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火箭軍換將風暴起?習10天3喊反腐

人氣 3929

【大紀元2023年08月01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31日,京港台時間8月1日。

今天焦點:火箭軍司令和政委換人,習近平10天三喊反腐,大風暴降至?

北京強降雨造成重大損失,為何紅色預警未能避免?颱風杜蘇芮天氣預報背後,中美歐三地高科技鬥法。習近平的龍興之地註定爛尾,進退兩難?

火箭軍換帥 習近平醞釀反腐大風暴?

中共黨媒新華社7月31日報導,中央軍委晉升上將軍銜的儀式在北京八一大樓舉行,習近平出席,「向晉升軍官頒發命令狀,表示祝賀。晉銜儀式在嘹亮的軍歌聲中結束。隨後,習近平等領導同志同晉升上將軍銜的軍官合影。」

這次被晉升的軍官有點特殊,只有兩名,火箭軍司令員王厚斌、火箭軍政治委員徐西盛。顯然是專為火箭軍量身打造,這證實了火箭軍出大事兒的傳聞。

新任火箭軍司令王厚斌來自中共海軍,徐西盛來自空軍。原中共海軍中校參謀姚誠透露,王厚斌1979年入伍,安徽碭山人,曾入海軍飛行學院,因身體原因停飛,從事參謀工作,「我們同時在海軍航空兵司令部任職,他任作戰處戰場科參謀,1995年調入總參作戰部,後在東海、南海任職,2022年調任海軍副司令」。「此人能力一般,但非常聽話。」

看來,習近平之前對火箭軍最不滿意的地方,就是不聽話。

有消息人士透露,火箭軍原司令李玉超、副司令員劉光斌,前副司令員張振中,已被中共軍委紀委帶走。其它將校軍官約百人被調查。現在官方不給出任何解釋,只是從火箭軍外調來兩個主官,顯示出事傳聞是真的。

這種突然換帥的舉動,也和火箭軍副司令吳國華「病亡」,家屬低調舉辦葬禮,只有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張震的兒子張小陽敢去探望,這種詭異局面,形成了對照。

火箭軍出事兒,我認為和多重因素有關,一個是間諜案、洩密案,一個則是和火箭技術造假,包括2020年,號稱航母殺手的東風導彈偏離航線,中共軍方稱發射了兩枚,但是美國指發射4枚,中國民眾同期在大山發現其它殘骸;另外,2022年佩洛西訪問台灣,中共在她走後軍演,軍方宣布導彈「全部精準命中目標」,但是日本稱有五枚導彈落入其海域。

當然,中共自己是不會承認軍事失敗,只會以反腐名義,試圖提高技術。

新華社7月31日報導,習近平7月26日到西部戰區空軍視察,高調宣稱反腐。稱「要堅持嚴的基調不動搖,壓緊壓實各級管黨治黨政治責任,把正風肅紀反腐不斷向縱深推進」。

西部戰區前身是成都軍區,之前外界盛傳前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上將被查,而劉亞洲曾任成都軍區空軍政委。

這也是過去10天以來,習近平第三次高喊軍隊反腐。其中,「全軍黨的建設會議」於20至21日在北京召開時,習近平曾強調持續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全面從嚴治軍。7月24日,中央政治局就「全面加強軍事治理」進行集體學習,習近平表示,要加強軍費管理和監督,深化重點領域治理。

與此同時,軍委裝備發展部還發布公告,要徵集自2017年10月以來採購違規違紀問題的線索,追查範圍包括操守缺失、拉幫結派、以專謀私、洩密及監管缺失等。

中央社分析認為,這預示著習近平將在軍隊掀起一場新的反腐風暴。不過,我對此一點兒也不看好。習近平反腐,說白了還是感覺自身不安全而已,大家從他最新的講話就可以看出來,他說「要扭住高層黨委,堅持以上率下、從嚴要求,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把政治要求遠遠放在軍事技能之上,代表他現在對誰也缺乏足夠信任。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反覆清洗自己換上的人,就像習近平打倒秦剛一樣,也會嚴重挫傷習近平自己的威信。

台灣前國防部長、中共軍方資深分析師楊念祖表示:「顯然,在選擇火箭軍領導人時存在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由於習近平親自挑選了這些人,他的領導力受到了損害。」

也就是說,1. 從這些年的結果看,習近平越反腐越腐敗,越強調忠誠越缺乏安全感。習近平正遇到獨裁者晚年的通病。

2. 不斷清洗軍隊,選擇一批忠誠自己,但能力平庸的人上來,並不會提高中共軍隊的真實作戰水平,反而因為頻繁換將,只能更加挫傷習近平自己的權威。

3. 未來,在表面的忠誠之下,將會出現更多當面效忠逢迎、但私下裡離心離德的將領,就像火箭軍原司令李玉超的兒子要給老爹留後路一樣。習近平前景不容樂觀。

北京大水中外鬥法 習近平龍興之地懸了?

