在问,为什么中国发生疫情之后,两个月之内全世界就没有足...
问题是,“微信遗嘱”能给他们生机吗?中华遗嘱库能给他们带来希望吗?中共能把他们的生死当回事吗?假如不能,就不必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了。
中共不顾病毒继续肆虐,置13亿民众于危险之中,隐瞒疫情,强行推动复工,现在看来,除了使中共病毒泛蓝全中国,复苏经济的目的并没有达到。
4月5日,英国外交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HJS)”发布了一项调查研究的摘要,这项研究题为:“新冠(中共)病毒赔偿:评估中国(中共)潜在罪责及法律应对途径”。
既然病毒从何而来这个问题被中共彻底封死,对疫情的拷问就只能关注疫情传播问题了。这次疫情发生后,在下述三个环节上中共的处置导致了疫情的国内、国际大扩散。
清明的这一周,每晚都下雨。今晚也不例外,不知不觉中,窗外又淅淅沥沥的落起雨来。隔窗而望,前院成簇盛开的大岛樱在暗夜中已成了浓墨的剪影;湿漉漉的地面倒反射着路边青白的灯光,倒是亮亮的一片;路面偶或出现轻薄的积水,闪闪跳跃着细密的雨丝,衬着各家门前零零星星、青黄相间的灯光,一种从未有过的落寞和清冷。
中共副总理孙春兰考察武汉青山区翠园社区时,遭到该社区民众高喊“全是假的”。武汉青山区另一社区的张先生表示,孙春兰到哪里都一样,民众都会叫苦不迭。
美国公布3月份失业率由3.5%激增到4.4%,70.1万人失业之后,多数专家认为该数据还未反映美国真实的就业情况,4月份的失业率可能攀升到史上最高的15%。 然而,面对这样残酷的数据,美国三大指数上周五(3日)只下跌1.5~1.69%之间,并没有因经济数据利空而跌幅再度扩大。道指上周也只下挫2.7%,相较于前一周的大幅...
中共在文革后经济面临崩溃,不得不搞起“改革开放”。之后,由于经济上有了点起色,便志得意满,大言不惭地自称起“大国”来。其实,现代中国只是一个“人口大国”。而它在先声夺人方面,倒是堪称“标语口号的大国”。
中共病毒爆发以来,中共隐瞒疫情,要求民众对中共感恩,向国际社会甩锅,出口伪劣防疫物资……。笔者看着中共无耻而又拙劣的表演,总觉得似曾相识。近一段时间,中共开始大肆鼓噪中共的“大国担当”,“推动疫情防控国际合作”。按照中共的习性,中共病毒消退之后,中共一定会说“中共领导了全球抗疫”,是“抗疫的中流砥柱”。想到此,笔者豁然...
李文亮 吹哨响 舆情海啸 坏了匪梦想 党国颜面往哪放 将来索赔 更令党恐慌
2020年是《让子弹飞》上映十周年,这部黑色喜剧可以说是华人电影史上一个里程碑。
现今这场瘟疫,把中共生物武器研制问题抛上了浪尖。3月26日,美国国际安全与防扩散局在一条推文中表示:“今天我们纪念《生物武器公约》签约45周年,重申《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消除生物武器的承诺的重要性。”
1980年8月,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在北京问邓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邓小平回答说:“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他专门谈到了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冤案。仅此一案,就牵连138万多人,打死1万7千多人,打残6万多人。 康生一眼就看出赵健民是“叛徒” 据赵健民回忆:19...
厄瓜多尔与病毒发源地相距遥远,为何疫情如此惨烈?本文简要梳理厄瓜多尔的亲共事实,以作警示。
毛泽东在其一生中权势熏天,以至常被称为“红色皇帝”(Red Emperor)。鉴于现在已知的其不可预测的性格、凶残的唯我主义、所犯的报复性谋杀,以及至死方休的放荡生活,很容易将他比作古代中国(Middle Kingdom)的暴君。然而,他建立的整个暴力体制,远远超过了我们在中国可能发现的任何民族的暴力传统。
二零二零年新年期间,瘟疫降临武汉,恐惧笼罩全城。运送武汉肺炎患者遗体的工作人员称,当时一车拉八具尸体,从早上九点钟忙到凌晨两、三点钟,天天加班;路上行人走着走着就倒地了;一人得病,全家人感染;得病到死亡一个星期左右,一家死几个等等,这样的消息频频传来。声称最不怕死的人说,他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怕了。这种被武汉人称为“灭门病...
