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独家专访 深入了解神韵艺术团

人气 2010

【大纪元2024年02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

黄景洲:如果你想取得伟大的成就,肯定需要做出一些牺牲。

杨杰凯:在表演艺术似乎正在衰退的时候,有一家艺术团正在迅猛地崛起。

杨美莲:(神韵演出)就像画布有了生命,如果你能听到(神韵的现场)音乐,如果你能看到色彩有了生命……

杨杰凯:不到二十年的时间,神韵已从一个艺术团,发展到八个同等规模的艺术团,同时在全球巡回演出,每个艺术团都有自己的管弦乐团。

王琛:(作为一名舞蹈演员,)既有精神方面的,也有身体方面的(辛苦)。

包正宇:你必须训练身体的每个部分来跳舞。

杨杰凯:现在,他们每年在二百多个城市演出,在一百多万观众面前表演。

莎拉‧维兹:我希望观众们走出剧院时,感觉比他们走进来时更好。

杨杰凯:神韵是如何取得如此的成功?她的成功秘诀是什么?在本期《美国思想领袖》特别节目中,我们将独家探访,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中国古典舞艺术团。

杨美莲:人们努力追求的所有物质财富,都不会永恒,永恒的是你拥有的内在的价值观。

杨杰凯:他们正在推动真正中国文化的复兴,但(神韵)在中国却被禁止(上演)。

李宝圆:这正是中共试图摧毁的东西。

杨杰凯:那么,在全球巡回演出的背后,是什么在激励这些艺术家们?

白茉莉:有比我们更崇高的存在,你可以从中获得很多智慧。

黄景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他们花费数年时间只为创作一件艺术品,但他们的作品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这就是我们要实现的目标。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神韵已成为一个全球现象

杨杰凯:李宝圆(William Li),很高兴你来到《美国思想领袖》。

李宝圆:杨,谢谢你邀请我。

杨杰凯:对于许多观众来说,他们没有想到一个专注于中国传统文化、舞蹈与表现形式的演出,竟然来自美国。

李宝圆:是的,当我告诉人们,神韵来自于美国时,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们以为我们来自中国,这些人还不了解我们。

而如果你是从中国出来的,(就能体会到)神韵就像一股清新的空气。因为在中国,你不敢说出你真正的信仰。但在美国,你可以畅所欲言。

说到神韵艺术团是如何成立的,事情要追溯到2006年,源自一群逃离中国的艺术家们。因为他们想获得信仰自由,这简直就是“美国梦”了。

要知道,作为一个难民你来到美国,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然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你的生活从头开始。

杨杰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真的令人惊叹,因为我们正处于一个表演艺术增长停滞的时期,是吧?但神韵却在成长。

李宝圆:神韵的确已成为一个全球现象。我想和我交谈过的人中,还没有谁没听说过神韵。

领舞演员、艺术新星和乐团音乐家

杨杰凯:说起来,你参与神韵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

李宝圆:是啊。

杨杰凯:你参加过多少场演出呢?

李宝圆:我从2007年起参加巡回演出,每年我们每个团会演一百场左右。所以,我想我直接上场的演出至少有1,500场。

杨杰凯:太了不起了!今天机会难得,《美国思想领袖》能够采访到多位神韵艺术家。我以前还真是一直没有这种机会。

当然了,你是一名领舞演员,但同时你还是一名舞蹈教师,这非常有意思,我想和你谈谈这个话题。

在我们谈那个话题之前,请先介绍一下,今天我们到场的嘉宾有哪几位。

李宝圆:好的,今天我们请到了几位领舞演员,他们参与神韵已经很长时间了。

资深演员有黄景洲(Piotr Huang)和王琛(Angelia Wang),有些观众可能甚至能从我们以往演出季的广告中——从广告牌或海报上,能够认出来这两位的面孔。和我一样,这两位也都曾在纽约的飞天艺术学院就读,获得了艺术学士学位,并从纽约库德贝克维尔(Cuddebackville)的飞天大学获得了中国古典舞的艺术硕士学位。

