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一周年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今天(5月30日)公布的周年民调结果显示,香港市民支持平反1989年北京天安门学运的比例再创香港政权移交以来的新高。在1000名受访者中,6...
在临近“六四”周年中国一些维权人士的行踪备受关注之际,美国白宫的请愿网站出现有关六四的请愿内容。
根据《方励之自传》透露,方励之本人被中国指为六四幕后黑手,但官方从头到尾都没有一条正式指控他的罪名。方励之在自传中忆述,中国外交部要求当时匿藏在美国驻京大使馆的方励之写下认罪书,作为让他离开中国的条件,但方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罪,于是要求美国大使向北京查询,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答复只有一句:“他的罪行是显然的。”方励之于是有点自我调侃的说:“我们犯的是‘众所周...
(大纪元记者郭惠综合报导)进入2012年,随着王立军二月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薄熙来下台及被立案调查到四月陈光诚走进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中共如同坐在火药桶上一般,政权危机随时都会被引爆。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开始了全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法轮功会挺过3个月。法轮功是一个修炼信仰的团体,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极其严重的情况下,还是一直秉持着真、善、忍的原则,以最平和的讲真相方式来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以为远远逃开/就逃离了更痛楚的伤害/永远漂泊/就漂白了哀恸的色彩
北京电影学院的崔卫平教授,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公开讲出“六四”问题的学者之一。居然有人发问:是不是此人在“六四”中有什么挫折,受了什么刺激?崔卫平在她的一篇博文里写道:“啊,这是他们唯一的思路了,认为别人做任何事情,只是出于某种个人动机、个人利益,我后来见到许多朋友都遇到诸如此类的情况。”
中铝与世界第二大铁矿公司澳洲力拓(Rio Tinto)集团的合并案,观察分析中国共产党是如何依附在国家大型企业底下,以活络商业经济之名,藉以行掌控世界矿业的资源战略野心之实。
大凡干了坏事的人,总会有一种冲动去伪造真相,或掩盖真相。而掌握专制权力的人干了坏事,则更会制造遗忘,抹杀历史。二十一年前发生在中国北京的六四大屠杀,是中国官方所干的一桩人神共愤的大坏事。因此二十一年来,官方对历史极尽遮掩、淡化、抹杀之能事,妄图使惨绝人寰的六四真相随着岁月流逝而不断虚幻化,直至从民族的共同记忆中消失。
2010年6月9日,丹麦代表民阵、民联与民联阵的一些民运人士来到中共驻丹麦大使馆前,举行纪念“六四”21周年抗议活动。正在丹麦的中国著名民运领袖,“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也到场参加了抗议活动。抗议活动结束后,魏京生先生在中使馆前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以下是根据采访魏京生先生的录音整理。
六四事件二十一周年,香港支联会重新塑造了与当年北京天安门学生抗议一模一样的“民主女神像”。支联会与警方在街头上摆放女神像的法令争执,原本不让人意外。让人意外的是,有人对女神像的去留,提出迁往香港中文大学校园的想法后,中大高层竟首先表达反对立场。
我来到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已经有三次。第一次是2001年六月,我流亡法国不久,是法国的民运朋友陪着我到欧洲理事会做六四历史见证,当时欧洲人权理事会对中国未来充满信心,他们对六四和其他人权事件漠不关心。还奉告我们说,中国人权发展尽管有不如意的地方,就总体而言正在进步。记得在欧洲议会门口旁边草坪,只有一些法轮功修炼者在进行炼功抗议。
是因为六‧四开枪以后,把整个社会秩序已经完完全全颠倒过来了。以至于到现在来说,一个小小的城管,他都敢去用暴力随意在街上杀死人,整个社会秩序完完全全颠倒过来了,这是现在所有这种腐败也好,这种社会暴力也好,“开枪”这是这个事情的根源。
中共在这5、60年所积累的罪恶,远远超过了中外对中华民族种种伤害的总和还要多,而六四这件事的确是把中共铁板钉钉,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摀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 还要忍多久 还要沉默多久?如果热泪可以洗净尘埃,如果热血可以换来自由。让明天能记得今天的怒吼 让世界都看到历史的伤口。
在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当中,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活动,就是在纽约曼哈顿有一群80后、90后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到曼哈顿以开小飞机的方式拉出一条巨型的横幅,希望来昭雪六四。那么当然有许多的华人看到了消息之后,都感到这一群80后的年轻人能够关心六四,都为这个活动、为这个举动非常的赞扬,当然也有一些反对的人,反对的理由是认为这个横幅它上面的用字不雅,恰恰表现出了他们所认识...