国际上关于中共造假各种数据已是普遍共识,而这次疫情统计也不例外。当前全球飙破百万病例,更加凸显中国疫情通报确实离谱。就像8日将解除封城的病毒(CCP Virus)起源地武汉,人口达1千多万,截至4日累计只有5万08人确诊,2567人死亡。
知情人告诉大纪元说,北京朝阳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最严重,街上警车也多一些。朝阳区的军队大院是管控最严格的,进出入非常严格,门口保安要查每个进入车辆的后备箱。一月份据说是有干休所的人住院了,但详情都保密,院门口还不许拍照。
如果说过去三年里﹐我从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身上学到一件事,那就是他说的一些看似离谱的话,往往(证明)是对的。举个例子:2019年8月23日﹐总统援引1977年的一项法律,在推特上命令美国公司“立即开始寻找替代中国的方案。”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已蔓延全球181个国家和地区,导致117万人被确诊感染,6万多人死亡,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人类最大的灾难。美国已有30多万人被确诊感染,8千多人死亡。就在中共就病毒来源等问题到处“甩锅”(推卸责任)之际,美国朝野上下对中共追责之声连绵不断。
中共病毒正在疯狂的肆虐危害世界,无论普通平民还是政要都被困于这“隐形敌人”当中,中共隐瞒疫情让世界措手不及,并且用假信息、假物资继续危害世界,中共官方使用非逻辑的流氓语言公然撒谎和甩锅,还通过世卫组织让世界贻误防控战机,似乎人为的让世界陷入一场“隐形战争”。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病毒)蔓延全世界,目前已导致全球逾百万人感染,五万人死亡。去年底,武汉市眼科医生李文亮因为发布疫情消息,提醒同仁注意防范,人称“吹哨人”,消息被大量转发后被中共警察传唤训诫、定为造谣,并签下配合党训的保证书。随后他感染肺炎身亡,其遭遇令人慨叹。
中共至少三个星期的对疫情的隐瞒,拒绝美国顶尖专家到武汉,无疑是造成武汉、中国大陆和世界疫情大爆发的罪魁,无疑是造成那么多人感染和死亡的元凶。而作为掌控中共决策、亦是元凶的七个高官,既不忏悔,也不认罪,反而在全国人民面前装模作样的作秀。
这种靠人的肉体无法征服的地势、气候、现象,当地的官员又怎会不知道?明明知道人上山扑火,很可能“没有退路”,却还要让人举着“拖把”与大火肉搏的原因又是什么呢?难道就因为中国人命如草芥吗?
在武汉肺炎(或武汉病毒,或新型冠状病毒, 或COVID-19)的消息刚传出不久,笔者友人传来了在社交媒体上的一则“新闻”说:武汉病毒是香港抗争者引入武汉的。接着,又收到另一友人传来的一则“新闻”说: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后院,发现三个可疑的黄色垃圾桶,内装有一些生化物,并说中国外交部已就此向美国政府要求解释云云。
当中共病毒仅仅在中国发作的时候,国际社会懒得追查肺炎的来龙去脉。但是现在中共病毒已经给人类造成如此深重的灾难,各国就不可能置之不理了。
4月2日,是李文亮医生去世后的第55天。中共将包括他在内的湖北14名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病毒)疫情防控一线牺牲人员评定为“首批烈士”。
共有约 12038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政府于周一(4月6日)召开每日疫情新闻发布会,新唐人、大纪元将联合对此进行直播(中文同声翻译),并同时在新唐人电视频道和大纪元、新唐人网络频道播出。敬请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