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傅曉田——攪亂紅都的「紅燕子」

人氣 9419

【大紀元2023年10月13日訊】直到今天,仍有太多未解開的謎團圍繞著傅曉田,在昔日的同僚嘴裡,她是鳳凰衛視唯一一個可以直接接觸到中共最高領導層的主持人。

今年4月中旬,傅曉田突然失蹤,有消息說她遭到中共國安部的拘押。兩個月後,時任中共外交部長秦剛缺席了全部重要外事活動,7月11日秦剛被免職。

在傅曉田出事的前後時間段,出身於火箭軍的前任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被安全部門調查,他的老部下時任火箭軍司令李玉超及多名下屬在7月初同時落馬,前任火箭軍副司令吳國華甚至在家中自殺身亡。據大紀元得到的消息,李玉超兒子在國外逗留期間,向美國方面出賣了中共軍事情報。而傅曉田從中起到了某種作用。

傅曉田就像是在這一系列突發事件中的節點,她的失蹤將外交系統的突變與火箭軍高層的「團滅」緊緊地串聯在一條故事線上,她也坑了自己孩子的父親秦剛

間諜養成之路

傅曉田是中共的紅後代,1983年6月12日出生在重慶市的一個紅色家庭,她的曾祖父母都是中共老紅軍。2002年,19歲的傅曉田進入北京語言大學學習英語語言文學。北京語言大學是中共培養間諜特務的重要依託基地,這類學校又被稱作「特務搖籃」。

文革結束後,中共元老陳雲與剛剛掌權的鄧小平主張培養紅色權貴的後代作為中共政權的接班人。陳雲說過,「江山是我們打下來的,因此繼承這個江山的也應該是我們的後代。」「我們的孩子可靠,不會掘自己的祖墳。」

鄧小平成為中共黨魁之後,中共軍方的特務系統基本都被紅色權貴的後代控制,如,中共元帥葉劍英的次子葉選寧曾掌管著總政治部下屬的特務機構總政聯絡部;中共元老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曾控制著總參情報部。

傅曉田考入「特務搖籃」——北京語言大學後,卻突然半路轉學,進入北京大學經濟類學科學習。據有限的公開資料,2006年傅曉田畢業於北京語言大學和北京大學,在短短四年內,她同時得到英語語言文學和經濟學雙學士學位。同年,傅曉田進入英國劍橋大學丘吉爾學院讀碩士,她先學的是教育,之後又改為哲學。一年後,她就從劍橋「畢業」了。

2009年,傅曉田進入香港鳳凰衛視駐英國倫敦記者站,成為首席記者,不久升任站長;2011年年底,被調入鳳凰衛視香港總部,升職為高級記者、編譯副主任。傅曉田以記者身分頻繁往來於世界各國與北京、香港之間。而後在2013年,她頂掉阮次山擔綱鳳凰衛視的名牌欄目《風雲對話》主持人和製片人,還擠掉了據稱除容貌之外各方面都比她優秀的閭丘露薇。

傅曉田擔任《風雲對話》主持人歷時9年,直到2022年9月。期間,她採訪過眾多的國際政、商顯貴,包括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敘利亞領導人阿薩德,以及親共的原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等人。據傅曉田自己說,她近距離接觸過不下300餘個不同國家的政要、名流。

在傅曉田進入鳳凰衛視之初,當時主管香港事務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要求鳳凰衛視老闆劉長樂重點「培養」她。張曉明與劉長樂都是中共黨內曾慶紅派系勢力的重要成員,而曾慶紅曾經主管整套的中共特務系統。鳳凰衛視聯合創建人劉長樂出身於中共軍情繫統總參情報部。鳳凰衛視又被稱作「小央視」,它的大後台就是總參情報部。

由於特殊的歷史背景,香港在二戰結束後成為國際間諜特務的交匯之地,中共利用香港的跳板作用,面向全世界收集各類情報。而中共的駐外機構,如使領館、黨媒的駐外記者站等等大都兼有對外收集情報的任務,有些就是中共在海外派駐的特務活動站。

