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中6G戰 中共難得逞

人氣 1988

【大紀元2022年08月27日訊】中美大戰 5G,也在開戰6G。這從8月的3件事可見一斑。(一)8月2日,美國國防部表示正在支持一項專注於6G技術的研究,同時在全軍範圍內推動通信和連接的現代化。(二)8月9日,拜登簽署《芯片與科學法》,其中包括用於資助國防行動倡議和美國寬帶市場的42億美元,致力於推動非中國製造的5G設備製造。(三)8月10日至12日,2022世界5G大會在中國哈爾濱舉行,中共藉此向潛在客戶推銷其5G產品。

為什麼5G戰、6G戰幾乎同時開戰呢?因為5G和6G在功能上是融合的。如果說1G到2G實現了移動通信(如手機打電話),3G到4G實現了在移動通信的同時也進行數據傳輸(如手機上網),那麼5G和6G則將移動通信從面向以人為主的信息消費市場,拓展到物聯網和行業應用,目標是萬物互聯/萬物智聯。因此,美中都在全面布局5G、6G(業界認為2030年左右將迎來6G時代)。

中共虛誇5G、6G優勢

眾所周知,韓國、美國、英國、瑞士、中國於2019年搶先進入5G商用階段。而早在2018年3月9日,中共工信部部長苗圩就表示中國已經著手研究6G。2019年6月,工信部牽頭成立中國IMT-2030(6G)推進組。推進組發布《6G 總體願景與潛在關鍵技術》白皮書,揚言中共在5G領域的領導地位將延伸到6G領域。該年任正非接受《經濟學人》採訪,聲稱華為的6G研究也是領先世界的。2020年11月6日,中共發射全球首顆6G試驗衛星。另據日經新聞報導(2021年11月18日),與6G相關的9個主要領域的專利申請中,中國超越4成,占比最高。

雖然中共聲稱「領跑」5G、6G,但其言實難符。舉例而言,中共5G技術路線選擇Sub-6GHz,美國5G建設方向則是毫米波(波長為毫米級的電磁波,通常所指頻段為30-300GHz,5G毫米波擁有豐富的頻率資源)。相比較Sub-6GHz頻段,毫米波傳輸速度快、容量大、低時延(不過傳播距離短,其所需基站是4G的幾十倍)。有人說,如果將4G比作公路,5G就是高速公路,而毫米波就相當於省際間的雙向八車道的超高速公路。美中優劣立現。(中共所說其5G領先的主要證據是:中國全國在用的5G基站數量已經超過185萬個,5G手機用戶數達到4.55億,這些數字占全球總數的百分之60以上。用「廣覆蓋」來掩蓋其技術差距。專利也只說數量,不論質量。)

今年2月,網路上流出一段疑似哈佛學者黃萬盛在私人聚會上的談話錄音,涉及驚人爆料,其中就包括中共5G如何大大落後於美國。他說5G的真正用途是遠程自動控制,雖然華為投很大精力在搞5G,但它在遠程自動控制上簡直是零應用。

業界認為「5G毫米波將釋放5G的全部潛能,帶來極速5G的巔峰體驗,落實5G最初的全部承諾,實現5G最初的全部願景。」而且,毫米波也是從5G跨越到6G的必經之路,擁有非常好的商用前景。當前,毫米波已在全球實現商用,擁有成熟的產業鏈,能夠面向消費級、企業級和工業級場景,提供高容量低時延的室內外熱點覆蓋。

中共對此也有所認識。2021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海)就專設一個毫米波展區,提前「劇透」 5G毫米波網絡未來的無限潛能。目前,美國、日本等國已經推出了商用5G毫米波網絡;但中國毫米波產業鏈仍有待成熟,核心技術和高頻器件的基礎相對薄弱,在標準、設備、試驗等方面尚需全面發展。

6G是中美必爭的新技術高地

5G和6G雖是相繼的,技術上卻有根本性區別。例如,5G的頻段主要集中在2515兆赫茲至4900兆赫茲的範圍內,6G未來使用的將是太赫茲,頻段範圍在100G赫茲和10太赫茲之間,是兆赫茲的1000倍。相比5G,6G在多項關鍵指標上有數倍甚至上百倍提升,將給一些應用場景帶來顛覆式革新,例如「通信感知一體化」(通信網絡在提供通信能力的同時,還能提供感知能力,無需攝像頭、傳感器等,只要有通信網絡的信號,就能實現動作識別、速度識別、距離識別、角度識別等), 「算網融合」(即在通信網上布局更多的原生計算節點,實現信號可達,則算力可達、智能可達)。