今年的6月4日是北京天安门屠城21周年,正当世界各地纷纷举行集会和悼念活动的同时,在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和哈德逊河畔的中领馆上空之间,出现了由飞机打出的巨大“昭雪六四”的横幅。据说这是一群80年代、90年代后的留学生所精心策划组织的一次驾驶飞机而表现的抗议活动,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样一群年轻一代组织这样一次抗议活动?“飞天斩河蟹”究境表达了他们怎么样的心声?
方政:我的感觉中共没有太大的变化。至今21年了,我觉得这么多年来,它一直没有对六四的事情有一个完整的、正确的交代。一直在试图掩盖、歪曲这些真相。对当年六四的这些庞大的受害者群体,不管是死难者、死难者家属、伤残人士、还有对不公正被判入狱的这些所谓的“暴徒”等等等等,这些六四受难群体一直得到没有公正的对待,而且现在还在极力地回避这段历史。
澳洲摄影师布莱恩‧鲍尔在各界纪念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事件21年之际,提供了6张他于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后,在布里斯本中国留学生及当地华人所举办的追悼游行活动中所拍下的历史图片,鲍尔希望世界中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及各界人士能够借由他所提供的图片了解历史,为中国及世界的和平做一分贡献。
关于六四,西方人说“政府用暴力手段镇压和平示威的民众,政府就已经失去了合法性”。这应该是西方文明的观点。中国人习惯的说法恰恰相反。在中国政府看来,暴力镇压似乎是最能够证明其合法性的。在中国,能够指挥枪的政府是唯一合法的政府。从政府的角度看,如果我不用枪来杀杀你们这些“刁民”,你们还承不承认我是中国的合法政府?六四屠杀,政府用暴力,用人民的血,写成了中国的最高...
每年的六四,香港都是一个关注焦点。在这块中国唯一可以公开悼念六四的地方,即使中共百般想扭曲和抹去港人对六四的记忆和历史,但港人的六四情结不变,每年维园万人烛光燃点的景象依然撼动人心。然而今年的六四,香港政府却患上了六四恐惧症……
最近几天连续发生了几桩血案,其中包括永州血案和河南郑州血案,那么昨天正好是六四21周年,那我们就谈一谈这几桩血案和21年前发生的六四事件有什么关系。
本周五(6月4日)“六四”21周年纪念日。北京政权将1989年发生的那场长达7周以学生为主的民主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并一直没有完全公开“六四”究竟发生了什么。每一年,对“六四”死难者的悼念活动都会遭到警方的迅速镇压,但是,正义的声音绝不会被掩埋!
中共篡国四十年夏,有志士慷慨死谏于天安门前。六月初四,坦克长驱蓟门,兵甲直入紫禁,造屠城惨案振怖天下。当时义士遭射杀追碾,血肉成泥铺道,辙迹往来相交。于今二十一载,紫禁城上终年戾气不散,冤魂弥漫。
什么是“六四”?“六四”就是极权统治者对平民百姓的大屠杀!是极权统治者总共屠杀了6378万无辜建立的政权,建立共产王国后,为了维护其政权屠杀了4572万无辜。“六四”是这些持继屠杀中的一个极突出的对平民百姓的屠杀。“六四”就是极权统治者前屠杀、后屠杀、现屠杀、未来屠杀的符号。
六月二日公安开始在我楼下布岗(去年5月28开始),昨天我乘公安的车去医院看医生,并购物。今晚准备用书房的通宵明灯和凉台烛光悼念六四。 2009年我入住高层,面对千佛山,视野广阔,今晚我用微弱的光亮辞别六四,迎接明天的黎明。
还有几天就是6月4日了,国内外又开始了“六四”21周年的纪念活动。这几天国内如西安、山东都有不公开的纪念活动,《南方都市报》B16版儿童画特刊,利用“六一”儿童漫画的方式,巧妙地画出“六四”时一人挡坦克的英雄王伟林;香港和国外举行了公开的纪念活动,香港的纪念人士高举著“平反六四”、“追究屠城”的牌子游行。中共在“六四”敏感日前后,神经也高度紧张起来。
中国共产党49年篡夺政权以来前30年的倒行逆施和助纣为虐使国家人民遭受到空前的人为灾难,导致8000多万人口非正常死亡,经济也已经搞到了崩溃的边缘。
(据中广新闻报导)明天是六四天安门镇压21周年,大陆警方最近严格监控大陆民运人士,禁止他们举行活动,纪念六四。
共有约 18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每年5月的最后一个周一是美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在此前一天,首都华盛顿都会举行“滚雷”摩托车游行(Rolling Thunder)活动,各式各样的摩托车插著国旗在街道上驶过,呼吁政府寻找在战争中失踪的军人和战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