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篡改历史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充斥着谎言的剧目,这样一部背后充满着血泪的剧目,却一再被中共拿出来在国内外洗脑,宣传中共暴力。中共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何应对中共,那就是揭穿谎...
西路军惨败堪称是中共历史上最大的黑幕,西路军真正的杀手是中共中央军委。像西路军这样鲜为人知的“黑幕”还有多少?还会尘封多久呢?
阎又文的情报,都直接影响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但几十年来,为了维护自己的光环,中共一直掩盖这一点。
今天共产党在抗战胜利已经70多周年以后忽然提出来抗战要说14年,不能说8年,这句话从表面上看对不对,对的,因为抗战是14年,但是共产党说这个话就有点不对头了。
中共所吹嘘的“三大战役”的胜利,都不过是红色间谍卧底的功劳,毛泽东之所以能决胜千里之外,就是依靠周恩来创立的中共中央特务科的特务活动,中共的胜利史不过就是一部特务史。
这些人的遭遇都是因为中央内部一个秘而不宣的政策:即中央对地下潜伏党员的处理方针是“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这鲜为人知的十六字方针 ,对于那些出生入死,要把自己一辈子都献给中共的特工来说都是难以置信的。
蒋介石在大会上作报告时,沈安娜就坐在离他仅三四米远的桌子旁做速记。在全会的小型军事会议上,沈安娜接触到国民党两个重要文件,即《防止异党活动办法》(后改为《限制共产党活动办法》)和《关于共产党的处置办法》。她迅速把文件转给周恩来。当时中央党部还没有给国民党内部发放,中共就已经拿到原文件。
南昌暴动的背后却有着中共不可言说的秘密,因为里面充斥着的是阴谋与背叛,而其发起者和参与者的结局也大多凄惨。
如今,中共主动禁用“解放前后”、“新中国成立前后”等说法,其实就是在表明其对此是心知肚明,就是意图在淡化以往的宣传。被中共欺骗了几十年的不少中国人,还有多少被灌输的东西要被清除?
编者按:“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这是1961年,毛泽东反驳当时西方世界有关中国发生大饥荒的传言而公开宣称的,当时他正在接待法国社会党领袖即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 事实是,中国不但发生了大饥荒,而且还是人类历史上死人最多的一次大饥荒。 1961年底,中共粮食部长陈国栋、统计部长贾启允、粮食部办公厅主任周伯萍三人对大饥荒饿死人数进行过调查...
关于朝鲜战争,几十年来,中国民众一直被中共歪曲、篡改的谎言宣传所欺骗,其中包括中共军队参战的动机和死亡人数等,一直是中共掩盖的秘密。
1958年10月25日,《人民日报》根据毛泽东在全国城乡大办公共食堂的倡议,发表社论《办好公共食堂》。提出:“办好公共食堂是人民公社实现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和生活集体化的有效措施,是培养农民集体生活习惯和集体主义、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的一个关键问题。公共食堂要在农村和城市普遍地建立起来,成为我国人民的新的生活方式。”
遵照毛的批示,陈伯达把《章程》在《红旗》杂志第七期(9月1日出版)全文发表。毛肯定过的东西,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嵖岈山的“共产”经验一推广,“共产风”像8级飓风一样,在中国广大的农村,以不可阻挡之势刮开。其来势之迅猛,远远超过当年的农业合作化运动。
毛亲自审阅批发了11月13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号召批判右倾保守思想,“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这是“大跃进”口号的首次出现。毛对“大跃进”这个新名词十分赞赏,曾说“我要颁发博士学衔的话,建议第一号赠与这个伟大口号的发明家”
今年7月7日是卢沟桥事变八十周年,在越来越多中国民众知道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国民党军队的情况下,中共依旧高调纪念,而其教科书上依然写着中共领导抗战胜利。旅德的中国问题学者仲维光表示,中共从产生之日起就在造假,即使民众了解了一些真相,中共仍会用暴力镇压机器迫使人们相信谎言。
