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新版「十災」紅潮末日到來?

人氣 3102

【大紀元2023年08月08日訊】乾淨世界和YOUTUBE的朋友們好,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開焦點:異象頻現,新版「十災」接踵而來,紅朝末日將至?黨媒猛誇習近平,露餡涿州滅頂真相;粉紅入侵倫敦「塗鴉牆」,掀全球怒火。

今天的話題,我們會先從新的颱風「卡努」說起,「卡努」是今年生成的第6號颱風,在今天中午再次衝上了熱搜第一,不過很快又被管理員拿下去了,顯然當局一點不想讓這個話題受到關注,因為對追求維穩已經到了草木皆兵、走火入魔程度的中共來說,誰要提一下颱風這兩個字都是巨大的安全威脅。

「卡努」自7月28號生成至今已11天了,一般颱風生命史6、7天左右,因此「卡努」算得上是一個不多見的「長壽」颱風,這是它第一個不尋常的地方。第二個不尋常,是「卡努」的行進路線原本直奔中國浙閩沿海而去,它先是詭異地來了一個角度很小的銳角急轉彎,貌似要去日本外海,結果突然又來了一個90度急轉彎,目前趨勢看,後期很可能在朝鮮半島登陸然後進入東北地區,帶來大量降雨。

一說到這個90度急轉彎,就比較敏感了,可能很多朋友都還有印象,這次造成京津冀地區特大暴雨的「杜蘇芮」颱風,在登陸前就是連續出現了多次90度急轉彎,繞開台灣襲擊了大陸。所以,最新的這個 「卡努」會不會再來一次90度拐彎繞開朝鮮半島再度直撲渤海灣登陸,都是很難說的。

新版「十災」降臨?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就像我看到不少朋友在我的節目評論區留言說,這段時間怎麼感覺有點像當初《出埃及記》裡面記載的那個「十災」降臨的階段了,怎麼天災人禍接踵而來都讓人喘不過氣的感覺?

這種感覺顯然不是空穴來風,我們簡單羅列一下就會看到了:經歷三年清零封控的痛苦煎熬後,去年12月開始爆發疫情海嘯,北京是最先被疫情滅頂的城市也是最嚴重的地方,接著就是經濟的斷崖式下墜,令當局恐慌到連發11道金牌拚命給民營經濟做心肺復甦;還沒等見到一點起色,杜蘇芮先橫掃習近平的潛龍勿用之地福建,緊接著放水狂淹習近平飛龍在天之地北京。

這次洪災重創了習近平的形象和信用,尤其淹掉一座城市死保一個蓄洪區的顛倒操作,將其真正推到了一個獨夫的位置,民間怒火高度可以說刷新了歷史極值。然後在大水未退的時候,山東德州平原縣又遭受了地震襲擊。

這次地震震級不算很高,官方調整後報導說是5.5級,但地點卻非常詭異:一個是這裡的位置剛好處於北京中軸線向下延長的正南方,等於告訴所有人這就是衝著中央去的;另一個是地震地點的名稱,我們說句玩笑話,「德州平原縣地震」看起來幾乎就是「習近平德不配位的原因導致了地震」這句話的縮寫。

而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同樣還是在京畿地區的河北平山早上6:30,當地居民拍下了「六月飛雪」的景象。

而差不多還是同期,湖北棗陽太平鎮居民拍下了巨大的血月視頻,幾乎就是在預示所謂的「太平」並不太平。對於天象示警與人間災異之間的關係,現代人大都難以理解,尤其號稱徹底的無神論者的中共更是公開嗤之以鼻。但私下裡,中共反而是對這些信息最看重的一個組織,用中共自己的話來說,它們才是最迷信的一個組織。

可能很多朋友、尤其是小粉紅朋友會覺得,你怕是在這裡憑空編造吧,有什麼依據?依據當然有,而且就是中共黨媒自己說的。

為何保雄安?習將北京與雄安視為讓紅朝不倒雙保險

比如這次泄洪對涿州屠城,保雄安,保絕對安全的雄安,涿州成為海內外焦點後,雄安選址的問題就再度成為輿論焦點之一。很多人都在開始質疑,為什麼當年要選定一個歷史上從來就作為蓄洪區存在的雄安作為習近平所謂「千年大計」的根本?要不惜一切代價保住?

