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中國省級文革活化石

人氣 1951

【大紀元2016年05月17日訊】(美國之音)今年是毛澤東發動文革50週年。一套由中共黨內文件編輯而成的700萬字資料,揭示了中國一個偏遠省區在文革中出現的殺人吃人風潮。這些有名有姓或無名無姓的殺人食人者,確信必須從肉體上消滅「階級敵人」,痴迷於「吃肝壯膽」之類的愚昧風俗,演出了20世紀人類返祖、獸性大發的一幕。可是在中共最高層擔心傷及文革發動者毛澤東,提出處理文革「宜粗不宜細」的方針下,從該地區最高領導到具體犯罪實施者大多未得到法律制裁。

《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六月出版

這些可怕史實是從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對各地「處理文革遺留問題」的報告匯編起來的大量機密文件中透露出來的。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當代歷史研究者宋永毅及其團隊挖掘出了這些文件,取名《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下稱《資料》),將由美國明鏡新聞出版集團於6月以電子書形式出版。

宋永毅告訴美國之音,「這套機密檔案資料是全中國唯一一個省(自治區)的文化大革命的『活化石』」。他說,揭露廣西文革中人吃人的首功當屬作家鄭義。他於1986和1988年兩次到廣西調查,並在1989年六四鎮壓後,在被當局通緝而逃亡的過程中,完成了《紅色紀念碑》書稿,帶出中國出版,並引起轟動。

但宋永毅說,鄭義的個人調查只涉及了8個縣,而在這套由廣西全區各市、縣黨委上報的報告編輯而成共36卷、700萬字的《資料》中,這一吃人風潮所及 「有名有姓有統計數字的就有24個縣市」,沒有具體細節的還有兩個縣,加上當年參加調查的工作組成員、公安部處級幹部晏樂斌2012年在《炎黃春秋》撰文 提及的3個縣,以及其它途徑的民間調查,廣西文革吃人風潮共波及了全區31個縣市,占文革中廣西全區75個縣市的將近一半。

通過與中國近代史上和文革中的橫向縱向比較,宋永毅說,廣西文革中吃人的數量規模史無前例。據《資料》記載,「有名有姓有統計數字的被吃者就有291人」。此外,廣西文革人相食還有「明顯的群體作案的鮮明特點」。

廣西殺人比希特勒野蠻

該《資料》責任編輯、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表示,在編輯過程中,看這些材料看得他後背冷汗刷刷地下來。宋永毅說,他的一個感覺是,「你看完廣西怎麼樣殺人、吃人,你覺得德國納粹黨衛軍煤氣室和機關槍是何等的文明和溫情脈脈。」

中共武宣縣整黨領導小組辦公室編的《武宣縣「文化大革命」大事記》中記載:

〔正文〕(1968年)6月17日,武宣圩日,蔡朝成、龍鳳桂等人拿湯展輝上街游斗,走到新華書店門前,龍基用步槍將湯打傷。王春榮手持五寸刀剖腹 取心肝,圍觀群眾蜂擁而上動手割肉。肉割完後, 有一個老媽子割要生殖器,縣副食品加工廠會計黃恩范砍下一條腿骨,拿回單位給工人鍾桂華等剔肉煨燉吃。當時在殘殺現場的縣革委副主任,縣武裝部副部長嚴玉林目睹這一殘忍暴行而一言不發。當時正在召開四級幹部會,參加縣四級幹部會議的個別代表也參加吃人肉,造成極壞的影響。

國家機器的行為

宋永毅說,廣西文革中的人吃人現象是一種國家機器行為,因為當時「身為廣西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廣西軍區第一政委的韋國清,在文革中始終不倒,象徵著他所代表的國家機器——軍隊、警察 (在文革中被軍管)、民兵——在造反運動中從沒有被摧毀。」