颱風杜蘇芮正在中國沿海蔓延,華北地區的京津冀也發生了強降雨。從大陸網民透露出來的消息看,北京的門頭溝、房山區、懷柔等地,都出現了大洪水,大量汽車被水沖走,有的橋梁被沖斷,還有人橫屍街頭。

大陸黨媒報導,北京門頭溝已經在河道中發現了兩人失去生命體徵。這不禁讓人感慨,人類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很渺小。

目前,北京多個地區的通訊信號中斷,降雨還在繼續,不知道最終會造成多大損失。希望所有善良人平安!

人們經常說「天有不測風雲」,但是這句話,至少在這場暴風雨面前並不準確。因為,早在7月29日,中央氣象台就發布了最高級別的暴雨紅色預警。@中國氣象指出,這也是自2010年中央氣象台正式啟用預警發布機制以來,發布的史上第二個暴雨紅色預警,上一次是2011年9月29日。

這場強降雨,有幾個明顯的特徵:

第一,是部分地區降雨量,超過了7.21。2012年的7月21日,北京也遇到大暴雨,當時我還在北京。那場暴雨導致79人喪生。其中,在北京市核心區的廣渠門橋下,因為城市排水系統太差導致大片積水,一個私家車主被困活活憋死在車裡。讓無數人震驚。

第二,天災之下,依然有大量人禍,官方預防措施,也是照例出奇的低效。有幾個很突出的例子:

1. 7月31日下午2點20分開始,北京懷柔區多個水庫陸續開始洩洪,央視新晚上9點多才報導,「多個水庫進行洩洪,請市民遠離河道行洪區域」。

有網友很憤怒,「懷柔水庫半夜泄洪,那麼大的水庫往哪泄?颱風大雨早預告了,就沒有提前放水以騰空庫容。這手忙腳亂,每次都搞得好像是第一次。」

2. 7月30日,天津武清大黃堡地區,才被定為保衛北京的洩洪區,市民區撤離。很多村民失去家園。

而與之相比,美國等在災難發生之前,會提前預報,做好撤離準備,比如2017年世紀颶風艾瑪到達之前,當局預計9月10日颶風登陸,很早就讓市民做好準備,佛州還把9月8-11日作為颶風假期,安排560萬人撤離。

第三,在這關鍵時刻,中共當局照舊花了很多精力去作秀。大家欣賞一下其中的一個表演。

網民則對此紛紛嘲諷「我就知道會這樣搞,所以一切煽情視頻一律不信,這些人虛偽到了什麼程度」,「馬戶曉得自己是驢」,「誰說新聞學不能上的?」「各位演員辛苦了」。

大家還可以繼續感受到,中共組織搶險救災,還是習慣性用最原始的方法徒手救險,而之前鼓吹的直升機和大型機械設備等,依然不見蹤影。

另外,絕大部分人不知道,就在這個過程中,還發生了無聲的中外高科技鬥法。有網友透露:

「為什麼會措手不及很困難?世界科學界早有預報,有人就是自以為是。幾天前引發氣象界矚目的,是颱風可能在登陸點1700公里之遙的燕趙太行,製造一場特大暴雨。

「(7月)25日,歐洲EC超級計算機自動預報:7月底8月初杜蘇芮將在太行山東側,燕山南側的『北京灣』,低渦和季風水汽製造超強降雨,報出累計降水量可以用恐怖形容:降雨集中在京津,累計降水量超過300毫米,京津之間的廊坊、固安、霸州,京北懷柔、順義、密雲等地累計降水量將超過400毫米。

「降雨中心位於廊坊北,天津寶坻、薊州,承德的興隆一帶,累計降水量將超過500毫米。暴雨中心將位於薊州平谷交界的盤山,超級計算機報出了991毫米的累計降水量。

「計算機自動結果與未來真實偏差很大,但這數字還是驚著了氣象界,各方迅速跟進研究。

「26日,歐洲EC自動調整改報:暴雨區南移到河南北部、河北太行山東部,普遍累計降水量300毫米以上;河北多地400毫米以上,極值在京西南的易縣,超過800毫米。

「美國GFS也給華北尤其是京津,自動算出了極強降雨的預報。

「中國官方氣象部門中央氣象台,經過人工修正後,穩妥地公布了自己的預報:7月30日、31日兩天,京西南方向的河北保定、雄安(白洋淀)一帶,24小時降雨量在100~250毫米之間,為華北降雨中心。