新華社旗下自媒體主要馬甲之一、由現任新華網總編助理、社交媒體傳播中心總監劉洪運營的「牛彈琴」微信公號,在2017年6月就曾經發文專門談雄安選址的真正原因,引述京津冀協同發展諮委會組長兼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匡迪的說法:最初為雄安新區設定的軸線,就是北京原來的南北中軸線。這來源於中國傳統文化關於城市建設的「山川定位」立軸線的哲學思想。什麼叫「山川定位」哲學思想,不就是過去說的風水嘛。

雄安有什麼特殊性?按照徐匡迪的說法,「先有潭柘寺,後有北京城。」潭柘寺歷史比北京城還要早五百年,而雄安新區正好位於潭柘寺這條千年南北軸線正下方,與北京以紫禁城為代表的中軸線完全平行。

而這種設計除了給雄安一個南北向的、證明「文化、歷史合法性」的軸線外,還要在其北面布置一座山,跟新區南面的白洋淀形成「前有照、後有靠」的傳統中國式的風水格局,也就是過去常說的「背山面水」經典格局。

文章還毫不隱諱地說,所謂京津冀一體化,從風水上看,雄安將會同天津一起,拱衛京師。就是北京統籌津冀兩地水龍龍脈資源和渠道為我所用,鞏固龍氣。文章聲稱當年明成祖朱棣看中北京龍脈,定都於此,因而「萬年強御,百世治安」,而雄安是作為支撐北京的水龍龍脈所在,因此才有了這個「千年大計」的定位,其實不過就是抄了當年朱棣「萬年強御,百世治安」的作業而已。

也就是說,中共當局為什麼不惜滅涿州保雄安,根本的原因就在於習近平將北京與雄安視為了讓紅朝萬年不倒的風水雙保險,為什麼雄安在這次洪災中享有了和北京同等的地位,最根本的原因就在這裡。

也就是說,當局完全是借用了傳統文化的表面形式在看待雄安與涿州,那麼我們也同樣用傳統文化的內涵來看待這一系列的天災人禍,就非常合理。因為歷史上歷朝歷代到了王朝末日的時候,都像現在這樣,各種天災人禍連綿不斷,民怨空前高漲,各級政府基本都失能躺平,無人關心黎民百姓的死活,也無人真正關心朝廷的死活——反正只要自己撈夠了撈足了可保一世富貴即可。

黨媒猛誇習近平 露餡涿州滅頂真相

《出埃及記》記錄的十災,雖然沒有發生在中國,但其在歷史上留下的文化,同樣是不變的普世價值的主題:暴政王朝的末日,必有天象示警,災異連綿。早在戰國時期,名將吳起就對著魏武侯說了這麼一句流傳千古的話:山河之固,在德不在險。不修德政,只想憑藉耍點風水術小聰明,或者說哪怕真的擁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天險,照樣是說完蛋就完蛋。

說到修德政,我們就看看京津冀三地、尤其涿州滅頂之災到來時,當局在幹些什麼。在上個週六,《人民日報》、央視及新華社突然打破沉默,發出題為「風雨同心 人民至上」的長篇文章,高度讚揚習近平指揮北京防汛抗洪救災。

文章指習近平在水災前的7月25日至27日,在四川考察中已經「密切關注著汛情,要求全面落實防汛救災主體責任,做好防汛抗洪救災各項應對準備工作」,並派出副總理張國清趕赴門頭溝區指導災情處置。

這顯然是中共高層在京津冀洪水滔天的時候卻集體赴北戴河休假療養引發大量民憤之後,搞的一個危機公關動作,但卻作繭自縛露了餡。露了什麼餡?文章說習近平在暴雨前3天就已經在密切關注汛情,做出了工作部署,又在8月1號作出新指示,並在後續幾天作出了一系列部署。

也就是說,雖然報導沒有使用「親自」這兩個字,但我們完全可以看出來,整個京津冀的洪水搶險救災都是習近平親自指揮的。但文章說習近平指派了副總理張國清具體指導災情處置,他去的地方卻是北京門頭溝,整篇近5000字的報導,花費了大量筆墨描寫習近平如何關心幾輛受阻的列車,卻沒有一個字提到涿州。

這幾趟列車中滯留的旅客有2800人,而被泄洪一夜滅頂的涿州至少有66萬人。

為什麼不提?因為不能提也沒法提,因為涿州被滅頂屠城,與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密切相關,因為這篇馬屁文章原文引述習近平說的這麼一句話:「北京市作為現代化大都市,要經受得住這場考驗。」

這句話,換種表達方式,當然就是水利部叫囂要確保北京、雄安絕對安全的由來。剛才我們討論了,北京被認定為土龍龍脈,雄安被認定為水龍龍脈,二者是一體的,都被視為黨國國運根基所在,所以在救災問題上享受一個級別待遇。從這個角度看,雖然習近平不一定親自下令決堤泄洪水淹涿州,但下面就是按照他的意思去辦的,所以黨媒吹捧他這裡指導抗洪勝利,那裡指導救災成功,唯獨需要徹底切割的,就是涿州。其實張國清去門頭溝不去涿州,同樣也有這樣的小算盤,不去,就表示不是我的責任。

涿州如何了?凸顯共產黨員與正常人不同類

涿州現在是個什麼狀態呢?百姓這邊,當地民眾多人公開發「尋人啟事」,急找涿州市長、書記,被瘋狂轉發,隨後書記蔡煒華和市長李獻峰被發現居然在會所喝酒享樂。

整個涿州上下,對救援依然是躺平狀態,只有涿州市委宣傳部非常愛崗敬業,發文要求下屬單位和企業職工不得擅自發布涉及災情和汛情的信息,也不得擅自接受外省記者採訪。

從上週六起,河北武警總隊500餘人終於進入了涿州,聲稱要全面接管救援工作,要求民間的救援力量全部撤離。這些兵深得車臣卡德羅夫抖音網紅軍的真傳,到了涿州幹的第一件事,就是與宣傳部門配合擺拍。要麼象徵性地挖挖沙,要麼在剛沒過踝關節的淺水中拖著坐滿災民的橡皮艇做奮不顧身、艱難前進狀。