同时,还请到了杨美莲(Marilyn Yang)、包正宇(Jesse Browde)和白茉莉(Lillian Parker),他们都是冉冉升起的新星,曾获得过国际舞蹈大奖,并被飞天大学录取。作为实习的一部分,参与过神韵的巡回演出。

因为我们的演出还有现场交响乐团,所以我们还请来了一位音乐家——小提琴家莎拉‧维兹Sarah Veazey)。

 

演出开始前的心情

杨杰凯:现在,我想请你从一场演出开始的时候谈起,即一个演出季首场演出开始的时候谈起,你已经经历了好几个演出季了,这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呢?

王琛:兴奋啊!要去到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城市,你的感觉会有所不同,因为要把一台全新的节目带给观众们。

我们非常期待观众的反应,我们很想知道,“哦,今年的节目,观众会喜欢吗?他们会理解我们想表达的内容吗?”等等。

杨杰凯:请跟我简单说说,就在演出快要开始前的紧张气氛?你会紧张吗?

黄景洲:我总是很紧张,心里总有点忐忑不安。记得有一位好像是电影导演吧,她说现场演出,有一种美,因为有来自成功的激动,但也伴随着一定程度,对失败的恐惧,因为你只有一次机会。

但如果你有机会登上侧台,在我们表演的时候,你能看到每个演员,比如我们会说,“嘿,上台了,咱们好好演。”当你和整个团队在一起时,克服这种心理压力就容易多了。

从梦想当运动员到成为舞蹈演员

杨杰凯:在你成为舞蹈演员之前,你曾想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神韵和神韵训练中的情况,与精英体育训练相比如何?比如篮球?

黄景洲:这两个领域的相似之处,我想说在于体能。对中国古典舞来说,有意思的是,我们使用的是天然肌肉,就是我们走路、爬楼梯、跑步、运动时所使用的肌肉。所以,小时候受过的篮球训练,对我真的很有帮助。

包正宇:从被飞天艺术学院录取,到毕业,然后上飞天大学,再到成为神韵舞蹈演员,回首过去,我觉得有点像坐过山车一样。

杨杰凯:然后呢,然后生活就变了。愿闻其详。

包正宇:我从十四岁开始跳舞。在那之前,我一直在打棒球,打了大概七年。关于棒球,它并不是一项非常耗费体力的运动,棒球没有那么多高强度的运动。

当我加入神韵,成为一名舞蹈演员后,我必须训练我身体的每个部分,以便能够做各种动作——跳跃、翻腾、舞动,这需要很大的柔韧性。

我想很多年来,因为我爷爷喜欢棒球,我爸也喜欢棒球,所以,很多年来,我的梦想一直是成为一名职业棒球运动员,直到我看了那场神韵演出,应该是在2018年春天吧。

我从每个(神韵演员)脸上都看到了洋溢的热情,我发现,他们真正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这改变了我的看法。我觉得,我想做一些更有意义、更有影响力的事情。我想激励人们,并以某种方式改变人们,就像我当初受到激励、发生改变一样,我就是这样成为一名舞蹈演员的,有点像“对,这就是我想做的”。

在西方长大 如何能跳好中国古典舞

杨杰凯:大部分神韵演员是华裔,我不禁注意到,至少你看起来不像纯华裔。

包正宇:我在西方出生、长大,那时我对中国文化几乎没有概念,而现在我们正在从事的,恰是一种中国的舞蹈形式。

起初,我开始跳舞的头几年里,我可以模仿那些动作,我可以相对准确地完成她们。但不知为何,我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就是感觉有点不对劲,我和同伴们有点不一样。

杨杰凯:那你是怎么克服的呢?

