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
新中共继承了老中共的邪恶传统。一方面,他们把中国当做它当年的解放区,靠内部清洗和洗脑来保持“高度统一”的假象,将其捆绑控制的“庞大人口及其舆论气势”来要挟外国、...
中共造反祸国,从祖师爷马列主义那里批发来种种妖魔手法,其中有关于“多数”和“少数”的所谓分析论,实是流氓之最,无赖之极。
有人说,不应该把中共妖魔化,中共也在做好事,学文明……但是且慢!人类词汇里有妖魔之条目,就有它的定义,不加入任何复杂的解释、不引用任何神鬼故事传说,它就是邪恶之极的形容和定义。把“妖”和“魔”分开理解,“魔”就是大量吃人的恶鬼,“妖”就是它的狡猾多变的骗人手法及其迷惑人心的种种假象。识别中共的妖魔本质,只要依据事实和常识就足也。可惜恰恰不少人被中共妖魔搞得神...
一个“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恶臭汉子,不时地从身上找出些虱子,有时还从某严重骚痒之处抓出几只大虱子,加以消灭,就大吹大擂“我在反腐!”“我在反腐!”‧‧‧‧‧‧这就是中共造腐反腐的黑色幽默图。但是还不够,这个恶臭汉子非但不允许别人指出他虱子满身的真实原因,还用刀子逼迫别人赞扬他“正在大力反腐”,这才更像中共的真实画像。
共产党是说谎的行家,同时也是诡辩的里手,它经常会提出一些“规定性选择”,让你不知不觉中了他的圈套,糊里糊涂跟着它规定的思路走下去,跌入它的鬼魅陷阱。
中共邪党从兴妖作孽肇始,就为杀人吃人而制造“敌人”。现在,它动不动就拿出杀手镧,把反对邪党独裁杀人的正义人士和团体称谓“境内外敌对势力”。其实,它根本不敢说也说不清“敌对势力”跟谁“敌对”,有哪些敌对言论和行为。它的所谓法律也根本无法界定“敌对势力”的具体标准。
号称反邪教,色厉却内荏:徒然表“资深”,不敢留真名!
从北到南,中共“法院”在秘密审判正义律师高智晟以后,又在岳飞受害的南方故地,连续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热爱中华文明的自由文化人严正学、力虹施以无耻陷害。正告奸佞迫害者,不要忘了岳飞坟前的对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历史必对忠奸做出最终的审判。
在侦察犯罪形迹过程中,人们通常使用“实证推断”和“逻辑推断”两种思辨方法。“实证推断”主要是取证推断,根据各种证据推演分析,最终锁定犯罪份子;而“逻辑推断”则是运用犯罪学、心理学、社会学、逻辑学,概率学来进行“抽像的”“一般的”分析推理,判别犯罪份子的性格、心理、条件、行动规律等等特征,缩小范围,最后配合取证 ,锁定犯罪,予以制裁。大量事实证明,“逻辑推断”...
中共的御用文人最近放出一篇“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文章,几乎以普世公认的价值标准,对“民主”给以正面肯定,好似冬日里响春雷般反常。在我看来,一个将党权写入宪法,不断镇压人民的民主要求的政权喉舌来谈“民主”,如同西方的“愚人节”随意搞笑那样,除了搞笑,没有别的意思。中共绝对不可能搞民主,永远不可能搞民主。中共是民主的死敌,搞民主等于搞死中共,只有搞死中共才有民主。
“小白鼠”就是在指被用来作各种试验的那种小动物。其主子可以根据兴趣和需要任意地破坏它们正常的生理生态。它们有时被灌食某种激素,促使某一部分器官特别昂奋,充满攻击性; 有时被切去记忆细胞变得今不知昨转眼就忘;有时被任意改变遗传因子,使其习传异化,不伦不类;有时又被破坏全身平衡,怪活奇死……“小白鼠”们因为没有高等智慧,它们永远不会弄明白它们怎么会落到这部田地...
法轮功,真英雄,灭共兴华建奇功。翩翩若仙柔若水,信念高昂贯长虹!
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对中共的基本心态是既恨又怕,再过分一些就是“恨得要死、怕得要命”。恨是因为中共镇压人民、镇压反对他们的任何人,从来就是心狠手辣,无情无义;怕也是由此而来。特别自镇压六四民主运动,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共最最警惕的就是反对力量联合乘势,所以提出的就是把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之中”,每次有民众闹事,即便缘由合理,也要惩治“首要分子”,决不手软。最近又...
宇宙中有一种叫做黑洞的巨大的暗物质场,不停地无尽地吞噬其他星体物质的能量和光亮,凡接近这个暗物质场的所有物质都会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共末代政权的“老人症状”越来越明显:刚刚过去30年的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共以自己的“遗忘”来强制全国人民一道遗忘,却要纪念什么“长征胜利七○周年”“中共建党85周年”这些陈年旧功,指望靠回味“当年之勇”来添补越来越心虚气短的自信。
无论中共如何还在台上呼风唤雨、逛骗世界、鱼肉江山、作贱人群;也无论我的判断会对外界发生影响或者不发生什么影响,我已经在自己的思想上经过严肃审理,将罪大恶极的中国共产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还要加上“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九评”把中共说成是附体中华民族的“邪灵”与“癌细胞”,实在是剔骨剥髓的精辟判断。说它是“邪灵”、是指它的妖形万状、万变不离吃人的本质;说它是癌细胞、是因为它从内部恶性扩展、杀灭健康正常细胞、从而达到杀灭、致垮整个肌体的目的。
“苏家屯”集中营杀人卖器官罪行曝光后, 中共没有最高掌权者最具权威机关对此加以严厉谴责的态度和彻查严办的和行动,首先就表明他们决不是是此类罪行的对立面, 然后用三周时间经过技术处理后的欢迎调查,更足以表明他们是犯罪的一伙!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法制国家,如果突然出现一百多个人头骨暴露在荒郊野外,而且还被割去了半个头顶,这肯定是一个爆炸性新闻,它会像原子弹冲击波那样冲击千家万户,接下来所有大媒体的追踪报导,相关司法部门的紧急行动,政府部门的意见发表与督查‧‧‧‧
香港的李怡公开质疑退党的真实性,我想这比“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宗教性问题简单的多。李怡称“认识的内地亲戚朋友会无一人看过?”这个结论很简单,在中共顽固于一党独裁,派出无数特务走狗监视人民、用种种手段迫害抛弃和反对它的人们的环境中,谁会轻易地告诉他人――尚未弄清楚是否共产党帮凶的人――这种自己的心内真实呢?
署名为沈阳军区老军医的正义人士在披露中共在苏家屯集中营一事上的内部情况最后说:需要了解的是根据最新的决定: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分子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
中国人民在这一百年中不幸地遭受了二场为祸持久的大屠杀。前一场是遭受了日本侵略军的屠杀,被杀3000万人。1945年以后是被中共匪帮屠杀,中共简直就像日本鬼子屠杀中国人的“接班人”,共匪在屠杀中国人方面破了许多日本鬼子创下的记录。
有日本作家写了一本揭露日本关东军“731”细菌部队的书“恶魔的饱食”,详述了当年鬼子残害中国人的种种罪行,但是比较中共匪帮对中国人命的作贱和残害来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共有约 6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