這畫面讓我想起一位朋友的留言:無恥到極致,無恥到難以置信。

涿州究竟死亡了多少人,目前依然只有零星的信息流出。一位送救援物資的網友披露說,他去了一個村,村主任告訴他村裡有二十多具村民的屍體還放在牛圈裡沒有處理。也有民眾發帖說他親人所在的村八成人都沒有轉移出來。

根據公開資料,涿州市下轄3個街道、10個鎮、1個鄉,2個省級經濟技術開發區,1個新興產業示範區,407個行政村。即便按照一個村大約平均20多人遇難作一個非常粗略的估算,涿州死難者也大約有8000多人,這還不算在市區中遇難的。

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在這樣的慘景面前,當地的書記、市長怎麼還能若無其事地飲酒作樂,這的確說明了一點,這一類共產黨員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它們與任何有基本人性的正常人完全不是同類。

粉紅入侵倫敦「塗鴉牆」掀全球怒火

好的,剩下的時間我們說說也是這個週末火到不行的倫敦塗鴉牆事件。

位於東倫敦的紅磚巷(Brick Lane)是知名度很高的塗鴉景點之一,上面有一些很有才氣的街頭藝術家的畫作。8月5號,9名中國留學生毫無顧忌地清除了別人的作品,把牆塗白,然後用紅色噴漆噴塗了中共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24字標語,什麼「富強、民主、文明、自由」等等。

昨天(8月6日),網名為「一鵲」的幾人很洋洋自得在小紅書等社交媒體公開表示,他們就是把標語刷到倫敦的人,領頭的「一鵲」還在帖子中揚言,很遺憾遮住了很多藝術家的作品,但是「可能這就是自由的代價」。他聲稱該舉動與政治無關,只是一種行為藝術,但他在自己社媒帳號的標籤中給自己寫了一個「馬克思主義幽靈」。

這件事情迅速引發了軒然大波,因為任何對中共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這個行為與藝術沒半毛錢關係,而是地地道道的一次政治宣傳,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一次中共意識形態的公開入侵。

很快,這位以藝術家自居的「一鵲」就被人挖出來,本名叫王漢錚,浙江台州人,曾在2021年因為盜竊他人購買的手撕鴨外賣,被杭州當地派出所處以拘留5日的行政處罰。

此外,也有他的同屆同學披露,這個王某某是一個典型的人渣,曾經裝成同性戀混入女生小圈子,甚至以此為由要在旅遊時與女生同房;此外還對女生進行性騷擾,很變態地拍下來說是自己的行為藝術,不僅偷外賣,轉租同學回國後的房子也偷房間家具等等。

這麼一個獐頭鼠目的猥瑣渣男,居然一夜間扛起了愛黨愛國的大旗,由不得讓人慨嘆黨國特色。我們剛才說了,這與藝術沒半毛錢關係,而是地道的黨國政治宣傳,王漢錚等人是把原有的塗鴉用白漆覆蓋之後,再刷上了這24個紅色大字。

這個舉動可以說非常生動地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共紅色意識形態的本質,就是徹底抹殺其它所有的言論自由,然後讓黨國的聲音成為唯一的存留。以共產主義的絕對一言堂,來封殺其它一切多元的表達。這其實是典型的中共利用西方的言論自由來扼殺言論自由的範例,只不過這次是以非官方的形式來實施。

這就是黨文化的侵略方式,等於中共率先在國際社會打響了一場意識形態戰爭,而且是單方面的戰爭,因為我們無論如何都難以想像,如果一個西方人到北京市中心的一面牆去做同樣的事情,把24字覆蓋掉,然後刷上軍隊需要國家化、人民需要選票等內容,這個人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現在,這面牆已經成了「辱共牆」,大量民眾紛紛進行二次創作進行反擊,例如把「自由」畫上牢籠,「民主」被寫上了強拆標誌等等。今天上午,當地社區一度派人清除了所有塗鴉,但是到了下午,又被人們刷上了中共臭名昭著的各個侵犯人權的紀念日,比如8964等等。

而最新的一個信息,是「倫敦塗鴉牆」在微博已經成為被封殺的話題,為這次的入侵畫上了一個句號。辱人者,人恆辱之,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行為藝術。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3跡象秦剛要涼?秦傅詭異時間線
【遠見快評】毛寧記者會尷尬 秦剛仕途未定論?
【遠見快評】秦剛與火箭軍案 三個詭異時間點
【遠見快評】北京暴雨洩洪 涿州遭滅頂之災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護 Apple AirTag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