包正宇:我又回过头来,开始学习中国古代的历史,深入探究特定人物的历史背景,甚至不局限于特定人物,而是不同朝代的历史,整个朝代的来龙去脉。我了解得越多,我的舞蹈变化就越大,就越能体现出中国的价值观,比如阴阳的对立平衡。

白茉莉:忠诚、信仰、善良或宽恕,诸如这些(神韵展现的)价值观,我认为这都是普世价值观。

这实际上就是,文化虽然表面上各不相同,但那些深层的内涵,却是人人都能体会到的,也能在生活中实际运用,或启发人们的生活。

杨杰凯:所以,茉莉,我要问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了,你显然不是个华裔,然而你是神韵的舞蹈演员,而他们中大多数都是华人,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白茉莉:是的,事实上我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比如你为什么要跳中国古典舞?很多孩子,会去跳芭蕾什么的。

我从小就喜欢跳舞,然后我就一直学中国古典舞课程——我父母给我报了名,我很喜欢上,所以我就一直坚持下来。

直到有一次我看到了神韵,感觉就像看到了中国古典舞的全貌,真正了解到她实际上可以多么动人,她是如此富有表现力,如此发人深省。

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哇,太赞了,我就想要继续学下去,最后我就被吸引着来到了神韵,神韵是目前最大的中国古典舞演出团体。

杨杰凯:我想你的中文应该很不错了吧?

白茉莉:是的,还行。

神韵能打动所有人的心

杨杰凯:你觉得,你最喜欢的是什么事情?作为一名舞蹈演员?

白茉莉:很多事情都很棒。

我看到了很多,真的学到了很多,比如关于中国、中国文化,或者从我周围的人们中,因为我们的舞蹈演员来自世界各地。我自己也可以到世界各地去(演出),看到不同国家的人们是如何生活的,以及他们对事物的反应,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还有一件很棒的事,就是能听到观众的反响,其实在演出现场你往往看不到观众,要知道,就只能看到台下人头攒动,而且我们在后台,其实听不到什么。当你走出去,听到观众的反应,你就会知道你所做的事情确实打动了观众,或让他们开怀大笑,这是让你非常感动的。

观众反馈

前白宫官员、大学教授、作家Barbara Elliott:我觉得他们太了不起了!

环境咨询公司老板B.J. Atkins:太震撼了!这是当今社会所需要的。

医生Dwana Bush:我的天哪,精彩纷呈!我没想到会笑得这么开心,同时如此感动。

IT公司主管Deb Dutta:我真的一直在寻找某种神奇的、让人升华的东西,而她(神韵)远不止这些。

前威斯康星州副州长Rebecca Kleefisch:你在神韵中看到的,是一种教育的体验,你可以学到一些中文,学到一些民族知识,一些文化。

纽约自然健康中心总裁、自然疗法名医、国际电视广播名人Dr. Julissa Hernandez:我看到他们很开心,他们热切地向我们传递美丽的讯息:真诚、慈爱,聚焦于我们所知的、大于我们的神、创世主。

如何成为一流的神韵艺术家

杨杰凯:学习舞蹈,苦练技能,并成为一流的中国古典舞演员,究竟有多难?

王琛:你知道,作为一名舞蹈演员,既有精神方面,也有身体方面(的辛苦),如果你问的是身体方面,是不是很辛苦?那肯定啦!很难的,你知道,但是我想,每行有每行的艰辛,所以我倒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克服吧。就是要坚韧不拔,坚强起来,要跨越身体(极限)。

而在精神层面上,我认为,对每场演出都要保持热情,我认为这是最困难的部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比如你塑造某个角色,要经过练习、排练、彩排,最后再呈现给观众,可能已经演过上千次了。我就提醒自己:观众就能看到这么一次。

杨杰凯:嗯,我想谈谈,(成为神韵艺术家)需要付出什么,个人方面可能需要做出哪些牺牲,那是怎样的牺牲?