真实的情况是:泸定桥并未发生战斗,红军过桥时,没有战斗,更谈不上伤亡。红军5月29日到达泸定桥的时候,泸定桥并没有国民党军队把守。
在中共的宣传中,“四渡赤水”是毛泽东“高超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是红军战争史上的奇观,是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典范”。所谓“四渡赤水”的“奇迹”,不过是文艺作品在虚构毛泽东的神圣形象,不仅没有任何历史依据,而且事实与宣传恰恰相反……
打响朝鲜战争第一枪的是朝鲜,战争初期就几乎占领了韩国的全部国土。当时美国没有出兵,也没有打到鸭绿江威胁中国,中国谈不上“抗美援朝”,更谈不上“保家卫国”。
中国的抗战史,就是一部谎言史。而历史是保存一个国家命脉的重要东西。有专家表示,中共政权之所以能够维持,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它隐瞒和扭曲历史,所以也就应了一句中国的古话:灭其国载,必先亡其史。
二十世纪,有这样一个人生颇为戏剧化的人:早年加入中共,曾任中共旅法支部书记,是中共早期重要的领导人之一,后去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回国后参加中共暴动,被国民党逮捕后,居然在刑场上身中两枪未死。之后再度为中共效力,又一次被国民党逮捕后,选择了加入国民党。其后转而研究“三民主义”,并在台湾四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反共”,写了大量批判中共的文章,与中共势不两立,他也因此...
大审判的一天,13亿中国人民绝不会放过江泽民,同样不会放过为虎作伥的刘云山和刘云山之流。
中共从其成立之日起,造假和恐怖就与之相伴,而尼克松访华期间的造假以及对中国人的钳制、控制,更令人不寒而栗:这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国家!
历史证据表明,西安事变的台前人物是对蒋介石剿共令阳奉阴违的亲共将领张学良和杨虎城,而中共是西安事变的阴谋策动者,共产党方面处理事变的最高决策者却是苏俄的斯大林。
据老人们说,冯鉴之办的学校当时是远近闻名的抗日民主学校。学生用的课本都是根据当时抗日的需要而编写的教材。高级班语文里选用的《游击队之歌》、《八百勇士坚守东战场》、文天祥的《过伶仃洋》、《木兰诗》等,唱的歌有《参军杀敌最光荣》、《工农商学兵一齐来救亡》等,还经常组织学生走村串巷宣传抗日,当时观上冯家一带抗日情绪高涨。从冯鉴之的学校走出去参军、从政的很多。九十岁...
学者表示,西安事变使“八年剿(共)匪之功,隳于一旦”;破坏了蒋介石抗日的战略部署;全面抗日的时间表被迫提前,给中国人造成巨大的灾难;而起死回生的中共却在战争中趁机坐大;使得中国大陆人民在长达至今60余年的岁月里,遭遇了亘古未有的劫难。
蒋介石被扣押后,中共曾决议“审蒋”、“除蒋”;但斯大林知道只有蒋介石才能够领导全中国抗日,为了苏联的切身利益,解除日军对苏联的威胁,所以严令中共毛泽东不许杀蒋。
12月12日晨6时,张、杨在西安、临潼两地,同时发难,张学良派了四百多人进攻蒋介石的住地,蒋的卫兵奋起抵抗,死亡二百多人。
官方舆论上“长征”一致是个高大上的话题,但是其中的西路军,却讳莫如深,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西路军问题才开始打破禁区。 我们都很熟悉黄河的形状,是个“几”字形,红军“长征”是从这个几字形的底下过来的,面临的情形就是,往西、往东都需要渡黄河。 1936年10月,以红四方面军为主力,占红军五分之二强的一支部队,有21800余人,西渡黄河,企图打开与苏...
西安事变前夕,张学良私通苏联与中共,与苏联使领馆官员密谈,想取代蒋介石成为国家领导人;张与杨虎城计议“挟天子以令诸侯”。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时任西北剿匪副总司令的张学良和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总指挥的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变叛乱,扣押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和西北剿匪总司令的蒋介石。历史证据表明,张学良和杨虎城的军队被中共深度渗透,张学良实为中共“特别党员”。
共有约 7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