對第四次工業革命來說,6G的超低時延、超大連接、超大帶寬特性,是實現新一代智能製造、構建智慧工廠的必由之路。從經濟發展角度講,6G是未來數字經濟時代的底層根基,要掌握數字經濟時代的話語權,必須掌握6G核心技術。從政治角度看,6G具有深遠影響,對把控未來至關重要。

而對中共來說,6G還有兩個獨特用途:第一,全民化動態監控,把整個中國變成一個大露天監獄;第二,發展無人作戰武器系統,推動軍事革命(其影響可能超過核武器的問世),爭奪霸權。和5G一樣, 6G也是中共「軍民融合」和「一帶一路」倡議的重點內容,體現著中共的全球野心。

因此,6G是美中必爭的新技術高地,美國遏制中共的「新發力點」。

美國6G戰布局

2021年8月10日,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旗下期刊亞洲政策刊發了由蘭德公司亞洲政策高級專家哈羅德主筆撰寫的文章《贏得與中國的5G技術競賽——美日合作阻絆競爭、快速發展、解決問題的制勝策略》。該文策略也適用於6G戰。

第一,美國加快6G研發(某些方面直接跨過5G技術)。2019年3月15日,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一致投票通過開放「太赫茲波」頻譜的決定,使該項技術能夠被用於6G服務。2020年10月,美國電信行業解決方案聯盟牽頭組建了「下一個G聯盟」,戰略任務主要包括建立6G戰略路線圖、推動6G相關政策及預算、6G技術和服務的全球推廣等。目前全球已有高通、蘋果、三星、諾基亞等幾十家信息通信行業巨頭加入。華為和中興被排除在外。(日本的6G策略則是專注於優勢領域,在日本總務省、大學和NTT的主導下,成立了「超越5G推廣聯盟」,目標是相比5G必要專利,到6G時代翻一番。)

第二,阻擊中共ICT(信息通信技術)企業。鑒於華為和中興等5G信息通信技術公司必須允許中共當局訪問任何涉及其系統的數據,這將對數據隱私、經濟競爭力和國家安全構成日益增長的現實威脅;美國國務院2020年啟動清潔網絡計劃,一直敦促美國盟友和合作夥伴將華為和其他中共ICT公司從其5G網絡中移除;同時,限制中共ICT公司獲得必要技術組件、在美國或日本的資本市場融資(例如2021年中共三大移動服務提供商從紐約證券交易所退出)、挖人等等。

第三,與盟友合作,主導6G國際標準制定。2021年4月16日,日美峰會決定美日雙方研發5G、6G技術,美國承諾投入25億美元,日本承諾投入20億美元,以加強數字領域的競爭力。今年1月29日,日經中文網報導,日本方面公開宣布即將和美國展開合作,準備為6G無人化技術設立國際標準。5月2日,日本與歐盟就數字領域強化合作達成一致,聯合研究6G技術,並將在強化網絡安全、活用人工智能(AI)方面統一步調。此外,美韓國也在共同開發6G技術。

結語

倘若中共在6G、電信網絡行業占據主導,「就將取得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的勝利」。從這個角度講,美國、國際社會是沒有退路的。

不過,如下三大因素決定中共在6G大戰中困難重重。第一,前幾代移動通信技術,中共可以通過合法與不合法的手段從國外獲取;但6G上,中共是被西方排除在外的,這是6G研究一個最大的不同。第二,芯片被卡脖子。第三,在美歐日的高度防範下,挖人難度大增,中共科研、教育體制的弊端畢露無疑,缺乏人才支撐和國際交流環境。總體來看,中共的6G野心難以得逞。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官媒報「美組6G聯盟來勢洶洶」洩北京之憂
拜登簽署芯片法案 對美中科技戰有何影響
美中芯片對決 台積電選邊站隊影響幾何
王赫:美推芯片法案 中共芯片政策走向破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