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裕玲笑言自己太老 不會再去演戲

人氣 116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0月30日訊】
  論新人

  ‥這一代的藝人這么不像樣。今天的新人基本上個個都沒什么性格可言。滿口垃圾,入行就以為可以賺好多錢,想有好多“Fan屎”,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論呂方

  ‥這十年來,他的确是我一個很好的伴。我買保險時在“受益人”一欄里沒寫過他的名字,但最舍不得的,還是只想到他。

  論減肥

  ‥(香港女性)沒有思想,說話沒內涵,竟然還會信那些丰胸廣告,想瘦又不肯做運動,宁愿花几十万港元躺下來讓人擰几下,就以為可以減得了肥。減了,你又怎去維持?

  論衰老

  ‥我養過三只松鼠狗,看著它們越來越老,慢慢地看不清東西,聞不到食物,走路時經常碰傷自己,又有風濕,最終死去也是种解脫。想到自己老了時的樣子,就很難過。

  論港人

  ‥上海都已經超越香港啦!我主持《一筆Out消》時,見到的香港人大都面無表情,說話毫無觀點,不會感動。我去過很多地方,知識最貧乏的就是香港。

  南方都市報10月30日報導﹐走出《一筆Out消》后,鄭裕玲如今每晚都在《香港做得到》中熱心地替人解決失業問題,但是談到如今的香港,她竟然用“很悲哀”這個詞來形容。她說,香港在退步。

  而鄭裕玲本人,卻在“進步”。近來,她染了一頭金發,穿了6個耳洞,還很辛苦地學起駕駛摩托來。45歲的她說,有些事再不做的話就真的沒机會做。當記者問她“寂不寂寞”時,她慌忙地來個反問:“我好忙!我用了95%的精神、時間去做健身、按摩、做facial、整頭發、修甲、弄眼睫毛、護膚……我這么忙,你還會覺得我寂寞?”

  見到老狗想到我

  記者:你很怕老?

  鄭裕玲:當然怕。整個社會都是youth—oriented(以年輕人為主導),老了就等于被遺棄了。我養過三只松鼠狗,看著它們越來越老,慢慢地看不清東西,聞不到食物,走路時經常碰傷自己,又有風濕,最終死去也是种解脫。想到自己老了時的樣子,就感到很難過。

  記者:人遲早會老,怎么避免?

  鄭裕玲:總之我一定不會被人看到我的“老樣”!就算今天要我再跟周潤發合作,我仍然很放心不會被安排演他的家姐。我就是要讓別人知道,年紀大了不一定就要怎么怎么樣。麥當娜同樣是45歲,不也是這樣?

  記者:這么怕被人見到”老樣”,是不是很大壓力?有沒有想過,哪天豁出去不化妝就上街,也會很輕松?

  鄭裕玲:Sorry!我平時上街都不化妝的,見得了人的!我希望自己一輩子都可以不用化妝就走上街。 記者:我不是在挑舋你。

  鄭裕玲:哈哈!但我必須講清楚。平時很多人都稱贊我的皮膚保養得很好,但我分得出那些話是不是真心的。

  最舍不得是呂方

  記者:知道羅文的消息,你會不會很傷感?

  鄭裕玲:我兩個月前探望過他一次,當時他還說自己一定不會輸。后來瘦成那個樣子,我想再看他一次,阿東(羅文的助手)說他不想再見人了。

  記者:如果到了有一天要离開這世界,你最舍不得的會是什么?

  鄭裕玲:(思考了數秒)呂方。這十年來,他的确是我一個很好的伴。我買保險時在“受益人”一欄里沒寫過他的名字,但最舍不得的,還是只想到他。

  記者:還有呢?

  鄭裕玲:沒有了。

  流兩滴淚沒難度

  記者:你說以前拍戲沒有少收過片酬,當年最難收的一次是怎樣的?

  鄭裕玲:我拍過一部電影,開戲的老板背景很“黑”。那部電影拍了一半,我還未收到片酬。我便走到那老板跟前扮可怜,叫他不要“欺負”我這些女流之輩,還假裝流了兩滴眼淚。他便開了張支票給我。

  記者:你也會像一般女人那樣用眼淚作武器?

  鄭裕玲:唉呀!為了那几十万,流兩滴眼淚有沒什么難度!不過他開的支票竟然不能用,于是我走到他面前又哭了一次,他又開了張支票,結果又不能用。我開始生气了,走到他面前說:“好了,大家不要再‘玩’了!你不付錢我就不拍,你可以打死我,但我死了你這部戲怎么收尾呢?你再不付錢,我就离開香港住半年,看你找誰演我的角色!”最后他才開了張能兌現的支票。那部戲就只有我一個人拿到片酬。

  鑽牛角尖很痛苦

  記者:一直以來,你的律師、會計師等都是女人,是不是因為你歧視男人?