傅曉田離開劍橋10年之後,2016年6月10日,劍橋大學丘吉爾學院舉行「曉田花園」命名儀式,以表彰其教育學專業畢業生傅曉田出資捐助該學院。

劍橋和傅曉田本人均沒有透露過,具體捐了多少錢才可以用其名字來命名劍橋大學內的某處設施。前亞洲首富李嘉誠曾向劍橋捐資2000萬英鎊興建「癌病研究中心」,到2002年正式啟用時,被命名為「李嘉誠中心」。

僅憑傅曉田的薪資收入,恐怕再過100年也攢不夠在劍橋留名的錢,若是憑個人成就或對人類社會的貢獻留名,這與傅曉田更不沾邊。顯然,在她的背後,有雙看不見的手,一路捧著她,最終讓她穿梭於各個國際政要和商賈名流之間。有人評價傅曉田成長過程「完全是間諜的養成之路」,鳳凰衛視則如同新手間諜訓練營。

傅曉田曾在節目中不無感慨地說,「我們講述的都是鏡頭前面的故事,但是每一個故事後面還有無數的故事。」

從傅曉田的履歷中也不難發現,她極有可能是中共總參軍情繫統放出的一隻「燕子」,穿梭於各國政要和名流之間,但是,當這隻已經疲憊的燕子想要構築一個安靜、有溫度的窩時,卻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

「燕子」攪亂紅都

今年7月底突然被免職的前中共外長秦剛是習近平的親信,雖然他在黨內鬥爭中落敗,但官方的處罰似有所保留,並未免去秦剛國務委員的身分。

秦剛具有中共國安系特務背景,在整個外交部的駐外高級外交官裡,職業特務出身的人並不多。據熟悉中共外交部結構的民運人士魏京生說,「國安系統出來的外交官經常找茬,愛打小報告,在外交部裡很不受待見,大家既怕他們,又討厭他們。」

官方至今未公布秦剛被免職的原因,不過有人相信,應該與傅曉田有關。

今年3月19日,傅曉田在微博發文祝福一個神祕人的生日,後面還附上一個生日蛋糕的表情符號,而這天正是秦剛的生日。傅曉田還在此前一天的晚上,替出生不久的兒子發出「爸爸生日快樂」的祝福。後來這則帖文被隱藏。

4月10日是傅曉田出事的前一天,她在推特帳號發出她與秦剛和她與兒子的兩張合照,又在微博發文表示,正帶著孩子乘飛機離開洛杉磯,目的地是——「前方」。最終,飛機載著母子倆降落在中國大陸,傅曉田從此失蹤。

傅曉田的貼文隱約透露出逼秦剛認子的意味,也許是因為這隻「紅色燕子」飛累了,想要築個有人情味的巢。但是,她踩到了中共特務機構給這些「燕子」、「烏鴉」畫的紅線。

「燕子」、「烏鴉」的說法,最早來自蘇聯時期的特務機構克格勃,是男女色情間諜的俗稱。中共花大本錢培養「紅色燕子」的目的,是指望她們去色誘外國有價值的人員,並藉此得到中共想要的東西。

根據中共的規定,這些燕子、烏鴉之間不能有跨界「交流」,就是說,這條「線」上的間諜不可以和另一條「線」上的間諜有私下來往。

傅曉田和秦剛屬於不同系統的「隱祕工作者」,導致他們失蹤、落馬的表面原因都指向了「生活作風問題」。有消息稱,中共今年8月發布的一份內部通報說,「經調查發現,秦剛在擔任駐美大使期間一直有婚外情。」

但事實真相並非止於此,傅曉田更像一個雙料間諜。上述消息稱,目前秦剛案調查的重點是「婚外情」或「其它行為是否危及到中共政權安全」。

近期又有消息說,傅曉田4月10日發完最後一條微博後,在機場被中共國安部門的人帶走調查。

資深中國問題評論人士陳破空表示,傅曉田應該是在4月份以間諜罪被捕,如果她是英國或美國的間諜,秦剛與其合作,那將涉及叛國罪,對中共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