「到8月1日仍有後續降雨,究竟誰算得準,臨近就可以看了。」

我們先不說鬥法結果如何,實際上,依靠世界各國之前的這些預測,加上在之前地形和歷史經驗,北京當局也是很容易知道強降雨將發生,以及會在什麼位置的。

因為,北京被燕山山脈環抱,水汽從東南來,是典型的迎坡。加上副高和颱風環流的角力,雨就大了。燕山下來的雨水,基本都被收攏到海河水系,所以也就有了九河下梢的說法。歷史上永定河就經常發大水。而門頭溝的地形,大家也可以看出來,會發生在山區最後形成暴雨。

但是,從實際情況看,北京當局之前並沒有組織針對性的預防和財產保護。只是簡單地通知大部分人「非必要不出門」,並且關閉了部分公共場所。而這,顯然是不夠的。

那麼,當局為什麼不提前組織高風險區民眾撤離和更好的防範呢?大家可以回憶一下2008年的四川雅安地震,以及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都是為了所謂的穩定,因此白白喪失了數十萬生命。

習龍興之地註定爛尾 將進退兩難?

這場暴雨,也讓河北雄安再次受到關注。網上傳出很多視頻,顯示:窪地雄安迎來大水。

有網友評論,「這可怪不了別人了,清水而不是渾水,說明不是水庫放水,而是純粹的內澇!地勢低,本來就是湖泊沼澤,龍王爺回老家逛逛,很正常!」

「偉大的雄安港誕生了!」「咦?千年大計沒有建海綿城市麼?」「雄安不是說排水系統可好了嘛?什麼情況?」「期待習穿著套鞋到災區慰問。」

不怪網民刻薄,實在是之前,很多專家就反對在雄安新區建立大規模城市。其中,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就強調:「雄安新區那個地方根本不能建大城市,因為它是中國華北平原上地勢最低的地方。如果白洋淀海河發一次百年不遇的洪水,那麼雄安新區的九成左右都會被淹沒。」

那麼,習近平為什麼還要一意孤行,大建雄安新區,將之視為千年大計呢?

有很多說法,其中一個原因,習近平曾經在河北正定做官,河北算是他的龍興之地。但更重要的,也最為外界公認,是有風水師向習近平進言:中國的大龍脈正在西進和東出的狀態中,西進方向是黃河流域,華山地區是大龍喝水和出口處,這相當於雄安新區的位置。

這個說法,後來被上海市原市長,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諮詢委員會組長、中國工程院主席團名譽主席徐匡迪院士,在首次詳解雄安新城建設規劃的時候,給含蓄透露出來。

為何選址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徐匡迪介紹說,最初為新區設定的軸線,就是北京原來的南北中軸線。這來源於中國傳統文化關於城市建設的「山川定位」立軸線的哲學思想。還說,北京城市中軸線向南延伸,就到了河北霸州。但霸州錯失了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balabala。

徐匡迪還說,除了給雄安新區設計一個南北向的、證明「文化、歷史合法性」的軸線外,還要在北面布置一座山,跟新區南面的白洋淀形成「前有照、後有靠」的傳統中國式的風水格局。所說的「照」,是指照水,即像鏡子一樣的海洋、湖泊或河流。「靠」是指以高大的山脈作依靠。

大家聽懂了吧?本來作為華北平原蓄水池和排澇地區的白洋淀地區的雄安,被中共生拉硬扯風水理論,當作了迎合習近平的東升西降夢想、建設稱霸全球千秋大業的一個吉祥寶地。

如此一來,那麼本來應該蓄水的地方不能蓄水,就只能犧牲其它地方了。

但是,夢想很豐滿,有朋友質疑這個千年大計成為爛尾工程:「白洋淀邊的雄安新區,理論上是不是屬於整個華北平原的積水收集區,科學規劃應該是泄洪的濕地,完全不適合建設大型城市。以後會不會遭遇和武清一樣的處境,進退兩難呢?」

大家認為呢?

好了,今天內容有點多。感謝各位收看,請喜歡我節目的朋友們,關注《秦鵬觀察》,謝謝大家,我們明天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X6rw_QzJbFzvr1CzivxIg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7cVXgAJjJp39H61270c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觀察】中南海急瘋了?發11道文挺民企
【秦鵬觀察】體育館坍塌誰之過 揭中共冷血維穩
【秦鵬觀察】處理秦剛留後手 習難嚥下一口氣?
【秦鵬觀察】朝鮮停戰70周年 聯合國打臉中俄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亞馬遜黑五、網絡折扣週  超值商品推薦
讓節日更閃亮 亞馬遜精選節慶好禮
亞馬遜黑五買什麼?推薦9款折扣商品
感恩節不可少的美味:護胃南瓜濃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