在700萬字的《資料》中被點到名的200多名殺人者或指使殺人者,其中60%是武裝部長、民兵指揮員、民兵或幹部。在武宣縣,《資料》顯 示,84%的吃人者是中共的黨員或幹部;文革中廣西全自治區有近5萬共產黨員是殺人凶手,其中「有20875人是入黨後殺人的,有9956人是殺人後被吸收入黨的。與殺人有牽連的黨員達17970人。」

《資料》中中共欽州地委整黨辦公室編的《欽州地區「文革」大事記》,記載了1968年9月7日至17日上思縣革委召開「農業學大寨」四級幹部會時在上思中學召開群眾專政大會的公開殺人情況:

這次殺了幹部和群眾12人,並將—部分死者剖腹取肝,拿到縣革委飯堂煮食,有的縣、社領導幹部也參與了。該縣思陽公社武裝部長王昭騰下到和星大隊布 置殺人,當晚殺了鄧雁雄一人,並開腹取肝與凶手一起煮食,他鼓勵大家都要吃,說吃了人肝,膽子就大,第二天,王又布置殺了四人,剖腹取肝,傳令每兩、三個生產隊分一個人肝吃,以示共同「專政」。

廣西文革中到底死了多少人?晏樂斌的文章說,廣西文革死亡總數大約為14萬,其中「有名有姓有地址的非正常死亡人數是8.97萬」,失蹤2萬餘人, 無名無姓的死者3萬多人。」 而據當年韋國清和他的朋友、時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何嵐凱私下談話時說,廣西文革中死了15萬人。

毛周支持韋國清鎮壓造反派

文革發動者毛澤東和主持黨政日常事務的周恩來等中共主要領導人,是否知道廣西吃人的真相?宋永毅說,這是鐵板釘釘的,「武宣縣老幹部王組鑒等人在 1968年人吃人高潮時通過北京的七、八位老幹部的『內線』,把他關於廣西武宣人吃人事件的調查報告直接送到中央領導的手裡。但是沒人來調查,因為中央那時候是希望廣西穩定啊,革命委員會剛剛成立啊。他怎麼會去批判那些人呢?」

而根據《資料》,廣西殺人食人的高潮就是發生在革命委員會成立前後,以及中央發出打擊造反派的7.3通告之後。宋永毅說,「成立之前是向革命委員會獻禮,成立之後是為新的紅色政權樹威。」 中共橫縣縣委整黨領導小組辦公室編的《橫縣「文革」大事記》寫道:

自貫徹「7.3」布告後7、8、9月短短的3個月時間,全縣共被殺害幹部、職工、群眾543人,被殺害的人中,手段殘忍,有用槍殺、棍打、石砸、繩索勒、刀桶、水溺等。殺後有的被開胸取肝。

大開殺戒始於當時的最高領導人,包括毛澤東、林彪和周恩來,都表示支持韋國清鎮壓造反派。宋永毅表示,「因為毛澤東要收拾局面,反過來整造反派 了。」 1968年中共中央頒布7.3布告,宋永毅說:「他們已經完全偏信了以韋國清為首的廣西省革籌小組和廣西軍區的匯報,批准了動用軍隊對群眾組織 「4.22」(造反派)進行武力鎮壓的種種屠殺。」 晏樂斌的文章指出,「桂林發生的『8.20事件』以及事件之後,桂林市和桂林地區12個縣槍殺、打死、逼死幹部、群眾一萬多人。」

(晏樂斌原文)縣法院院長劉錫臣是「8.20事件」時被抓,9月18日和其他4人在批鬥時被活活打死,其妻是縣醫院的醫生,8月23日同其他20 人,被集體槍殺。就連跑回河北獻縣老家躲避災難的17歲的兒子劉振剛,也被抓回打死,說「鏟草不除根,以後是禍害」。劉錫臣夫妻和兒子被害後,遺留下一個 15歲的女兒劉嬋榮和兩個幼子,生活無著,逼得15歲的女兒帶著兩個弟弟到處要飯。

宋永毅說,雖然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沒有提倡吃人,但毛刻意擴大階級鬥爭、批判人道主義的一系列「最高指示」,如「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革命人民的殘忍」等,都在廣西的吃人風潮里被凶手們廣泛引用,成為他們吃人的理論武器。