  鄭裕玲:女人的确比男人厲害。《男親女愛》之所以這么受歡迎,就是男人普遍都有像余樂天那种inferiority complex(自卑情結)。近來我開始想,如果每個香港男人都要去參加軍訓,對他們來說應該是件好事。

  記者:呂方會不會也有inferiority complex?

  鄭裕玲:別看他小小巧巧的,He is a big man!

  記者:跟他生活了十年,還會不會為一些事情發生爭執?

  鄭裕玲:他常常三心二意,有時決定了去一家餐廳吃飯,開車開到中途,又說想去另一家。我就會罵他:“你究竟想怎樣!”都是些小事情。

  記者:男人都花心,如果你發現他去偷情,你會怎樣?

  鄭裕玲:(攤開雙手)他要去偷,就讓他去偷啦!但我知道他一想到后果會很嚴重,就一定不敢做。

  記者:你覺不覺得呂方和你相比,他無論是外形或思想上都比較平凡?

  鄭裕玲:他其實就是個很down—to—earth(實際)的男人。(靜了兩秒)不過,有時候選擇伴侶,也不要找跟自己太相像的。兩個人思想都复雜,會在很多方面都較勁,都在鑽牛角尖,我試過了,很痛苦的。

  記者:你指的是甘國亮?

  鄭裕玲:我拍拖次數這么少,不是他還有誰?

  記者:上次做港姐主持,阿叻和志偉取笑你跟甘國亮當年有愛無性,你介不介意?

  鄭裕玲:我介意的只是為什么不講up—dated(時髦)些的東西。我由他們講,看看還有多少人會笑。

  香港真的好悲哀

  記者:《香港做得到》替人解決失業問題,你覺得香港近年是不是在退步?

  鄭裕玲:上海都已經超越香港啦!那邊的人super aggressive(極度進取),在街上見到老外都會叫他們停他來講英文,你跟他們談論任何話題,他們都有板有眼的,很有自己的見解。但我主持《一筆Out消》時,見到的香港人大都面無表情,說話毫無觀點,不會感動。節目完了我問現場觀眾有什么意見,竟然連一個會發言的人都沒有。我去過很多地方,知識最貧乏的就是香港。真的好悲哀!

  記者:很多白領一族都封你做偶像,你怎樣看香港女性?

  鄭裕玲:沒有思想,說話沒內涵,竟然還會信那些丰胸廣告,想瘦又不肯做運動,宁愿花几十万港元躺下來讓人擰几下,就以為可以減得了肥。減了,你又怎去維持?好多女孩子問過我減肥方法,我跟她們說要做運動和均衡飲食,她們死都不肯信,說我一定吃過什么藥物、什么秘方。這是什么心態?

  不怕自己被淘汰

  記者:怕不怕自己被淘汰?

  鄭裕玲:以前常常擔心。每次接工作都以為是最后一個机會,覺得年輕一代一定會取代我。后來才發現,這一代的藝人這么不像樣。你說万梓良脾气狂躁,性格古怪,但說到底他也熱愛演戲,是個好演員。今天的新人基本上個個都沒什么性格可言。滿口垃圾,入行就以為可以賺好多錢,想有好多“Fan屎”,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真是拿他們沒辦法!

  記者:你8年沒拍戲,几個月前接拍了部《慳錢家族》,但似乎很不理想?

  鄭裕玲:唉!又一次受騙。他們講給我听時說得天下無敵,但第一日開鏡時我就知道自己又中計了!過了這么多年,香港電影還是這樣,還去怪什么盜版!根本是自己本身有問題。香港人也很不知所謂,几塊錢買張盜版拿回家,畫面又模糊又晃蕩,還有人影,看下來根本是在浪費自己時間,但他們還是要買下去。

  記者:如果現在有個很出名的導演找你去演一出藝術情欲戲,你會不會考慮?

  鄭裕玲:不會!我過了年齡了。

  記者:怕不怕做“綠葉演員”?

  鄭裕玲:(有點猶豫)最好不要…..(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香港喜劇片《慳錢家族》妙趣橫生票房惊人
將主持金馬獎晚會 鄭裕玲想騎小綿羊登場
鳳小岳36歲角逐金曲新人 受母鼓勵「七年之癢」
《絕地戰警》系列威爾史密斯大賺 片酬漲逾10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