黄景洲:无论在哪个领域,如果你想取得伟大的成就,肯定需要做出一些牺牲。

就我个人来说,我认为我们牺牲最多的是时间,无论是牺牲你个人的时间,还是牺牲你空闲的时间,就是你花在爱好上的时间,或是陪伴家人的时间。

不过,取代“牺牲”的更好的理念是“投入”,你要把时间投入到你所努力从事的事情上,无论是在哪个领域。在艺术领域,你必须投入大量的时间,才能得到提高。以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为例,他们一件艺术品就倾注数年的时间,但他们的成果,却鼓舞了好几代人,这就是我们要努力实现的目标。

永恒的是价值观

杨美莲:如果你真的想领略一下,传统文化、传统艺术,也许你会去博物馆、欣赏绘画作品,但归根结底,它们只是一幅画而已,但神韵就像……,如果你可以想像,神韵就像画布有了生命,如果你能听到神韵音乐,如果你能看到色彩有了生命,看神韵不是单纯的观看,我认为那真的是一种体验。

杨杰凯:比方说,你知道有人对中国历史一无所知,对中国传统文化一无所知,你怎么对他们解释神韵可能对他们的生活很有裨益呢?

杨美莲:也许年轻人会认为(学历史)挺枯燥吧,我想,他们可能会觉得“都是很久远的历史了,为什么应该学习历史呢?”可是,历史上有那么多的故事,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呀,历史总是在重演,你总是可以回首过去,看看别人是如何应对这些情况的,而当今世界节奏如此之快。

对我来说,我觉得人们努力追求的所有物质的东西,都有一个时间窗口,这些东西不会永远存在,而永恒的是,你拥有的内在的东西,你所秉持的核心价值观。

神韵交响乐团绝对独一无二

杨杰凯:我和很多人谈论过,神韵如何寻求,展现纯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但说到乐团,这似乎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因为你们有一个完整的西方管弦乐队,又在其中融合了中国传统乐器,这听起来不是传统的形式,听起来是新的形式,你能帮我详细说明一下吗?

莎拉‧维兹:神韵交响乐团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因为非常有意思的是,她融合了东西方乐器。

东方音乐和西方音乐,在旋律与和声上,有各自不同的方法。东方音乐主要侧重于旋律,旋律的流动,以及旋律如何融入整体。而西方音乐则一直注重和声,如何在和声中制造张力、消解张力。

将这两种方法结合起来,将以旋律为主的东方音乐,以和声为主的西方音乐结合在一起,其实是在创作某种非常传统的东西了。因为什么是音乐,音乐就是有和声的旋律。

为什么艺术家们有如此强烈的使命感?

杨杰凯:人们都在谈论(神韵)每个演员是多么的步调一致,如行云流水,是多么的令人惊叹,因为不同的节目都如此,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李宝圆:简单地说,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进行排练,正因为如此,你会发现舞蹈演员们看上去很同步。但在更深层次上,真正同步的是我们的内心,这意味着,这些舞蹈演员,艺术家们、音乐家们,我们都坚信神韵的使命——神韵的使命是复兴纯正的中国传统文化,并将其呈现给世界。

为什么我们有如此强烈的使命感?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几近失落,这是中共竭力要摧毁的文化,所以,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觉得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这是世人应该看到的。

杨杰凯: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要了解为什么神韵不能在中国演出?但同时,很多舞蹈演员都来自中国的。

李宝圆:我认为了解个中原因非常非常重要,为什么中共不希望人们看到真正的、传统的中国历史?那是因为,它们是无神论者,它们不相信神,它们只相信自己。它们希望中国人民信什么呢?它们希望中国人民只信中共,只相信中共的话。

五千年来,中国一直是一个很注重精神的民族,人们也许本身不是宗教信徒,但他们一直是注重精神的。他们相信有神,也有鬼,相信有神、有上天,他们在看护着人们,这促使人们变成更好的人。

比方说,我自己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如果我做了什么坏事,我觉得没有人看到,但中国人相信,总有人在看着你,神在看着你,

这是神韵的核心部分,我们想展示的就是这种华夏文明,真正的传统的中国历史,其根源就在于神性、精神层面,所以,中共对此非常恐惧,因为这与它们的意识形态是相反的。

“真、善、忍”原则和修炼如何改变人

杨杰凯:其意识形态对它们来说非常重要,是吗?