1986年6月5日,當作家鄭義採訪廣西鐘山縣一名殺人食人凶手時,這位老民兵就為自己辯護:「幹革命,心紅紅的!毛主席不是說:不是他們殺了我們,就是我們來殺了他們!你死我活,階級鬥爭!」

而通過對個案的分析,宋永毅認為,發現廣西文革中的吃人現象還有很高的隨意性:

〔《武宣縣「文化大革命」大事記》〕5月14日晚,通挽鄉韋昌孟與韋昌干、韋炳瑁等11人,惡意通謀,結夥搭伴,把路過花馬村的貴縣石龍區鳳凰鄉祿 放村的農民陳國勇拿到通挽鄉進步村山上「天吊窿」,韋昌孟首先用大刀把陳砍死後,韋昌干接著剖腹取心肝,拿回村上煮宵夜吃,分兩桌有20多人參加吃。

殺人食人者多數未受法律懲處

廣西文革中的殺人食人者,文革後受到法律處置的極少。宋永毅說,這是因為當時中央處理文革的政策是「宜粗不宜細,宜寬不宜嚴」:「廣西最後總共才槍斃了10個人。那10個都是血債纍纍的,有一個人殺了70幾個人。有一個也是民兵,把人家全家給殺了,然後武裝民兵把一個17歲的人的女兒給9個人輪姦了 15次,最後那個人還下流地把那個女的心和肝,還有她的乳房、生殖器割下來,都給吃了,那個人也就判了個10年。」

宋永毅說,軍隊裡面的殺人食人者幾乎全未受法律處罰,「這個賓陽縣的王建勛是廣州軍區一個師的副師長,擔任革委會主任,他在賓陽縣,在他手下殺掉過 3770多人,他還告訴旁邊縣的革委會主任,『我們殺得差不多了,你不動手,要不要我來幫你?』。文革後「處遺」時,賓陽縣不停地打報告,說這個人必須逮捕法辦,結果這個人成了個離休幹部,一點沒事。」

韋國清仍被冠以無產階級革命家

「政治不倒翁」韋國清1976年被調出廣西,1989年去世時,中共中央給他的蓋棺定論是「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我軍傑 出的軍事指揮員和政治工作者。」在中共新聞網上,介紹韋國清的欄目下對他的評價是:「在主政廣西的20年中,根據中共中央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深入調查研 究,結合廣西的實際情況,團結領導全區各族人民群眾,加速廣西的各項建設。」

《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是宋永毅及其團隊,繼《中國當代政治史資料庫》(由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和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出版)、《反右機密檔案》(明鏡集團出版)後,又一次大型史料的挖掘、整理和出版項目。

700多萬字的機密檔案是從哪裡搜集來的呢?宋永毅透露,其實它們都零零星星地散布在美國的圖書館特藏部里,「像哈佛、斯坦福大學,還有國會圖書館,早就有了」。

 「是共產黨幫了我的忙

宋永毅說,是共產黨幫了他的忙,他們「抓了我一次,使我名聲大噪,」因此,美國那些不對外開放的「圖書館特藏部都樂意開放給我看,給我拍照。」

宋永毅為編纂《中國當代政治史資料庫》中的「文革資料庫」於1999年回國搜集紅衛兵小報時被中國當局先以「非法盜取國家機密」罪抓捕,後以「向海外提供情報信息」罪正式逮捕。在國際社會強大壓力下,他在被關押半年後在於2000年獲釋回美國。

宋永毅說,他們花了7、8年時間準備這套資料,決定在文革50週年時推出,主要原因是「好多都是照片,必須重新打字輸入,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大陸部分地區出現「文革風」 遭各方質疑
《炎黃春秋》五月號延遲出版內幕被曝光
伍凡:第二次文革號角吹響了 激烈鬥爭正在進行中
西方學者新作否定「文革」否定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