而據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參謀姚誠披露,傅曉田和秦剛都捲入火箭軍洩密案之中。

姚誠表示,自今年3月以來,先後有三任火箭軍司令、兩個副司令,以及若干名軍師級幹部落馬,而時任火箭軍司令李玉超6月底在辦公室裡被帶走調查。另一名火箭軍前任副司令吳國華幾乎是同一時間在家裡自殺而死。

在去年10月和今年7月,美國方面先後兩次公開發布中共火箭軍的武器裝備、軍力部署、後勤補給以及人員配備等詳盡的涉密信息。甚至還以樹狀圖描繪出火箭軍各部門主要負責人的照片、姓名和彼此的關係,還特意說明如何解讀中共部隊的番號等。

姚誠認為,這麼全面的信息,絕不是衛星能拍到的,也不可能是基層人員能夠掌握到、接觸到的,基本可以確定,這些情報應來自火箭軍高層的核心機關。

洩密事件爆發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公開表示,美國已經獲取了中共火箭軍的高度機密,並且掌握了關鍵的戰略部署情況。

今年7月底,中共新任火箭軍司令、政委同時履職,間接證實了原火箭軍高層被清洗的傳聞。前任中共防長魏鳳和雖離開火箭軍多年,但也未能倖免,從今年3月卸任以後,至今再沒公開露面。

在8月31日召開的中共國防部新聞簡報會上,當有記者問到火箭軍高層人事變動及魏鳳和消失數月的問題時,國防部發言人回應稱,「『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暗示魏鳳和與數名火箭軍軍頭已經落馬。

「紅燕子」在風雨中跌落

火箭軍高層被一鍋端的前後時間段,正是傅曉田突然失蹤之際。據大紀元得到的信息,秦剛和傅曉田出事都與火箭軍洩密案有關。

一位接近中共高層的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火箭軍司令員的兒子在美國留學、做生意,並把火箭軍的導彈分布圖賣給了美國,而這個事情被中共在美國的特工獲知。

消息人士說,習近平當局查火箭軍洩密案的時候查到了傅曉田,起因是,火箭軍司令的家人通過傅曉田跟時任駐美大使秦剛打招呼,希望他把事情壓下來,導致秦剛向上級匯報遲緩。而傅曉田跟秦剛打過招呼之後,秦剛可能還出面幫忙說了好話,但最終沒有壓下來。秦剛的行為,引起習近平的警覺。

消息人士還說,傅曉田可能是雙面間諜,同時為中共和美國工作;傅曉田表面上是鳳凰衛視的主持人,實際上隸屬於總參情報部,但不知為何被美國情報部門成功策反,而傅曉田接近秦剛也是有目的的。

前鳳凰衛視行政總裁、董事局主席劉長樂受總參情報部控制,總參特務網主要操控在前中共特務系統大總管曾慶紅的手中。

中共內部有一個規矩,高級官員不允許跨界進行交流,軍界和政界的人是不能交流的。傅曉田找人代孕在美國為秦剛生下一子,即犯了軍界特務和政界特務交流的中共大忌。

也許是這隻紅色燕子累了,想過安穩的生活。2022年離開鳳凰衛視之後,她就再沒接受新的公開的工作。傅曉田還曾在今年3月19日秦剛生日那天在微博含蓄的勸慰他,要看淡花花綠綠的名利場。

傅曉田寫道:「關心一個人不是盼望他升官發財、平步青雲、孤獨地站在風起的山巔,而是希望他能擁有身體的自由、內心的自在,眼裡有光、身邊有愛,和家人團聚,看日出日落雲散雲開。」

那一刻的傅曉田突然顯得有幾分超脫,不知道她為美國當雙面間諜,是否與勸慰秦剛的那句「擁有身體的自由、內心的自在」有關。

紅色家庭出身的傅曉田,恐怕在19歲走入北京語言大學校門時,就已經被中共軍情系統的特務盯上了。當年的稚嫩無知,再加上「間諜」這個角色對充滿活力的青年人充滿了誘惑,讓這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一步步邁進魔窟,最終無法抽身。

——《人物真相》製作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人物真相】一生盲從中共 胡錦濤境遇謎團
【人物真相】李尚福紅朝末日禍福之變
【人物真相】習的監軍 張升民能躲過整肅嗎?
【人物真相】王毅「回鍋」歷劫記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