李宝圆:是的,它们想要控制人民。

在我看来是如此,因为我有信仰、我有信念,我修炼法轮大法,这是一种以“真、善、忍”为原则的精神修炼。神韵很多艺术家都修炼法轮大法,这也是为何神韵总部设在纽约的原因之一。因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功在全中国大受欢迎,人们每天炼功、打坐,修炼法轮大法,甚至政府估计,有一亿人在炼功。

但因为法轮大法太受欢迎了,因为他好像在唤醒中国人的神性,而中共竭力要摧毁中国人的神性,采取的方式是发起各种迫害运动,比如文化大革命、天安门大屠杀,等等很多的迫害。1999年,中共发起了一场打压法轮大法的迫害运动,这场迫害是残酷的,遍及全国。

现在神韵很多艺术家是曾经受到过迫害的,这场迫害至今仍在进行之中。当我还在中国的时候,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不敢告诉人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因为中共正在迫害这些人。即使我搬到美国后,有一些中国朋友,我也不敢告诉他们这一点。但现在我长大了,我就觉得,有信仰有什么错呢?一点错没有啊!信仰“真、善、忍”,何错之有?

(有了这样的信仰,)当我做事时,我就觉得,如果有更高层次的神在看着我,我就应该做出更好的决定。此外,想想这个社会,如果有更多的人有虔诚的信仰呢?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

杨杰凯:在中国传统上,读书人、乐师或者舞蹈家,他们都会炼习打坐或入静,这是很核心的,实际上是他们从事学术、舞蹈、音乐的核心部分。那么,这在神韵艺术家中适用吗?

白茉莉:我觉得实际上非常相似,可能只是在现代,我们采取的(修炼)方法有所不同。但我认为,像打坐或自省,这种理念基本上是相同的,我认为就是要静下来,这种做法被低估了。

我想,现在人们觉得:“哦,那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我只是坐在那里呼吸而已。”但当你静下心来,你就能看得更宏观,你会心明眼亮,之后你再做其它任何事情,感觉截然不同。

最难忘的一场演出

杨杰凯:我想你刚才的话对很多人来说,或许包含了一些有用的人生建议。

杨杰凯:有没有哪场特别的演出,让你记忆格外清楚的?比如发生了什么让你难以忘怀的事情?

黄景洲:最难忘的一场演出应该是,那是2018年,我们在欧洲巡回演出。

一天,我爸打电话给我,他说:“嘿,你到后台来一下”,原来爸爸和爷爷在一起,我已经快10年没见过爷爷了,因为爷爷还生活在中国,这么多年,我都没能去看望他。

其实,爷爷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因为他没认出我来。爷爷非常激动,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我演出,他说,“干得好,继续努力”,然后他说,“神韵就是希望”。这真的让我很感动。因为他生活在中国,我们想传达的信息,是给中国人民希望。

当他说出这样的话时,对我来说这就意味着整个世界,因为这是爷爷生前,最后一次我见到他。我非常感恩,这是我对他最后的记忆。

杨杰凯:谢谢你的分享!这个故事非常、非常感人,特别是考虑到某些人……,不是每个人都意识到了,对于能说出“神韵是希望”的人来说,意义是何等的重大,如果他们还是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话。

黄景洲:这确实是我们所有演员都希望看到的,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民众。

杨杰凯:太棒了!今天的交谈真的非常精彩!坦率地说,我了解了一些神韵幕后的故事,了解了神韵所从事的事业,了解了神韵的艺术家们等等。

李宝圆,很高兴,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们的节目,再次感谢你把大家都带来了!

李宝圆:非常感谢。

黄景洲:谢谢。

王琛:谢谢你。

白茉莉:谢谢你。

杨美莲:谢谢邀请我。

包正宇:我很荣幸。

莎拉‧维兹:谢谢你的邀请。

杨杰凯:感谢你们所有人的参与,感谢收看本期的《美国思想领袖》,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美国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错误假设助长了极端气候政策
【思想领袖】从蓝州到红州的美国人口大迁移
【思想领袖】取消文化与名校圈掀起的冲突
【思想领袖】勿让制药业控制公共卫生体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